第33章 求一贴身物,解我相思苦!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02 12:00
点击:1219
章节字数:29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仙门多事,对比武场中意气风发的小辈来说,有诸多流言却没什么实感。


季无念与六离从掌门那里离开后回了五时峰。本日赛程已毕,广场上只有小猫两三只,四甲决出,还剩几场便能决出魁首。两人去牌上一看,四中有二乃三清门人,之前打败洛长河的明云谢楷占据一位,还有一位来自无极宫。


“无极宫宁晟?”六离想了想,“没听过的弟子呢。”


季无念耸了耸肩。


无极宫那位月白倒也有过一面之缘,便是之前对她出言不逊的别派弟子。


本以为一个器修走不了多远,月白也没在意。没想到此人凭借手中诸多器物,竟闯入四甲,该说其控器手段不错,许多东西做得也是挺有创意,会让对手措手不及。


“我觉得你也可以试试,”九一说,“创造力是第一生产力。”


“倒也可以……”月白晃着竹子,之前没太在意,这下她也来了兴致,“该找时间去打个印记。”


这两日除了齐丰,月白也没忘记在诸多仙门弟子身上打上印记,以便她以后知道仙门诸事。


“你个偷窥狂魔……”九一忍不住吐槽。


月白反驳,“这叫未雨绸缪。”


感应到季无念回来,月白把竹子让给了晚晚,起身去迎,“师尊。”


“今日在殿中呆了一日么?”季无念走过来,习风挂在腰间,封雨被她握在左手。右手自然得搂过小徒弟的肩膀,“赵棋她们没来接你?”


月白看了看离自己咫尺天涯的封雨剑,低头回答,“来过了,只是弟子还是想在殿中修行。”


“这两日该决出魁首,”季无念笑说,“现在齐丰的事情也已有处置,明后两日,我带着你去看。”她晃了晃手中封雨,“这剑上怕有魔气残留,还是先放我手里。这几日、你跟在我身边。”


……这不是又要公开处刑了么。


月白无法反抗,也只能柔柔顺顺行礼,“是,师尊。”


***


两日赛毕,那个器修宁晟夺得头筹,栾清展封以一招惜败。净语峰管笙赢了谢楷夺了第三。魔修齐丰的热度未过,器修夺冠又成了一大热点。尤其是赛完后直接对着季无念求爱一事,更是成了诸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当日宁晟与展封战况焦灼,是以手中最后的炼器堪堪赢了展封一招。而他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掌,苦苦一笑。


如此,便定下宁晟夺冠。


转头,季无念带着月白坐在高台,笑意盈盈。


本次小比自有奖励,都是对修行有益之物,但宁晟拒绝了长老递上来的锦盒,反而高声说道,“宁晟不要这些!”


少年眼神坚毅,热情如火,直直射向高台,“宁晟只想向季仙长求一贴身物,解我相思苦!”


众人立马细细碎碎交谈起来。


“啪啪啪啪啪,”九一激动起来,“年下!小狼狗!我喜欢!”


季无念身旁的无极长老面色一变,反倒先于季无念发话,“胡闹!”


“宁晟对季仙长倾慕已久,”少年不卑不亢,丝毫不理自家长老的怒气,“我自知现在与仙长难以相配,只想向仙长求一寄情物!”


拦住一旁发怒的无极长老,季无念笑道,“你要什么?”


少年意气风发,双拳紧握,“想要对仙长来说,独一无二之物。”


“少年人啊……”九一吹了个口哨,老神在在,“真是大胆。”他又问月白,“月白啊,吃醋么?”


月白不理他,反倒是对这个少年更有了几分兴趣。这几日被季无念带在身边,还没空去读他识海。


季无念转头便看见自家徒弟黏在对方身上的眼神,几分探究、几分好奇,却丝毫没有气恼之意。她想了想,低头在自己衣服上解了什么。手一挥,那东西轻轻摇摇落在宁晟掌间。


宁晟定神,是一枚白色带钩,嵌有云纹。


“我徒弟做给我的,世间只此一枚。”季无念站起身,张扬得如同天上的太阳。她长臂一伸,可爱的小徒弟被她搂在怀中,“我的独一无二。”


人群惊叹,宁晟面色尴尬,手中的东西、当真是烫手。


月白比他更尴尬,可是动动肩也不能把那只蹄子甩下去。


“……又撩又贱。”九一觉得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月白啊……我觉得你的眼光有问题……”


也不知道是谁逼她到这人身边。


轻叹抬头,月白看见季无念向她挤眉弄眼。


“师尊……”


季无念笑得开心,像是完成什么了不得的恶作剧,“恩?”


