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海滨小镇(上)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01:11
点击:490
章节字数:51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房间内简单的收拾了一点东西,忍痛多付了几晚的房钱用来存放行李以后,达妮卡一行人就拿着小镜临时在旅馆里借打印机打印出来的地图出发了。因为不熟悉这里的道路,三人还在市内花了一点时间,才找到了正确的出城公路。


昨晚来到这里的时候太晚了,达妮卡根本就没有好好看清楚这个海滨城市的风景。现在是雪柔在当司机,她便趁这个时候留意了一下车外的状况。跟波士顿不同,明明都是沿海的城市,迈阿密的市内却有一种很清新的夏日气息,波士顿里很浓厚的复古气息在这里反而没那么浓烈。不过也可能因为是夏天,不适合穿着闷热的大裙子和西装出门,所以人们才选择一些只带有小量复古元素的清凉服装外出。


「那是什么?」


杰奎琳的声音冷不防在车内突然出现,瞬间就吸引了达妮卡的注意,就连正在驾驶的雪柔也忍不住用眼角瞄了瞄后视镜,然后看向杰奎琳指着的地方。


那是一辆旧式大巴车,旧式并不是指这辆车是很时髦的复古造型,而是指这辆车非常的旧。车上各种东西都是过气的旧零件,而且看上去还破破烂烂的,连在平坦的水泥公路上行走时都在摇晃。破旧的零件更是发出令人不安的声响,似乎下一分钟车辆就会在路上自然散架,成为一堆没有任何用处的废铁。


「迈阿密——印斯茅斯……」杰奎琳读出了贴在汽车侧面车窗上的纸张,「这辆车似乎就是那辆开往印斯茅斯的公共汽车,原来在这个时间会有班次吗?这车也太破烂了,而且车内似乎也没什么人在乘搭嘛。」


「嗯。」雪柔刚巧和这辆大巴一起停在红绿灯前,她便也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左边这辆奇怪的车辆,「右手边的座位上什么人也没有呢,生意这么惨淡的吗?」


「我看不见。」坐在右边副驾驶座上的达妮卡伸长了脖子,想要看一下杰奎琳和雪柔在讨论的东西,但她很快就察觉到了一阵古怪的不寻常——她似乎无法直视这辆奇怪的车子。只要她尝试仔细打量车的外型,就会感到一阵不知名的违和感,突然视线不能准确对焦在那辆大巴上,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然后下一秒意识恢复清醒的时候,她的视线就已经不再放在大巴车上,而是移到左边驾驶座的雪柔上了。


「你的反应就跟那些路过的人们差不多。」雪柔留意到了达妮卡奇怪的视线转移,便指了指道路上的其他行人,「看到了吗?他们的视线也是才刚接触这辆大巴,然后就不自觉的移开了。在法术中也有这一种针对个体的集体暗示,效果跟隐形很类似,不知道这辆老旧的大巴是不是也是这样呢?」


「恩格尔,」杰奎琳兴致勃勃的打量着这一辆破旧的车辆,跟达妮卡不同的是,雪柔和杰奎琳可能因为都是邪术师,两人似乎都不受暗示的影响,能清醒的直视大巴的位置与它行走的路线,「我也感觉到了这辆车上的违和感,是法术残留的气息。说起来,这跟你之前对银钥匙用过的群体暗示有异曲同工之处,不知道会不会是同一个法术?」


「这么说来,对方说不定是我的同行。」雪柔的眼神慢慢便变得深邃起来,笑容也增添了一阵诡异的感觉,「通知一下镜小姐,让她顺手调查一下迈阿密这边的路政局。」


民众不知道还情有可原,但因为经营一条长途的巴士路线需要牌照,迈阿密的市政府和路政局必定清楚知道这里有一班来往迈阿密与印斯茅斯的大巴。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可能没注意到这辆大巴不能被市民直视、而且生意异常惨淡的奇怪状况。在那边说不定能得到这个班次的详细情况,有助于她们了解这大巴为什么会跟邪术扯上关系。


