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出事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5
点击:550
章节字数:35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喂喂,慕斯慕斯,你说那个红和拉普兰德是怎么回事啊,听说很多人看到她们从同一个房间里出来诶。】夜烟压低了帽子将手摆在嘴边当弱音器谨慎的用手指了指坐在角落用餐的红,并问边上正在用餐的慕斯。

慕斯貌似对此并不关心,替夜烟擦了擦嘴角的食物渣,叫她别管这种事。

【诶,你难道不好奇吗?明明是两个死对头结果关系突然变得很好,你难道不想知道她们在房间里发生了什么吗?】夜烟对慕斯的毫不在意表示十分震惊,一时激动抓住了慕斯替自己擦嘴的手。

慕斯只是平淡的将自己的手抽回【拉普兰德小姐人那么好,跟红小姐搞好关系有什么好在意的啊。】

夜烟看了看四周,离自己最近的只有同一桌一起用餐的艾雅法拉,但对方整正用心的进餐况且还是个耳朵不怎么好的孩子,夜烟放心的问了文慕斯【慕斯,你不会不懂我在说什么吧?】

【啊?你不就是说她们在房间里和解搞好关系了嘛?这有什么好讨论的啊。】

【慕斯你还是太单纯了,我是说.....】夜烟拉近了慕斯头上的猫耳,悄悄告诉她自己其实说的是......

【呀!】慕斯才听懂了夜烟的话,失声惊叫倒是把整个食堂的眼光都吸引过来,慕斯赶忙起身向大家道歉,抢过夜烟的大帽子挡住自己羞愧通红的脸。

【夜烟你怎么能说这个啊!】把头埋在帽子里的慕斯小声的责备着夜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在如此纯洁的孩子耳边说着禁忌般的话题。

【她们两实在太可疑了,论谁都会好奇嘛?是慕斯你太单纯啦。】

【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正你轻浮的性格啊!】

【没搞清楚这件事我可睡不着哦,换谁可疑我都不会在意,只是这次是拉普兰德和红啊,你想想那个拉普兰德原来不是一直纠缠着企鹅物流的德克萨斯吗?而且她们还有进罗德岛前的那点事,再加上德克萨斯平时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对拉普兰德爱答不理的,一定是让拉普兰德死心了,这拉普兰德可是妥妥的出轨呀!】夜烟激动的说着,竟忘记控制自己的音量,以至于听力不是很好的艾雅法拉也.....艾雅法拉指了指夜烟的后方,但并没有让心情激动的夜烟理解,直到一团黑暗压向了夜烟。

【哦呀?原来我是这么坏的人呀。】拉普兰德的手轻轻搭在夜烟的肩上,呼出的气体绕在夜烟的猫耳上,夜烟也才反应过来,当事人原来就在自己的身后【诶?你们菲林族的头发原来还能竖起来呀,好神奇,你是怎么做到的呀?】拉普兰德假装好奇调侃着,她向来认为菲林族是非常好理解的种族,生气会发出平时听不到的龇牙声,受到惊吓还会炸毛,只要轻微的恐吓就能让对方身上的毛发竖起,拉普兰德不讨厌甚至很喜欢,很单纯,很可爱。

【拉普兰德小姐,非常对不起,我早就应该让她停止关于你的话题,非常对不起!】慕斯原本只想着让夜烟自己说完就闭嘴,因为这家伙对自己好奇的东西特别来劲,越是阻止她,她就越是猖狂,结果,好奇心害死猫。

【嘛嘛嘛,我也没有责怪她的意思,慕斯也不用道歉,我只是来提醒一下.....】拉普兰德摩挲着夜烟毛茸茸的耳朵,越加的接近她的耳边开口道【我的事随便聊,但是不许说德克萨斯的坏话哦。】夜烟滑稽的在拉普兰德的手底下狂甩猫猫头表示答应。

但整个食堂当中并不是夜烟一个人在讨论在好奇这件事,不如说除了被谈论的当事人,整个食堂都很关心这件事。

作为本与次事件无关的德克萨斯,却因为曾经和拉普兰德关系密切,一时间竟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与其关心现在出现绯闻的两只鲁珀族,倒不如讨论讨论大家更为关心的,拉普兰德前追求的对象,或者是说拉普兰德的前女友也说不定,而德克萨斯本人好像也慢慢意识到拉普兰德和红的关系并不是最初的捕猎者和猎物的关系了,整个企鹅物流对此事都闭口不谈,因为她们也并不清楚德克萨斯和拉普兰德的关系,硬要她们说些什么,那大概就是在写情感答题卷,白学高考卷,三角人际关系论文。

但对此事最为关心的人却是......凯尔西......

