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命运

作者:十有98
更新时间:2019-12-27 20:29
点击:60
章节字数:26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只要知道了位于圣但尼大教堂的密道入口,那么革命军潜入杜伊勒里宫就像回到自家后院一样轻松了。

罗伯斯庇尔组织了一支先头部队,由艾琳娜领路涌入地道。在最后一个人迈入黑暗前,罗伯斯庇尔拉住了他。

“瓦尔多,等你们到达杜伊勒里宫后一定不可避免冲突的,你明白吧。”

“是的,我能想到。”

“我需要你一会儿趁乱把她处理掉,绝对不能让人民知道我们曾与这些走狗合作过。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全听你的,先生。”



同一时刻,杜伊勒里宫。

建筑外的花园早已被起义大军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得水泄不通。

站在宫殿内的阳台上甚至看不到人群的尽头,似乎整个巴黎的人都聚集到了一起。他们就像一只一只的蚂蚁一般,却是足够啃死大象数量的蚂蚁。

法国国王路易·卡佩在内政部首席事务官皮埃尔的陪同下走出宫殿顶着花园外无数谩骂的声音,视察着保卫王宫的国民自卫队。

突然,炮兵指挥对他大声喊道:“别以为我们会为了你向自己的兄弟姐妹开枪。”

“你说什么?”

不等国王诧异,这句话一时间就如同投到水面的石子,激起来无数涟漪反应。

国民自卫军的步兵纷纷离开了自己的岗位,跑向围栏外与自己的兄弟们汇合。人群中的欢呼声也此起彼伏。

而剩下的炮兵则开始调转炮口,朝向宫殿一侧...

“陛下,回到屋内!快!”





“陛下,我再一次建议您到国民议会中去避难。”

“可昨天国民自卫军的指挥官芒达先生向我保证过......”

“芒达已经死了,今早革命军把他杀害了。”

“......”

还留在杜伊勒里宫内的所有人都聚到了过来。从王后到少量没有叛变或逃跑的亲信。还有他们仅剩下的护卫——少量的瑞士雇佣军和骑士团。并且无一例外,所有人都面带恐慌。

不安笼罩在房间里,站在国王身旁的埃莉诺也是一样。

“亲爱的路易,你不能去国民议会。”王后走上前来,挽住国王的衣袖,含着眼泪说“我已经给我侄子弗朗茨写信,奥地利军队一定会开进法国的,只要等他们打入巴黎我们就得救了。”

“您觉得我们要拿什么抵挡革命军?巴黎的百姓、马赛的军队、亚眠的农民,所有人正在赶来这里!所有的人!仔细看看屋外吧王后殿下!”皮诶儿先生大吼到,顺势猛地拉开窗帘,一直缩在房间的王后第一次观察到了外界的情况。而方才起义的士兵已经瞄准了在窗口的她。


“没事的阿尔克尔,别紧张,我们还都和你在一起。”埃莉诺发觉身边的阿尔克尔寒颤不停,作为前辈又怕引来注意的她小声投来关心,但阿尔克尔只是敷衍地点头。


“您的军队倒戈了,拉法耶特也救不了您了!所以您告诉我您想怎么自卫,就靠这些早就被时代淘汰的骑士和瑞士龙虾兵?”

“龙虾兵....”显然瑞士卫队的指挥官对这个称呼很不满。


“陛下,万万不可!”一个声音由远及近毫无征兆地传来。杜伊勒里宫内突然出现了一大批手持刀剑的陌生人。来者行进速度之快根本不给守卫们任何反应时间。领头者走到国王面前脱帽向国王行礼。

“陛下勿惊,我们是来自德意志的雇佣兵。受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朗茨陛下之托前来保证您的安全。”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皮埃尔先生十分惊诧。

“是我告诉他们从巴黎圣母院的密道入口走来的。”此前一直沉默的骑士团长说道。

“陛下,现在奥地利与普鲁士的数十万联军已经进入法国境内直逼巴黎。如果您现在将自己的命运交付国民议会那么便会功亏一篑,而我手上也有不伦瑞克公爵警告巴黎暴民不要轻举妄动的信件。所以,我们的恳请您坚持到法国军队溃败...”


