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回目88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1-16 11:22
点击:249
章节字数:20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说她亲去了?”听着暖竹克制着自己的嗓音,萧含光蹙起柳眉:“明日一早约莫会有个说法,天寒了,你在厨房煨一碗姜汤给她备下吧。”

萧含光与姬承影熄灯歇下了,暖竹亦插好门退了出去,看着那雨又淅淅沥沥的下开,总觉着心有不安,可究竟要发生何事,她不知。

翌日清晨,倒是无雨,只不过阴沉沉的,人说一场秋雨一场寒却是不假,暖竹方起身出门,便让一股冷风吹得打了哆嗦,退回去添了件内衫才去小厨房看早膳。

那碗姜汤还在原处放着,看样子昨夜冷菊一夜未归。

想到夜里降了好些雨又刮风,暖竹便觉着冷菊这次回来定要染上风寒的。

虽是缠绵到半夜,姬承影还是一早便醒了,气温骤然降下来,即便是有萧含光拥着她,亦能感受到一股冷意从窗外透进来。

“晔儿。”姬承影低低唤了声,萧含光方悠悠转醒。

两人皆是不着寸缕,稍微一动便能感受到对方滑腻肌肤的触感,姬承影起了坏心,故意在萧含光耳边吐着气,意图引她上钩。

萧含光嘴角一扬,抱紧了怀中人,一张口便含住了她的耳垂,倒是引来她的娇呼。

“一大早便这般热络,是昨夜为夫未满足娘子吗?”萧含光嬉笑着看怀中已染了红晕格外动人的爱人,愈发不正经了。

姬承影怎能不累?昨夜萧含光铆足了劲折腾了她许久,饶是她体魄坚韧,还是一动便腰酸腿疼。

风情万种的白她一眼,姬承影才往萧含光怀中又缩了缩:“晔儿,天好像一夜之间寒了。”

萧含光自是感觉得到,她将被单裹紧不留一丝缝隙,问道:“你吃了这些天补品,竟还是这般畏寒,看来真如御医所言,需得很久才能抵御寒症。”

“你说我呢!你还不是一样有些寒症?今后我着冷菊盯着你,若你一日未补,她便报到我这里,到时...哼!”姬承影琼鼻皱着,看起来可爱至极。

萧含光凑近轻吻她的前额,温声问道:“为何是冷菊盯着我?何不让暖竹来?我的起居多是暖竹在管呀。”

“我岂能不知你的弯弯绕儿,”姬承影忍不住笑了:“便是因着冷菊一丝不苟,我才要她盯着你的。”

小心思被看穿,萧含光一丝着急之意也无,只搂着姬承影晃了晃:“好承影,你便饶了我吧,暖竹盯着我还不够,还要冷菊来吗?”

言语之间竟撒起娇来,颇不似威严无比,冷清寡淡的王后娘娘,姬承影差点动心答应了她,话到嘴边却成了:“不许。”

萧含光的小算盘落了空,不恼不躁,只徐徐的点了头:“成吧,依你,我日日进补便是了。”

暗地里却偷笑一阵:便是冷菊又如何?还不是要听她的话么?

“叩叩叩”一阵门响,暖竹的嗓音微弱的传进来:“主子,您二位醒了吗?”

时下尚早,暖竹本不该扰人清梦,主子与黎妃娘娘难得宿上一晚,可一想到昨夜冷菊未归,现下仍不曾递个消息进来,她便有些恍惚。

思来想去俱是不顶用的,只得求助主子,看她有何法子了。

萧含光透着窗棂看了看时辰,窗外照旧阴沉沉的,却也不是大亮,料想暖竹这般早唤她,想必是有事才出声的。

起身披了件薄氅,萧含光才开了门,一股凉风跟着吹进来,她竟冷的打了寒颤,拉着暖竹的胳膊捂住口鼻:“快进来。”

暖竹进到内殿,见姬承影尚未起身,也顾不得许多,只压低了声调与萧含光道:“主子,冷菊一夜未归,奴婢有些忧心,您昨夜说今晨有个说法,现下该如何呢?”

萧含光将她压抑的忧心看在眼中,沉吟半晌,缓缓开口道:“现下时辰尚早,宫门还未开,若一个时辰后她还未回来,你便着人去打探一番。现下不急,派人去盯着乾元殿,一有消息,速来报我。”

定是周昌那边有了动作,出了大事,冷菊才一夜未归,否则,按她沉稳的性子,定不会叫暖竹忧心的坐立不安。

她与暖竹冷菊二人私下里主仆关系甚佳,要说她听闻冷菊一夜未归的消息无动于衷是不可能,身为主子关心爱护下属自是应该,她却比暖竹沉得住气。

暖竹听了吩咐,仿佛找着了主心骨,点点头:“那奴婢现下便去准备着,小厨房已开始忙活了,您先等彩儿,她马上就到。”

姬承影虽躺着,亦将二人的对话悉数听了,也不等彩儿伺候,起身穿好衣衫坐到桌前:“想来昨夜定不平静。”

萧含光望着窗外,将身上的薄氅紧了紧,笑着对姬承影道:“许多事得悄无声息的进行才奏效,若大白于天下,倒不是何种惊天之举了。”

姬承影听罢,蓦地想起当日在源城时,刘昱明目张胆的与自己透露想要举事谋逆的事,电光火石间便想到了什么,可她尚屡不清到底是何种关键,只得作罢。

萧含光见她在想些什么,不便打扰,便让彩儿先伺候自己梳洗。

一个时辰过得极快,暖竹回到合卺殿办了萧含光吩咐的事,伺候了周辞晗早膳,转眼便到一个时辰,冷菊还未有任何消息。

即便天气阴寒的发青带绿,暖竹心中却是火烧火燎,她悄声地派了人出宫去打探冷菊的消息,一刻钟后却见冷菊步履蹒跚的回来了。

暖竹让冷菊的模样吓了一跳。

她浑身湿透,左边额角不知为何种利器伤了,血水汩汩朝外流着,已遮住了半边脸,混合着雨水血水的青丝贴着脸庞,湿透的还有衣衫,紧紧裹挟着冷菊,大片血迹缠绕上来在她身上泛开了朵朵艳丽妖媚的花,乍看之下以为是个水鬼上岸了。

艰难的走到合卺殿门口,冷菊已失了全部力气,眼前迷蒙的看着暖竹担忧的眼神,嘴角勉强扯出一抹笑意,顷刻间昏了过去。

好在倒地之前,暖竹已从她这般模样的震惊中反应过来伸手接住了她。

出来门前洒扫的宫女亦是见到这一刻,惊得掩口失声了,暖竹却一把将冷菊横抱起来,冷言吩咐了一句:“快到杞梁殿请主子回来,快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