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来来,我喂你。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12 19:32
点击:1406
章节字数:24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哎,本来以为是个痴情种子,没想到啊,结果是个大猪蹄子。”


月白现在已经能理解九一这又是在嘲讽季无念那任务进度。原本以为季无念这么多心思要她做徒弟,满足了该涨上一些任务进度,结果……


一。


一剑刺出,封雨并无灵力驱动,所过之处还是泛起白雾。


月白咬了咬牙,提剑回身又是一挑,封雨的寒气直接冻住了一根枝条上已经开起一点点的花。


“行了。”季无念出声,从椅子边走过来,手一挥便解救了那可怜的小花朵,“小叶儿啊,我也知道你努力,进步也很快……”她还怜惜得摸了摸人家,“但小花多可怜,你舍得让人家受冻么?”


月白这小身躯还喘着气,她自己身边其实才是封雨的寒气最重的地方,这会儿呼出的气都化作了白雾。


“师尊……”


月白刚想认错,季无念把她往怀里一拉,左手环绕在月白肩前,就这么从背后圈住了,右手也包住了她握着剑的右手,“你看,为师就很舍不得。”


她抱得紧了一些,还搓了搓月白的右臂,“冻坏了吧?”


……不是你叫我拿着封雨练的么?


月白不动的时候,封雨的寒气侵入更甚,她甚至觉得自己肩头要起冰霜,颤颤巍巍得叫,“师尊……”


季无念眼神一动,右手只轻轻一抬便从月白手里卸了剑。她向前一甩,封雨如有灵一般插回了剑鞘之中。


月白这才好受了一些,深深呼出了一口气。


季无念靠在她身后,抱得紧紧的,甚至一直到月白开始觉得有些热了都没有放。


“师、师尊,叶二没事了,”月白拍拍她环在自己身前的手,不敢动脑袋,季无念的脸就贴着她的头侧,“我们去用午膳吧……”


结果那手收得更紧,季无念还就着她的脑袋蹭了蹭,“不要嘛,小叶儿难得让抱,我还没抱够呢。”


月白心中冷冷,她就是个进度一,抱什么抱?


“啊,欺骗感情的人渣啊,”九一维持一贯的幸灾乐祸,“你的嘴怎么就这么甜。”


“师尊……”月白这回改拉她衣袖了。


“哎……”季无念不愧是被六离和赵子琛都夸识相的人,又蹭了一下,颇为遗憾得说道,“你数到十,小叶儿你数到十我就放开……”


月白也不出声,心里数到十就拍拍她的手,“师尊,到十了。”


季无念果然不再紧紧抱着她,只松松得搂着她。右手向前伸,五指一合、原本在桌上的封雨稳稳得落在她手里,被她递给了月白。而后习风出现,停在两人面前。季无念带着月白跳上,飞往饭堂。


***


三清门最近都知道季仙长终于收了个徒弟,也知道这个徒弟很得季仙长宠爱,不仅亲自铸剑相送,还会陪未辟谷的弟子进饭堂吃饭。据说此弟子虽天资甚好,可体质较差。季仙长十分心疼,到哪儿都御剑相送,舍不得宝贝弟子腿脚受累。而此弟子之前手还受过伤,不便的时候还会出现以下这种情况:


“小叶儿,来,”季无念夹起一片菜叶喂到月白嘴边。


“师尊,”月白抿着嘴,手里的碗筷都还没放下,“叶二自己来。”


说着还抬了抬手中的碗,示意季无念可以把菜放进她的碗里。


“乖啦,”季无念眨眨眼睛,还可以示范,“啊……”


在周边围观人的期待中,季仙长可爱的小徒弟终于张开嘴接受了师尊的好意,竟莫名得让周边人松了一口气。


就算成了师徒,喜好低调的叶二依旧被高调的季无念拉着公开处刑。


这词是九一教的,月白觉得很贴切。


月白已看出季无念不过是喜欢她的反应戏耍她而已,并未太多把她放在心上,那个进度一不过替她确认了一番。


如此甚好。


月白装着紧张的样子,内心却在考虑如何将自己的任务完成。


现在已是拜师后的十天,季无念除去睡觉和被掌门叫走的时间总是与她黏在一块儿,像是个孩子得了喜欢的玩具,刚开始总是兴奋的。


她教了月白基础的练气入体。这之前养伤时她便与月白讲过,所以月白顺着快速掌握,也就装了一个下午加晚上。之后季无念便教她一些控制灵气的方法,而更多时间花在了剑法上。


“你体质太弱,”季无念拿着习风、也拿出了师尊的威严,对她讲,“这身体即是灵力的通道也是灵力的湖泽,光有灵力没有体质,你迟早有一天要爆体而亡。灵力慢慢练,你这体质也得跟上。”


月白知道她说的对,自然是柔柔顺顺得接受。


季无念叫她直接用上封雨练习,虽然可能被寒气所伤,但如此反而逼迫肉体。更何况她在练剑时,季无念是时时刻刻跟在身边的。这点上,月白承认季无念是个好老师。


季无念教她剑法,她自己也早已在用神魂淬炼肉体。虽然为防怀疑、她刻意拖缓了进度,但总归是有成效。她现在已经能用封雨堪堪舞出一套简单的剑法,比之之前真是好了不知道多少。


然而,她是有所长进了,季无念这个得了玩具的孩子却像是完全忘记了还有修炼这回事一样。


月白没有,一次也没有,见她打过坐或是凝神修炼。


考虑到她的修为十几年未曾精进,似乎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月白前日里听说这是因为前任掌门在坐化之前曾将一些传承分与三位弟子,季无念所得似乎是一颗提升修为的丹药。只是季无念当时底子还差,一颗丹药下去可能需要数十年才能全部转化为自己所用。于是众人也就默认这位仙长在几十年之后又会一鸣惊人。而这么多年来,偶尔会有其他仙友来三清门拜访切磋,只要对手不到元婴,这位仙长便无一败绩,十分惊艳。


至于元婴之境,就算季无念再怎么惊才绝艳,也不会有人去苛求她以现在的年纪去挑战。


“九一,增长修为,要到什么程度?有时间限制么?”月白面色不好得吃着季无念喂过来的豆腐,咬完立刻低头。


“程度有进度条。时间……不知道,”九一也摸不准,“不知道之后会触发什么任务,总归是早做早好。”


月白也是这个意思。可这位师尊对自己修为消极怠工的样子,让月白十分不满。


她不自己修炼,那就只能逼着她长修为。


待饭堂的折磨施行完毕,回去路上月白迎着风向背后的季无念开口,“师尊……要不以后我还是在青临殿中吃吧……”


季无念一笑,“青临殿里什么都没有,你吃什么?辟谷丹么?”


“你身体太弱,还得长长,”季无念将人搂得更紧些,青临殿就在眼前。


“我可以自己做些吃食,青临殿还是有厨房的。”季无念不喜欢人服侍,所以青临殿真的只有她们两个人,这种事就得要亲力亲为。而不管作为月白还是叶二,她也都觉得还是自己做比较好,“每日去饭堂……太麻烦师尊了……”


真的不想再被围观了。


季无念带着她落在院子里,这才把她放开,笑道,“也不是不行,我也可以尝尝小叶儿的手艺。”


仿佛是怕她反悔似的,小姑娘立马弯腰行礼,“谢师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