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荊國

作者:予諾
更新时间:2019-10-27 22:02
点击:203
章节字数:39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萬祐。」

「嗯?」

「為什麼我們要躲起來?」

「等等就知道了。」

兩天前,剛入住八方客棧的三人第一晚便徹夜無眠,起初是房間只剩下兩間,後來是送上的晚餐被萬祐發現有問題,被當場推拒,再來和葉祈同房的林雪,放寬心的用著震耳欲聾的鼾聲把原本要休息的葉祈與住在對面的萬祐吵得差點吐血,醒來後見兩人的黑眼圈還非常貼心的問兩人怎麼了⋯⋯

第二天,葉祈和小雪一出門就被三個穿著少女青紗的蒙面草叢大漢給追殺,好在萬祐及時將兩人拉進暗巷才躲過了一劫。

一直到晚上,萬祐在半夜驚醒,發現氣氛不大對勁,有些擔心的去了葉祈兩人的房間,進門發現葉祈剛好沒睡。

不過在萬祐進門後,就發現周圍突然多了不少陌生的氣息靠近,一個側翻便將葉祈整個拉到自己的房間。

回到現在,葉祈因為連兩天被林雪折磨之後,各種感官遲鈍,耳朵也被摧殘得有些重聽,而且過幽門後一切感官比常人好上千倍,卻是連有氣息靠近都感覺不出來,可見林雪的鼾聲多麼的「魔性」。

聽著萬祐平穩的呼吸,葉祈眼睛不自覺的慢慢閉了起來「呼⋯⋯」

萬祐聽到聲音低頭一看,葉祈已經半闔著眼,頭時不時的點著,完全沒有平時的師姐風範,倒是有點像偷打瞌睡的小懶貓。

萬祐盯著葉祈看一會兒後,見葉祈終於忍不住的倒下去了,萬祐眼疾手快的接住,一氣呵成的將葉祈打橫抱了起來「睡一下吧,明天早上會叫你的。」

將葉祈抱到床上後,幫葉祈蓋好棉被,見她還想起身,便壓著葉祈的肩,把亂掉的棉被重新蓋好「睡吧,我在這。」

「我⋯⋯謝謝你。」葉祈原本還想拒絕,但是一想起那日益增強的打呼聲,在萬祐的房裡還好一些,不過實在是心累啊⋯⋯

「嗯。」見葉祈睡下了,萬祐才換了身裝備出門。

萬祐一打開門就見到三個黑衣人正要打開對面房間,心想著時機還真剛好。

「三位,半夜在此喧鬧,是有何事?」萬祐悠悠的步出房門,還刻意放輕動作關上門後才正視眼前的三人。

其中一個身材高瘦的人站出來拱手道「這位姑娘還是別瞎攪和吧~」

萬祐微微挑眉,饒有興致的問道「要是我硬要呢?」

語落瞬間,三人立刻擺出架式,一副要封口的樣子,萬祐沒有立刻反應,。反而是毫不在意的繼續說道「三位不必如此,我只是想讓你們帶路罷了。」

三人仍舊保持著禁戒姿勢「帶路?」

萬祐無所謂的笑了一下「呵,我要見咸祁。」

三人愣了一下後,緩緩放下手上武器「妳是主人的?」

萬祐口氣轉成這樣高深莫測的大佬「我是咸祁某位故友的好友,此次特來拜訪。」

三人眼神交流一會兒後,拿出一塊玉珮「這是信物,我們先回去通知主人一下,得到主人命令後會再來客棧尋姑娘的,請問姑娘芳名?」

「⋯⋯莫言,你就說我⋯⋯算了,就這樣吧。」

「⋯⋯那莫姑娘,我等先告辭了。」

三人離開後,萬祐回到房間,見在床上沉睡的葉祈,心中懸著的心微微放下,就這樣靠著床架看著葉祈,等待晨光的來臨。

辰時三刻,晨曦輕拂,暖風輕照,萬祐傾靠在窗台上,享受著清晨鬧街中獨有的寧靜,漸漸增加的人群,收起的攤位一個個的擺設好,一切如此的平淡安樂⋯⋯除了對面的噪音。

等太陽出來的差不多了,街上也多了一些出來採買的客人,叫賣聲和喊價聲漸漸掩過了公雞叫,葉祈微微動了一下眼皮,看起來快要醒了,萬祐便回到床邊。

萬祐放輕聲音道「早安。」

「嗯⋯⋯早安。」葉祈緩緩起身,看著半開的窗戶,再看向萬祐。

「妳整晚沒睡?」葉祈想說為什麼萬祐整晚都沒睡,難道是因為自己佔了她的床嗎?

