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Day 1 AM 08:35 *Nozomi side

作者:天理鹤情
更新时间:2019-11-12 20:37
点击:518
章节字数:471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Day 1 AM 08:35 *Nozomi side


我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应该是早上吧?我睁开眼确认那个光源是不是太阳,很遗憾,不是,是天花板上的灯。


能不能把灯关掉,好亮……


身体很重,我抬起手腕想确认时间,却发现电子表没戴在手上,太困了,不想找了,随意吧……于是我把脑袋蒙在被子里,又睡了回去。


确切说,我在更早时候也有醒来一次,但那时候连灯都没亮,周围漆黑一片,我大概只醒了不到一分钟就又断电了。


平时我的身体不会那么异常的,都怪昨天被抽了400ml血液的错……是哦……我被抽血了。盛满红黑色血液的袋子在我的脑袋里,像果冻一样飘动,我做了个和果冻城堡有关的梦,红黑色果冻近距离看是宝石般的深红色,咬一口,是葡萄味,意外的还挺好吃。


我就这么在睡和醒中来来回回了三次,最后终于彻底醒来了。


脑袋还是好痛,而且与其说是睡眠不足那种偏头痛,更多的是我的头和地板亲密接触留下的后遗症,纯粹是物理性质的,更“硬”的一种痛。


手使不上劲,明明抽的是左手,不知为何连右手也变虚弱了,是因为流失的血液在我身体里晃匀了的缘故吗?


我在另个人的搀扶下才吃力地坐起,定睛一看,是认识的人,我的朋友,一个大部分时间都很沉默寡言的少女,铠冢霙。


……霙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啊?


生锈的大脑花了好久才处理好信息:我中了冲绳旅游的奖券,邀请她出游,我们被绑架了,关在一个酒店里,然后,我被抽血了。听起来莫名其妙的,但现实就是这样。


呼……我长长吐出一口气,我昨天是不是没刷牙就昏过去了,嘴里的味道感觉有点糟。


我动了动睡僵的脖颈,在床头柜看到了我的手机和手表,整齐地码放在柜子上,是霙把昏迷的我搬到床上的吧……我看了看她比我还娇小的体格…辛苦你了。


“希美,要喝水吗?”,“好……”我接过她递给我的纸杯,解渴同时也顺便漱漱口,“现在几点?”


“八点半这样。”


八点半啊……早饭已经送来了吧。我先去洗漱好了,剩下的事情等吃了早饭补充体力再说。


“要我扶吗?”


“不用…我还好。”


为防止像昨天一样刚站起来就晕,我起身的速度放慢了很多,可行,从床上下来后感觉身体也不算特别虚弱,至少走路还是没问题的,肯定是昨天起身太猛,突然供血不足才会晕倒。


我踱步到卫生间,日用品被更换过了,昨天我使用过的爱马仕小瓶整套都换成了新的,这里不可能有客房人员进来打扫,所以只可能是霙换的。话说沐浴露和洗发露我都只用了没多少,还剩大半瓶呢,每天都换新的还真是铺张浪费啊…我能收在包里带走吗……


我边刷牙边想,又沮丧地想起来自己可是正在被绑架状态,能不能出的去都还没把握,带什么沐浴露啊,出去了我自己也能买,又不是真的买不起。


洗漱了一下,感觉精神好多了。霙似乎是怕早餐拿进房间里会被空调吹凉,所以我的那份还放在交换室,也不是多大的事,我自己去拿就好了,我进入白色的交换室……今天的餐盘,和昨天有些不一样。


昨天的两份都没有差别,今天的却特意拿了个牌子标注了“被试者A 伞木希美”的字样,“被试者B 铠冢霙”那份已经吃过了,只留了残羹剩饭在餐车上。


这么看着我觉得自己更像小白鼠了。除此之外,没有特别说明,不知道我吃了霙的那份会怎样,会有惩罚吗?…不过她的那份已经吃掉了,况且,在全监控下我也不想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我警惕地打开盖子看了看里面的饭菜,看起来是普通的食物,还是和昨天一样散发出美味香气,保温做的很好,放了半小时打开来也还是热气腾腾。今天的是全套和式早餐,米饭、烤鱼、酱菜、味噌汤,被丰盛的早餐激发食欲,我才感觉自己是饿了,我也不想多在意这个里面是不是放毒了,真要杀死我们的话,在这里轻而易举吧,没必要非要在食物里下毒这种办法。


再说,这可是我辛辛苦苦用鲜血换来的食物,我不吃岂不是白牺牲了。


我端了餐盘,到昨天吃晚饭的那张桌子上用餐。吧台、水壶、我们的包,都被霙收拾好了,我昨天扔进洗衣篮的衣物被送回来了,整齐叠放在电视柜上。


“霙叠的吗?”


