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Happily Ever After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3-23 09:48
点击:417
章节字数:32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是王子和小美人鱼,想看薰欺负千圣了。设定大概就是,美人鱼会对特定的人类散发催情的气味吧。这不是车,只是潜艇。




“哦呀,小猫咪原来躲在这里呀。”




王子掀开了厚重的窗帘,皎洁的月光瀑布般倾泻。少女被映照得脸色苍白,面无表情似乎在闹脾气。华丽的裙服被踩在脚下,少女只穿了单薄的衬裙,纤细的手臂环抱着双腿,下巴枕住膝盖不肯抬头。




白鼬皮斗篷落在少女的肩膀。王子微笑着半蹲在少女身前。被抬起下巴的少女沉默不语。称呼她为小猫咪是有道理的。她总是不声不响地隐匿起来,仿佛喜爱与人捉迷藏的猫咪,又态度冷淡对谁都不理不睬,王子常常为此感到头痛不已。




简直就是救了一个冤家回来,有时候王子会忍不住这样想。如果不是那天去了海边一趟,她一生都不会遇见这样的人——一睁开眼睛就对她冷言冷语,甚至从来不曾对她展现笑容。




长年奉行的信条遭到了挑战,她向来以为好心就会得好报。暂且把救人的善举抛开不提,自小到大她无需做任何事情,光是瞧见她那张俊秀的脸蛋,女性就会前赴后继向她示好,少女是世上绝无仅有的例外,浑身遍布她捉摸不透的谜团。




她们是在仲夏的海边相遇的。初夏她去邻国协调外交事务,返程中不幸意外从船上跌落,就在船员放弃了希望的时候,她被发现趴在一块大礁石上,一看就知道是叫海神给救了。




虽然对于自己在水下的经历毫无印象,但大病初愈之后她第一时间去了海边。不论海神是否存在,大海都饶了她一命,她有必要心怀感激,向大海回馈些什么。




少女正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近乎赤身裸体地倒在沙滩上,全身上下唯一的遮蔽是头发,混合着腥咸的海水覆在胸口,大概是被海浪冲刷到岸上的,显然和她一样也是个幸运儿。




照理说她应该立即着手救人,至少先用斗篷把少女裹起来。但她没有。她愣住了。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扑面而来,她不由自主地俯身打量少女。分明是从未见过的面孔,却感觉在哪里似曾相识,海水也掩盖不住的香气,还有肌肤和嘴唇的触感——她不会用鬼迷心窍之类的修辞为自己开脱,少女就是有一股令她无端想要亲吻的魔力,就连心脏停止跳动的瞬间也十分叫人怀念,世上还有比这更加如梦似幻的感受吗?




她小心翼翼地把少女抱回了王宫,悉心照料了几日少女才终于转醒。每天一处理完政务就去探望少女,守在床边克制着羞于启齿的欲望——她从未那样渴望亲近一个陌生人,由头到脚每颗细胞都在疯狂叫嚣。她多想在少女睁开双眼时倾诉自己的爱慕,却因为少女说的第一句话打消了一切念头。爱情的火苗霎那间冷却成灰。她初次品尝到了失恋的苦涩。




“请离我远一点。”少女冷漠地说。




嗓音有多动听,语气就多厌恶。




她怯怯地应了一声,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夺门而出落荒而逃,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直到晚上才又重新打起精神,认为一见钟情实在太不可信。这么梦幻的事情不会找上她,不过是一时的意乱情迷而已。幸好没有乘着冲动撕毁婚约,她还是应该多想想邻国公主。为一个来路不明的陌生少女,颠覆两国之间上百年的邦交,她还不至于糊涂到那个地步。尽管公主声称自己另有爱人,一直试图跟她和平解除婚约。




少女再次出乎她的意料,当天晚上找到她的书房,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她的秘密:“我知道你并不是真正的王子。”




她问自己在哪里露出了破绽,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得到答案。她确实不是一位真正的王子,而是被当作王子养大的公主。全都要怪该死的王位继承法,她没有当过哪怕一天的公主,不仅现在日夜过得如履薄冰,以后还得想方设法找继承人。




“请不要告诉任何人。”她衷心向少女恳求。




少女提出条件:“那就把我留下。”




虽然少女的音调听不出波澜起伏,眼神看上去却比她更加像在恳求。她完全读不懂少女这本无字天书,只希望少女别给她惹出什么麻烦,尤其不要随随便便拨乱她的心弦,否则她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但少女对自己的魅力完全不自知,总是轻而易举就能干扰她的思绪。




