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快来,叫师尊。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5-12 07:17
点击:1532
章节字数:44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时间飞快,月白在山下已经呆了十余日。期间既没有再见过季无念,也没有触发其他任务。而“拜入三清门”的任务一直处于未完成的状态,应该是真的要等到她拜入内门才能有所改变。


她现在人在山下,不敢让神魂离体太远太久,也就没有再凝固神魂去看她。


这期新入门的道童果真如季无念所说,大多是早已将经典熟读的。月白在讲课时并不活跃,讲课的道长也不叫她回答问题。课下有人会借着提问交流找她搭话,她也尽量只说些浅显见解,并不多聊。


有些人当她谦虚,有些人反而觉得她傲慢。前几日就有人在课上故意挑着教书道长问她问题,她也就这么四两拨千斤得挡了过去。后来与季和光聊到时,小伙子还对她这番做法表示了赞赏——虽然这些时间来季无念那边的任务进度毫无改变,月白与季和光的私交却是近了不少。


季和光在近日相处之中也对叶二姑娘颇有几分另眼相看。虽然现在还有些稚嫩和羞怯,但这是个有脊梁、挺得起胸的人。季和光知道叶二可能之前见识不多,秉着为季仙长分忧的心思,竟也会时不时与叶二讲一些天下大事。


“季仙长以前说过,”季和光面露憧憬,“修仙问道,便是求问天地这人之道。人立于天地,不论是向上飞升,还是向下入土,都不过选一条路。上上下下,进进出出,与其想这凡尘起起落落,不如想想自己到底想怎么做。”


月白装着似懂非懂的样子,内心想着这话若是被前任掌门知道,只怕又是几十年禁闭。


仙有仙途,人有人道。


若是仙人过多干预人间之事,那就像当年季无念万千军阵中取人首级,人间毫无抵抗之力。


“据说自当年三皇子叛乱以来,季仙长常年被禁足山中,不被允许干涉人间之事,”既然谈到,月白也就顺着问了起来,装得有几分犹豫,只当做自己不知道该不该问的样子,“世子这话……”


季和光愣了一愣,摆摆手道,“我只是憧憬季仙长心怀天下。”季和光大叶二三岁,一直倒也没有真的将她当长辈算,只当她是个小妹妹,“若她有日飞升,定然也是一位庇佑天地的仙人。叶二姑娘既然要拜入季仙长门下,必然也会有与仙长一般的心肠,”季和光开玩笑似得给她鞠了一躬,算是笑呵呵得将话题扯开,“和光在此先谢过了。”


月白还是那副不甚荣幸的尴尬表情,向他摆了摆手,打个哈哈两人也就将这事儿翻篇。


至于季无念又插手了什么人间事,月白想想她一路来曲仁时看到的光景,倒也连了起来。


听说此世这边是大旱,那边是决堤。旱灾洪涝齐发不算,草原上不知怎么又有天火,逼得游牧一族向中原进军,兵乱又起。天灾人祸的,好不热闹。而月白看当时浅坟一座,只怕此身就是因为灾荒殒命。


可月白一路走来,许多城镇虽有流民,但除却一些偏远乡镇,都已经在被慢慢安置。一些大城里粮仓异常丰盈,似是早有准备。初期虽有骚乱,也慢慢被安抚下来。


听这边新来的道童说,前几年在皇帝授意下边境重开贸易,建起了不少营地,是以此次进击的游牧族人人数不如想象中的多,在重兵之下被轻易击溃。而被俘的草原人被收编,一律迁往早已定好的地方居住。虽依旧与我族有隔阂,但应该闹腾不起什么水花。


本年灾情严重,但朝廷却都已有处理,且成效不错。世间元气有伤,可天下子民人心已慢慢安定。


月白练着字,素白纸上一句“季仙长大义”。


泄露天机,救万民于水火。


想想季无念那进度五的得偿所愿任务,月白又写下一句“心怀天下”。


歪歪扭扭的,怎么都没自己的字好看。


“这是要你救世啊…”九一看着她的字,也明白了她的意思,“你要不去把那些什么灾灾祸祸的都解决了,海晏河清,搞定收工。”


月白捏了捏手腕,这幅身体还是太弱,提笔练不久就累了。


“不还是得等她百岁?先拜师,慢慢来吧。”