“不是,送过来就叠好了,我只是拿进来。”


我抖开来看了看,衬衫一点褶皱都没有,被熨烫过了,真专业啊。内裤也被洗得干干净净,虽说让不知道是谁的人清洗自己的贴身衣服感想很微妙,可是也没办法。霙的衣物也很坦然地丢进去了,就我一个人在这里装模作样也有点那啥。


洗衣时候似乎用了柔顺剂,衣服摸起来特别顺滑……有开五星级酒店素质的地方却搞绑架,真不知道这群神经病在想什么。


我把衣物收进包里,客房里有衣柜,但我不是很想用,如果用了的话,不就有种已经认命的感觉吗。


别的暂时没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了,我在办公桌(现在称为餐桌更恰当)前坐下,开始享用早餐。


喝了一口味噌汤,味道没什么异常,米饭煮得晶莹剔透,颗粒分明,醋拌凉菜里加了本地特产的海葡萄,盐烤秋刀鱼是做的最棒的,全然没有鱼的腥气,只有油脂经过炙烤散发的鲜香。


啊……这里,到底是冲绳啊,靠海的岛屿水产也很丰富吧。只可惜我们正被关在密不透风的房间里,真想看看真正的大海。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还没有跟霙说过‘早上好’,再一看窗帘,才注意到我们房间的窗帘完全是紧闭起的,唯一的光源只有灯,难怪我会分不清时间。


被绑架当事人之一的霙,很能适应禁闭生活的样子,正坐在椅子上看书,是电子书,用一个叫Kindle的掌上阅读机器看的,我之前也有想买过,不过自己本来就不是很常看书的人,买来大概也只会吃灰,霙就不一样了,在我的印象里她经常是手不释卷的模样。


连最初的印象也是,低着头一直在看书,给人感觉很难接近的女孩子。


霙初中蛮长时间都顶着一头齐刘海,因为剪得太齐了,再加上她沉默寡言,反而看上去有点冒傻气,虽说不会当着她的面讲,但也不止是我一人,其他同学也有这种同感。唔…不过就算谈论她被她听到,我想霙也不会有多少反应吧。


随着年龄增长,霙的样貌也慢慢有了些细微的改变,这些细微的变化日积月累,平时都不会去在意的,我今天有心情拿出来比对一下才发现,霙的变化其实还是挺大的。


由于性格关系,霙在班级里一直都没什么存在感,女生圈子融不进,男生那里我也没怎么听到有人谈论她,但实际上霙的五官还是很端正的,身材和丰韵够不上边,不过对女孩子而言,瘦就是美啊,我都很努力控制饮食也瘦不到她那个程度,可恶的是她的食量明明跟我差不多,为什么就是吃不胖呢,好羡慕……


霙的头发比初中更长,刘海也没有那么整齐了,虽说不知该说是自然还是野蛮呢…总之不像理发店修出来的,我好几次都想问她那个刘海,是不是自己剪的啊……倒也挺合适她的,还是问不太出口,这提问也太失礼了。


现在的霙跟初中而言,傻气的部分已经消失不见,越来越往冷的方向偏移了,用词汇来形容的话,霙这样的也算是个冷美人吧?


可能是我一直在看她的缘故,注意到我的视线,霙从Kindle里抬起头。


“怎么了?”和一般女生相比,稍微低沉和清冷的声音从茶几那边飘过来。


“啊……没什么,在想是不是开窗帘比较好。”我随口扯了一句,她回头看看窗帘,“拉开更好吗?”,“拉开吧。”


她放下Kindle,起来把窗帘拉开,映入眼帘的是和昨天一样的冲绳海景,为了和时间呼应,还特意换成了早晨的光线效果……就算是这样我也高兴不起来,太假了,那不是真正的阳光。


霙全然不在意真的阳光还是假的阳光,很快又手捧书本坐了回去。呃啊……我们在外面时候的相处气氛,是不是要比现在和缓一点啊,怎么又掉回去了,是我做错什么吗?我想不到自己进到这个房间后有什么冒犯到她的地方。霙实在是,太难解读了。


“霙你……很习惯这样的地方呢。”


“……会吗?”她偏了偏头。


“嗯,看不出担惊受怕的样子。”


“希美不也是?”


