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海滨小镇(下)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01:12
点击:442
章节字数:652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人所见的印斯茅斯房子都非常新而干净,像是最近才建成一样。而从之前在山上见过的景色看来,靠近海边的地方房子会建得比较密集。相反,靠近内陆的房子都分布得比较稀疏,一眼就能看出大多数印斯茅斯人对于居住方面的喜好。


「听说住在内陆的人会比较友善。」杰奎琳也不管自己的动作会不会很失礼,还是维持着一脸厌恶的表情持续捏着自己的鼻子,「不如我们就在靠近内陆的地方调查算了吧,去海边的话我觉得我会因为窒息而死。」


「别装死了。」雪柔无情的笑了一声,脸上带点幸灾乐祸的嘲笑,「十三年前,我们在非洲那边不是遇过一座山那么高、正在被无数蜘蛛啃食的尸山血海吗?那时候的血腥味浓郁得都快要实体化成血雾了,我也不见你窒息啊?还不是大口的喘着气跑走了嘛?」


「我靠,你怎么突然翻旧账!我那个时候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好吗?!再说虽然头几分钟尖叫着跑走了,但后来不是回来帮忙了嘛……」杰奎琳没有放开自己的鼻子,说出来的话都带有一点鼻音,听上去居然跟可怜的哭腔有点像,她的声音也变得像是在跟雪柔撒娇一样,「哎哟,我超讨厌海鲜的。早知道就不来当义工了……不,下次再有什么出海的研究我都不会再答应帮忙,这次幸好飞机误点了……」


换作平时的达妮卡,即使表现冷淡,大概也会皱着眉头上前帮忙,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好方法减轻对方的痛苦。可惜的是这一次的受害人是雪柔的前女友,她看见对方难受的样子后,居然跟雪柔一样有点儿幸灾乐祸,甚至还觉得对方活该,没有生出任何想要帮忙的意欲。


雪柔也没有再理会杰奎琳的哀嚎,只发出了一声嗤笑,就圈着达妮卡的手臂,在这安静的印斯茅斯街道上行走。


正午明明是一个出门的好时机,但在街道上行走的人居然不多,只有零零散散几个年轻人。达妮卡发现,他们的长相就跟杰奎琳在车上说的一样,都很奇特,颇有「特色」。「特色」不是指这些人的容貌肉眼可见的怪异,而是指他们给人的感觉有一种诡异的违和感。


那感觉大概就跟达妮卡初次见到雪柔的那种感觉一样,就是能清楚感觉到对方有某種地方有违和,但在真正察觉到為什麼會有这样詭異的感覺以前,都不能用言语说出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印斯茅斯人的容貌意外跟普通人没什么分别,但仔细观察起来,就会觉得这些人的外貌似是生物退化一般,流露出了某种动物的特征,但达妮卡却不能准确的说出那到底是什么生物。


年轻的印斯茅斯人脑袋上的头发都比一般人稀疏一点,他们的眼眶深深的凹了下去,里面的眼珠则是微微向外暴凸出来,营造了一种蜥蜴眼珠一样的感觉,像是永远不会合上眼皮一样。他们最初看上去无精打采的,但在看见三个外来女人在街道上行走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弓起背,警惕起来。


最令达妮卡觉得厌恶的是,这些稀少的印斯茅斯路人,都用奇异、隐隐带着不友善的目光看着她们三个,特别是她。甚至还有站在一起的两人在窃窃私语,并用那讨厌的眼神打量达妮卡的容貌,和身上全黑的长袖衣服。这些奇怪人诡异的目光、还有空气中浓重的海洋咸味令达妮卡原本已经平复下来的情绪又开始有点反复。


但当察觉到雪柔靠在她风衣上的重量后,她的心境马上就变了。连原本很浓郁的海水味都变成带着甜腻的糖感,整个人除了飘飘然,就只有一种像是喝醉了一样的迷幻感觉,瞬间彻底忽视了那些令人憎恶的打量目光。