***


那些个经史典籍讲得再细,一月功夫也都差不多了。老夫子上午给他们结了这段课,说下午给他们放个假,若是有兴趣,还可以去曲仁城里走走。有些消息灵通的小道童说能进内门的都会在这个下午被带走,各峰仙长会来找。


月白扫了一些道士的识海,自然也是早就知道了。她还在一些人脑海里刻了印,以便以后知道山下的消息。她更在季和光身上下了功夫,半夜不仅去读了人家识海,确认了季无念给皇帝通风报信的事实,除了识海刻印这种一般流程,还在人家腰背出留了一颗小痣,为了以后知道他的位置。据说此印记还有打开通道,让她可以急速到他身边的功用。


九一看着她的一番操作,内心十分平静。


知道有一个自带挂的宿主是一种什么感觉么?


就算你是一个只会报任务的系统,人家都可以凭借自身实力把所有事做得妥妥帖帖。


于是断断续续做完一切的月白今日十分轻松,想着既然是有人来找,自己也就当个少女,想要出去走走。


季和光与鱼米本就没有进内门的打算,在此学道三月便要回端王府。看季无念与众人态度,他自然知道可能今日就要与叶二分离,想着相识一场,便邀了她一起下山,去逛逛曲仁。


这正合月白心意,三人皆觉得道服不方便,换了常服便结伴入了县城。


当日月白还没来得及进曲仁便被季无念带走,此时还是第一次进来。主道两边不少摊贩卖着桃剑符纸,见他们三个少年人还有向他们吆喝的。


月白拿起一把桃木剑左右瞧了瞧,很短,该是给小孩子做玩具用的,毫无灵气但有些可爱。


“叶二姑娘对这感兴趣?”季和光见她翻看,直接递出银钱给她买了下来,“喜欢就收着。”


月白没想到这人动作这么快,不愧是皇家公子哥儿。她也不推辞,道了谢也就拿着,从铺主哪儿讨了绳子,挂在腰间。


三人左逛右逛,鱼米馋嘴,买了不少零食,月白与季和光也分了一些。待到该用餐时,三人便不怎么饿,鱼米提议继续试试街边小食,看样子馋得不行。季和光身为世子,家教森严,能这么上街胡吃海喝的机会不多,假装板着脸说了几句,也就在月白的附和下半推半就。


听闻这街上有家摊铺的豆腐脑远近闻名,十分火爆,三人还等了一会儿才坐下。旁桌还有同样换了常服下山的人,几人互相点了点头,也没多说,默默品尝美食。


三人的豆腐脑上来。月白端起来刚舔了舔碗边的糖粒儿,季和光就朝她背后喊了一声“季仙长”。


月白被呛得咳出来。还好她及时将碗拿得远了点,这才不至于太失态。


手中的碗被人接走,季无念拍拍她的背给她顺气,“我有这么吓人么?”


那边的同窗们见到她就想行礼,被季无念制止,叫他们好好吃、别拘束。小摊老板也与她打招呼,季无念笑着回了一句。


月白咳得眼中湿润,转头看她。


季无念今日穿得随意一些,是一套浅紫色的劲装,衣襟处突出还是绣了云纹,不过与之前不同样式。


作为一个修仙之人,她的衣柜还挺丰富。


鱼米坐在月白旁边,这会儿正发愣。季和光咳了一声。鱼米猛一回神,看季无念站着给叶二拍背,连忙一站,“季仙长您坐……”


这家铺子因为生意好,用的条凳不长。月白不喜与人太近也坐得稍远。


她这猛然站起,一端失重,另一端的月白可不就是……


直直得倒进了季无念怀里。


九一的口哨声月白都已经不想听了。月白稳住身子重新坐好后才站起来,和鱼米一起站着,“季仙长,您怎么来了?”


又被呛又被吓了的小姑娘眼睛有点红,脸也有点红。只是一月不见,似乎镇定不少。


“我来干什么你不知道?”季无念笑着看她。


旁边几桌就算不是道观里的人也知道季无念的大名,这会儿也都明着暗着往这边看。


那小嘴果然又微微抿了起来。


季无念似是开心得很,也没迫她,只对着季和光与旁桌人说,“你们好好玩儿,我们先走。”


说完便转身走了两步,发现后面那小姑娘没跟上来,侧头看她,“怎么?想被抱着走?”