“哪有…我当然怕啊。”被不晓得什么人不知道要做什么被监禁在这里,我肯定会害怕,只不过暂时没有严重到威胁我性命的事情发生,所以还能镇静地坐着吃饭吧。


“…我也,很不安。”她说。


有吗……看不太出来。我刚这么想着,她接下去说:“希美昨天昏倒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在想是不是我害了你,你醒不过来该怎么办。”


“没有没有、我那个大概只是贫血,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原来霙是这样想的啊……我晕倒的时候,她肯定也很紧张吧……


“…呃…然后呢?”


“也没做什么…我也不敢乱动,确认还有心跳,就把你背到床上了。”


“我没什么事啦,休息一下就醒过来了。现在活蹦乱跳呢。”


“嗯。太好了。”她小声地说道。


好像据说昏迷的人会更重,真是难为她了。


“谢谢你。”


被她这么一说,我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烧,话说我前脚刚被她夸健康,后脚就倒地昏厥,简直逊爆了啊。


……早饭我吃的差不多了,饭还剩下一点,吃是还能吃,但我觉得在这里还是吃八分饱比较好,又不运动,这么好吃好喝养下去我会像气球一样胖起来了。


啊,对了,课题……


“霙看过平板了吗?”


“还没有,想等你醒来再一起看。”


“那现在看看吧。”


每日的情报还是得好好确认,我把餐盘放回交换室,坐到床沿和霙一起查看平板上有没有什么新消息。


打开来默认的界面是全体情报,和昨天比有了些变化……咦。


“1号房间,昨天是有人的吧?”我看到1号房间变空了,记得昨天查看时候还是有人的,而且没有100点,为什么空了?


“……”


霙经常会沉默不语,但她当前的沉默,连我都猜测到是有恐怖的事情发生了,我回忆起昨天看过的说明,除了被实验者中有人死亡外,没有能出去的办法。换言之,1号房间……有人死了。


和我们一起被关在同一栋楼(?)中的某处,出现了尸体。


反映在平板上的只是一个界面和冷冰冰的数字,却依然令我后背发凉。


……冷静点,我们完成了课题了,起码今天都还是很安全的,没事的。我在不引起霙的注意的状态下吸了口气,稳定自己的情绪。


“8号房间点数没有增加呢。”霙说着,点了点屏幕,我其实没记得这个房间是几点,但他们是和我们同一天关进来的——也就是昨天,按简单推算该跟我们一样是增加10点的,但8号房间没有。不同的房间,课题会不一样吗?


…我想应该是会有差别的吧,比如课题2的那个,男性的话不行吧。


8号房间今天要饿肚子了吗……希望他们有自备一些干粮。正处于饱腹状态的我,感到些许幸运,虽说食物也是用我的血液为代价换来的。


9号房间和我们一样增加了点数,昨天出现红色感叹号的10号房间,理所当然般地被清空了。


“看课题吗?”


“看吧。”


再停留在全体界面也没有意义,别人的事情我们也没办法帮忙,我让霙点击查看今日的课题,看到跳出来的文字,我愣住了。


课题1:由被试者B对被试者A做出割伤。


长100mm、深8mm以上。


课题2:由被试者A采集被试者B的爱液10ml。


诶……怎么会。


我以为课题会‘唰’地一下整个更换的,结果,只是我这边的课题变更了,课题2噩梦般的文字依旧停留在页面上,像是毫不留情冷笑着对我说“不可能”。


“‘完成的课题会更新’,这样的规则吗……”比起我的天真,霙那边倒是反应不大,像是早就有料到可能会是这个结果。


100mm也就是10cm,比我中指还要长的伤口,深8mm…天哪,差不多指甲盖那么宽吗?那今天岂不是必须要做课题2了吗……我这边的课题,再怎么说也太勉强了吧?


我对于自己出现这种想把霙推出去的举动感到低劣又卑鄙,不对,我不想对霙做出这种事,也不想伤害她的,可是……


‘由我来承受就公平吗’——脑袋深处像打翻了墨水一样,蔓延出阴暗的想法。


我盯着屏幕上的字,凉凉的手掌覆盖上我的手,打断了我的思绪。


“今天,做我这边的吧。刚被抽了血,再流血不行吧,我的课题比较轻松。”


“但是……”这不是轻松不轻松的问题吧……


“希美的话,没关系的。”


我不知道她说这句是什么意思,听起来很大义凛然,已经做好献身的准备一样。


要我对霙做这种事……我看了眼课题2,脑袋变得混乱。


“抱歉…能晚点再选吗。”


“嗯。不急。”


“我去下卫生间。”


离晚上12点还有很久,我想再考虑一下下,但我也知道,不管几点做选择,今天的课题总归是要选的……我只是想逃避一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