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回目59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28 18:28
点击:219
章节字数:20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便是萧含光权冠六宫,亦需得时刻小心着,不能为任何人抓到把柄。


齐笑去而复返,手中捏着个锦缎裁制的袋子,兴冲冲地与萧含光道:“娘娘,宫中的奇楠之木已备足,草民现下便可与众位御医一道为大王诊治了。”


萧含光看了看已恢复了的姬承影,道:“你且去吧,在宫中这些时日,本宫会着人与你方便。”


齐笑领旨退下。


姬承影进到内殿,看着伺候周昌的宫女俱是不在,殿内除她与昏迷中的周昌空无一人,便踱步到龙榻边上观察周昌昏迷的样子。


他昏迷这些时日,人消瘦了不少,定是在昏迷中受着丹毒的折磨,有时还会皱起眉头闷哼几声,许是疼痛难忍吧。


姬承影先前是不知丹毒之害的,只是有所耳闻,先代帝王将相有不少因着吞服丹药殒命,现下却还有人对此趋之若鹜,想着若是走运,便得道成仙,全然不将己命珍惜。


而周昌这般穷凶恶极之人,若死于丹毒,却是便宜他了。


不知他这二十载手刃过多少人,无辜丧命之人又有多少,要他这般昏迷着殒命,当真与萧含光所言一般,死有余辜。


伸手翻开他的龙袍衣领,肌肤已泛出了片片黑意,早听萧含光言过,他的状况已是危急,亲眼所见却是另一番景象。


姬承影忍住恶心又看了一眼那黑色的肌肤,实在不堪入目,便将衣领胡乱整好,退出了内殿。


“何必去看呢?”萧含光不解地问她道:“若非御医所倾力费神,用了众多名贵药材为他续命,他的躯体怕是早已腐烂,你还怕他会突然苏醒不成?”


姬承影想起入眼一幕,赶忙吸了口气,答道:“我亲眼所见,才当真知晓,他已时日无多了。”


“各地闹灾,百姓人心惶惶,他不下一项政令,只是祭山祭祖便想平息祸患,哪里又如此容易的事?”萧含光冷笑道:“若先王另有一子,想必这王位定是轮不到他坐。”


姬承影想了想,道:“先王为他娶你,无非是想借萧氏势力为他稳固王权,他不知好生待你便罢,竟不改拈花惹草的恶习。虽说身为大王,多纳妃子广布子嗣是他之责,连亲生独子亦是不放眼里,当真不知他是如何想的。”


“周国在他手中,败亡是迟早的事,单凭他捏造罪责,屠戮姬氏一族,便值他赔命了。”萧含光说着,内侍总管从外进来,二人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


“不好了!主子,不好了!”暖竹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萧含光皱眉斥责道:“何事慌张,竟如此不成体统,惊扰了大王,你该当何罪?”


暖竹才注意到周昌的心腹内侍总管也在殿内,稳稳心神,才道:“主子,奴婢刚接到消息,源城来报,源城城主纠集了东部八城,于今日造反了!”


“什么!?”萧含光与姬承影闻言皆是站起身,原来刘昱一早便有打算,动作竟如此之快,当真始料未及。


东部城池天灾尚虞,他竟敢借机起事,意欲何为已是昭然若揭。


“你将此事的消息一一道来。”萧含光吩咐着走下座位,与姬承影对视一眼,俱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惧。


暖竹点点头,答道:“主子,奴婢听闻,他们起事打着的是姬氏旧部的旗号,说是要为崇侯平反。”


“这!这未免太过胡闹了!”萧含光一听事出有关姬承影,当即气急败坏地拍了桌子,怒道:“他们分明是为自己,却将已故崇侯拉来做挡箭牌,当真是不知廉耻!”


萧含光拉起姬承影的袖子,急着向承乾殿赶去。


“德贵人,德贵人?”甫一进殿,萧含光便轻声唤了几声,怕吵到世子。


“王后娘娘,黎妃娘娘,”世子的奶娘从内殿出来,看着萧含光与姬承影二人站在殿内一副着急的样子,不由得问道:“您二位找我家主子是有事吗?”


“快将你家主子请出来,本宫有要事。”萧含光命令道。


那奶娘见萧含光如此,赶忙到内殿唤了还在安睡的芝兰起身。


芝兰听了奶娘的话想着事态紧急,便着了中衣出来见驾。


“二位娘娘有何急事?”芝兰问道。


萧含光不责怪她衣衫不整,毕竟事出有因,她便放下这些规矩,说道:“你快抱着世子召集朝臣上朝,东部八城与源城联合起事,现下不知到哪了,事态紧急,你快着了宫装去吧。”


“竟有此事!?”芝兰一听,亦是震惊。


当下赶忙着人去抱了世子,自己则到内殿去着好宫装,与萧含光姬承影一道去了勤政殿。


等过了一刻钟,朝中要臣亦是到全了。


“今日召集众卿,实是朝中发生了大事。”萧含光站在周昌平日上朝的龙椅前,郑重地道:“想必有人已接到了消息,东部八城与源城联合造反,且是打着为崇侯平反的名义,众卿对此有何化解之法,但说无妨。”


“启奏娘娘,臣以为,造反乃是株连九族的大罪,无论他们是打着何种旗号行事。”右相常灿第一个站出来发言道。


“启奏娘娘,臣以为,右相之言,有所偏颇。”左相封亭玉站出来反驳道:“造反之人既敢打着已故反臣之名,只怕其中必有蹊跷。何不趁此机会将此事彻查清楚?”


翰林院中亦有人站出来道:“臣附议,若已故反臣确有冤情,何不彻查?让蒙冤之人沉冤得雪,亦是功德。”


萧含光听他们说了这些,颇感头疼,当即蹙眉道:“本宫是问此事化解之法,若崇侯之事确有冤情,本宫会命刑部彻查,现下你们且说,如何平息便可。”


礼部有人站出来道:“启奏娘娘,臣以为,不若先派代表与之和谈,若和谈不成,亦可为朝廷收集叛军情况,镇压时也少些侦查之力。”


“启奏娘娘,臣以为,不如直接派出十万精兵,将叛军全数镇压,再将叛军主将带回,一一审讯即可。”


“启奏娘娘,臣以为...”


朝臣又七嘴八舌地说了一些见解,最终,同意了礼部官员的提议,先派代表和谈,谈不拢再动武,先礼后兵。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