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权衡损益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5
点击:510
章节字数:31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乌萨斯?整合运动到底在想什么,居然在乌萨斯边境上肆意妄为,博士这到底是.....】

【星熊先不管这个,我们出来的首要任务是与阿米娅汇合,罗德岛的主人和整合运动或是乌萨斯都没有任何关系。】

接着从装甲车的侧面飞来箭雨,发出呼啸之声落在了装甲车的周围,随后爆炸。

【这是.....什么东西!】被爆炸的冲击几近掀翻的装甲车在四轮回归地面后颠簸的摇晃着车身,车内也弥漫着呕吐物的气味,也不知道是哪位干员受不住车辆的晃动吐了出来。

【是乌萨斯的人!】守林人一反往常的沉着冷静,带着明显的恼怒向众人说道。

【你怎么知道,呕!】个子太高只能低头曲身在车里的星熊没有位置调整坐姿最后也受不住颠簸将早餐也吐了出来【呕,难得博士请客.....都浪费掉了。】

【这是乌萨斯的多管火箭炮,造价低廉,乌萨斯人把炸药接在箭头利用炮车齐射,达到密集轰炸的效果,他们叫它喀秋莎火箭炮。】守林人解释道。

【守林人,你的电台现在能用吗?】

博士问到。

【可以,博士打哪?】话音刚落一支带着炸药的箭头射中了左前方的挡风玻璃上,星熊将博士拉进来盾牌的后方,接下来变身爆炸冲击在身上的刺骨疼痛和扰人的耳鸣声,驾驶员的身上全是玻璃片几乎奄奄一息,所以说在战场上死亡的原因并不是子弹和爆炸,而是爆炸后散射的弹片和冲击波对身体内部的破坏,装甲车停止了移动,调香师优先对驾驶员身体内部器官进行治疗,闪灵也忙碌的为干员们设置屏障,保护她们不被散射的弹片刮伤。

【博士!博士!醒醒。】将博士拖到沙坑里的星熊拍打着博士的身躯要她醒来。

【没事没事,别拍我了我也听不见,耳鸣,等会。】见博士没事,星熊松了口气,转而去关心其他的干员。

【拉普兰德!你过来。】博士喊到。

【怎么样博士,还能动吗?】拉普兰德并没有被眼前的危机急混头脑,面带着微笑尽可能得稳定其他干员的情绪,至少她们看到自己的笑容不至于绝望。

【敌人炮车里的弓箭有限,等她们射击结束,我需要你去引开她们。】

【我要是把她们都杀光了呢?】拉普兰德还在开玩笑,这也许是自信,也可能是对这个指令的淡然。

【我很抱歉拉普兰德,我不是大善人,我需要利弊权衡,同样都身患重病,阿米娅的身份却比你跟重要,我的意思是......】

【没事的博士,我明白你的意思。】

【但是......我希望你能活着回来,引开她们就好,不要恋战。】

【放心吧博士,我可没那么容易死掉。】拉普兰德起身欲要冲入战场,守林人叫住了她【拉普兰德,你引开她们以后往西北方向走,那里是卡西米尔的森林,乌萨斯不会轻易靠近那里的,也许你还能碰见我的族人......假如还有幸存......】

【谢了。】拉普兰德看向战场,爆炸声停息了,炮车的弹药耗尽,随之而来的便是整合运动打扮的敌人朝沙坑涌来【博士,记得去卡西米尔接我。】说罢拉普兰德便冲进了人堆里,随后便是人群的惨叫和拉普兰德狂妄的笑声。

【红!】博士也将红叫到了自己身边【我求你,一定要保护好拉普兰德。】博士近乎祈求的态度面对红,红点点头没有犹豫,也冲进了战场,博士的恳求并非博士的懦弱,她知道,她的命令基本上就是要她们去送死,可是比起阿米娅,她们却不值一提,博士不是什么大善人,至少现在不是,以前是,是时间消磨掉她的心灵,她变得成熟懂得了万事不可两全,没有完美的结果,只有用代价换来的最佳结果,在权衡过后,博士选择了阿米娅,因为没有阿米娅的领导,就不会再有为感染者发声的罗德岛了。

博士的耳鸣渐渐消失,听力也在调香师的帮助下迅速回复正常,而她听见的第一个声音则是德克萨斯朝自己走来时鞋底摩擦沙地的声音。

博士刚刚抬头衣领便被德克萨斯揪住,身躯都被德克萨斯提了起来【你要拉普兰德去送死!】

【这是权衡过.....】

【为什么?你还要拉上那个猎狼人?】

【你.....不信任我吗?】

【你要我怎么信你?我宁可信任那个猎狼人!】

【所以我让她去保护拉普兰德了!】

【那你至少叫上我去啊!】德克萨斯愤怒的冲博士吼道,无论是与拉普兰德的情分,还是对那个猎狼人的信任与否,亦或者是罗德岛的最大利益考虑,凭什么牺牲的人是拉普兰德,凭什么自己不能像红一样去保护拉普兰德。

