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剧演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20-04-12 21:07
点击:239
章节字数:45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哈……哈……哈……终于……达到!』


若叶气喘吁吁地跑到半山腰的神社前,俯身缓了几口气,理了理前额被汗水沾湿的留海。补充些身体的水分,若叶很快就将自身的状态调整了回来。


她甚至觉得再从山脚下爬一次也绰绰有余。第一次被未来姐姐带到这特训的时候,爬到还没一半的时候就倒下了,回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以前那个柔弱的自己。


LMT复出后,未来姐姐变得十分忙碌,若叶的特训也早就结束了。若叶还是尽量抽出傍晚的时间,来跑上一回。


若叶喜欢神社四周的静谧,她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这座古老的建筑也有着抚平一切躁动的魔力。


夏虫在远处高鸣,细风吹过,低语着沉眠的故事,树叶窸窣发出哀叹,对于无法理解其深意也无需理解的若叶来说,这是一场最自然的交响乐,临时而起,随性而落。


『……啊,差点忘了!』若叶回过神来,拿出手机准备拍下今日份的神社。


未来姐姐拜托的任务,拍下神社正门的全貌,这座神社似乎与未来姐姐的祖上有某些关联。具体的理由若叶也不得而知了。


突然间,一阵狂风掀起,直袭神社。完全不逊于索尔伯特的风暴,若叶甚至有双脚离地的感觉。


数秒后,神社再次归于平静。


若叶拍下神社的照片,发给未来姐姐,立刻离开了神社。她感觉有些异常,神社有股不同于往常的平静,诡异般的阴沉,好像有一双尖锐的猫眼在盯着她。


若叶匆忙下山后,只感到运动后的疲惫。大概是错觉……


晚上还有一个节目的录制。若叶一边赶路,一边计划着时间,将方才的事抛之脑后。


2、

总导演望了一眼手表,距离彩排的时间仅剩十分钟,人却还没齐。幕后的工作人员还好说,实在不行自己也可以顶上去,关键是缺了主演。


『要喝杯茶么?』卡莲问道。


『啊,谢谢……』导演道声谢,轻轻接过茶杯,卡莲小姐的笑颜让大家安心了不少。


未来急匆匆地闯进来,但脸上完全没有着急之情,『抱歉,抱歉,刚才顺路办了些事。』


『辛苦了,要先来杯茶么?』卡莲给了未来一个微笑,未来心虚地回笑。


导演暗自揣度刚才收到的微笑是否有其它的意味……


这部舞台剧的原作小说一出版就点爆了市场,迅速包揽了各种奖项,各方的评价也满是难以超越的字眼,导演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好在目前为止的进展都十分顺利。原作小说能称之为传奇的话,由LMT扮演两位主角,这便是一场传奇与传奇的碰撞。


但关键还要看接下来的表现,剧情冲突达到巅峰的尾声,也是对手戏难度最高的时刻。


这位在业界颇有名声的导演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才能的瓶颈,思前想后,做了一个不负责且大胆的决定——不做指导,留给LMT两位自由发挥。


为更好地还原小说所展现的场景,LMT将展示一场真枪实弹的剑术对决。未来跟着卡莲特训了好几周,到最后也没能敌过卡莲,也恰好如剧本的安排。


彩排开始了。


未来站在舞台上,闭着眼,等待灯光的指引。


掐准时机,将彼此呼吸与心跳合二为一……


未来睁开眼,灯光却还未亮起,似乎出了几秒钟的故障。站在正对面的卡莲,随着灯光的亮起睁开眼……卡莲的视线未能对上她——微妙的差错。



3、

若叶被未来姐姐叫来仓活,其实就是打扫一间不知道什么年代遗落下的小仓库。


刚开始若叶还觉得没劲,但这可是未来安排的任务。当若叶惊扰到一只在墙缝中居住的生物时,她就发现自己小瞧了这次仓活。


『未来姐姐……刚才…刚才…』若叶惊慌地向未来靠近,抓住姐姐的衣角。


『嗯哼?啊!刚才若叶说了什么来着?』


『若叶……会圆满地完成的……』


『这就对了嘛,加油哦,它也会为你加油的~』未来提着一丝蛛网,将听话的小蜘蛛提到若叶面前,一摇一晃地打着招呼。若叶发出一阵悲鸣。


清扫仓库,几乎花了整个下午的时间。


若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她好几次被动地与热心好客的小东西们肌肤相亲,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里她都清晰地记得这种感觉,大概还会梦到。