「这小镇的旅游业应该很不发达。」没有女朋友的杰奎琳就没那么好运了,她的声音听上去还是有不少鼻音,似乎还在很不雅的捏着自己的鼻子,「一点都不热情好客,还是把我们当稀奇人士了?」


的确,印斯茅斯比较有名的除了发展蓬勃的渔业以外,就是这里的市民都很不喜外人、整个地方都非常排外的传言。达妮卡想起来了,在这一点上,这些印斯茅斯人似乎和同样不喜外人的维特女士有着相似之处,「……维特女士原本是印斯茅斯人吗?」


「你说呢?」靠在达妮卡身上的雪柔笑了笑,「维特女士的眼眶虽然没有像这边的居民那样深陷,但眼珠倒是很相似,都是暴凸得像要掉出来。」


「等等问一下不就知道了嘛,这又不是什么惊天大秘密。」看着达妮卡和雪柔若无其事的向着海边走去,杰奎琳终于豁出去,她完全放弃似的把捏着鼻子的手放了下来,还飛快深呼吸一口这里的「毒气」。虽然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但她说话的声音总算不再腻人,「反正我们现在不是要去找这位女士吗?」


「你在说什么,脑袋被海水的咸味冲昏了吗?我们来找的可是那个发信件的求救人士。」达妮卡不忘提醒杰奎琳她们最初的目的,「维特女士只是顺带而已。」


「知道了知道了。」杰奎琳摆摆手,又深呼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适应这里难闻的海洋味道,「哎,这里的海水味道闻习惯了,其实也不是那么难闻嘛,比起发臭肿胀的尸体要好多了。」


雪柔和达妮卡都对她投去冷淡的目光,杰奎琳只好耸了耸肩装作自己没有说过话。不过这也不能光责怪她,在这小镇里海洋的咸味也真的是浓得令人不适,要是雪柔不在这里,恐怕达妮卡也会因为这浓重的海水味道而变得烦躁起来。


三人先是在前往海边的路上抓了几个不太友善的路人。在简单说明状况以后,便单刀直入的问了他们有没有留意到这一个星期内海滩上有狼狈的落难人士,或是什么被冲上海岸的昏迷人士,雪柔甚至取出了莱特教授和穆勒助手的合影以辅助说明。古怪的是,虽然这些人都态度很差的说「没有」,但在达妮卡等人一提到「失踪」这个词汇,这些印斯茅斯居民的表情就会变得奇怪起来,语气和态度也会稍稍软化一点。


根据心理学博士雪柔的说法,这些人的眼神在游移,脸上的表情、语气都有点不太自然,似乎是在犹豫什么,又像是在隐瞒什么。


「嗯……」雪柔的表情也变得微妙起来,「他们居然会态度软化……我有一种不太好的猜测,不过这也真的是离奇。」


「你想到了什么?」


「这个嘛……为免你们两个先入为主,我还是先不说了。」


「……」达妮卡和杰奎琳都无言了一下,幸好两人都已经适应雪柔这种欠揍的习惯,所以也没有太过在意,只是继续跟着雪柔在印斯茅斯这个小镇里打探消息,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海边那一整排的住宅区。


来到海边以后,那浓重的鱼腥味与海水味道突然就变淡了,对气味敏感的达妮卡、还有不喜鱼腥味和海水味的杰奎琳都敏锐的立马察觉到这突兀的转变,并从而产生出了一种古怪而说不出口的违和感。硬要说的话,那种感觉就像是明明自己在吃的是鱼,但却吃出蛋糕的忌廉味道一样。


