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误会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1
点击:665
章节字数:38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自凛冬来到罗德岛以来对自己的作战领导人,一个总是戴着面具带着兜帽的神秘女人的指令言听计从,但嘴边总是带着不屑的语气,对凛冬来说就算没有她自己也能打赢每场战斗,而这个女人失误的时候又不能违背她的指令,也往往因此在作战失败后痛斥她无能,不过凛冬很明白,失误是常有的事,自己也在劫难逃。

博士有时也很有用的,比如在培养和晋升自己的时候。凛冬就算不怎么把博士放在眼里也得为了这份恩情给予相应的尊重。

而凛冬在博士不如自己这一点印象上有所改观,就是在这次乌萨斯袭击罗德岛的事件上,凛冬才头次认清了自己的缺点和之前不能理解到的,博士的那份内涵。

博士这次还特地带了凛冬去和魏彦吾会面,虽然说不上是个场威风凛凛的谈判但也不算太过萎懦,听真理说过去的博士跟人会面时可不是这样的,气势汹汹威震八面,为了罗德岛的颜面力压各方给别人留下了难以接近的印象,就导致在许多洽谈会上罗德岛因此被孤立,尽管博士还是有方法解决问题的,但手段强硬也让罗德岛失去了很多机会,在半年前发生了些事件,博士像变了个人,行事不在鲁莽但也不失老练,这次与魏彦吾会面从交谈内容上看博士是被动的,但博士也因此为罗德岛争得了一次继续和龙门合作的机会。

凛冬思来想去,一个明明很强硬的人怎么会变得如此软弱,但这个软弱却像个弹簧,总能从一个点爆发出力量,凛冬觉得不可思议,这是假装弱小还是委曲求全?这个女人到底在给自己卖弄什么?

结果恍惚间凛冬就走到了博士办公室的门口,她寻思既然来了就进去坐坐,或许还能听听这个女人还能卖弄些自己不懂的东西。

可推开门就是个陌生的背影,凛冬见过,是鲁珀族的猎狼人,凛冬一直不解,这个世界最荒诞的事也不过是源石病了,但比源石病跟奇异的事就是眼前的这个猎狼人居然是鲁珀族,狼作为猎人杀狼简直闻所未闻。

博士要凛冬去通知大家隔日就要去卡西米尔了,卡西米尔凛冬很有印象,毕竟是敌国,古代的乌萨斯领土并没有现在这般广阔,实际情况小的惊人,那时的卡西米尔军队不可一世自西向东横扫乌萨斯全境,反抗入侵的乌萨斯政府竟被打的差点垮台,是伟大的乌萨斯人民奋起抵抗才苟全了这个国家,喘过气的乌萨斯开始崇尚武力征战四方吞并东方土地建立起幅员辽阔的庞大帝国,当年的仇恨驱使着乌萨斯向卡西米尔复仇,可直至现在卡西米尔依然是乌萨斯西进的拦路石。

凛冬过去非常敌视卡西米尔,原本是卡西米尔先动的手,世人们却将乌萨斯数次的报复看作是邪恶的入侵行为,而卡西米尔才是光荣正义的一方,不过跟现在的自己已经没关系了,昨日起她那颗乌萨斯的心脏已经死了,取而代之的是永不熄灭的焰火在她死去心脏的空腔里熊熊燃烧。

之前在魏彦吾那边有听说如果罗德岛能得到卡西米尔的支持龙门还会与罗德岛继续合作,该交代的交待完了,凛冬便转身离去,就在门的拐角处凛冬看见了另一个陌生的身影,雪白却杂乱的毛发,一眼就能认出是鲁珀族的白狼,凛冬对她的印象仅有在作战时见到的,海卷漩涡般的疯狂。

但一切依然与自己无关,比起这些凛冬跟想立马去找真理,自己有很多话想说,也许会说着说着就哭了吧......与拉普兰德擦肩而过凛冬的瞳孔突然放大,这才想起件重要的事,虽然凛冬平时也不怎么关心自治团以外人的事迹,但是古米不一样,古米也太八卦了,一有什么事就硬在自己的耳边絮絮叨叨,这些耳闻目染在潜意识里激起了凛冬的回忆,听古米说这个白狼拉普兰德现在在和猎狼人红交往来着,虽然刚开始自己也不相信猎人会和猎物谈恋爱,但乌萨斯边境的战役上她可是见过了猎狼人临危受命冲进战场的眼神,那可是乌萨斯式救援人员的眼神,这不上去把拉普兰德打晕还不能体现对拉普兰德保护的欲望,这种眼神在乌萨斯就是危机中恋人才会有的眼神,刚刚在博士那边听到猎狼人说什么来着?

【如果可以的话,这次行动红想和拉普兰德分开。】

那可不行这句话像极了她们分手的前兆,直觉告诉凛冬,自己要是不管不顾等拉普兰德进去可要大闹一场,博士明天就要去卡西米尔了,计划进程可不能被这条疯狼给打乱了。

【喂,那边的鲁珀族。】凛冬赶紧叫住了拉普兰德。

【嗯?乌萨斯的学生老大?找我有什么是吗?】

【额.....额额就是......】完了叫是叫住了,可是要用什么借口把她支开呢?凛冬还没想好【我找你有点事。】

【哦?学生老大找我的事?你不会也想跟我打架吧?】

【不不不,额....就是,我想跟你聊聊,对就聊聊,不动手就聊聊。】

【跟我聊天,可以呀,不过先等我进去找博士办点事。】

【不行,你不能进去!】

【你觉得你拦得住我吗?】

哎呀,这也太难整了【博士现在在处理别的事,普罗旺斯抽不开身,我是她的临时助力,有事跟我汇报!】

拉普兰德看了一眼凛冬,结果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好好好,我跟你汇报,瞧把你急的,头一次当小弟吧?我可没有无视你的意思哦。】

凛冬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急的武器都抽出来了,慌忙收了起来【好,去甲板上聊吧。】

夕阳已落,进夜时罗德岛刮起了陆风,凛冬也不知道红和博士会谈多久,总之先想点像样的话题拖延一会拉普兰德吧。

【怎么?带我来甲板上又不说话了?】

【额......就是我......】凛冬实在憋不出什么话能聊,要是再说不出话拉普兰德可就要回去了呀,哇,凛冬啊凛冬,你为什么会碰到这种破事,哦对了!

