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反正也挺舒服的。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01 18:46
点击:1241
章节字数:25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封雨剑被季无念拿走,无法御剑出门的月白被季无念留在青临殿。她逗着晚晚,看小家伙抱着自己大腿不撒手的样子,觉得可爱得不行。


“月白呀……”九一告诉她任务完成后,又用着老母亲一般语气跟她说,“虽然我之前是说过‘请弯请弯’,但是选对象还是慎重啊……你看看这个季无念、感觉就是有那么一点点不靠谱……”


“看她咬你这场景、感觉就是拿你发泄啊……”


“你可千万别被骗了,PUA代价很高的呀……”


“虽然要做任务,但我们是和谐社会主义任务系统,不是真的需要你去卖身的呀……”


叽叽喳喳说了一大堆,月白只回了一句。


“下次,回避。”


卧槽、还有下次?


九一整个系统都不好了,有一种自己养的白菜被猪拱了的心塞感。


“月白啊,虽然这个任务对你没什么限制,但季无念怎么看都不像个好对象啊……”九一感觉自己为宿主操碎了心,“你看她昨天根本情绪不稳定……而且又撩月白又撩叶二,是个花心蘿蔔啊!”


“她知道。”


“啊?”九一懵了,“知道什么?”


“她早就知道齐丰入魔。”月白捏着晚晚的爪子。


“嗯?”九一惊讶,“她怎么知道的?你怎么知道她知道的?”


昨天的哑谜?


“她劝齐丰‘前路无悔’,”月白说,“该是早就想好了只要齐丰动手,就要暴露他来揭露魔气一事。”


月白甚至怀疑,季无念往前与齐丰的所有亲近,都是为了这一天。


可是齐丰是此次下山后才入魔,季无念怎么会提前得知?


“……可是你不是也说,这样她也可能暴露自己么?”九一觉得自己有脸都要皱起来了,“自杀式袭击啊?”


“所以……”月白把晚晚抱进怀里,目中空无一物,“她知不知道我会帮她呢?”


九一已经跟不上月白跳跃的逻辑,虚心请教,“月白小姐姐,所以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季无念应该早就知道六离会遇袭、会重伤,而此事有魔修作梗,会有引水珠之事。而她也知道齐丰回来会叛魔,可能还知道齐丰所叛为何,甚至也知道那气息会被魔气触发……”月白回忆他们昨日的对话,季无念那句对齐丰“清醒”的称赞,太过精准,“剩下的问题……”是她知不知道自己呢?


从一直的反应来说,月白觉得季无念不知道。可这并不能解释季无念身上有的谜团。


“……那跟她吻你有什么关系?”九一讪讪,“又跟你让她吻有什么关系……?”


“恩?要什么关系么?”月白淡淡得问,“她想吻,就让她吻。我不就是要她得偿所愿么?”反正也挺舒服的。


九一干干得说,“……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还是觉得不对。”


月白不再回复。


***


对齐丰的审讯告一段落,算是尘埃落定。


“我以前倒是与齐丰有过几面之缘,”六离此时与赵子琛、季无念一起,作为被偷袭的主角之一,他算是这段时间的漩涡中心,“他虽不算出挑,但也算稳重,这一回来就夜探我寝殿……就算是魔修,我也觉得有蹊跷。”


“无念,我知你以前与他还算交好,”赵子琛也觉得隐隐有些不对,问,“你觉得如何?”

季无念有些发愣,她知道齐丰本不该在这个时间点出手。如今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弄出这么大动静,必然是某位姑娘的手笔。


还有特意来送给她的那个符……


“无念?”


季无念低下头,“只怕是我的错。”无论如何,此事如此发展倒也与她的目的一致。季无念自然也会替月白将这份原因挡下来,“我见齐师兄回来,找他去喝酒时透露了现在门里人手不足一事。现在山上虽是仙门聚集,但也因为有来客,又准备得匆忙,终究是守备不足……”


“倒也不是,”六离安慰她,“要不是你提早将那玉符给我,只怕我还真的凶多吉少。”


六离伤重,便原是元婴,现在还真不一定打得过入魔的齐丰。


季无念赶到时六离早已昏迷。他醒来后说齐丰来时他正在休憩,只感到有一阵灵力冲撞,后便不省人事。而季无念作为“第一个”赶到现场之人,说是她赶到时,是看见六离有那灵符相护,将魔气漫天的齐丰挡在了光环之外。


之后赶到的赵子琛与几位别派长老,也看见了六离被灵符光芒护体,只不过魔修齐丰已经被季无念制服。


这是季无念的布置,顺着月白的安排将戏演了下去。齐丰暴露,而那枚据说可以隐藏魔气的玉符,自然又被她私吞。


也不知道那姑娘到底还有多少东西要向她拱手奉上。


“如此,六离你倒是又欠了那姑娘一条命,”赵子琛说道,“若得相见,当真可问问要不要以身相许。”


季无念本在失神,这句话又把她拉了回来。


“……师兄你可别说笑了,”六离尴尬一笑,“不过若是真能相见,确实该好好谢谢人家救命之恩。”


“六离师兄,”季无念看他,“你真的,完全不认识她么?”


“怎么连无念你也……”六离无奈,“你至少还见过这位一面,我可真是……”


所有被救的场合,六离都是昏迷,根本不知道那个已经救了自己几命的女子是何模样。


是了,见过她的,除了当日的凌云弟子,就只有季无念。


而也是因为凌云弟子见过她,所以她不只是季无念见过。


“还是先不管那姑娘如何,”赵子琛说,“齐丰身上这魔气实在隐蔽,似乎也只有激发一途可以探测……若是仙门弟子沾染,只怕会容易被引导入魔、变得嗜血好杀。”


齐丰在殿上招得意思,便是要以魔气沾染虚弱的六离,又要以封雨为媒介,沾染叶二和季无念,让他们成为魔族安插在三清心脏上的一枚毒针。


季无念知道这半真半假,有月白动的手脚。


“更怕的是已经有弟子被沾染,”季无念手里还有叶二交上来的封雨剑,“防不胜防。”


赵子琛想到此剑来处,问,“叶二如何?”


“没什么异常,”季无念说,“这几日我会把她带在身边,再做观察。”


“也不知魔族是如何修出此等事物的。”六离皱眉,“实在闻所未闻。”


“现在门中已经有不少流言,”赵子琛皱起眉头,“只怕齐悦长老那边、麻烦事也不少。”


此事出在八尺峰,齐悦长老便是秉公、也少不了被人私下指点,更不要说外门……


“这东西就像瘟疫,”季无念往后一靠,“最怕的就是无知。师兄,我觉得我们也需要去探探,”季无念说,“照齐丰所说,魔族该是已经打算以此为谋,我们不可坐以待毙。”


赵子琛点头,却又一笑,“无念,看来你的禁令要名存实亡了。”


季无念名义上还有二十年才能解禁,而除了她当年下山,世间对她的了解便只有一个名头。她又是人间皇族,虽说都是仙魔之事,但在情报方面、只怕比他们这些不入尘世的老古董要灵敏得多。


“齐丰说他遇上那魔修之处乃是昆弥,”季无念笑道,“那是人妖魔三界交汇之处,我过些时日、便去看看。”


“此事说急不急,说缓不缓,”六离说道,“无念你还是多作准备,再下山为好。”


“无念知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