因为目的地相同,三人很快就达成了跟着这辆可疑大巴的共识。于是雪柔便把车速下调,在跟大巴拉开一段不小的距离以后,再偷偷驾车跟在后面。随着离印斯茅斯越来越近,车外的风景也由原本城市的样貌,慢慢的过渡到了荒凉的景色,四周都是一些只剩下枯枝的树木,甚至荒凉到明明道路不是建在海边,达妮卡从副驾驶座的右边看出去却能清楚看见远处蔚蓝色的海洋,甚至还有地平线,这条道路是真的荒凉得什么都一览无遗。


由于能遮蔽的东西并不多,雪柔只能尽量把距离拉远,然后靠身上带着望远镜的杰奎琳来观察大巴在什么位置,是否有进入什么奇怪的小径或是偏僻路线,以保持她们依然是跟在大巴车后面的状态。


不过这种方法在2个小时后就受到了考验,大巴居然右转驶进了一片突然变得茂密的树林之中,其身影马上就被树林遮挡,令杰奎琳无法继续追踪。


「为什么那边会突然有一片树林?」杰奎琳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把头伸出窗外,持续用手上的望远镜看着那片突然出现的绿色。


「也许是那边的土壤比较适合树木生长?」达妮卡这样猜测。不过队伍里没有任何熟知地质或是树木的人,自然没有人能回答杰奎琳与达妮卡的疑问。不过不管怎样,身为司机的雪柔在了解状况以后,还是稍微提高车速,把她们所坐的车子开进了那片奇怪的树林中。


在车子一进入森林以后,达妮卡肩膀上的乌鸦突然就张开翅膀,飞了出去。达妮卡想抓也抓不住,只能目送乌鸦钻进树林之中消失不见,脸上马上就挂上了担忧的神情,「牠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可能是去找东西吃了。」雪柔并没有在意,还不如说她还恨不得这只该死的乌鸦赶快走人,省得对方一天到晚站在达妮卡肩上对她龇牙咧嘴,弄得她想逗逗对方都不行。


达妮卡看了看看似很专心在驾驶的雪柔,也就只是稍稍皱了眉头嘀咕了两句,就没有再干扰雪柔驾驶。森林之中的公路再也不是水泥地,而是一条只允许一辆汽车通过的泥地小径,所以雪柔不能像是在城市公路上驾驶那样轻松,至少也需要分一点专注力在驾驶车子上,才能让车子安全的顺利前进。


也幸好地面不像是真正的泥地那样软,不然她们的车子没有越野车或是吉普车那样好的性能,还没有办法顺利在这样的泥泞小径上行走。


「我说啊,这破铜烂铁到底是怎样行走在这种泥泞路上的。」后座的杰奎琳用手上的望远镜看着远处正在摇摇晃晃的大巴,不禁乍舌。在她看来,前面这辆又旧又残的大巴能行走而又不散架就已经是奇迹了,现在这辆破烂居然还能在偏软的泥泞地上安然行走,即是只是一条很简单的直线公路,这也实在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这森林小径是笔直的一条直线,路上有不同的分岔小路,不过幸好大巴一直都在原本的直线上行走,算是省却了三人追踪的功夫,也让负责驾驶的雪柔压力稍微减轻了一些。


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即使是在视野不好的树林,她们的私家车也需要小心翼翼跟前面的大巴维持好一段距离,不然在这种笔直的通道上很容易被对方发现。


「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你想不通的事情呢,杰奎琳。」雪柔的心情明显好了不少,笑容也真诚起来了,看上去很是温柔的样子。


「还有多远?」副驾驶座上的达妮卡问道,她再次看了看乌鸦飞走的方向,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就不再理会那只突然出现,又突然离去的乌鸦。


「从迈阿密到印斯茅斯只需要3个小时车程,也就是说我们也应该快到了。」


「据说印斯茅斯里面的居民都是一些长相奇怪的人呢。」杰奎琳又拿手上的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前面的大巴,不意外的又看到这辆古老大巴摇摇晃晃,似乎下一秒就要翻侧或是解体,「好像还是一群很不友好的人,不知道里面的市内风景怎么样呢。」


