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压榨童工实不可取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3-24 13:53
点击:403
章节字数:25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欲求不满的大小姐和被大小姐阻碍事业发展的女仆。地位不对等导致的薰攻莫名美味。就当薰十六岁,比千圣小六岁。纪念一下,至今为止的第五十篇薰千圣。




“我最最可爱的女仆小姐,今晚请来为我打扫房间。”




在走廊上垂着头与大小姐擦身而过时,女仆毫不意外自己手中多了一张字条。单看大小姐目光灼灼的双眼她就知道,今晚注定是一个充实忙碌的不眠之夜。她恭敬地目送大小姐消失在走廊尽头,踮起脚尖取下墙上的烛台烧毁了字条。




庄园内无人知晓她们的关系,事情若是不幸地败露于人前,大小姐不知道会遭受怎样的非议,她绝对不会允许那样的意外发生。虽然身为大小姐的秘密爱人,偶尔也会希冀行走在日光下,但绝大多数时候她都会一本正经地说:“在我眼中大小姐的名誉才是最重要的。”




听上去多么崇高的表白,只可惜大小姐从不认可。每次听见她说出这句话,大小姐都会假装很受伤,不是紧紧用手捂住胸口,就是悄悄含住她的耳垂,上一秒语气还暧昧诱人,下一秒口吻就矫揉造作,问她:“是吗?那我的亲吻和爱抚——就一点也不重要吗?这可太叫我伤心了,我的心就快要碎了。来吧,找找,我的心的碎片,都散落在哪里。”




真是偷换概念,她在心里埋怨。她只说什么是最重要的,没有说其他东西不重要。然而大小姐不肯给她反驳的余地,总是用热烈的亲吻化解她的牢骚,借轻柔的爱抚消除她的不安,以诚挚的言语补偿她的骄傲。世界上没有比大小姐更加温柔的爱人,也没有比大小姐更加欲求不满的爱人。




大小姐常常趁她独自工作的时候偷袭,完全不顾主人的架子拥抱她这个仆人。如果只是单纯的索吻倒也用不着计较,偏偏大小姐自小就不是容易满足的人。但她从来没有因为未能完成工作受罚,大小姐会体贴地和她共同分担家务活,尽管她曾经极力反对大小姐这一举动,但最终还是跌入了大小姐的温暖怀抱。“由于自己使得爱人遭受不幸,这绝不是淑女应该有的行为。”大小姐也有庄重的一面,尤其是向她表白的时候。




她的房间和大小姐的卧室是相通的,唯有这样贴身女仆才能发挥出作用。原先用以方便仆人照料主人的暗道,如今化作了她们私下里往来的桥梁。事实上大小姐的字条没有多少意义,她本来就夜夜都和大小姐相拥而眠,区别仅仅是要不要辛苦地打扫房间,大小姐希望她别在白天就筋疲力尽。




“欺负疲倦的小猫咪,我还没有那么恶劣。”大小姐道貌岸然地说过,接着就害她第二天告病,不得不借发烧的理由掩饰赖床的原因,那是她女仆生涯之中唯一的一次休假。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她冷落了大小姐一整天。仆人对主人发脾气,主人竟然毫无脾气——这种情况只可能发生在她们身上,别人恐怕连这样的念头都不会有。




真是任性死了。她叹了一口气,脱下打扫用的围裙,换上厨房用的围裙,一面为大小姐准备饭后甜点,一面分神思考着世界级难题——究竟是什么地方出现了差错,以至于大小姐变成现在这样?




