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头油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5
点击:582
章节字数:37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博士我进来了。】

【啊,是慕斯啊,嘘博士还没醒哦。】

【普罗旺斯小姐你该不会保持这坐姿坐了一晚上吧!】慕斯很是震惊用气声问道。

【嘿嘿,没什么啦,我其实也是刚刚睡醒,就是腰背有点酸,再让博士睡五分钟吧。】慕斯懂事的点点头,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准备离开,但却被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炸毛。

【臭女人!还在睡吗!】闯进来的是凯尔希,若不是慕斯走的小心走不快,怕是要被强行推开门的凯尔希砸个正着。博士也被这喊叫声和开门声吵醒,迷迷糊糊的把普罗旺斯的腿当枕头抱着又蹭了蹭,嘴上说着再睡5分钟,普罗旺斯反应强烈,受不住博士这么折腾,但最后还是接受了,凯尔希也不给博士喘息的机会,打开医用手电直射博士的双眼,这对于刚刚睡醒的人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别……凯尔希……别烦我了啦!】博士翻身面朝下仿佛要钻进普罗旺斯的大腿肉里。

【臭女人,我要你给的交代呢?】凯尔希恶狠狠的逼问着博士,但仅仅是语气上的逼迫,普罗旺斯和慕斯都看得出来,凯尔希的脸上甚乎有些笑意,凯尔希心胸没有那么狭窄,来的目的也不是要求给一个交代,其实就是叫博士起床,博士回归工作第一天整个罗德岛都知晓了,凯尔希就像个催孩子早起的妈妈,毕竟罗德岛的工作还是要由博士完成的,就算她再累该处理的工作一天也不能落下,罗德岛工具人名副其实。

【太上皇,不至于吧,大清早的就要我给你胶带,你找梅尔不好吗?火神那应该也有才对,你们医疗部没这么穷吧。】谈到医疗部的不是,凯尔希这回是真的来气,这个博士老是把她们医疗部当万能殿似的,还把自己当蓝皮猫,武力解决不了的问题都往医疗部跑,好心来叫这个女人起床还得被diss一下自己的部门,这谁不来气呀。

【没有时间让你磨蹭了,快起来工作!】凯尔希拉着博士的衣服要她起身,博士越是反抗抓住普罗旺斯的手越是使劲,最后凯尔希拗不过只好作罢【那你好歹回房睡觉,让普罗旺斯休息下。】

听完凯尔希的话博士才想起昨天自己好像是靠在普罗旺斯身上睡着了,该不会就这么靠了一晚上吧,赶紧起身向普罗旺斯道歉,但话没说完,凯尔希逮着机会就把博士往门外拽,只留下普罗旺斯和慕斯在露台上。

见此光景,慕斯也是脸上冒汗,一场闹剧的结束必然是另一场尬剧的开始,和普罗旺斯四目相对也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硬是套句话问候问候。

【普罗旺斯小姐,那个……你还站得起来嘛?】

普罗旺斯顿了顿【那个慕斯啊,我腿已经麻了,你能等我一下吗?让我缓缓,再带我出门好吗。】慕斯使劲点头,这种乖巧的样子也让普罗旺斯明白博士为什么对慕斯关爱有加了。

另一边凯尔希也终于松开了博士的手,嘴里虽然还在叨叨,但脸上已经不见先前生气的神情了。

【你也该洗洗头了,几天没洗了啊?】

博士摸摸自己油腻的头发,倒也无奈的垂肩解释道【还不是你老不让我摘帽子,还要我天天戴面具,都闷出毛病了,我昨天才洗的头发啊,现在开始工作也多了起来,再这样下去我迟早要秃头。】

听博士这么一说凯尔希也明白,这件事的责任确实是自己,但摘帽子并不是说摘就能摘下的,毕竟这个女人以前也是抛头露面闪耀过一段时间,见过她的人实在太多了,要不捂严实了,什么时候都有可能窜出个刺客要了这女人的命。

【我在罗德岛的时候就不要戴面具和帽子嘛......】博士也活用自己女人的身份,尽可能的撒娇请求凯尔希允许自己摘下帽子,之前就是因为这件事被凯尔希痛骂一顿,死活不肯答应自己,但一有机会博士还是愿意顶着被骂的风险开口征求许可,谁都不想天天活在罩子里。

这次凯尔希花了点时间思考,这让博士看到了希望,但希望往往只能看见不一定够得着,所以博士并没有把激动心情表现出来,直到凯尔希点头答应了,才像个孩子高举着双手蹦跳欢呼。

【但是,你只能在罗德岛摘下帽子和面具,罗德岛以外的地方你千万不能摘下来。】

【知道啦知道啦,就算你不叮嘱,我也不敢在外面露脸。】博士开心的勾搭着凯尔希的肩膀,从后面看就像个喝醉的连体人,摇摇晃晃,走路的方式又甚是奇怪。

【谁让你以前是爱抖露。】

【那不是为了罗德岛嘛。】

两人这么聊着,那个红头发的少女也从后面跟了上来【老板!凯尔希医生!早上好呀!】两人向能天使问好,博士也才想起来,今天是能天使在贸易站的值班日。

【不过老板,工作前你可要请我吃早餐哦,我昨天也被红打晕了,我可是听说了,是你让红跟拉普兰德打架的,我是看在你的份上原谅了她们,但是这顿早餐是伤病补偿。】

博士也无奈,好在平时自己吃的也少,省了一大把钱,并且为了不被阿米娅拿去买各种材料,省下的钱通通打进饭卡里,今天阿米娅不在家,倒也豪爽的掏出饭卡拍拍胸脯承包了两人的早餐【今天我请客!】

就在能天使欢呼的时候,三人已经路过了干员们的寝室门口,门外熙熙攘攘的,看样子干员们也是刚刚出起床。

【大家早上好啊!】

【哦哦.....博士早上好.....】米格鲁揉揉睡眼并戴上眼镜,发现凯尔希医生身边的女人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好像是......