“我不会给你再做一个的。”月白收回目光,有些同情得看向台下的少年。


看上谁不好,看上这个人?


“放心,”有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响起,“晚上我去偷回来。”


……


***


晚上季无念果真去偷鸡摸狗,而月白也凝出神魂跟了过去。可还未到无极宫落脚的殿外,季无念便换了方向,又朝栾清后山去。月白跟到地方,那边早已有人等候。


季无念朝那人走去,有个什么东西划空而来,被她捏在手里。


“怎么连送我个带钩都不肯?”那人转过星月而来,轻轻笑,“季仙长,你越来越小气了。”


“少宫主也不缺这么点小东西啊,”季无念将挂钩在怀中放好,问他,“你怎么跑过来了?”


“我不是少宫主,我是你的阿凝。”沉凝笑道,“我自然是来找你解相思之苦啊。”


“我担不起少宫主这份相思,”季无念瞥他一眼,“趁着年轻,赶紧找下一个吧。”


“我自幼就仰慕仙长,”沉凝看她的眼神灼灼,“找不了。”


“小兔崽子,还是好好修炼,”季无念笑说,“李长老的头发都要给你气秃了。”


“这不是要转移视线么?”沉凝笑得自信,“你又成了众人焦点,感觉如何?”


季无念一耸肩,“一如往常。”众星捧月。


“你自然是习惯,”沉凝叹了口气,“修炼是自然的。如今我修为还没你高,比不上六离,连上门求亲的底气都没有……”


季无念大笑,“若是这样就能激励你好好上进修行,我还能去向元宫主讨个人情吧?”


“无念,”沉凝语气突然低沉,“我知道当日在月港之事,我担心你。”


“……这称呼……有点太亲密了吧?”毕竟季无念是吻过宿主的人,九一对他们现在的对话非常不舒服。


月白不置可否,只当看戏。


不过季无念的应对倒是让九一颇为喜欢。她拿剑柄打了沉凝的头,“少宫主你修为太低,还是尊称我一声‘仙长’为好。”


“不要,”沉凝双手捂住脑袋,又是少年气盛的模样,“私下我就要叫‘无念’!无念!无念!无念!”


“幼稚,”季无念翻个白眼,宠溺又无奈,“明日跟着长老回去吧,好好修炼,要出事了。”


“是那魔气之事?”沉凝走到季无念身边,“很麻烦?”


他们离得不远,在一个亲密的距离徘徊。


季无念不动神色得远离一些,“仙门中只怕已有渗透,若是得到名字,我传与你。”


“好,”沉凝看着这距离苦笑,“那你那独一无二的小徒弟呢?她这几日拿着封雨剑,不是最该被侵染么?”


“她?”季无念似是想起了什么,低头笑说,“她是我最不担心的人了。”


“怎么说?”沉凝说道,“身染魔气可不是小事……”


“我时常要替她洗涤筋骨,便是一点点细微差别,可能她不知道,我都会知道,”季无念似乎谈到小徒弟心情就不错,指尖在桌面上敲着,“那副身体,只怕我比她自己都熟。”


“这话说得有点污……”九一吧唧吧唧嘴。


月白不太想承认,但可能还真是如此。


沉凝轻轻握拳,“为何、对她如此看重?”


“……为何?”季无念似乎是愣了一愣,低头思索一番后才答,“我从未遇见过她……这样的人……”


“……这个台词好熟悉……”九一讪讪,“下一句是不是就该是‘单纯可爱不做作’?”


“明明抗拒得不行却会逆来顺受,看着乖巧,偏偏还要时不时无力得抗争一下……”季无念点点下巴,“就是……那种让人很想继续多欺负欺负的感觉……反正就是不想如她的意……”季无念又思索一番,“而且很奇怪,她只对我这样,明明对别人都挺乖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只讨厌我……”


……难道不是因为只有你欺负她么?


季无念歪过脑袋、又补了一句,“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想欺负她、不想如她的意。”


九一:“月白小姐,请问你听到这些话、有何感想。”


月白:“……这什么破任务?”


她要让她顺心如意,而对面那个满心想着不能如她的意。


恩将仇报。白眼狼。


沉凝被这答案也一时噎住,不知该如何回答。


本来还有些嫉妒,现在对叶二反而有了些……意外的同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