「不知道,不过请不要忘记,我们是去找失踪人士的。」达妮卡说话的语气非常冲,她一直都对杰奎琳这个突然出现的电灯泡感到非常不满,尤其是对方还顶着雪柔的前女友这样的身份。只要一有机会,她就会忍不住冲动的恶言相向。


达妮卡曾经一度怀疑这是雪柔对于之前卡特两次入队的报复,但这却被雪柔微笑着否认了。她也不好再提这事情,毕竟杰奎琳也曾经是神言教的一个邪术师,虽然还不知道实力有多强,不过跟卡特一樣,自保能力是一定有的。有多一个人在,也的确会令整个队伍更加有安全感。


「知道了知道了,恩格尔,你的小女友脾气还真是大。」杰奎琳撇了撇嘴,放下手上的望远镜,戴回那遮住她大半张脸的墨镜。


良久以后,车子才终于跟着前面的大巴驶出了森林,森林里那种光线昏暗的黄昏感觉消失了,变成了下午充足而非常猛烈的太阳光线。车子驶上了另一条沿海小路,左边树木茂盛的森林也渐渐重新变得荒芜起来,只剩下一些营养不良的枯枝,而右边则是变成了一大片白色的沙滩。幼白的沙子反射着下午的阳光,看起来像是宝石在发光一样,别有一种神圣的味道。


达妮卡在这边开始嗅到了些微海水咸味,还有伴随着某一些令她没来由厌恶——或者说是惧怕的奇怪鱼腥味。随着车子越来越接近镇子,除了腥味以外,达妮卡还感觉到了一阵难以说明的违和感,看着那白花花、在大太阳蒸腾底下有一点扭曲的白色沙滩,她居然生出了一种浑身不自在、不自然的厌恶感,仿佛沙滩中有什么令人难以忍受的厌恶之物,就要冲破地面而出一样。


她连忙转过头不再看着这个奇怪的沙滩,但依然飘荡在空气中淡淡的海水味却带出了另一种不同感觉的违和感,令她敏感的神经变得烦躁起来。这种违和感跟半年前在废墟之城里的感觉类似,但这一次并不是粘液的粘稠感,而是另一种奇怪的窒息感,加上实际上能嗅到的海水咸味和腥味,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吸入了海水一样,鼻腔里充斥着那些不快的味道,令人不由自主的咳嗽,想要把吸进肺部的奇怪气味咳出来,便进而产生了那种诡异的窒息感。


「真腥。」杰奎琳也不自觉的吐出了舌头,做出了一个恶心的表情,「呕,我觉得在这里待上一阵子以后,回去都可以不用吃海鲜了。」


「你原本就不喜欢吃海鲜啊。」雪柔以轻松的口吻说道,她倒是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适,但也不像是喜欢这种味道的样子,反而是神情之中带着一点不屑,似乎压根儿就没有把这些腥味放在眼里。


不过可能是察觉到了达妮卡的不适,她的声音放柔了,温柔的话语稍稍缓解了达妮卡开始变得烦躁的情绪,「反正我们也只是来这边调查一下而已,不论有没有找到线索,今天晚上都会离开。到时候真的找不到线索的话,再出海一趟就是了。」


达妮卡盯着雪柔的侧脸看了一会儿,心情便平复下来了,雪柔也继续专心跟踪前面不远处的大巴。比较幸运的就是,这边的地面终于恢复成了原本的水泥路,比起森林里那湿润的泥土地要硬上不少。道路也变得宽阔,雪柔终于不用再小心翼翼的驾驶,而是能稍微放轻松一段时间了。


过了这条令人窒息的沿海公路以后,三人终于算是正式踏入了印斯茅斯这个小镇的范围内。不过还未到达真正多人烟的地方,要到达比较多人聚居的港口、也就是前面那辆大巴的终点站的话,她们还需要穿过一座青绿色的小山才行。


「我们就在这里停下吧。」在车子驶到山顶上以后,雪柔突然让车子偏离原本的水泥公路,在旁边不远处的灌木丛中停了下来,「地图上说这里之后应该只会有一条公路,不用大巴带路我们都可以自己走,反而是车子就这样驶进去太显眼了,把它停在这边吧。」