【因为......你是企鹅物流的人,要你们送死......】博士低下了头【我们还需要大帝。】

德克萨斯放下了博士,博士也随之摊坐在地上,周围的干员也默不作声,只有远处战场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小,和隐约听到的【她们朝那里跑了!抓住她们,杀了她们!】拉普兰德和红成功把敌人引开了。

【最好她们还活着,否则我会把罗德岛全部掀翻。】很少见,很少见,德克萨斯如此动怒,自从博士前一天发起的命令开始,德克萨斯就变得格外反常,先是对从拉普兰德房间出来的红一事的质问,又是对凯尔希的顶撞,再到对发出自杀命令的博士不满,不过这些都在情理之内可以理解,但对于发出命令的博士来说,她的痛苦是德克萨斯的数百倍,她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被自己的内心所阻碍了,但面对选择的难题,博士还是无法释怀,她捏着自己的胸口用蚊子般的音量说道【我也想把自己的心挖掉。】

守林人看不下去了,拉普兰德引开了敌人可不是让自己人在原地吵架的,她靠近博士【博士,我知道牺牲是必要的,但是牺牲不能是无用的,告诉我,电台往哪里打。】

博士取出定位器,指着阿米娅的坐标【如果阿米娅她们躲在这栋楼里敌人应该还不敢轻易靠近,往她们周围的废楼里打,小心别伤到她们。】

————————分割线—————————

【陈长官,敌人好像已经离开了。】

【不要放松警惕,先会警局,这位警员带回去厚葬,你们有谁跟他是一队的。】

【长官,他好像是唯一看到敌人真面目的警员。】抬着死去警员的人这么说着。

【唯一一个?为什么只有他看见了,你们当时都在干什么?】陈气势汹汹的冲着其他警员喊到。

【我.....我们也是才看见他,您就来了。】

【你们要是才看见他,那跟他一队的警员呢?近卫局的人没那么弱小但也不会之身一人出动,不对你是谁?】远处突然传来铳械擦火的声音,陈面前的警员被一枪毙命,紧接着就是身着重装的人们穿着铁靴使地面震动稳步小跑而来,他们的衣装也是近卫局的制服,组织有度,有几个陈还见过。

【长官!离开那里!他们是乌萨斯伪装的,不是近卫局的人!】带头的冲陈这边喊着。

陈大惊,拔出刀刃准备攻击周围的人。

【不!长官他们才是伪装的,就是他们袭击我们,那位警员断气前说的熊就是指他们!是乌萨斯!】

【你们不是说刚刚才见到那位警员吗?也这有他知道敌人的真面目,你们又是怎么知道他说的熊是指乌萨斯!】

【费什么话!肥肠龙。】一颗铁锤砸在了跟陈对话的人身上。

【哼,叉烧猫滚开,我自己解决。】就在刀光剑影和近卫局警员的冲锋下,伪装近卫局的人纷纷倒下,直至最后一位,被陈单独留下活口审问。

【陈,你看,就是这个人从远处狙击的。】诗怀雅拎着一个已经被揍的不成人样的家伙丢到了陈的面前。

【你们,先把那个警员带回去,他是自己人,他牺牲了。】陈指了指被狙击手杀害的烈士。

【诗怀雅,这次是乌萨斯的行动吗?】

【显而易见,那位牺牲的是我们刚刚跟另一对乌萨斯人对抗时分开的,那一队已经跑掉了,这位烈士碰巧见到了这些伪装成近卫局的乌萨斯人,若不是你先到到,他的死状远比现在要惨。】

【乌萨斯,他们想干嘛。】

【你把活下来的带回去审问不就知道了。】

【等等,你说还有一队跑掉了?】

【是啊,大概是往东边跑的。】

【遭了,这是圈套。】

【什么,还有人吗!】诗怀雅和周围警员都警觉起来,盯着周围。

【你把这两人带回去,我随后就到,他们的目标是罗德岛,袭击我的目的是为了支开我。】

【嗨,那没事了,支开你就是为了不惹到龙门嘛,虽然我们跟罗德岛是合作关系,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我们自己,罗德岛与我们无关。】

诗怀雅翘着嘴巴叉腰自豪的宣誓着自己得出来的结论。

【不,星熊还在那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