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戏谑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2
点击:559
章节字数:31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沙漠的地形拉普兰德不知道见过多少遍了,自从来到罗德岛往返于龙门之间总是要经过这里的,单一的颜色和惹人烦的风沙,虽然拉普兰德自己很少大理自己的毛发,但也不愿意这些蹩脚的东西在鞋里或是头发见来回滚动。

大概是阿米娅出了什么事,博士才会急急忙忙的命令队伍出发,装甲车很大,自己却独自坐在最后一排,拉普兰德大可肆无忌惮的瘫坐在沙发里。

上车前拉普兰德看过了红,只是看了她的背影,先前竖直的尾巴耷拉着被掩盖在大衣下方。

闪灵坐在中间红和那个乌萨斯的学生坐在闪灵的两侧,她头一次见到这位平时跟红一样总是带着兜帽的萨卡兹女人,拉普兰德只在别人口中听说这个人,亦或者曾经见过但可能已经忘记,嘛,大部分时候队伍里没有交集的干员自己都记不大清了,除了几个印象深刻的,比如看起来很弱小实际在战斗中是最亮眼的慕斯,或者是那个不常见的喀兰贸易大老板。有传闻这个萨卡兹女人有这强大的力量,拉普兰德打心里想看看她拔剑的姿态。

越是这么想着就越想见见红和闪灵对决的样子,她没过红的真正实力,对闪灵的实力也是未知,不过在她眼里最强的还是当年的德克萨斯。

是真的那么强吗?拉普兰德不想质疑,自己的记忆也不大清晰了,无所谓了。反正德克萨斯很强大,一定比红和闪灵厉害,只是现在德克萨斯不想回到过去了。

闪灵和红一样静静地坐在车里,没有对作战的兴奋也没有对战争的恐惧,习惯了?反正拉普兰德觉得自己没有她们那样的心态,只是想着法子增强自己的力量,至少要追上猎狼人。

拉普兰德的视线聚焦在红的后脑勺,在后排独处自己也才沉下心去思考,猎狼人和自己交朋友的原因。

直到坐在前面的乌萨斯女学生晕车呕吐出刺鼻的胃物打断了她的思考。至于吐到哪了谁遭殃了与自己无关,只要不是吐在自己身上。

拉普兰德隐约听见了博士她们讨论的声音,大概知道了自己的位置在乌萨斯的边境,随即就是飞来的箭矢和爆炸的声响,那个乌萨斯女学生跃跃欲试看起来很想喊叫,大概又是什么乌萨斯的口号吧,明明是自己被攻击还在为曾经的祖国高兴,真是让人想不通,同样对祖国失望,同样遭到背叛,依然带着对祖国的热情,果然学生还是需要成长。

然后一声近距离的爆炸声,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转,大概是翻车了,不过还好,当第一声爆炸以后她就压低了自己的耳朵就是防止遇到突如其来的状况,耳鸣对生存是致命的。

从车底爬出来身上只有些小伤但立马就被闪灵治愈了,她听见博士在叫自己,博士要求自己引开敌人,她很愿意,输给猎狼人的失落需要拿些下手的玩意振奋振奋自己。

博士向拉普兰德道歉了,但拉普兰德自己也明白,比起自己,阿米娅更重要,她尊重博士的选择,她相信博士一定能带领弱小者存活于这个世上,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阿米娅是必要的。

拉普兰德叫博士不要自责,她也很感谢博士,至少自己绽放在战场上。

拉普兰德冲进袭来的浪潮,她正如人海中的漩涡,每一滴海水都围绕着她旋转,也围绕着她消失,她大笑着,就像玩水的孩子。

浪潮中显现出一片血红色,拉普兰德以为是自己的,毕竟沉浸在欢乐中对外界的感知都消失了。

直到她看清了那血色,那个她琢磨不透心思的猎狼人。那个单纯的猎狼人。

是她的单纯,拉普兰德很容易就知道她的心情,但也是她的单纯,拉普兰德无法知晓她的想法,。她只知道面对博士的命令,猎狼人也没有犹豫,但毕竟是危险性极大的命令,猎狼人与自己不同,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如此果断的加入战斗,但她现在不想。

随着时间的推移,海潮也越推越大,拉普兰德越来越亢奋,拉普兰德并不喜欢杀戮,只是喜欢力量,但杀戮却能让自己感受到力量,海潮挡住了红,拉普兰德不会再为了看见红展示的力量而嫉妒她,也不会有想在潮水中再与红交手的想法,毕竟亢奋会刺激自己对红的需求。

