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收场

作者:十有98
更新时间:2019-12-27 22:22
点击:127
章节字数:50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攻占杜伊勒里宫的“法国革命最后一战”打响了。面对从地道中鱼贯而出的革命军许多守卫慌乱了阵脚。

骑士团长张惶跑到发生交战的大厅发现自己的手下正在溃败,暴民的人数却越来越多。

“埃莉诺你去保护国王!”然而,诶莉诺只是呆站在护卫的后排,面色无神嘴角微微抽动似笑非笑。

“埃莉诺你什么毛病!埃莉诺!该死……”

革命军已经近在咫尺,团长见状不妙,从口袋掏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三色旗。

“国王就在二层,跟我走!我带你们去!”

革命军对团长猝不及防的跳反惊讶不已但守卫们马上就明白过来了,瑞士卫队中有人朝团长开了一枪但没有打到,等他装完弹后团长已经举着三色旗跑到楼上了。

埃莉诺始终没有拔剑,只是跟着队伍后撤。终于她看到了那个曾经朝思暮想现今却是厌恶无比的身影走愈发接近自己。

咬住牙,双手紧握的剑柄从鞘中快速划出,电光石火间一条喷涌的血迹在空中留下了转瞬即逝的优美红色弧线。

身旁的革命军倒下后,艾琳娜停住了脚步。

“我来对付她!你们去抓国王!”

其他人没有多想纷纷冲向楼梯,毕竟他们也不愿与方才那个动作快到看不清的敌人交战。———除了被派来监视艾琳娜的瓦尔多和他的同伴外。

艾琳娜哽咽了一下,但没有回避埃莉诺炙热的视线。

“所以,这就是你的信念吗?背叛你奉献前半生的王室,转而在革命军里找到你的新主人,谈何荣誉之有!就连那天夜里你偷偷在十字架下宣誓要保护我也是骗人的吗!” 

“那天被你发现了吗.....?”艾琳娜苦笑道。

“回答我!”埃莉诺大吼,遭到背叛的酸楚感在眼中打转使泪水夺眶而出。

“我也不想伤害你啊,但共和是大势所趋。”

“呵,你学的倒是快。”革命军中有人讥讽到。

“埃莉诺,放下武器吧。路易国王的统治马上要接近终点了,现在还来的及。”艾琳娜伸出手,渴望埃莉诺能握住的自己就像她们互为情感依靠的十几年来一样。

可终究迎来的只是一记劈砍。

“不知廉耻!”

就在艾琳娜回避开的同时,埃莉诺将冲上前的两个人斩杀只花了3秒不到。仅剩下的瓦尔多掂量自己的实力后弯腰对艾琳娜做出了“您先请”的手势。

艾琳娜也拔出自己一直以来使用的佩剑。此前罗伯斯庇尔为了显示诚意特地将武器归还给了她。


“既然如此,我也得认真回应才行。”

“至少,让我亲手来了结你。”


两人摆出了法式击剑中的准备架势。怀揣着一些相同和另一些不同的心情。调整着呼吸,相互凝视对方的眼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突然,屋外炮声大作那是革命军对花园进攻开始的标志,也是室内这场战斗开始的信号。

不像艾琳娜执行任务前的那次训练,这次埃莉诺的攻击来得异常生猛并且是以她从未见过的速度。

旁边的瓦尔多看得目瞪口呆,根本追不上二人的速度。

就像刚才说的,我也得认真回应。艾琳娜如此想着,侧身躲过刺击后她知道对方一定会中途变招,此时弯腰回避是来不及的。

所以艾琳娜挥剑迎了上去。两把剑在空中碰撞出火花发出打铁般的声音。

当剑刃紧紧抵在一起时是没有犹豫时间的。两人同时转身,顺着身体的旋转又反手挥击。两把剑再次相合在一起。但这次艾琳娜似乎抽出剑的速度更快一些。于是她便迅速向上挑去,埃莉诺只能撤步躲闪。还好及时只有侧绑起来的马尾辫被划掉一小段。

艾琳娜还在庆幸之前截击武器的战斗中没有受到过于严重的伤来影响她的战斗时对方已经做出了回击。

艾琳娜胸前佩戴的三色纸花被削掉了一半。

“做的好。”艾琳娜小声嘟囔道,脑中开始仔细回想平时在训练中所有战胜埃莉诺的情形。

然而她却找不到一次符合这次战斗的情况,她好想去抚摸泪流不止行动却坚定不已的埃莉诺。不知不觉间,自己的眼泪也顺着眼角滑了下来。

为什么会爆发革命,为什么要把她身边仅存的美好也夺去。她果然还是不明白。

“看清现实吧,就算你把我们两个人全杀死。也马上会被其他革命军包围的,即使逃了出去法兰西也不会有你的容身之所的。所以……所以你就拼劲全力捍卫自己的信念与荣耀吧!”