达妮卡同意了雪柔的建议,杰奎琳一听到要运动,似乎有点不情愿,但在二对一的情况下,她最后还是嘟着嘴不情不愿的撑起了伞,小心翼翼的跟在雪柔与达妮卡后面。


小山并不高,而且山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更是没有任何遮挡视线的草木,山下小小的印斯茅斯便一览无遗,能在高处看清楚这海滨小镇的真实面貌。


这地方小到根本不应该叫镇子,叫村子反而还比较适合。根据网上的说法,这里原本其实也并不叫印斯茅斯,情况就和达妮卡的家乡郭威治类似。在末日以后,这个近南美洲的沿海地区在混乱的期间被人删改了地名,才会变成现在的印斯茅斯。


明明是在小山丘上,这里的海水味道却依然非常浓郁,甚至比之前在山下靠近沙滩和大海的时候要更加浓郁,原本就已经令人窒息的鱼腥味更是加重了,浓得有点不自然,甚至还有腐败的气味,像是一大堆死鱼堆叠在一起几个月的味道。正在道路上行走的达妮卡不禁皱起了眉头,多观察了这里的山丘几眼,神色也变得更加烦躁了,似乎是很不喜这里的氛围。


「怎么了吗?」雪柔的嗓音突然出现,她抱住了达妮卡的手臂,声音中带点刻意的甜腻温柔,「你一直在东张西望。」


「……没有。」达妮卡突然就回过神来,雪柔的声音和亲密的触碰缓解了她的烦躁。达妮卡是清醒过来了,但也变得有点茫然,似乎不太理解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情绪高涨,从而变得异常烦躁。


但这也不是她应该在这个时候关注的问题,达妮卡连忙甩了甩头,「我们走吧。」


小山丘很矮,比起达妮卡在郭威治的宅邸更矮,三人用不了15分钟,就已经来到了小山丘的山脚下,算是正式进入了印斯茅斯多人聚居的范围内。


达妮卡原以为这里的房子都会像是大巴那样,非常旧而且破破烂烂的,不过在实际看过以后,这边的房屋倒是意外的新,而且还有不少挺先进的科技,似乎是一个有一点小钱的小镇,而不像是原本想象中的落后破落小村子。


「街上都没人嘛。」来到街道上以后,那海水的味道变得更加浓重了,完全盖过了其他的任何味道,当中也包括令人不快的鱼腥味,更让人产生了自己正处于海中央、甚至是海底的奇怪错觉。杰奎琳已经是完全受不了的皱起眉头,并一脸厌弃的捏起了自己的鼻子,「哎哟,我可怜的鼻子。」


「我们还未算真正走到人流最多的地方。」雪柔轻轻的笑了两声,松开了原本抱着达妮卡的其中一只手,指了指自己在意的地方,「不过在这边倒是已经有收获了,你们看。」


达妮卡顺着雪柔指着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一辆一看就知道非常昂贵的私家车,是那种款式时髦复古的车种,而且还是有品牌的,一辆要好几十万元的名牌。这么昂贵的东西明显跟这里的房子和浓重的海水味道格格不入。达妮卡在端详一会儿以后,觉得这辆名车非常眼熟,似乎是她之前曾经看过的、又或是接触过的车子。


她和杰奎琳在雪柔的招手下,走近了这辆名车,在更加仔细的观察了以后,达妮卡便马上认出这辆车的主人了,「……这不是维特女士的车吗?」


「你居然认得。」雪柔微笑着摸了摸这辆黑色车子的车身,因为停在这种暴露在大太阳底下的位置,车子的外壳非常热,摸不出它到底是停在这里好一段时间了,还是最近几个小时才停下来的。


「维特女士?」杰奎琳发出了疑问。


「是的,就是那个『娜塔莉珠宝』的董事长,亚西纳·维特女士。」雪柔转而敲了敲车的外壳,「我好像大概知道她出现在这里的理由了,不过果然还是想要跟她见上一面,慢慢的好好谈一谈确认一下呢。」


预祝大家元旦快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