九一口哨声一起就被月白叫了闭嘴。


连忙跟上。


***


季无念负手走在前,带着小姑娘走出县城。找了个僻静的角落,也不顾小姑娘惊讶的眼神和抿起的嘴唇,抱着人御剑而去。


月白在她怀里时侧头看着下面青山渐远,而后深藏云雾,几瞬之后又豁然开朗。越过风雪是白浪,栾清峰青临殿就这么拉近了与她们的距离。


季无念直接落在前院。月白看到了院中躺椅,而躺椅边的树上竟然冒出了些粉色的花苞。


这个时节开花么?


“走。”


季无念将她带进了正殿,自己往主位一坐,就这么笑着看她。


小姑娘似是有些局促,将这正殿看了一圈,又盯着地看了一会儿,才像是做了什么决心似的看向她,“季仙长,叶二有一事不明。”


“问。”


季无念大多数时候是和善的,甚至有些轻佻和顽皮,但真的被那对爱笑的眼眸盯着、才会知道这个被称为天才的人,自有她的锋芒。


“叶二自认没有什么天赋异禀……”月白顿了顿,“不知何德何能得仙长青睐……”


“这个啊……”季无念一手撑着头,食指点正好是那颗泪痣所在之处,她笑得有点暧昧,“我那一剑从来没有失手过,所以我觉得、我和你很有缘分。”


从来没有失手过?


是身为天才的骄傲?


“若只是当时的事……”


月白不知该不该怪九一,但事情已经成了这样,她说不好是好是坏。


季无念见小姑娘嘴巴又抿了起来,收了自己的气势,笑,“而且你根骨不错呀,要找体质好的容易,要找你这种经脉通畅的,难。”她站起来走到月白身边,微微蹲了身子以便直视她的眼睛,“既然给我碰上,我就当是上天给我的一份礼,收了。”


“你放心,我既然收你为弟子,只要你心术端正,我必然尽好一个师傅的责任,教你、护你。”

说完她又坐回正座,笑眼看小姑娘纠结。


月白并没纠结多久,季无念这台阶给得很好,她倔强够了也该乖乖得接下。


于是月白屈膝,额头碰到了地,恭恭敬敬,“那……叶二拜见师尊。”


“恩。”季无念笑着,微微扬了下巴, “来。”


月白走到她身边,被她托起了手。季无念的手比她大了不少,在她自己的手掌下露出那纤长的手指来。忽而手上一重,冰凉的金属感被印入掌心,一把长剑就这么出现在那里。


长剑轻盈,不用出鞘就已经能感觉到内里锋芒,便是剑鞘的冰凉触感也能让人知道并非凡品。

月白看她。


“遇你那日,我与师兄就在争一块灵铁,”季无念满意得看着小姑娘一脸呆愣,“正好打把剑送你,就是为师与你的拜师赐礼了。”


饶是叶二原本孤陋寡闻,也知道一柄仙剑于修仙的重要。


听意思,还是自己打的。


最近就是去忙这事儿了?


月白有些狐疑,表面叶二确实被惊得发愣,退了一步就想跪下去,声音都有些抖,“谢师尊赐剑。”


“不用你老跪我,”季无念托住她,“长剑有灵,给你的剑取个名字吧。”


月白想了想,“师尊送我的剑,叶二想请师尊起。”


她自己的剑太多了,起名字这件事已经不想做了。


“我的剑叫‘习风’,你的……”季无念想了想,“要不叫‘封雨’?”


这剑带着寒气,说“封雨”倒是很贴切。


季无念不让她跪,月白也不喜欢,就拿着剑行礼低头,柔柔顺顺。


“谢师尊赐名。”


***


第二天,正式的拜师典礼在栾清峰主殿进行。


仙长们立于殿前,众弟子御剑相护。


被挑选进内门的二十五名新弟子换了三清内门服侍,一身潇洒的白色劲装,头发束起,干干净净得走上一段台阶,跪在殿前。


三清掌门赵子琛这次话不多,一声“拜”直压得人弯下腰。


拜天地,拜三清,拜师尊。


月白抬起头时,季无念正对着她笑。


美人弯起眉眼,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远处的山峦。


白云苍狗,天下皆在她眼中。


“礼成!”


月白站起身来,九一给她报告任务进度。


“‘拜入三清门’任务完成。”九一说,“任务状态更新,‘季无念达成所愿’,进度六;新任务触发,‘助季无念提高修为’,目前进度零。”


恩,成了徒弟,要替师尊提高修为呢。


月白看着季无念。对方笑得挺开心的,好像收徒是什么大事似的。


结果不过是她所愿的百分之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