埃莉诺没有作答。而是快步冲刺上来,对艾琳娜又施展了一套组合技。她不明白,为什么这最关键的一次,自己的心意就无法顺着刀剑的交错传达给对方呢。

刀光剑影再次舞动了起来,艾琳娜踢中对方的小腿后一转颓势。在攻击次数上占据了上风。此前两人的训练中她从未用过如此的招式。但即使这样两人还是都无法造成什么有效的攻击。

瓦尔多紧紧握住一把捡来的火枪,二人迅速地转身与移步让他无法瞄准。

“艾琳娜你是个笨蛋!”

尽管艾琳娜对突然冒出的这句话十分诧异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向埃莉诺前额刺去。当然对方也迅速格挡住并回击了过来。

“我听说袭击武器交接的骑士团队伍里没有发现女性尸体时我就知道你还活着!”这次的斜劈迫使艾琳娜撤开躲闪后,埃莉诺抹了抹眼泪以防噙满它们的眼框模糊得影响战斗。

“我明明只希望你平安就好!我自己怎样都无所谓…可你却自己又恬不知耻的回到了这风暴的中心!”

“我说过了吧,共和是大势所趋。我们得努力证明自己在新国家的价值才行。别再执迷不悟了好吗?”

“你混蛋!”

就像事先演练好的艾琳娜的动作跟上了话语的气势,她抓住了埃莉诺回摆的空当。将对方手臂处的制服连续划出一条大开口。其中不乏造成了几处伤口。但很浅,只是皮外伤。就在她想乘胜追击的同时腹部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原来是对方也踢了她一脚,只不过命中了更脆弱的肚子。

“看来你已经无药可救了,但感谢上帝给了让我来亲自使你解脱出来的机会。”

方才被痛击的艾琳娜很快重整架势,消磨掉对方的攻击的锐度并组织还击。

大约半分钟后她却发现自己落了下风。

不是体力的原因——即使让她再打一个小时体力也跟得上——而是她的剑。之前的战斗中她的佩剑被铅弹击中开了一个弹孔。如今伤痕处已经在吱吱作响了。

换作平时埃莉诺一定会问她自己出什么问题了。虽然现在对方应该也已经发觉到但只是不能再开口问罢了。

快速的战斗让她无法向身边这个革命军求援。她意识到,必须要速战速决才行了。

集中全身的意识。将所有的经验、思念还有愧疚汇聚到一起,下一招便要决胜负了。

招架的这次攻击很顺利,佯攻也把埃莉诺逼到死角。然后接下来的一下她一定会选择用剑背格挡,最后只需———

“什么!?”

没等最后一步的触发,这次钢铁之间的撞击使得艾琳娜的佩剑沿着弹孔处断裂了开来。飞出去的前半段刀刃映照出了艾琳娜绝望的表情。

躲避不及的她被劈中左肩膀,鲜血四溅。

“唔。”

她还是第一次受到这么严重的伤。但更要紧的是埃莉诺似乎没有停下攻击的趋势。自己的断剑根本无法招架对方娴熟的剑法。

余光一扫,瓦尔多已经慌张的抬起枪。但依旧无法准确的捕获目标。

难道就这么结束了吗,难道我就真的什么也没为她做成吗……

我要最后再赌一把。

勉强挡住两轮攻击后,在这次看起来最致命的下劈时。艾琳娜刻意张开双臂跪倒在地将脑袋迎了上去。

慢慢睁开眼后,她发现自己还活着。

埃莉诺的剑停在了已经能碰到她头发的地方。

如果埃莉诺会放过背叛己方刺杀国王未遂的阿尔克尔。那让她对自己深爱之人痛下杀手即使再怎么虚张声势也是做不到的。

这一次埃莉诺真的哭出了声响。

但艾琳娜不能放过这次机会,她拼尽最后的力气,拿断剑朝埃莉诺的右臂砍去。

“啊!———”

埃莉诺随着疼痛跪倒在地,血液飞溅到了两个人的脸上。紧握的佩剑也掉落下来,被艾琳娜夺去了。

现在,二人的姿势反转了过来。



“太棒了!”瓦尔多高呼“快了结她吧艾琳娜。”他一面这么说着一面瞄准了背对着自己的艾琳娜,罗伯斯庇尔所交付的任务他没有忘记。其实他内心还是很欣赏这两个人的,至少他可以给艾琳娜一个痛快的死法让她不至于被革命军的极端人士施暴致死。

埃莉诺目睹着这一切,但心如死灰的她已经不想开口了。如果就这么和艾琳娜一起上路,也好。只是希望在往生世界遇到的艾琳娜还是曾经那个无时不刻在关心自己、依靠自己、信任自己的艾琳娜。

算了,已经不所谓了。

“埃莉诺……在最后我想问你……”

“爱过!无论是怎么样的你,哪怕是现在正要处决我的你都爱着!所以动手吧…呜呜呜…求你了…”

“你还在等什么艾琳娜!”瓦尔多催促道,他之前以为这些王室的护卫都是没有感情的走狗,如果再让她们说下去自己可能会心软。

“唔……”就算闭上眼睛艾琳娜的眼泪还是不止流出“我明白了,那你可不要怪我……”