“阿尔克尔,你的手在抖什么?”团长也看出了异样。

但阿尔克尔依然不作声。突然,他踹在口袋里的左手快速掏出一把火枪。瞄向了国王。

“昏君叛国贼,去死吧!”

砰———子弹打到了房顶上。这是因为反应迅速的埃莉诺及时抬开了他的手。

阿尔克尔见状又用右手拔出自己的佩剑。但没等挥出就又埃莉诺肘击自己后夺走了。

阿尔克尔很快被冲上来的人控制住了。

“身为国王的护卫你竟然做出了如此无耻的举动,真是太令人失望了。”团长看了一眼惊魂未定的国王和王后继续说道“埃莉诺你做的很好,我想是时候让你接替马克西姆的位置了,现在随便找个房间把这个叛徒处决吧。你可别让我失望。”


即使埃莉诺早就准备好面对一切可能的危险为了自己的忠诚献身,但让她处决同伴的指令却还是第一次收到,而她更不知道的是:团长早就在自己的口袋里准备了两面旗帜———一面象征波旁王朝权威的白底鸢尾花旗,一面象征着革命的三色旗。

押着阿尔克尔在宫殿内行走的她,各种矛盾感情浮现在心头,对命令产生的犹豫让本是羁押者的她却寸步难行。不安和无奈,难过与踌躇慢慢在胸口发酵,一切复杂的感情最终沉淀了起来化成了对艾琳娜思念。

“阿尔克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阿尔克尔先是苦笑了下,随后表情又趋于平和“你又为什么要阻止我呢,前辈。我这么做是因为只有杀掉他才能避免法兰西更多的流血,只有杀掉他我们才能被人民宽恕因此得救,也只有这样你才能再次见到艾琳娜。”

“这关她什么事!”

“呵呵,当然关她事了。你们两个的关系,除了你们自己没有意识到,真的以为其他人看不出来吗?”

“我和她的关系是普通……”

说道这里,埃莉诺没法继续讲下去了。依她认为,在后辈面前羞红脸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并非是恍然大悟,只是以前她的内心一直在逃避感情罢了。

“6年前的那个晚上也是,当我们在传阅让-雅克·卢梭的禁书时,只有你们俩蒙在被子里不知道偷偷在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啧,这种细节你竟然还记得。”埃莉诺打开一间偏僻房间的门假装不在乎地说。

“这房间的壁炉后面有一条通往圣但尼大教堂的密道。你就从这里逃走然后找个乡下躲起来吧。”

让她杀死朝夕相处的同伴,埃莉诺做不到。

“谢谢,我就知道前辈你不会动手的。祝你能和艾琳娜重逢”

“也祝你好运————”

忽然,壁炉后传来大量脚步声和嘈杂的人声。

“阿尔克尔,退后。”

“不,前辈这是革命军要来了!”

随着一声巨响,壁炉被由内部向外炸开,大量的灰土飞扬瞬间填满了房间。埃莉诺顾不得拉住阿尔克尔退后到走廊里。其他的护卫也被响声吸引了过来。

待烟尘散去后,墙上多出了一个清晰可见的洞口。瑞士卫队和雇佣兵都开始组织队形。

宫殿内的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洞口。


“前进!祖国的孩子们,光荣的时刻已经来临!”

革命军从地道里发出排山倒海的喊声又像通过沙漏缝隙处后的碎沙一样冲入了杜伊勒里宫。

诶莉诺做好了战斗准备,但在革命军队伍的最前方却看到了身着骑士团制服的那个熟悉身影。所有的回忆都浮现在脑海,面部的肌肉抽搐了起来。面对命运给她开的玩笑,她脸上的表情先是由最初重逢的些许欣喜变成了失望进而转化成了感受背叛的愤怒,最后只剩下的对宿命的讥讽的哀伤全部都汇聚成了一句声嘶力竭的叫喊。

“艾!琳!娜!—————”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