雪柔当然也发现了这样的转变,她沉思了一下,然后就自顾自的笑了,「我们就沿着海边走吧,这样杰奎琳也不用刻意去习惯海洋的味道。」


「我是当然没问题啦。」不用接触那可怕的海水味道,杰奎琳自然是赞成的,「不过这转变当中不会有什么古怪吧?」


「暂时还不知道。」雪柔摇了摇头,「也不好说。只不过如果我们不主动接触这些古怪的地方,可就永远都不会知道这当中的真相了哦。」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在雪柔的指挥下,她们便转而沿着海傍走了起来。


比起内陆那些稀疏的房子,海傍的人流肉眼可见的多了起来,不友善和打量的眼神也跟着变多了。除了年轻人以外,很偶尔也会见到一些年纪比较大的印斯茅斯人,不过对方的外表年龄大概都在35岁上下,也就是跟杰奎琳和雪柔差不多,真正上了年纪的反而完全不见踪影。


年纪较大的印斯茅斯人在外貌上跟年轻人就已经有很大的差别。他们有着年轻人所拥有的所有眼部特征,同时嘴唇大多都是肥厚的、极长的裂开至脸颊;身形则全都是胖胖的體型,但能看出并不是脂肪,似乎也不是肌肉,只是他们天生是这样的体型而已;他们身上的各个部位都有点粗,其中尤其是脖子。那些肥肉甚至在脖子上叠出了层叠的效果,看上去就像一层层建上去的肉塔,上面再搭上一颗有许多难看皱褶的蜥蜴脑袋。


这些特征除了会让人高估这些人的年龄以外,还让达妮卡生出了一种非常憎恶的情绪,让她生理上自动拒绝和这些诡异的印斯茅斯人对话。不过身为邪法师的杰奎琳和雪柔就没有这种烦恼,依然可以厚着面皮询问事件相关的事宜。


令她们意外的是,虽然这些海边的居民看上去更不友善,但跟内陆的居民一样,在提到「失踪」以后,他们的态度就会稍稍缓和下来。只是除了「没有」以外,他们也不会再透露更多的消息。即使雪柔尝试利用自己天生的亲和感施展催眠,这些不认识雪柔、警觉性又异常高的印斯茅斯人也不会上当。


雪柔也想过不如找一个非本地人询问,至少对方的心理防备没有本地人强,还可以利用「外来人」这个共通点来获得对方的信任,进而向对方施展催眠。不过这边没有任何大型连锁店,要在胡乱询问之中找到一个非本地人可以说是大海捞针。


「现在怎么办?」杰奎琳表情有点闷地戳着盘子里的鱼,这样抱怨道。


在比较繁华的沿海街道上乱转至黄昏以后,她们三人只好在小镇上的唯一一间餐馆兼酒馆里休息,幸好这里的建筑物似乎都是刚落成没多久,因此餐馆也没有脏乱得令人难以接受,只不过吃的是杰奎琳非常不喜欢的鱼而已。在没有选择之下,杰奎琳也没有像个大小姐一样抱怨,只是顶着印斯茅斯店员那令人厌恶的目光用手上的叉子戳鱼,像是没有什么食欲。


「你快把鱼戳烂了。」达妮卡皱眉看着杰奎琳的动作,和她盘子里那些被戳得散出奶白色鱼肉的死鱼,没来由感到了一阵不痛快的厌恶感,便出言提醒。


「我们还有向西的地方还没有走完,那边我记得应该是好几间鱼罐头工厂……再上一点也应该有处空地,上面有一间破烂的小教堂,」雪柔说这句话的时候虽然音量不大,但也没有刻意把声音压低,达妮卡马上就感觉到了店员投过来的眼光更加露骨地表达出不喜,「不过看这些人这么排外的态度来看,进去大概是不行的了,顶多在外面转转。」


「转完就回去吧,」达妮卡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这预感和印斯茅斯人的不友善、还有这边异常的海水味道混合在一起,成为了一阵诡异的恶寒,促使她催促雪柔赶快行动,好快点离开这个奇怪的小地方,「时间也不早了,回去还要问问小镜有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