拉普兰德想躺在这不断壮大的潮水中,想在这里结束,孤独实在熬人。

哦,她想起来了,还有那个家伙,怎么会把她忘了呢,明明就在附近,战斗狂潮让拉普兰德都忘记了自己新交的朋友,有她在黑夜才不会孤独。

当拉普兰德才想起这位朋友,而她也即刻出现在自己面前,她拽着拉普兰德,让这片海水更加猩红,只有猩红的血才会结痂成地面,她们就朝着西北方向的森林前进。

【拉普,博士的命令是引开敌人,不是消灭。】

【你觉得我打不过她们?】拉普兰德稍微回过神,虽然不再渴望杀敌给自己的愉悦,但对红让自己脱离战场多少还是有点不满,至少撤退早了。

【红没有这个意思,但是.....拉普受伤了。】

拉普兰德才注意到身上一道道的伤口,愉悦的消退带来了疼痛的显现,拉普兰德不经倒吸口气,嘛,还是太疼了。

【我们甩开她们了吗?】

【嗯,她们不敢再靠近我们了。】红的语气有些自信,但这份自信也是拉普兰德所信任的,因为这份自信是真实的,有实力证明。

【博士会在卡西米尔接我们。】红也点点头答应了。

简单的处理了伤口,两人便进入了卡西米尔的森林。

卡西米尔的森林非常茂密,随处可见的灌木中窜出敌人拉普兰德也不觉得奇怪,她很安心的在森林里跋涉,她估计一天就能到卡西米尔境内的城市,或者最近的村庄,那一定有交通枢纽。

这一路红没有说话,警觉的盯着周围,生怕哪个地方真的会有敌人出现,只有拉普兰德在一旁时不时的提一嘴或者说一两个毛骨悚然的黑色笑话,但这些红一个也没听进去,她只关心两人的安危。

直至黑夜的降临,两人才升起篝火,她们对坐在刚刚砍倒的圆木上,这一路并没有见到任何一位守林人口中幸存的族人。

似曾相识。

拉普兰德想起了数年前在叙拉古边境森林的夜晚,也是跟她,只是她忘记了自己。

红从包里去除水杯在河边舀了水放在火里加热,拉普兰德看了看若无其事的喝了半杯热水,找了棵树靠着打算睡觉。

在拉普兰德听红靠近自己的脚步声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睁开眼望见红正提着红色大衣向自己靠近。

【喂,留给你自己吧,我不冷。】

【拉普怎么知道红要做什么。】

【我知道,有人这么做过。】

【那个人是德克萨斯吗?】

【不是。】

【那是.....】

拉普兰德想了想还是接过了红的大衣,也顺势把红拉到了自己身边,她把大衣盖在了两人的身上,起码两人不用再为谁去使用大衣争执了。

【你就这么喜欢我吗?】拉普兰德戏谑的问着身边的红。

【红不知道。】

【你不知道?】拉普兰德像是想了趣事眯起双眼再问道【要不.....我们试试接吻?】

红没做表情,但红的尾巴紧挨着自己,尾巴的任何动作都反应出红的心情,与德克萨斯不同,红的反应让拉普兰德感到有趣。

拉普兰德更加肆无忌惮的戏弄红,她甚至提起了她的下巴,像是进食,但咬上红的双唇却格外的温柔,如羽拂唇。

红没了动静,只是乖乖的任由拉普兰德戏弄,本是暴露心情的尾巴也在此事掩盖了自己的行为,对拉普兰德来说,这条尾巴有点硬。

就像昨夜抚摸红尾巴一样,无趣。

【没反应,那确实不喜欢我呢。】拉普兰德摊摊手,你的反应还不如德克萨斯,因为你没有反应。

但其实是拉普兰德没有理解。

【不!红!红.....红很喜欢拉普兰德。】极速的反应和逐渐减弱的音量,红自己却也陷入沉思。

【喜欢我,就连接吻都没有反应,你还是得好好思量吧,不过确实,作为朋友你还是值得信赖的。】拉普兰德起身灭掉了篝火。

【拉普兰德不怕冷吗?】这话听的拉普兰德差点笑出声,告诫自己不要在夜晚的森林点火的是你,现在担心自己会冷想要留着火焰的也是你......但是拉普兰德也明白,要是留着火焰,旁边的人是不会睡的。你一定会为了这堆篝火放弃睡眠吧,你是不会让野兽靠进的。

【我很热。】拉普兰德回到原位,伸出胳膊拦在红的肩膀上拉进两人的距离【睡吧,我的朋友。】

你很可靠,你可能不喜欢我,但我挺喜欢你的,只是这份喜欢有点普通,但我还是愿意与你共度此夜。

两人依偎着,直至天亮。

拉普兰德这次醒来并没有曾经的仇家,反而却是见过的身影,好似见过也或是忘了,她好像......认识博士。

【嗨,早上好,抱歉昨夜不想打扰你们,不过我有件事需要你们帮我给博士传个话。】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