【博士!】米格鲁终于意识到眼前的黑色中长发油腻女人是博士,惊叫出声,边上的干员们了呆在原地,最终都跟米格鲁做出相同的反应。

【哇!博士你终于不带面具了!】

【博士博士!你终于要重返舞台了吗!跟空小姐一起!】

【博士还是那么漂亮,老夫很是欣慰啊,就是不知道你的口味变了没。】

【星熊你又骗我,你不说博士是秃头的嘛!别跑!】

【博士你真好看。】

【博士你头好油的样子呀,咦~】

【博士要是重回舞台了能跟我组队吗!】

干员们平时对博士的期待终于在今天有所响应,个个都激动的围着博士,甚至是把凯尔希医生硬生生隔离开了。

【大家......别激动,我只是……诶诶别激动听我说呀!红豆,组队的事之后再说......诶不对我并没有要回去当爱抖露.....呀!那边的德克萨斯帮帮忙,能天使我多请你一顿,凯~尔~西~】被激动的干员们围住,吵闹声也把博士的声音压了下去,跟干员们关系太好确实也是件麻烦事。

然而打断这一切的却是厚重的门被拉开的声音,干员们像是听见刻在基因里的声音,闻声望向那扇门,博士的周围也终于安静下来。

那扇门里走出位银白发的少女,少女望向人群,也被人群中间的人所惊艳,但很快就适应了,就像往常一样,彬彬有礼的向大家打招呼,最后还加上了句【博士,你还是那么漂亮,而且好像还能为食堂省点材料哦。】

【拉普兰德我知道我头发油啦,别调侃我了。】博士实在羞于让人们看见自己的油腻头发,结果还是自愿把兜帽带了起来。

但真正让人们屏息的却不是拉普兰德,而是从拉普兰德身后走出的猎狼人,从她的房间里走出来。

【拉普兰德,你们.....】凯尔希首先打破这屏息的氛围。

【正如你们所见,我和红在房间里呆了一夜。】这句话又把空气中的氧气抽走,以拉普兰德和红为界线,一边寂静无声,另一边就跟平时一样面带着不知是否真实的笑容。

【拉普,红先去吃饭了。】

【挡你路了吗,抱歉。】拉普兰德越过那条界线为红让道,因为拉普兰德越过了那条氛围的界线,干员们下意识的往后又退了一步,尽力让界线保持相等的距离,对博士来说,现在的自己说什么都读不懂氛围,也不知道干员们是害怕拉普兰德,还是这种令人思索的情况让干员们避之不及,总之这时候自己就别开口了。

红刚要离开人群的视线却又回身向拉普兰德道谢【拉普,谢谢,昨天红很暖和。】

氛围愈加凝重,而拉普兰德也只是普普通通的回应,就像平时对其他干员一样:没事、小事、无妨、还行、我也正无聊、不用谢、帮到你就行、哈哈 。

【怎么了?各位,我可不会伤害你们,我也不想早餐就吃西红柿哈哈哈哈,这个黑色笑话还行吧,我觉得不错,还是......】拉普兰德露出邪笑,向众人打趣【各位觉得我和猎狼人从一个房间出来很奇怪吗?】对不知情的干员们来说是件奇怪的事,对博士来说却是十分愿意见到的情形,至少拉普兰德现在的眼神中孤独感淡去了不少,但对凯尔希老佛爷来说简直【震撼我妈。】

就在众人吃惊的发不出一点声音的时候德克萨斯却开口了【拉普兰德,你们两怎么回事。】

【哟,早啊德克萨斯,我居然没看见你不好意思。】这可是拉普兰德要求博士把自己宿舍分配在德克萨斯宿舍正对面的,出门不可能见不到德克萨斯。

【我问你,你们两怎么回事!】德克萨斯逼近拉普兰德质问道。

【怎么?你吃醋了?】

【你不知道猎狼人很危险吗!】

【知道哦,但是她并不坏。】

【我知道!算了......你别丢命就行,能天使!吃饭。】德克萨斯也不想继续追问,毕竟自己已经不想再靠近拉普兰德了,只是看在过去的情份好心叮嘱她,她已经没有资本再去玩命了,在德克萨斯眼里红就是拉普兰德生命消逝的加速器,远离猎狼人乖乖接受治疗好好活着,为什么就是不肯。

接到友人的话语,能天使也不敢在这个时候继续让德克萨斯不高兴,双手合十慌忙向博士道歉并表示这顿饭下次再吃。

德克萨斯气呼呼的带着能天使准备离开,拉普兰德才把她们叫住【德克萨斯,你不用担心,我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就算我最后会死在猎狼人手里,也比我最后死于矿石病,变成源石爆炸要壮烈,至少也能避免让你受到感染。】

德克萨斯驻足背对着拉普兰德,无法知晓她的表情,最后抛下句【随你便。】后便离开了。

【博士,那......一起吃饭吗?】拉普兰德又一次邀请了博士,博士看看震惊有余的凯尔希,再看看周围眼神复杂望着自己的干员们,叹了口气【好!今天早餐全部我请!】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