小时候大小姐分明那么可爱,年纪和身高都只有她的一半,胖嘟嘟的小脸蛋粉粉嫩嫩的,未发育的嗓音也奶声奶气的,会童言无忌地叫女仆们姐姐,常常一头撞进她的怀里撒娇,还拉扯她的围裙问她要蛋糕,踮着脚举起小猫给她看胡须。哪像现在。莫名其妙蹿高了好几十厘米,足足比她高出了一整个脑袋,脸上的青涩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嬉皮笑脸和玩世不恭,声音不知不觉变得性感深沉,好多女仆都说感觉招架不住,仗着身高欺负她够不到橱柜,还振振有词地说只是想帮忙。




当然她绝对不是讨厌大小姐。十二岁第一次见到大小姐时,她就知道自己永远不会生出这种想法,大小姐是比她的生命还要珍贵的存在。她只是从来没有当面对大小姐承认过,至多只说把大小姐的名誉看得最重要,其实大小姐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最重要,她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去维护和捍卫。即便大小姐的变化让她感到难以理解,她也会想方设法说服自己接受下来的。不仅仅是作为仆人而已,也是作为大小姐的爱人。




“看好烤炉!注意着点!”




“我知道啦。”




她从烤炉里取出了甜点,整整齐齐地摆在瓷盘上。达克瓦兹蛋糕,大小姐的最爱。一想到大小姐孩子似的神情,她就会控制不住嘴角的笑意。




“差不多是时候了,把蛋糕送过去吧。”




“好的。”




大小姐的口味向来偏甜,她特意多洒了一层糖霜,但这份心意没有传达到。大小姐无视了她的蛋糕,赶跑了餐厅里的仆人们,拉着她坐在自己大腿上,脑袋深深埋在她的发间,低声要求品尝她的味道。在餐厅就已经按捺不住,她头一回遇到这种状况。




“在餐厅里?”她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会被其他人看见的。”




“就一小口。”大小姐的眼神相当诚恳,“只是最顶上的草莓。”




她无可奈何地笑了,蜻蜓点水一般擦过大小姐的嘴唇。大小姐闷闷地笑了,抚摸着她的脸颊亲吻了她的耳廓。




“可以回卧室里享用正餐了吗?”




爱人温热的鼻息扑洒在她的脸颊上,她条件反射地开始感到浑身发烫了。




大小姐虽然没有机会亲自穿女仆装,但脱去女仆装的动作比谁都要熟练。即使浑身上下只剩一件单薄的衬裙,她依然敬业地替大小姐解开了裙服。像这种样式繁复的衣服,如果没有她的细致耐心,恐怕都会被大小姐扯坏,她完全能想见那个画面。




“可以开始了吗?”




大小姐温声细语地向她征求同意,小心翼翼仿佛初次与她赤诚相见。




她点点头。香槟色的金发磨蹭着柔软的床单,沙沙的响。她伸出手环住大小姐细长的脖子。白天映着家具厨具的眼眸里,此时此刻只有大小姐的身影。




秘密的恋情无论如何不能被发现。不会留下痕迹的轻吻雨点般降落。从额头到嘴角,从锁骨到小腹,呼吸渐渐变得急促,她开始喘不上气了。比起早已轻车熟路的大小姐,她生涩得不像是一个成年人,亲吻时断时续,身体酸麻僵硬,在充斥着情欲的潮湿空气里,洋娃娃似的任由大小姐摆布。




打扫房间是一件费力的差事,她常常累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大小姐亲吻着她濡湿的额头,屈起手指拨弄她散落的长发。白天她必须把头发盘在脑后,只有等到夜间才能解放它们。她放松地依偎在大小姐怀中,指尖在大小姐的肩膀画圆圈。




“累了吗?”




大小姐压低了声音。




“嗯……”




她揉了揉眼睛,打了一个哈欠。在自幼练习马术的大小姐眼中这可能不算什么,但她已经困得一闭上眼睛就能够即刻进入梦乡。




“可是,我觉得还没有打扫干净。”




这个圈套有股质疑她专业水准的味道,哪怕心里清楚只是比喻她也觉得不满。




“我可是专业的女仆!”




她气鼓鼓地瞪着大小姐。




“那就好好发挥专业。”大小姐重新支起了身体,“回应主人的期待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