听见小镜的名字,雪柔冷笑了一声,还没说什么,酒馆的门突然就被推开,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就集中在那边。


维特女士独自一人站在门前,她穿着短袖的衬衣,还有深色的长裙,跟雪柔身上的衣着非常相似。头上不太密集的淡黄头发盘成了一个很优雅的发髻,脸上戴着方框的眼镜,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严肃家庭教师的模样。


「戈德温小姐。」她一眼就看到了就坐在餐馆中央的达妮卡,脸上严肃的神情顿时蒙上了一阵阴霾。达妮卡留意到,在维特女士出现以后,这里的店员态度也变了,虽然在面对她们时还是原本的不友善,但对着维特女士时却变得恭敬起来。看来维特女士似乎是这里比较有权势的人,也间接证实了她们对于维特女士是印斯茅斯人的猜测。


没有浪费任何时间,在呼唤达妮卡的姓氏过后,维特女士就大步走了过来,站在达妮卡的座位旁边。达妮卡嗅到维特女士身上的海洋香水味道,跟这边的咸味如出一辙,但她身上的明显经过处理,味道比较正常而且稍香一点。


她居高临下的盯着桌上的三个女人,「你们不应该来这里。」


「……我们在彻查一宗考古离奇案件。」气氛沉静了一会儿,达妮卡原本以为雪柔会回答,但没想到对方只是微笑的看着她,她只好自己跟气场莫名强大的维特女士解释,「米斯卡塔尼克大学里跟我关系不错的莱特教授,在迈阿密这边前往考古的途中失踪了。」


「原来那边也有人在这里失踪了啊?」跟所有当地的印斯茅斯人一样,在听见「失踪」以后,维特女士的语气和僵硬的脸色也稍稍缓和下来,姿态也没有先前那么强硬了。


「也?」杰奎琳抓住了这个字词,反问道。


「你是?」维特女士马上警惕起来。


「她是杰奎琳·史丹福教授,洛杉矶加大的语言学教授,这一次是来帮助我们的。杰奎琳教授,这是亚西纳·维特女士,『娜塔莉珠宝』的董事长。」达妮卡说着自己也觉得她们这个三人队伍非常奇怪。主要原因是一个不足五人的队伍里,两个语言学家实在是没什么必要——不过两个邪法师倒是可以增加一点队伍里的安全感,「学校收到了一份求救信,而我们根据那封信,得知了莱特教授曾经在这边附近发送求救信息。」


「是这样啊。」维特女士的语气终于放松了不少,可能是因为她缓和下来的态度,达妮卡竟然觉得那些印斯茅斯店员投过来的目光也变温和了,不再是之前那样刺人,「抱歉,我们这边最近也有不少居民失踪,所以大家对外来者都特别敏感。」


「这边也有人失踪了?」


「是的,当中也包括了我的女儿安娜贝儿。」维特女士说着脸孔又开始变得阴郁而严肃,「这也是我会抛下公司的杂事过来这里一趟的原因,不然维特家的人在这里绝对不会有任何危险。即使有,我的母亲也不会放过那些伤害她孙女的人。」


从维特女士的话中听来,维特家在印斯茅斯这边似乎是一个很有地位的家族,所以维特女士才会这样肆无忌惮。


「所以我的猜测是对的,难怪在提及『失踪』的时候,那些镇民的态度会软化。」雪柔喃喃自语起来,她似乎已经有了什么打算,声音顿时就变了,柔得能捏出水来,「维特女士,居民们失踪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征兆?」


「有是有的,毕竟我也在积极调查。」维特女士皱眉看了看微笑的雪柔,似乎在犹豫要不要透露,但因为达妮卡和雪柔曾经帮助她找回了自己失散的亲生女儿,因此她还是倾向信任两人的,便不知不觉在雪柔的暗示下透露了部分信息,「跟你们说也无妨,但也只有两点。」


