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回目89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16 13:47
点击:192
章节字数:20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洒扫宫女闻言丢下手里的笤帚,不顾宫里的规矩,一路跑着去了杞梁殿,甫一进门,萧含光与姬承影刚好进完早膳。


“主子,不好了主子!”那宫女大喘着气,急着言道。


萧含光豁然起身,盯着那宫女严厉问道:“发生了何事,暖竹呢?”


“暖竹姐姐在照看冷菊姐姐。”那宫女咽了咽唾沫,气息不稳。


冷菊定是受了不轻的伤,暖竹才派人来报的,萧含光拉起姬承影,便朝合卺殿赶去。


进了冷菊与暖竹的卧房,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萧含光皱起眉头,问着一旁端了血水出来的宫女:“是否去请了御医来?”


“回主子话,已让人去请章御医过来了。”那宫女福了福身,接着道:“暖竹姐姐用了止血粉,可冷菊姐姐流血太多,总有疏漏,只得等御医过来。”


“嗯,你们先下去吧,告诉下面的人,此事不得声张,若本宫在别处听闻一言半语,赐一丈红。”萧含光死死盯着帷帐内的动静,生怕出了差错。


她知晓冷菊的性子,指定是撑不住了才会暴露人前,暖竹握着冷菊的手呜咽着喊着冷菊的名字,她眼眶蓦地有些发酸,再次执起姬承影的手:“我们先到主殿去,待御医来了,再过来吧。”


姬承影点点头,她与冷菊虽不是从小的情谊,却也知冷菊的衷心,当下亦是心疼萧含光,她知晓萧含光现下心中所想,定是酸涩极了。


章御医匆忙赶来,见萧含光与姬承影俱在侧殿,当下明白了此事的重要性,先进去一言不发的为冷菊上药止血。


过程中暖竹一直在旁看着,生怕章御医一个不当心便弄疼了冷菊,虽说她已昏迷过去,眉头却未展开,依旧死死拧在一块儿,看得暖竹心疼不已。


不到一刻,章御医便为冷菊缠好纱布,定好腰骨,从帷帐内走出,手上尽沾了血色:“微臣请二位娘娘安。”


萧含光赶忙将他虚扶一把:“快起来,章御医,冷菊的状况如何了?”


“断了两根肋骨,想必是受了极大冲击所致,左臂亦是被卸了下来,她在昏迷前已草草安了上去,方才臣又为她接了一遍,再者便是她的伤,”章御医缓了口气,顿了顿才继续道:“依臣看,是与人打斗所致,她先断肋骨,后为人拿利刃刺伤才伤得极重,再迟来片刻,怕是要流血过多而死,得在榻上将养许多日子才能痊愈。”


“可否会留下遗患?”姬承影小心翼翼地问道,一旁萧含光的面色阴沉,料想是在思索是谁将冷菊伤及至此,便替她开口询问。


章御医摇摇头:“只要悉心调养,百日内不得下榻,辅以良药,遗患自不必留。”


“本宫这里唯是珍奇药材居多,劳烦章御医开个见效最好的方子,合卺殿没有的药材,现下便随你回御医所拿。”萧含光已回神,冷着口气言道。


冷菊伤成这般,她身为主子若不做主,真当她萧含光是善弱可欺之辈!


待章御医带着合卺殿的丫鬟去御医所,萧含光沉吟半晌,才下了令。


“暖竹,”隔着帷帐,萧含光唤了暖竹一声,榻边依偎着的人转过头来,胡乱又急切地擦了擦眼角的痕迹,才答道:“主子,您吩咐。”


萧含光见她尚能安稳地与自己说话,才稍微放心些,语气亦是较方才柔和了些:“你近来便照看好冷菊,直至她痊愈。”


“这如何能行?”暖竹方稳定下来的心神又急起来,一把掀开帷帐走出来,萧含光瞥见内里的状况又沉下了眉眼,只听暖竹继续道:“伺候主子是奴婢和冷菊的本分,她受伤了,由奴婢一人伺候您本就是不周的,您现下要奴婢伺候冷菊...”


“好了暖竹,”姬承影亦是看到了冷菊只着了中衣胸前缠着大片纱布的场景,心里一酸,替萧含光开口道:“你便遵照她的意思吧。”


萧含光不容辩驳的话语让暖竹叹了口气:“那还请黎妃娘娘多照拂我家主子。”


姬承影清了清嗓子:“嗯,你安心照料冷菊便是了。”


暖竹心中一热,知晓主子的用意,点点头,再进了帷帐看着冷菊,方才章御医有交代,冷菊需得十二个时辰的守着,若交于旁人看护,她确是放心不下。


门外又进来一小厮,在萧含光耳边说了句什么,她听罢面色又沉下来,随即出了侧殿的门,回到主殿。


“发生了何事?”姬承影见她锁着眉一脸沉重的模样,也不敢多问,又担心她,只得堪堪开了口。


萧含光进了内殿换好一身秋色宫装,又出来前殿,才与姬承影正色道:“承影,我现下需得去乾元殿一趟,这里的事你做主便好,若有其他情况你不能决策,等我回来。”


“嗯,”姬承影看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料想是周昌那边出了动静,宽慰一句:“你安心去,亦护好自己,我等你。”


萧含光听罢淡然一笑:“我指定安然回来。”


送走了萧含光,姬承影又到侧殿去看了冷菊。按理说,主子们不必进宫女们的卧房的,可冷菊身份不同,姬承影合该替萧含光多照看一分的。


此刻卧房内除去昏迷之态的冷菊,便只有暖竹与姬承影在,姬承影伸出手臂探了探冷菊的前额,还好,未曾有发热迹象。


坐到桌边,倒了杯茶水递与暖竹,暖竹接过去道了谢,姬承影才小声开口道:“晔儿去乾元殿了,我虽不知她现下谋划些何事,可我总觉着事有蹊跷。”


暖竹饮了茶水,担忧地看着失血过多而面色苍白的冷菊,一改平日里欢欢喜喜的模样,哽咽了半晌才将不断上涌的泪意压下:“黎妃娘娘,您与主子那般近,自是知晓主子的图谋。昨夜冷菊出宫去盯着守备军的动静,竟是这样回来的...”


姬承影蓦地明白了,定是周昌或是其他同样关注此事的人发现了萧含光的动作,出手将冷菊打伤,而萧含光定是觉着是周昌从中作梗,才匆忙去了乾元殿。


“你安心,无论是谁伤了冷菊,晔儿俱会为她讨回公道的。”姬承影怎能看不出冷菊对暖竹而言意味着什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