【我和真理最近闹别扭了,比以前吵的要凶,我不想关系在这么差了。】

【你应该找博士,而不是来找我。】拉普兰德的眼神有些渗人,谁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小事上。

【我.....喂,是博士要我来找你的啊!你不是和猎狼人交往嘛?你们以前关系那么差现在这么好,博士当然要我来找你啦!】

拉普兰德思索了一下,表情有些古怪,虽然眼神已经缓和下来但却多了份玩味的意思【我跟那个猎狼人并没有在交往,我们的关系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好,我们只是朋友关系,是那个猎狼人主动找我来着,我反正没多想,既然想和我交朋友,我也不会拒绝,只有些讽刺,我估计你也觉得奇怪吧,猎狼人怎么会和猎物交朋友呢。】拉普兰德走向舰首,两手撑在护栏上,望着前方漆黑无边的海面,那儿连天际线都在混沌中淡化掉,若没有身后的灯光,谁也无法确定自己的视力是否还存在【她表面看上去好不凶狠,可实际上却稚嫩的很,我也思考了很久她为什么回来找我,而我也得出了最简单的结论。】拉普兰德转身背靠在护栏上【寂寞。】

【.....寂寞?】

【她的幼年的成长环境必然是孤独艰辛的,我不能确定抚养她长大的是怎么样的人,但她一定较早的剥夺了她的童年,把她训练成专门杀我们鲁珀族的猎人。】

【是人贩子干的吗?】

【那一定不是,她叫她的抚养人“外婆”,讲实在的我曾经见过她,不过她已经把我忘了,那时候我初入杀手这个职业,在叙拉古也颇有具名声,当然并不是好名声,有次我刺杀的目标也叫“外婆”,经过我的调查“外婆”不止一个人,显然她们是一个组织。】风越来越大,海面也不再平静,刺骨的风刮着两人的肉体,拉普兰德上前拉上了凛冬外套的链子【尽管如此“外婆”也必然会有专门的人抚养她,“外婆”的名声一般,但能跟罗德岛合作必然不是下九流的组织,应有的人事道德一定不差,至少不会肆意烧杀抢掠,否则凯尔希医生也不会与她们有如此深厚的来往。】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突如其来的信息猝不及防,凛冬一下子对眼前这个看似温柔的鲁珀族产生了敬畏。

【因为我也是杀手嘛,想杀人必须做好功课。】拉普兰德轻声笑道。

【我其实什么都不能帮你,如果作为朋友,我和那个人还需要磨合,你是个有潜力的人,这种事凭你自己完全可以做到,面子并没有那么重要,你的朋友也不愚蠢,或许她在等你主动道歉,你们都是从乌萨斯出来的,论脾气你们可比我们鲁珀族柔和多了。】

【别提乌萨斯了,我已经不会再为那个地方效力了。】

【哦?】隔日不见甚是刮目相看,在乌萨斯的边境拉普兰德还怀疑这个乌萨斯学生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被抛弃了还能如此的深爱自己的祖国【你成长的速度真快啊,也许就像博士常说的,你早晚都会超越她。】

【博士经常提到我吗?】

【博士非常重视你,你是罗德岛所有担任领袖职位里最年轻的干员,也是最有潜力的人,所以,像跟朋友搞好关系这种小事你还是自己解决。】拉普兰德觉得事情已经解决了,剩下就是看凛冬自己的本事了【哦对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对你曾经祖国的态度为什么变化这么大,我还是要提醒你,认清现实有所成长固然是好事,但不要被复仇冲昏头脑,你的话应该会听下去的吧。】说着拉普兰德自顾自的离开了,消失在硕大的甲板上,留下吹着冷风的凛冬。

凛冬确实听进去了,拉普兰德是过来人,她曾经和德克萨斯并肩作战向自己的仇人复仇,可最后的结果却是两人不再有过往的亲密,每次相见都没有好的结尾,尽管自己只是编了个借口说和真理吵架了,但就从拉普兰德这边学到的,凛冬觉得非常有必要听进去,凛冬会向乌萨斯复仇,但这个过程中自己和真理一定会发生些摩擦,提前警示自己,别落下个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的局面,人生还长,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凛冬还需要真理,仔细想想拉普兰德所讲述的猎狼人,难道和自己有什么区别吗?凛冬也害怕孤独,凛冬也会寂寞,可为什么一直没有察觉到呢?问,就是有真理。有真理凛冬从来没觉得自己孤单,有真理凛冬的前路坦荡,千里直如弦,乌萨斯抛弃自己祖国背叛自己,可那两位鲁珀族人呢?一个没有童年一个也惨遭背叛甚至失去朋友,相比之下凛冬简直再幸运不过了。

甲板上的寒风越吹越大,海面也不断翻腾,看样子暴风雨就要要来了,凛冬再看看日期,几近年底,时间也差不多了,博士和猎狼人应该谈完了吧,凛冬不去望向那片深邃的黑暗,转而望向天空,拉普兰德或许没有注意到吧,这个黑暗的世界也有点点繁星和那皎洁的月亮。凛冬暗自许诺,学习、成长、羁绊和复仇【临冬,这个世界将陷入凛冬。】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