「是什么?」


「所有失踪的人在失踪前,都曾经见过一只奇怪的乌鸦。」维特女士如此说道,她的表情也染上了些许憎恶的表情,「而且每次在有人失踪的夜晚,进入印斯茅斯地区的那座小山上,都会有一个高大、身上全黑近乎隐形、长着黑色长发的外来女人在那边呆着,她的肩上就站着那可憎的乌鸦。这个女人会在山上唱歌,那奇特的高音明明声量不大,但居然能不靠任何其他工具响彻整个印斯茅斯。」


「不会吧?」由于这种描述太像了,杰奎琳很自然的就抬头看了一眼浑身黑色的达妮卡,但她这个猜测可是完全不可能,除非达妮卡懂得分身术,又能用更高超的演技骗过拥有心理学博士头衔的雪柔……这事情絕不可能發生,她也就没有继续想下去。幸好维特女士正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并未留意杰奎琳奇怪的话语与举动。


「那是塞壬的歌!」维特女士的脸扭曲了成了一团,她的语气也变的激动起来,「那该死的外来女人居然用她那难听到极点的陆地人嗓音,玷污我们海上子民也不敢唱的神圣大海之歌!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利用这该死的演唱拐走了我的女儿!」


「冷静一点,」雪柔脸上亲切的神色不变,她从自己的随身包包里取出了之前在问路人时用到的照片,「塞壬……你说的那个女人,是这个人吗?」


她指着照片里的穆勒小姐。助手拥有一副典型的欧洲人脸孔,体型很高,比旁边已经老迈的莱特教授要高半个头,浅蓝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充满了笑意;身后黑色的长发带点微微的波浪形状,看上去不太服帖,但又有一种西方人特有的韵味。


「……不知道,通常当我们拿着武器上到山顶的时候,那个女人和歌声就都已经消失。」维特女士如此说道,她恢复了冷静,并看了看雪柔手上的照片,「我用精密的望远镜看过一次。不过那个混账似乎察觉到我的视线,不知怎么的,在我找到她的瞬间就马上消失了。我们至今也只是仅仅知道她的存在和大致上的外貌特征,她的容貌、身份等等,都一概不知道。」


「我知道了。」雪柔没有收回手上的照片,转而指了指旁边灰白头发的年迈女人,「那么这个人呢?」


「抱歉,我也没有见过。」维特女士端详了照片好一会儿,「这就是你们要找的教授?」


「是的。看来我们有必要回刚才的山上调查看看了。」雪柔微笑着看了看还在戳鱼肉的杰奎琳,「杰奎琳,你吃完饭了吗?」


「我也不想吃了。」杰奎琳把手上的刀叉都扔下,「出发吧。」


四人付账走出餐馆。维特女士并没有跟着对方上山的意欲,她来这边的目的,只是询问她们三个来这边问东问西的原因,但没想到反而会因为认识对方而被雪柔下套——不过她也完全不知道自己被雪柔拐着问出了线索。


「那我们就……」她正想说分道扬镳,但接下来,一个奇怪而令她感到犹如电击般的诡异事情就在眼前发生了。


天空中先是传来了几声乌鸦的鸣叫,接着在所有行走在街上的印斯茅斯人的目光之下,原本在天空盘旋的乌鸦飞了下来,稳稳的站在达妮卡的肩上。


高大的女人、黑色的头发、黑色的衣服、还有站在肩上的乌鸦,现在的达妮卡,跟之前维特女士描述的那个唱着大海之歌的女人相似度极高。


达妮卡一方面为这只奇特的乌鸦居然还会飞回她身边而感到惊奇,但另一方面,她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从一进入印斯茅斯开始就受到当地人的关注。现在她感受到了,原先只是不友善的印斯茅斯人目光,在乌鸦降落在她身上以后,便转化为了露骨的敌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Pluvia
Pluvia 在 2020/03/14 18:38 发表

这乌鸦来的… 这场面也太尴尬了…突然天降一口大锅23333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