这些天她们相处得勉强算是融洽,如果只把少女看作不善言辞之人。不论她去哪里少女都会默默跟随,有时候在书房一言不发地凝望她,有时候又在马场外倚着栅栏发呆,有时候偷偷藏在她房间的角落里。少女曾经捧着百科全书向她请教,代替过贴身仆人侍候她沐浴更衣,还揽下医生的活计帮她处理伤口,只要保持安静就像天使一样动人。每一次闻见少女身上的神秘香气,她都觉得理智的弦随时可能绷断。那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香水?少女的房里根本没有任何化妆品。




如果少女没有在舞会上冲她大发脾气,她相信她们的关系一定还会逐日改善,但少女害得她在未婚妻面前颜面无存,强行压抑了许多天的感情得不到宣泄,加上被少女深重不堪的负面情绪感染,她清楚感到自制力正在渐渐离她远去。




“又露出这种表情了……到底是看谁都这样,还是唯独对我这么无情?今天我可把脸都丢光了。真是一只顽皮的小猫咪,我是不是应该得到补偿?这些天我明明已经一忍再忍,如果不是因为对你……我怎么会……”




少女紧紧地咬住下嘴唇,为自己的言不由衷后悔。她不能随心所欲地说话,这是在陆上生活的代价。为了换取双腿陪伴在心爱的王子身边,她向海女巫出卖了自己的笑容和情绪,脱口的话几乎没有一句是发自真心的,却还要在这种情况下让王子爱上自己,否则就会在夏天的最后一刻化作泡沫,破除诅咒唯一的条件就是一句“我爱你”。但很可惜,她今天才知道,原来王子有未婚妻。




舞会上两人共舞的优雅身姿令她呼吸困难,但对于自己当初救下王子她并不感到后悔,毕竟她也不是冲着让王子爱上她才救人的,不过是看穿了“王子”和她一样戴着面具示人——作为海神最年长的女儿她从来都不能任性——理解撞上怜惜不小心生成了化学反应而已。她的初吻是为了在水下给王子渡气献身的,虽然一点也不浪漫但却值得她用一生回忆。




私自去找海女巫是她做过最乏理性的决定。她们的交易是世上最不平等的不平等条约。她甚至没有办法告诉王子就是她救了王子。除了这份真心她还有什么能够与公主竞争?在陆地上她彻彻底底丧失了所有优势。先把气撒干净再平静地迎接死亡倒也不赖。




然而和王子对望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发现王子的眼睛红得过分,眼神特别像正在猎食的鲨鱼。先前王子看她的眼神总是饱含无奈,她或许弄错了谁才是真正生气的人。




“那条裙子可是我特意为你挑选的,你就这样把它踩在地上,多可惜呀。”




王子捏住她的下巴。




“唔……”




她低低地闷哼一声,双手胡乱拉过窗帘,鸵鸟似的掩耳盗铃。王子用力扯下窗帘。她顿时失去了支撑,一头栽进王子怀中。好温暖的怀抱,她不争气地想。可惜以后没有机会再感受了。短暂的夏天很快就要结束了。




“为什么不说话?平时不是很能说吗?总是和我作对。”




王子低下头望着她,一手护住她的肩膀,一手探进她的衬裙,温热的手长驱直入。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埋头紧抓着王子的衣襟,不知不觉地并拢了双腿,仿佛她还没有失去鱼尾。




“看着我,小猫咪。”王子捧起她的脸颊,“仅仅闻着你的味道,我就会失去理智,你也要和我一起,把腿张开。”




“呜……”




她顺从地听话照做,猫咪似的发出呻吟。头脑变得一片空白,身体烫得犹如高烧。她不知道腿脚还有这个用途,能让她颤栗痛快得无法自拔。整个人就像是融化在了水里,她竟然有点担心自己会溺毙。说出来可能没有人相信,一个月前她还是条人鱼。




“从见到你的第一天起我就想要这样做。”王子温柔地亲吻在她的鼻梁,裹紧了她身上的白鼬皮斗篷,“或许你会说我像野兽一样不懂得自制,但为了你我甘愿当一头野兽,一头只属于你这只小猫咪的野兽。”




她仰起脸看着王子,抿着嘴唇欲言又止。她不知道刚才这算什么,属不属于爱情的一部分,只知道比起听见“我爱你”,这一刻的感觉更加满足。可以没有遗憾地变成泡沫了。她弓起身搂住王子吻了上去。




“怎么……怎么突然这么主动……”王子摸着嘴唇喃喃自语,“这样不是……让我更加爱你了吗?”




她忽然间感觉身体一轻,好像挣脱了沉重的枷锁。她或许不了解爱情的具体表现形式,但对诅咒解除的标志可是一清二楚。




连日来埋藏在心底的话语终于释放,她附在王子耳边生涩又腼腆地呢喃。




“我也……爱你。”




嗓音有多动人,语气就多真挚。




“看来的确应该解除婚约。”




王子把她抱到床上放下,亲吻她的发肤坦白承认。




“我对你果然是一见钟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