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特别篇·战利品(六)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20-03-03 22:03
点击:670
章节字数:29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下午的白色恋人工厂之行,基本在“吃”和“买”中度过。北海道的牛乳冰激凌堪称名品。

背包里装满了各式小甜饼和各色小蛋糕,四人又绕到札幌市区,预备去尝远近闻名的咖喱料理。没料到这家汤咖喱店生意过于火爆,估计得站上三个小时,于是果断放弃。

“这下……吃什么好?”满大街的吃食,让人目眩。

“这个吧。”陈冰环顾四周,遥遥一指。

在这种事情上,陈冰一向当机立断且天赋异禀,她们便跟着走进一间看着十分美式的牛肉盖饭店。

菜单上的盖饭们都还不错,生牛肉滑蛋盖饭应该是招牌。考虑到胃对生食的接受程度,她们选择了半生品。

当微腾着热气的盖饭摆上吧台时,几个人都定住了。实物妙过图片的餐饮店,着实难得一见。

层层覆盖交叠的半生牛肉薄片堆得又圆又高,真实地满足了对传说中的盖饭的一切幻想。在盖饭的顶端窝着一枚灿烂金黄的生蛋黄,雪白的沙拉汁安静地从它的一侧顺着牛肉的纹路淌下。

对于不习惯吃生食的人而言,经过微微炙烤的牛肉没有过分滑腻的胁迫感。

切出来的薄片儿边缘带着金灿灿,主要又呈现温柔而无攻击性的粉红,搭配上蛋黄,在橘色的灯光之下显示出一副极好吃的模样。

店家对牛肉毫不吝啬,尽可以放开大吃一气,不知是炙烤的技术还是沙拉汁或蛋黄交叠的缘故,一点儿不觉得腻。

往下深挖才终于见到漂亮的白米,晶莹饱满。粘上一点蛋液金黄诱人,嚼在嘴里软硬适中、香气充盈。

绝了。

四个人一边感叹一边享用,吃得情绪高涨,又一人点了杯大扎啤来饮,实在快意。


晚上八点多,疯跑了一整个白天的四个人,美滋滋地坐上了回民宿的电车。

扎啤在肚里晃荡,王怡然量浅微醺,在电车上嘟嘟囔囔的说自己活了这么多岁数从没见过小黄书,一定要买小黄书看。

章澍搪塞着这家伙,一面心虚地望了望四周,希望不要有同胞听见,脸又是红。

电车到站,轨道另一侧的空旷地带有一家看起来非常孤独的LAWSON,于是她们准备去买一点吃食当做第二天的早点。

章澍正在冰柜里挑挑拣拣,这里的哈根达斯贼便宜,口味也丰富,吃多少赚多少。

王怡然忽然拉着陈冰小跑过来,一脸激动地贴在她耳边讲,“阿澍!那边有超多小黄书啊!”

卧槽忘了这茬。

章澍顿时头大,赶紧好言相劝,“这种没必要买啊,你直接在网上搜不就是了什么都有……”

“我不,这样没有仪式感。”

看小黄书还要仪式感???

“不是你买了又没办法带回国,多浪费啊。”海关绝对不会放的吧这种……

“我想看想看想看,你们都不想看吗?阿澍你怎么一点都不动心?”王怡然死亡追问。

陈冰在一旁站着死看戏,非常愉快。

动你七大爷的心啊要是两个女孩子我还能随便看看啊呸,我的青春期被该死的林青带着过得五彩斑斓啥都见过,稀罕个鬼。

“啧,懒得管你了,你非要买就自己结账,离我的冰激凌八百里远蟹蟹。”章澍无奈地甩开粘在自己身上的王怡然,心想收银小哥估计不会卖吧,真的不用ID吗?

王怡然显然有贼心没贼胆,还非要偷不可,“阿澍阿澍你就一起结账呗,要是他问我问题我也答不上来呀……”

“哈?”章澍几乎要扬手开揍,甩头瞧见林青,无意间对峙的两双眼睛……

林青含着笑,十分平静地招招手,领了这两个活宝去快活区挑了。

对于林青的解围行动,面皮子薄得透明的章澍没多少时间感慨,随手抓了俩抹茶冰激凌加一枚醋昆布饭团飞速结账撒丫子就跑。

便利店外,橙黄色的路灯焗着夜色里灰白的雪。

一连跑出十几步远,章澍回头望那家旷野黑夜中孤独的LAWSON,联想到那三个人在里面煞有介事挑选小黄书的情形,一时间情绪复杂,最终还是噗嗤笑出了声。

欣赏了好一会儿天空中交错纵横的电网,才终于等到从便利店走出来的林青她们。王怡然远远冲冻得跳脚的章澍挥舞着她的战利品,超级幸福的模样。

章澍缓缓捂住了脸。

房东太太来给她们的开门的时候,章澍的心虚几乎全写在脸上了,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心虚。

