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凛冬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6
点击:612
章节字数:32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联系上博士后,两人在当天下午就等到了博士派来的直升飞机,经常出任务的红对此早已习以为常,有时作战需要甚至会利用空中优势从天而降把敌人打的措手不及,而从未坐过直升飞机的拉普兰德多少还是有些兴奋。

透过边上的小窗窥探着天空的视角,地面的一切越来越小,自己又离太阳越来越近,但拉普兰德很快就适应了,当她回身坐正时身旁的猎狼人红正盯着自己的尾巴,另一手好像要捕捉似的张着利爪等候,这让拉普兰德错以为是自己兴奋的心情也像猎狼人一样表现在了尾巴上,看猎狼人失落有惊慌的样子,是想抓尾巴但又因自己的回身不能得逞吧。

红想在拉普兰德兴奋时抓住她摇起的尾巴,为先前在拉普兰德面前暴露自己内心摇起尾巴的复仇,然而拉普兰德并没有表现出来。

红正襟危坐低着头不敢去看拉普兰德的表情,拉普兰德见状叹了口气主动把尾巴丢给红,虽然好像红并没有要摸她尾巴的意思,但既然对方都给了,红为什么不要呢?红来回的抚摸揉梳拉普兰德的尾巴,既暖心又舒心。

拉普兰德摸摸了大衣的口袋发现里头没了想要的物品,东摸摸西摸摸才想起来自己早就戒烟了,拉普兰德伸直双腿瘫坐靠在直升机的钢板上,想想最后一次抽烟是什么时候?好像是博士自己忘带烟了,自己就主动递送给了她,里头貌似还有两三根的样子,烟盒上还有道口子,好像是作战中放大衣口袋被敌人划开的......拉普兰德想着这些无聊的琐事以此消耗回城路上漫长的时间.......

拉普兰德看看坐在身边的红,她还在专注的梳理自己的尾巴.......脑子里突然产生了消费红让自己快乐的想法,快乐建立在她人痛苦之上是生物演化过程中形成的一种机制,让生物尝到这种快乐的甜头,种群中的胆小者才会减少提高物种的生存率,拉普兰德想但对到红跟多的反应,恐惧是不可能了,毕竟自己打不过她,跟红相处的这段时间里拉普兰德发现红像极了未入世事的孩童,简单的挑逗就会让她产生有趣的反应,当然如果这种挑逗强度过大就会像昨天那样,让她对一个吻无动于衷。

拉普兰德突然收回了自己尾巴,红正纳闷着,手里那搓毛茸茸的大尾巴呢?挠头,拉普兰德的脸就横着出现在自己面前,杂乱的头发捶在耳边,拉普兰德笑嘻嘻的问道【喂,你有对象吗?】

【什么?对象?】红正惊愕,拉普兰德起身将膝盖跨在了红的腿间拉近了距离用更加挑逗性的语气再次询问【女朋友?还是男朋友?你不会从来都没有过吧?】拉普兰德眯起双眼注视着红的脸,只希望她的表情会被这样的提问有所变化......

然而她还是失望了,果然猎狼人是不会被幼稚的问题所难到,尽管她能断定红其实还不成熟,但红却不像那些菲林族的小猫那样,被这类提问引的满脸通红,四肢胡乱的摆动,红没有,红没有那么可爱【红没有过对象。】语气平淡,面无表情,亦或是对这种问题的不屑亦或是对此毫无反应,总之拉普兰德没有见到所期待的表情和反应,红就像幼儿园里最不让小朋友们喜欢的那种喜欢独自一人玩玩具的孩子,不开朗不说话不像一个世界的人,无趣。

拉普兰德坐回位置上瞥了眼那些来接红和拉普兰德的干员,她们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孩子,羞涩的交头接耳甚至会发出写细小的笑声,相比之下红也太无聊了。

【拉普兰德觉得红怎么样?】毫无征兆的提问来自于身边的猎狼人,尽管红的提问非常小声,但还是被那些八卦的干员们听见了,探讨的声音也愈发强烈,拉普兰德不觉得红的提问带有什么情感,至少跟自己提的问题毫不相干,因为红够无聊够单纯。

【不怎么样,没意思。】拉普兰德相当直接的回答了红的问题,实话实说,拉普兰德不会对自己的朋友撒谎。

【是嘛.....红也很不了解拉普兰德。】拉普兰德看不清红的表情,但她一定很沮丧,毕竟无论谁被人说自己很无趣都会失落的吧,不过朋友还是要当的,拉普兰德不觉得红会因为这个回答疏远自己,比起对朋友撒谎说红很有趣,倒不如看看红失落的样子,能让猎狼人挫败拉普兰德感觉很带劲。

而红不那么想,红多少也调查过拉普兰德,她的问题就是顺着拉普兰德问话提问的,尽管红知道拉普兰德喜欢德克萨斯.......

