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小鹿斑比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20-03-05 02:52
点击:286
章节字数:25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林青一手哔哩吧啦刷开房门,一手将章澍拖进屋来。

“阿青你慢点儿,茶,茶要掉了……”章澍觑着方才林青给她买的一罐茶,就要脱手。

“咚”

茶罐掉在不太细腻的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林青叹了口气,弯腰拾起冰凉的茶罐,抬眼望见阿澍局促的脸,实在拿她没有办法。

她未曾想过,带一个喝得半醉的小姑娘回家竟然有如此难度,是不是全天下的醉汉都会想偷共享单车?

“杵在门口做什么,”林青返回门口,揽了揽她的身子,顺便带上了房门,“一身酒气,洗澡。”

“唔,”章澍被她揽得又一趔趄,摇摇晃晃就要往床上仰,“不洗。”

林青一个箭步拽住章澍在空中扑腾的胳膊,拉拉扯扯推推搡搡把这个脏崽子塞进浴室,

“你瞅瞅你那一嘴油一手灰一身酒气,怎么还不听话。”

章澍如同上了发条的铁皮人,脚底轱辘轱辘转,磨蹭到浴室,腰轻轻触到了冰凉的洗手台。她手里捏着林青的衬衣一角,天真烂漫,“一嘴油你也亲喔。”

她笑得林青心慌。

不大的空间,昏黄的灯光,若有若无的水流声。五分裤下修长健康的双腿,纯白T恤透出的一抹黑……

林青的眼神有些躲闪,手指顺着阿澍的面庞抚上后脑勺,轻轻一扯,手里多了圈发绳。

章澍束在身后的黑发披下肩来,数小时前匆匆洗过,洗发露的气味也在林青鼻尖荡开。

她的呼吸变得厚重。小朋友勾引人,原来也这么要命。

林青的手略微一滞,最终落到章澍的脑袋上,用力揉了两三回。

“洗澡。”

“知道啦。”


林青呆坐在床沿,不知多久,才听见哗哗水声。水流叮叮当当敲在浴缸洁白的底部,也让她朦胧的大脑有了些清醒迹象,一回神,手心都出汗。

经历章澍忽如其来的告白后,林青觉得自己有些不太普通,以至于躲闪起来。

喔,你也会紧张。她自嘲地想。方才差点儿急头白脸要赖在浴室再里不出来,就这么放肆心里的念想,只要这一个瞬间。

要不,趁势……但说话不算话要被阿澍记一辈子,甚至可能被甩……啊啊为什么还没到!十八岁到了不就好了吗二十也行当初为什么要说二十一!!啧,当时就应该驳回章澍“不管三七二十一”这个梗。

林青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她,有多像一个毛头小子。

章澍当然也不知道,温暖柔软的水流此时在她身体表面周游,有如恋人的手。体内的酒气在水汽蒸腾之下不愿逗留,纷纷溜走,剩一点疲乏在血肉。不由得便有些出神了。

或许是她神游的太久,又或许是毛头小子林青已经失去对时间的感知,开始担心小朋友是不是被浴缸吃掉了。

“阿澍?”她喊着她的名字。

章澍耳边此时只有莲蓬头下疗愈的水声,对恋人的呼唤浑然不觉。

在几番呼唤无果后,林青慌了。于是浴室的门被猛地打开,林青甫踏上雪白潮湿的瓷砖却因为一次性拖鞋吃水而滑到几乎劈叉。

好在手未脱开门把,拽了一拽,借着力才没有摔得难看。

此番动静,章澍转身,无意间对峙的两双眼睛。

酒后的章澍反应好生迟钝,甚至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林青便已从地上挣扎起来,光速退场,并礼貌地带上了浴室的门。

“噗。”

林青确实听见阿澍的笑声了,脸红到耳根。攥着冰凉的门把手,从沸腾的灵魂里找一丝冷静。

小朋友长大了。

她的心里只有这一句话,回荡个不停。门把都该捂热了,林青方才一点一点松开手,像一只考拉缓缓往后撤步,一步,两步,三步,倒在棉花糖般的被子上。


吹风机“呜呜”响,耳朵里恍恍惚惚的,余光里似乎阿澍穿着鹅黄色的睡衣晃脑袋,林青也并不往她那儿望,只拿余光觑着。

“阿青,你不洗吗?”