【喂臭女嗯,你说清粗红和拉噗兰德到底素肿么回素,她们素怂么关系啊!】凯尔希特地坐在博士的专用桌旁吃着用博士饭卡刷的食物,毫不在意自己的吃相,把食物含在嘴里边嚼边说,甚至把食物都喷出口。

【喂喂,你的吃相怎么越来越差了啊。】其实凯尔西的食量并不大,罗德岛食材方面的采购也是由医疗部亲自购买进行检测的,对凯尔西来说自己想吃多少就能吃到多少,而她特地使用博士的饭卡还破坏自己的饮食习惯,原因也只是这顿饭是由博士请的,某种方面来说是件具有意义的事情。

【我问你话呢,她们是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

【我完全不知道啊,我也只是允许了红接受拉普兰德的挑战。】

【怎么可能,两个见面就会发生冲突的人怎么可能关系变这么好!】凯尔希望用高跟靴子踢击博士的小腿,完全不相信博士的辩解。

【疼!疼!你可是罗德岛的老佛爷,我怎么可能骗你,罗德岛这么多监控你都可以查,我都好几天没见拉普兰德了,今天才见面的,我哪有那本事把她们撮合在一起啊。】

【你可别骗我啊,我可很不喜欢别人欺骗我。】

【真的真的。】见博士真挚的求生欲凯尔希姑且算是信了,一声长息翘起二郎腿靠着椅背喝了口咖啡。

咚咚咚,从博士办公室通往食堂的门被敲响,凯尔西立马放下手上的杯子,急忙坐正,甚至先了博士,应许敲门人的进入。

【您好,博士凯尔希医生。】

【怎么了德克萨斯,很少见你会主动来找我。】

【不,我是来找凯尔西医生......的】德克萨斯瞧见了凯尔西面前狼藉的食物和餐盘迟疑了片刻。

凯尔西也立马发现了德克萨斯的关注点,咳嗽两声居然叫着博士把餐盘收拾了,博士看着竭力保持威严的凯尔西,默默地笑了笑,自比工具人端起盘子移交给了刚刚成为新工具人的普罗旺斯,而实际只是支开普罗旺斯,且听听德克萨斯要表达的话语,毕竟德克萨斯能主动来找凯尔西一定有着不寻常的理由,这种事一般干员并不适合听到,而博士本人也很好奇,就算凯尔西没有支开自己的意思,博士还是不希望因此错过了德克萨斯的到访。

【说吧,我赶时间。】

【我想了解一下干员红的事情。】

【干员红身份特殊,你无权知晓。】

【她是否将我列为捕猎对象。】凯尔西被无视了。

【无论是否我都不能透露。】

【她是否对罗德岛外聘干员造成威胁。】有一次,德克萨斯挑战了凯尔希的底线,这并不符合德克萨斯的作风,招惹凯尔西没有好处,只有残酷。

【你无权知晓,大帝也不能。】这倒是将德克萨斯的自己的提问转嫁到企鹅物流老大的头上,就像再说是否是大帝的命令,将德克萨斯和罗德岛的应聘关系转移到企鹅物流与罗德岛监视与被监视的关系,也就把整个罗德岛的企鹅物流干员都置于罗德岛的排除对象当中。

【红对拉普兰德的性命是否造成威胁。】德克萨斯并不在意凯尔西的警告而是一步一步的了解红的决心告诉了凯尔西。

凯尔西也看穿了德克萨斯的目的,本可以直接以德克萨斯渗透打探罗德岛内务为由单独解聘与德克萨斯的契约关系,甚至不会伤害到与企鹅物流的关系,因为本就是德克萨斯的一己之愿,与企鹅物流无关。

但凯尔西还是把红的情况告诉了德克萨斯,只要消解了德克萨斯的疑虑,也能直接的改善罗德岛鲁珀族干员的关系,只可惜这些话,被支开的普罗旺斯都错过了,一日无法消解疑虑,红还是普罗旺斯最恐怖的存在。

【我认为干员并不会主动危险罗德岛岛干员,只要不被罗德岛允许,就不能自作主张攻击任何鲁珀族干员,至于拉普兰德,昨天的决斗你也看到了,红若是要杀掉拉普兰德,今天拉普兰德已经是具尸体了。】然而博士却掩面偷笑,毕竟自己还特地告诉红下手注意分寸,不杀拉普兰德也是自己的命令,但现在情况正入佳境,即使是欺骗德克萨斯也没有任何问题,罗德岛干员中的氛围压力也会减轻许多。

【我明白了,竟然凯尔希医生都这么说了,我也没有理由再去怀疑红了,很抱歉先前的态度,要从医生嘴里撬出信息实在太难了。只是.....医生为什么能如此肯定这个结论。】

凯尔希向下指着手指宣告【我无所不知。】

得到答案后德克萨斯就告退了,老佛爷也终于放松下来,仰面躺在座椅上踢踏着鞋子发出少见的少女般的撒娇声。

【还有你!】凯尔西突然又坐了起来指着博士抱怨【你刚刚干嘛又偷笑。】

【不敢不敢,我想到了好笑的事情。】

【什么好笑的事情?】

【我上司在装威严。】

【我很认真的啊!】博士又躲着凯尔希偷笑,毕竟也只有自己才能见到这般少女的凯尔西,想着一年前的凯尔西,就像刚刚一样在人前冰冷威严的样子,那时候的她是否也有个像现在的自己一样能见到另一面的凯尔西呢?还是独自一人,让自己变得冷酷冰冷不易近人呢?凯尔西的主张和观点一般人是无法接受的,即便是自己,也在被凯尔西指责嘲和讽后才慢慢的领悟到她心系感染者的内心。

就这么想着,博士的电话响了,是阿米娅打来的【喂骡子咋......我知道了,你们先保护好自己,我很快就到。】

【阿米娅怎么了?】凯尔西问。

【出事了,我马上过去找她。】

【嗯,自己小心。】

【放心。】博士起身走到夹层边缘向着下喊着【拉....】她看见拉普兰德和红两人四目相对,并且拉普兰德还伸手扶在红的脸颊上,竟一时愣住,但阿米娅深陷危机管不了太多【拉普兰德!红!准备出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