瞬间,血液横飞。埃莉诺和瓦尔多同时流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艾琳娜手中的剑穿过自己的外套,反拿着捅入瓦尔多的身体。他手中的枪打到了天上。捂住伤口的他缓缓倒地。

“我果然不该对你们有一丝同情,你真的以为剩下的人会放过你吗……”

“我已经避开了致命伤,如果你胆敢再出声,我一定给你胸口来一剑。”


艾琳娜转回身,跪下来轻轻抚摸着感情刚刚经历大起大落甚至已经做好以死正道的埃莉诺。整理了思绪,徐徐开口道:

“我啊,不管是身为骑士的荣耀与忠诚,能造福百姓的共和政体,国家曾经的辉煌也好,未来的希望也罢。我全都不在乎,我想要的只有能和你平安的在一起就好。”

艾琳娜拥紧了对方,任凭刚缓过神的埃莉诺不断锤打自己的后背“让你误会了……对不起……对不起…呜……”

“笨蛋!笨蛋!我当然想和你一起活下去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和我啊!”

“你这么倔怎么会听我解释呢,况且刚才的情况下我说了后会被革命军抓走送上断头台的。你想看到我被处刑吗?”

“笨蛋…你都没说又怎么会知道……”

艾琳娜把剑慢慢送到埃莉诺手中“如果你还是想维护身为骑士的荣耀。就把我杀了后战斗到最后吧。”

艾琳娜抬起头两人的泪水、汗水、血水交融在了一起,已经分辨不清是谁的了。“如果你想活下去,我们就一起从地道逃出去吧。没有你的世界,我也无法生存。”

“你知道答案的。”

艾琳娜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抱歉了,我真的想不出其他能把你救出去的办法了。”

又是一阵炮声响起,花园已经失守。虽然宫殿二层的战斗还没有结束但院外的革命军已经发起了最后的冲锋。

一声声越来越近的口号和呼喊提醒她们必须要动身离开了。

艾琳娜拉起对方的受伤的手臂,按照古老的骑士礼仪在掌背上迅速亲了一口。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那之后,艾琳娜和埃莉诺两人顺利从密道逃脱。在巴黎郊外的小村庄里简单处理伤口后便开始了逃亡,既要躲避革命军的追捕又要避开保王势力和外国干涉军,几个月后她们终于在土轮找到了一艘驶离法兰西的船。

在船上,艾琳娜发誓她抓住的这只手将来再也不会松开。


杜伊勒里宫的战役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革命军最终将三色旗插在了建筑顶层。

阿尔克尔在那天选择了与革命军一起战斗。身中数枪生死未卜。

立场左右游走的骑士团长当天晚上便被送上了断头台。

瓦尔多活了下来,没有揭发两人的秘密。新政府为他在老家安排了一件差事。终生未再参加任何战斗。

杜伊勒里宫的所有守备部队全军覆没。雇佣军团长被乱刀砍死,那些选择留下来的艾琳娜她们曾经的同伴们坚守着自己的信念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法国军队在瓦尔密地区取得大捷,奥地利与普鲁士联军被赶回了老家。

曾经被称为路易十六的国王在内政部的皮埃尔帮助下避难到国民议会。

1793年,路易十六被罗伯斯庇尔等人送上了断头台。

9个月后,王后被罗伯斯庇尔送上断头台。

1年后,罗伯斯庇尔自己也上了断头台。







美利坚合众国,这个在法国帮助下建立的世界上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已经步入正轨。

从迈纽约到杰克逊维尔一座座繁华的港口宛如大西洋彼岸星星点点的灯塔欢迎着全世界落魄与无家可归的人。

来到新大陆的二人便在波士顿城外的一个小村庄里安了家。这也是多亏了埃莉诺那把沾满了血迹的佩剑———也许由于是王室护卫配发所以做工精细的缘故,竟然可以在当铺换成好几亩耕地。

从此,她们便深出简居不再过问世事。

虽然适应农活儿花了几年的时间并且相互在对方身上留下的伤口会一定程度上拖累着她们,但她们还是很庆幸两个人最后都活了下来。

每当被邻居们问起法国革命的情形时,她们只是简单的搪塞过去,试图将革命的惨状和同伴们的脸从脑海中抹去。

法国大革命已经永久的改变了欧洲乃至全世界的面貌,也有太多的人因此而流血牺牲了。

有时候,艾琳娜会回想起那个胖胖的革命军领袖,他的话一次又一次回荡在艾琳娜的耳边。

并非是他让艾琳娜带着愧疚活在世上,而是那段关于宽容的论述。

也许真的有那么一天,所有的枷锁将会被打破所有区分你我的界限将会消失。他所描绘的一个能宽容所有人的法兰西能使因此而丧生的人们获得新生,也能抚慰法国世世代代疾苦哀嚎的灵魂。

而无法看到、也没用资格活到那一天的她们,至少也在这乱世里守护住了彼此。




------------------------------------------------------------------------------------------------------

之前朋友说想看法国革命背景的百合 所以这个小说有点算心血来潮写出来的

这也是我第一次写原创剧情的小说 后来想了想其实内容还是可以扩充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 还是十分感谢您能读到结尾ww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