章澍的声音被“呜呜”的机器声拦得一波三折,好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林青愣了会儿,起身,抓起叠在床边的睡衣。想了想,悄悄撇一眼摇滚吹头的阿澍,扔下睡衣径直进了浴室。

林青这澡洗得叫一个心猿意马。

身上挂了件浴衣,林青匆匆迈出浴室,望见章澍已经坐到被子里,拿着手机玩儿,不知因为什么咯咯笑。

她就不大满意。

方才出浴的林青面颊上染着桃红,稍微有些被打湿的发梢紧贴颈线,勾着锁骨。浴衣大概是XXXL码,宽松得不像话,随意拢了衣襟,胸口风光时时隐现。连腰带也只是纨了个摆设,垂落在身侧,随着步子晃动,轻轻摩挲着。

平日里动不动喊热,如今眼看着要春风入怀,只顾着掌心里的手机要紧。这冤家醉比醒时更不解风情。

章澍眼前一暗,手里一空,抬眼一瞅,恋人意味不明的脸,和意味不明的胸。

“聊什么呢,笑眯眯。”

林青显然是没有给这位选手留什么答题时间,把她的手机丢到一边,栖身便吻。

章澍嘴角未落的笑意被忽然而至的深吻吞噬,好久也没回神,直到林青深呼吸,停下,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

“宝贝,呼吸。”

咚咚,心脏跳动。

唇齿之间纠缠层层加深,静谧间,尽是令人耳热的水声。

不知什么时候,章澍身上已经不是被子。鹅黄色的T恤衫下,带着点凉意的手贴着滚烫的皮肤,寸寸游走。动作之间,林青的浴衣也早就蹭得乱七八糟。

“阿青……”章澍带着笑,又软又糯的模样。

林青怕她又提二十一,腾出只手来管她的嘴,“人类乐于制造约定啊,为的就是打破的瞬间。”

彼时林青的厚颜无耻颇有底气,清爽的沐浴露的香气,肌肤相触带来的波浪般此起彼伏的舒适感,有谁能抗拒。

章澍别过头,努力摆脱捂在嘴上的手,“不是……肖阳她……”

肖阳两个字砸得林青脑壳发懵,这是,“女朋友在床上提别的女人”现场么?想起先前阿澍捧着手机笑的模样,怒上加怒怒上心头,堵上了她的嘴。

章澍动弹不得,被吻得喘不上气,又好气又好笑,也懒得再挪身子。

“咚咚咚”

随着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房门以内陷入诡异的沉默。

哪个玩意儿这时候来敲你爷爷的门?

章澍望着林青余怒未消又带着戛然而止的困惑的模样,挣出手来,轻轻搭在她肩上。

“能不能好好听人讲话啦,知北刚才发消息说,肖阳这个醉鬼执意要买蜂蜜送来,拦也拦不住,让我有所准备,还发了好多好笑的图。”

“她买蜂蜜干什么?”林青僵硬的表情舒展了些。

“……大概是给我解酒?”

得,林青的眉头又锁了起来。

“继续吗?”微醺的小朋友大胆而诱人,即便这时候,撩拨人也依旧干净坦荡。

林青心下一荡,没待亲近,门板上的“咚咚”声春雷乍破惊天地,把先前的宁静敲了个粉碎。门口依稀传来些许喧闹。

她深吸一口气,攥起了拳头。

章澍揽了揽搭在她肩上的胳膊,小声说,“我去拿一下吧。”毕竟林青身上就一件浴衣,皱得夸张。

林青知道她的意思。但她的小鹿对自己当下的模样,大抵毫无了解。

林青小心地拉好阿澍的T恤衫,顺了顺她散在枕头上的长发,起身给她盖好被子。

“我去吧。”

随后林青进浴室换了件浴衣,便开门去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