『话说,姐姐拿着什么?』


未来背着一个用白布包裹起来的长条状物品,很明显这就是她此次的目的。


『舞台剧的表演道具。』未来神秘地一笑。


『表演道具?是什么,还需要特意来这里拿。』若叶绕到未来姐姐背后,伸出食指准备轻轻戳戳布里的东西。


未来轻巧地闪到一边,跳出若叶的触及范围,『这可不行,涉嫌剧透了。想知道的话,终幕不要缺席噢。』


『嗯!我会空出时间的!工作什么的也要通通推掉!』


未来轻弹若叶的额头,『重要的工作还是给我好好接着。』


『好~』若叶吐吐舌。



4、

出演「偶像魔女」的时候,未来就曾思考过,「偶像」是自己在这个时代走上的路,而「魔女」是她与生俱来的身份。


像她那位行医除妖的祖上,就应该称之为「神医魔女」,祖祖上劫富救贫的「侠义魔女」……不过这些都是家史里鲜有提及的事,祖上留下的文献记载大部分都将笔墨耗在各种各样的妖怪精灵上。


到未来这代,深林大山中就没多少妖魔鬼怪,毕竟连深林大山也为数不多了。


未来需要做的,也就是检查检查封印,处理祖上留下的契约。这可不是什么轻松活,留下的大都是些难以对付的危险家伙,只能做到用封印或者契约来限制它们。


最近就跑出来一个不得了的家伙。


——原被封印在神社的怨灵,时常附身于人们身上,以人们的怨念为食。长期下来,它形成了自主意识,甚至能够完全控制附身者,主动去挑起人们之间的怨恨。


封印有很明显的松动迹象。恰好若叶每天都往神社跑,监视的任务就交给了她,虽然也没告诉她有什么危险,但未来相信黄宝石的辟邪效果。


说实话,未来对封印什么的完全搞不懂。上上代左右就失传了的技术。实施起来大概还不如仓库里的斩妖刀简单快捷……


未来扮演着舞台上的角色,却任由思绪飘荡,仿佛角色的灵魂暂且掌管了她的身体,在舞台完美而纯粹地展现角色的魅力,她只需按时收放就行了。


灯光暗下,众演员迅速转场,接下是卡莲的独白。再然后,就是终幕的重头戏。


关于待处理的怨灵还有一点,除了本能地进食怨念,它也会积蓄情感,像是被囚禁数百年后的愤怒。脱离囚牢的瞬间,带着怨恨的报复心一气爆发。


卡莲在舞台上深情地独奏,高音响彻至剧院的每一个角落,仿佛穿过了深山大海,带着风霜雨雪的伤痕冲击着观众们的心。


这正是卡莲才能做到的事,她的歌喉、舞姿、展现……单凭身体的记忆就能发挥地淋漓尽致。


但后面的出演却不是这个「卡莲」能够办到的。纵使是和卡莲一模一样的克隆人,LMT的羁绊之中也只有一个卡莲。


怨灵附身到了卡莲身上,并用卡莲的记忆扮演着卡莲。它的目的很单纯,利用最亲近的人,向拥有巫女血脉的未来复仇。


卡莲的独奏结束。


未来配上妖刀,再次登上场。接下来是小说中角色的演出,同时也是LMT的演出。



5、

——那把刀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怨灵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暴露了,还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附身的把戏明明从来没有在行动前被识破过。


但巫女确实发现了,并且带着妖刀来斩除它。


——不过不被碰到就不会有事。


怨灵抽出表演用的佩刀,剑光冰寒,无视着舞台的热度。


未来进入角色的状态,摆起对峙的架势。


——愚蠢!漏洞百出!


