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回目58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28 17:54
点击:248
章节字数:20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如此,甚好。”萧含光斟酌着,将话在嘴边回环几次,才道。


王脊檩见她意兴阑珊,无精打采的模样,关切地问道:“娘娘可是凤体违和?在看来臣有些缺失了。”


萧含光正思索着要事,王脊檩却频频打断,只得先将事情放在一边了。


“许是天热,本宫近日无甚胃口,不曾按时进膳的缘故。”萧含光随意编了个借口想搪塞过去,一旁的姬承影亦是点点头,表示同意。


王脊檩却揪着不放,应道:“二位娘娘侍奉大王,忧心劳累亦是辛苦,不如待齐笑出来,为您二位开个健脾开胃的方子吧。”


“不劳王帅费心了。”姬承影一听此话,当即冷下脸色,怎能让王脊檩的人过多接触萧含光呢?


她言过的无甚胃口本就是借口罢了。


萧含光见姬承影如此言语,料想她是恼了王脊檩,便顺着话道:“宫中自有御医所照看众位妃嫔宫人,齐笑乃是专为医治大王而来,怎敢再劳他?若那些御医不中用了,再说不迟。”


一番好意被拒,王脊檩却丝毫不见恼怒,照样与萧含光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二人俱知对方身份尊贵,你来我往间亦不失体面。


少顷,齐笑从内殿出来了。


“大王之疾如何?”萧含光起身,快步上前急切问道。


齐笑回道:“回娘娘的话,大王之疾已是病入肺腑,非一般汤药可治。”


萧含光当即怒道:“大胆,竟敢在此胡言乱语!御医所御医皆言,已拖住了大王病况,如何会病入肺腑,连汤药亦治不得?”


齐笑为萧含光怒目而视吓得跪倒在地,回道:“娘娘息怒,容草民细细道来。”


萧含光冷哼一声,厉声命令道:“你倒是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齐笑正色道:“娘娘,宫中御医所言不虚,大王之疾确是拖住了的,不然以大王的体质,该是抗不过这迅猛的丹毒,御医们开的方子已竭力延缓了丹毒蔓延的速度,这才给草民救治大王的机会。”


“哦?你是说,你有方可解?”萧含光细细打量着齐笑的面容,不放过他的任何表情与动作,若他稍有不慎,定是要让萧含光抓住把柄。


齐笑捻了捻胡须,才忐忑道:“这方子亦是迅猛之毒,草民想以毒攻毒来冲击大王体内的丹毒,到时再将多余的毒素化解,大王必当痊愈,只是...”


萧含光见他犹豫,追问道:“你说便是。现下大王性命攸关,你还有何顾虑?”


“娘娘,只是草民亦无把握,毕竟大王之疾草民未曾有过治愈经验,若治疗途中出了差错,这可如何是好呀!”齐笑皱起眉,说道:“且宫中不知是否有奇楠之木,若无,还需得寻来许多。”


正说着,御医所的御医们结伴而来,进了殿门。


“王后娘娘,”御医们行过礼,章御医才问道:“此人便是从宫外请来为大王诊治的名医吗?”


萧含光点点头,便将齐笑之法说出,当即遭到一众御医的反对。


“娘娘,怎可轻信江湖游医之言?”


“娘娘,大王龙体有失,若当真以毒攻毒,稍有不慎,毙命之虞呀!”


“娘娘三思啊,此人年纪轻轻,许是有些造诣,却想出如此狼虎之法,实是取不得呀!”


......


萧含光看着他们说了许多,皆是叫自己三思而行,便问道:“卿等为大王龙体着想,乃是好事,可卿等却不能出个方子来诊治大王,难不成要等大王毒发攻心,卧床待死吗?”


此话一出,众人哑然。


“既然齐笑已提出了救治之法,便是有望,你等从旁协助便是。”萧含光说完,又追问一句:“齐笑言,需得许多奇楠之木,不知宫中是否有。”


一旁的内侍总管总算得以插一句话了:“回娘娘,奇楠乃是贵重木材,价比黄金,从前年开始,西南藩属占城便因着天气原因,减少了上供。大王又喜奢靡,国库中所存的奇楠木已所剩不多了。”



“无妨,齐笑要多少,若是不够,王帅镇守西南,定是有法子弄一些来的。”萧含光盘算着道。


齐笑一听,忙道:“娘娘,草民要五两奇楠木磨的粉末,再来一棵奇楠木辅之便可。”


内侍总管听闻便去库房中寻奇楠去了。


王脊檩看着这场面,主动出声道:“娘娘,您容臣回府再来,臣府中还应留了些奇楠,若国库中不足,臣也好提早备下。”


萧含光早想打发他走,笑道:“有劳王帅,你不必亲自进宫相送了,本宫差人与你一道去拿便是。”


说着,原本闹哄哄的殿内顷刻间走了个干净,只留下萧含光与姬承影二人在此地候着。


安安静静地呆了一刻钟,姬承影便坐不住,从位子上起身,不住地朝外看着。


“你怎的了?”萧含光不解她的举动,问道。


姬承影微蹙起眉,道:“不知齐笑开的那方子究竟是何,我观他言语,似未察觉丹毒有异,可若周昌当真醒过来,还能任我们摆布吗?”


“你啊,真是杞人忧天。”萧含光端起茶盏,内里的茶已凉透,却是解暑去热的,一饮而尽了,萧含光才接着道:“醒过来便是他命不该绝,待他醒来,齐笑离去,我们再操纵于他,岂非易事?”


“我是担心,他这般醒来,又要引起一场别的争端了。”姬承影忧心忡忡的模样惹得萧含光心疼不已。


萧含光当即不顾殿门大开,随时有人闯进来的危险,将姬承影拥入怀中,轻声安抚道:“我不会让此事发生的。若你仍是忧心,我们便要他醒来一日,翌日便丧命,可好?”


“晔儿,你是否想过我是个恶毒的女子?”姬承影从她怀中抬眸望去,萧含光正满眼爱意得看着自己,却不由得问道。


萧含光将她拥紧,在她耳边柔声道:“以他一命换你全族,你竟觉着自己恶毒吗?他只是死有余辜罢了,何必要宽恕他呢?你想要的,我皆会给你。”


姬承影在她怀中伏着未动,半晌才起身。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