章澍和林青回到房间,双人葛优瘫。

“啊,冰激凌……”章澍想起塑料袋儿里可爱的抹茶哈根达斯,挣扎着从沙发上滚下来,拨开袋口抓出俩,递了一个给林青。

林青笑了笑,接过来撬开盖子,两个人并排坐在沙发上,安静地兜着冰激凌。

“咔哒。”沙发还没坐怎么热,门又被快乐的王怡然和陈冰打开了。

“干嘛。”章澍差点吓掉冰激凌,心中升起不太美妙的预感。

“好东西来和大家一起分享啊~”王怡然再次挥舞着她的塑料袋,“啊你们居然偷偷吃冰激凌!”

“不需要快走,冰激凌你想吃不会自己买吗?”

“谁跟你分享了,我来跟阿青分享的。”记恨着便利店阿澍的残酷,王怡然表示不屑,并从塑料袋里一脸甜蜜地掏出了两本小黄书。

两本。

“你还买两本!?”

“因为要和你们分享嘛,又不想和你们看一本,嘻嘻。”

章澍:那你不要分享啊并不想和你分享好吗大哥!

一旁的陈冰憋着笑,抓过王怡然手上的书递给章澍,“你瞧瞧。”

“什么玩意儿……”章澍一低头,“怎么两本都是人妻?你这么喜欢这种吗王怡然??”

“反正只要是小黄书都可以啦,因为人妻最便宜,你看还带光碟的哦!”

你这一副我多知道省钱多会买东西啊你快夸夸我的面孔是几个意思,槽点太多根本不想吐槽你了。

“你自己快活吧,我洗澡了。”章澍白眼一翻,把书塞回王怡然手里,起身之后顺便踹了林青一脚,权当帮凶的惩戒。

“诶你冰激凌没吃完呢。”林青捂着jio不忘正事。

“啊,”章澍小跑回来,拾起冰激凌盖上盖儿,搁到了外头的小阳台,“回来再吃。”

三人:北方真好。


章澍很快洗完,兜着湿漉漉的头发回到房间,从箱子里扯了条干毛巾一顿搓。搓完抬头,才发现闹事二人组不知道哪儿去了,书还在地上开散着。

“怎么了?”

“怡然说她生理性不适,先回去了。”

林青眼里完全是幸灾乐祸的光芒,就知道这家伙鬼得很。章澍叹了口气,接着盘坐在地上吹脑袋,吹着吹着忽然又放下吹风机,“啧,阿青你把那书拿走呗,在这儿瞧着我怪瘆的。”

“好,好。”林青撑着沙发爬起来,拾了书合上,收进章澍包里。

“诶诶,怎么还装我包里了?”

“嗯?那扔房东太太这儿?”

“我会对shiro桑抱歉一辈子。”

“可是我包里装不下呀。”林青的语气里有那么丝神秘,巴不得阿澍快点问她。

“你装了什么就装不下,没见买多少东西呀。”

“是喔,我装了什么东西呢,”林青慢慢地在她背包里摸索,捧出一个白色方纸盒,“这样,咱俩换换,书我背,这个你背,好不好?”

“……”

章澍一时说不出话,想骂她几句,瞧着小白盒上北一硝子的标识,又骂不出口。憋了老半天,终于还是别扭地伸出一只手。

林青轻轻地把盒子递过去,顺手接过吹风机,在章澍身后坐下,十分自然地揽了她的腰。

章澍全心在记挂了一个白天的锤纹杯上,一面打量摩挲着它,一面像只小猫一样缩在林青怀里,温热的风裹着脑袋,十分舒坦。
“哎……还是变成了两只杯子……”她眯着眼睛小声嘟囔。

“算我的。”

从前或现在,林青对章澍奇奇怪怪的固执一直没什么办法,但她慢慢晓得怎么逗这家伙开心了。


黑暗里,是阿澍均匀绵长的呼吸。

说起来,《情书》之于林青,大约还另有一层意义。

在明德度过的中学时代,只要比念书做卷子快乐一丁点儿的事都能被划入娱乐活动的范畴,国文课外读本就是这样一种存在。

开学一发书,她和章澍就开始比赛谁先看完所有读本,但她从没赢过就是了。

在两个人分道扬镳、不相往来的日子,林青依然保有这个习惯。

林青清晰地记得,读到这篇小说时的那种朦胧的开悟与颤栗。岩井俊二这个名字第一次、也算永久地印在了她的心里。

或许是因为,缠绵浮沉百转千回的青春时期的爱恋,是如此符合她的心境。

阿澍,你好吗,我很好。

这是当时站在小樽的雪丘之上,林青在心底盘桓无数遍、想喊却并未出口的一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听风糖
听风糖 在 2018/08/23 16:55 发表

好喜欢阿青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