红明白的,红是个无聊的人.......

两人直至下飞机都不再有任何交流,当拉普兰德想邀请红共进晚餐时只看见红冷漠孤独离去的背影,拉普兰德挠挠头,当她心智确实如此幼稚小家子气吧。

可事实是拉普兰德低估了红的心智,红比她想象的要成熟。

红很难过,她所传递出的心情被拉普兰德直接拒绝了,红很想知道要怎样才能变得有趣,像德克萨斯那样吗?可是德克萨斯哪里有趣了?明明跟自己差不多,只是因为自己是猎狼人的身份......红貌似懂了拉普兰德说自己无聊的原因了吧.......还是因为自己的身份不能融入她们,甚至不能真正和拉普兰德交心,那么这几天的亲密接触又算什么?明明自己的几次试探,拉普兰德都默许了,可为什么到最后却拒绝了.......

红推开了博士的办公室,博士已经清理过自己了,大褂和面具也被普罗旺斯拿去清洗了,现在的博士浑身舒坦,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阿米娅则蜷缩在边上的沙发上睡去,这几天还是太累了。

红的到来让博士振作了自己,揉了揉被困意填充满的双眼,指了指旁边的阿米娅又挥手示意红靠近自己,避免把阿米娅吵醒。

【怎么样,红,你和拉普兰德在卡西米尔还好吗?有没有受伤?】博士询问这红和拉普兰德的情况。

【......嗯,很好......伤口也已经处理好了......】

【额....是吗,哈哈....你找我有什么事嘛?】看出点端倪的博士试探性的问了问红的来历。

【博士,我见到砾.....】没等红说完,博士拍桌起身十分激动【什么!你见到砾了!她在卡西米尔吗!】太过激动博士还把阿米娅给吵醒了,反应过来的博士看了看阿米娅,阿米娅抱着耳朵翻身塞进了沙发里接着睡。

博士喘了口寒气,差点让阿米娅暴躁起来。

【她说了什么嘛?】博士压低声接着问道。

【她说卡西米尔的鲍莱斯瓦夫希望与罗德岛合作,并且享受同等同盟国家的待遇。】

【是吗,那看来我们得再去一趟卡西米尔了。】博士托着下巴思考着【是件好事值得高兴......但.....】博士摇了摇头,卡西米尔居然比罗德岛还要早的主动接触并且还是建交的要求,天降馅饼的好事,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吧。

不过这件事等阿米娅睡醒再考虑卡西米尔的动机吧【砾她现在怎么样了?】

【砾姐姐很好,跟以前一样,但她说现在暂时不会回罗德岛。】

【是.....是吗......】这次博士的脸色暗淡了,虽然她的眼睛里还有希望,甚至嘴角还有点使似尴尬非尴尬的笑容......她好希望砾能立刻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个向自己宣誓效忠的塞诺蜜。

同一时刻凛冬也来到了博士的办公室,见到这个几乎不怎么接触过的猎狼人,凛冬心里多少有些膈应,但无冤无仇还做了基本的打招呼,只不过得到的却是对的冷漠的眼神。这家伙不会心情不好吧?凛冬这么想着。

【凛冬,你来的正好,卡西米尔主动提出建交,虽然还不知道她们有什么目的.....不过我们有必要去一趟卡西米尔了,普罗旺斯现在抽不开身,你帮我通知一下,尤其是凯尔希,我们明天就动身,时间紧迫卡西米尔如果能成龙门那边也没问题了,然后就是......我们需要和整合运动暂时合作,我和阿米娅商量一下,会派支队伍和塔露拉见一面。】

【整合?博士你认真的嘛?】面对博士意想不到的决定凛冬大为诧异。

【不一定,你先通知出访卡西米尔的事,整合我还需要和阿米娅权衡一下,如果拉上了整合运动,就形成对乌萨斯东侧的半包围网,至少我们团结起来可以扼杀乌萨斯的阴谋,即使打起来了我们罗德岛并不是单独作战,对乌萨斯最终战争的目标地区维护和平也有一定的帮助。】

【博士你不怕整合最后反水嘛?或者一开始就不答应?】

【有龙门和卡西米尔整合不会轻易反水的,整合的名声已经够差了,反水行为对她们在感染者心中的地位也会大打折扣,除了那些极端报复社会心理的感染者。她们一定也担心乌萨斯再次发动收复运动,虽然她们可能不怕......】

【博士......】红打断了博士和凛冬的对话。

【诶!哦哦....怎么了吗?红。】

【如果可以的话,这次行动红想和拉普兰德分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