怨灵对自己有着十足的信心,它经历过仗剑走天涯的时代,以刀伤剑痕打磨出的剑术。而且,以卡莲的记忆来看,对面不过是学过几招的菜鸟。


——杀了她,然后再用这副身体去消灭所有的巫女。


怨灵的心思飞向今后的规划,已经没把眼前的未来当成威胁。


……


卡莲面无表情,几乎是握紧刀柄的一瞬间,就闪到了未来的面前,使出全力的一斩。


刀刃相接间迸溅出火花。


接下第一击后,未来迅速拉开距离,躲过卡莲风一般的扫腿。


好在平时的卡莲也是这样毫不留情,不然手臂传来的麻痹感就有够呛的了。


卡莲继续向前逼迫,不给未来喘息的机会。


『告诉我!……告诉我啊!我知晓这个世界最深处的秘密,却从来不知道你的所思所想。』


未来吃力地应对着直面冲来的光影,一边衔接着舞台剧的剧情。她的左臂上被创下一道刀痕,血与痛感一同渗出。未来却连卡莲的发丝都没有碰到。


观众凝神屏气,完全被台上紧张的气氛所带动。


——该结束了。三个回合内就能了结她,怨灵谨慎地计算着。


未来气喘吁吁,持刀的手也开始颤抖,说是穷途末路也不为过。


稍微想想就知道剑术的对决是不可能取胜的,即便是真正的卡莲,未来也未赢过她。


但一开始未来就知道,这是LMT的一场表演。


海蓝宝石的沉着与勇气,可不是什么怨灵能够轻易附身的。再说——那可是卡莲啊。


纵使是扮演,卡莲也无法对未来抱有小说中所描绘的杀意。既然导演让她们自由发挥,卡莲便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未经丝毫的商量,也不必商量未来就能领会到。


两人的呼吸、旋律还在某处,一直同步着……



6、

怨灵挥起最后一击,向未来的侧腰斩去。未来近乎燃烧殆尽,错失抵挡的时机,也无力招架。


着手之际,刀却顿了一会儿,侧过刀身轻轻地靠在了未来的腰上。


未来趁此抓住卡莲的手臂,另一手挥动着妖刀,缓缓接近卡莲。


怨灵还没意识到它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逐渐靠近的妖刀让它心惊胆战。它只要稍微使劲便能挣脱未来,但身体动不了。观众看来却是未来以受伤为代价死死地抓住了卡莲。


妖刀越来越近,十足的压迫感唤起了它最本能的恐惧,如同一张薄纸般害怕着近处的火焰。它选择了逃跑,它想到的也只有这一个念头。


或许它有更好地选择,继续藏在宿主的身体里远比暴露本体来逃亡要安全,但临近眼前的妖刀剥夺了它的理性。


卡莲身上冒出一团黑影试图向上逃窜。但它感到有股强力一把抓住了自己,动弹不得。——一股它从未知晓过,且完全可以将它直接撕裂的力。自己究竟附身在什么东西身上……


妖刀贯穿怨灵,飘荡的意识开始崩离分析。


卡莲扶住未来,开始痛哭,声音不断颤抖着,舞台剧仍在继续。


怨灵才发现,卡莲一直都在与未来对话着推进着剧情,自始至终从未间断,它却没有一丁点感觉。怨灵一时搞不清究竟是谁附身了谁。


最终,舞台圆满地落下帷幕。


雷鸣般的掌声提醒了仅存最后一点意识的怨灵——这是一场戏,它也被安排了一个角色,但现在结束了。



7、

『实在精彩!未来的演出很出色哦。啊!这里的表情不错……』


卡莲按下暂停,将未来被逼到绝境的样子定格在屏幕上。卡莲从导演那拿到了舞台剧的原生录像,正在家中和未来共赏。


『那可不,毕竟是用一只手换出来的效果。』未来抬了抬自己被绷带缠绕的右手。卡莲的劲不是一般的大,好在只是轻微的骨裂,寄养几天就行了。


『唉,想吃苹果了,可惜现在这副样子连小刀也拿不起来。』未来叹息道。


『那我还是稍微犒劳一下伤员。……需要我喂么?现在追加一项服务。』


『那我不客气了,啊——』


『真好吃,不亏是在卡莲家的苹果,非同寻常的美味。』


『这是我美国叔父送来的高山苹果,在当地就和偶像般十分出名,可惜没有剩多少,我下次可以叫他多带点。』卡莲又向未来嘴里送了一块。


『卡莲家的东西追溯起来也十分不得了。』未来早已习惯。


『不敢当。话说回来,下一场的live表演,我定在了今天晚上。』


『欸——』


未来僵硬地晃了晃她的绷带手,表示抗议。下一秒,卡莲伸过手来,五指穿过未来的指缝,轻轻扣住她的手心。


卡莲轻轻一笑,『手臂已经好了,对吧?』


『哎嘿,真是瞒不过卡莲的眼睛,大概我穿不穿衣服在卡莲眼里都没什么区别。』未来无奈地卸下绷带。


『嗯哼?这就不太好说。现在轮到到我了,啊——』卡莲闭上眼,向张开嘴,向未来索要苹果。


『来了来了,让卡莲小姐久等了。』


卡莲品尝着苹果的味道,一边说道,『要撒娇的话随时都欢迎。』


但没有一个理由总觉得有些难为情……


『理由什么的不需要也可以。』卡莲接上未来的思绪补充道。


『那请继续喂我。还有——我可是有很多想法的。』未来厚着脸要求道。


『只要是未来的话,我都随时奉陪』卡莲笑着回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