萬祐聞言,先是搖了搖頭再點頭「我只是睡不著而已。」

兩人很有默契地望了一眼房門,那堪比雷聲的噪音消停了一瞬,然後又升了一個等級,兩人默默轉回來,相視一笑。

葉祈突然想起了什麼,抬頭對上萬祐的眼神「昨晚到底是怎麼回事?」

萬祐朝空中望了一眼後,低頭看著葉祈,嘴角浮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有趣的事~」

「是嗎⋯⋯」葉祈看向萬祐的眼神,帶著一絲探究的意味,是一種越想看清楚卻越模糊的朦朧眼神,就現代來說就是老年人看年輕人的眼神。

「碰!」突然門外傳來巨響,萬祐輕輕打開門,發現林雪一臉著急地撲向自己,便連忙再把門關上。

「阿祐!開門!師姐不見了!」萬祐聞言,回頭看了眼葉祈,葉祈也同樣用著疑問的眼神看著自己。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後,萬祐才緩緩打開門,林雪一見到坐在床上的葉祈,整個人都攤坐在地上。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師姐你被人帶走了。」林雪一臉無辜樣表示,我沒有要打擾你們的意思,是現況所逼。

「被抓?怎麼回事?」萬祐思考了一下,昨晚那三個人也是在進門前就被自己攔下了,所以另有其人,可是但凡懷著敵意的人都會被自己感覺到才對,難道⋯⋯

「你看這個。」林雪將左手的信籤遞給了萬祐。

「⋯⋯明晚子時,葉祈就由我接收了,夜之遊俠上。」萬祐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這夜之遊俠來的還真是剛好啊~

前世名動天下的「採花大盜」,這一世遇到我可算你運氣不好,竟敢把主意動到我身邊的人上,膽子還真不小啊~

林雪感受到萬祐的低氣壓,單純認為是萬祐醋罈子打翻了「我一醒來就看到師姐不在,然後⋯然後⋯我就看到紙條放在桌子上了。」

「放心吧,別說我,就算是師姐被抓走那採花賊也動不了她的。」萬祐摸了摸林雪的頭輕輕笑道。

「這事我處理,你就放心吧。」萬祐對著葉祈說道,葉祈抬頭對上萬祐的眼神,只見萬祐明明是看著自己的,那眼神卻莫名的空洞遙遠。

臉上雖然是帶著笑容,葉祈看著卻是感覺到滿滿的無奈沈重,見著這樣的萬祐,葉祈心裡莫名的微微刺痛,但是腦海卻不斷的思考著自己這直覺的反應到底是怎麼來的。

萬祐回過頭,對上了葉祈的眼睛,呆愣了一下,隨即慌張的移開眼神。

「眼神⋯⋯那是心疼嗎?」萬祐思考了一下,接著便將疑問放在心底深處。

「好啦,我先出門了~」萬祐摸著林雪的頭,轉身背對葉祈走了出去。

望著萬祐身影的葉祈眼神有些失落,林雪偷偷撇見,只當作是萬祐不解風情。

「阿祐真是!怎麼能放師姐一個人在這呢!⋯⋯難道阿祐是在意我?不會吧⋯⋯該不會阿祐看上我了吧?不行不行!跟師姐搶女人可是找死的行為呢!⋯⋯可是阿祐會做糖,人也好,長的又漂亮,感覺也不錯呢~」

在林雪的腦補之下,萬祐變成了林雪的愛慕者之一,可憐的萬祐連反駁的機會都沒有,而林雪望向自家師姐的眼神多了一絲憐憫,自以為是地幫萬祐發了一張好人卡給葉祈,而葉祈也習慣了自家師妹時不時就瘋瘋癲癲的,所以也沒多太在乎。

「莫姑娘。」

「咸君。」

萬祐身著一襲水藍色長紗,臉上戴著海棠刺繡的紫色面紗,對面則坐著一位身著白色儒服的少女,優雅文靜,恬淡怡然,活脫脫一朵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蓮而不妖的白淨蓮花形象,眼神卻是一副經過無數算計洗滌過後的陰沉。

「咸君嗎⋯⋯莫姑娘到底是?」咸祁心裡雖然已經有了些猜測,不過還是想聽萬祐親口承認。

萬祐微微掀起面紗,拿起桌上冒著白煙的茶抿了一口後,緩緩道「落尤空雀城,蒼茫亦悠行。」

「蕭大哥!你果然認識蕭大哥?!」咸祁著急地跳起來,萬祐依舊一臉平靜的道。

「莫急,蕭尤現在很安全,我可以告訴你他的下落,只是⋯⋯」萬祐頓了頓,她知道咸祁是個聰明人,不可能不懂自己的意思。

「⋯⋯請問莫姑娘需要什麼幫助?」咸祁也知道天底下不可能有免費的早餐,想要得到什麼就必須付出。

「你很聰明,我需要你幫我抓一個人,我知道你很守信,我可以先告訴你蕭尤的位置。」萬祐面紗底下的嘴角微微泛起一絲笑意。

「就這麼簡單?」咸祁滿臉懷疑的看著萬祐,畢竟只要知道自己和蕭尤關係的都不可能只提出這樣的要求,曾經無數人都用蕭尤的下落來要挾自己,雖然最後下場都不是很體面,不過從沒有一個不是獅子大開口的。

「就這麼簡單,我不喜歡威脅別人,也不需要,只是剛好手邊沒人而已,再說⋯⋯」萬祐看了一下咸祁的反應後才繼續說道。

「你找到蕭尤後可有更多的事等著你,我也只能做到這而已,不過我先跟妳說,你一定要堅持下去才能夠將蕭尤留下,最後送你八個字『莫問前塵,問心無愧。』,祝你好運。」

「⋯⋯多謝莫姑娘,姑娘大恩,在下沒齒難忘!」咸祁聽萬祐這一言,便清楚了萬祐是真的知道蕭尤的位置,雖然不知道萬祐的心思,不過只要告訴自己蕭尤下落的,無論是邪主還是魔神都無所謂。

「既然如此,那你便喊我聲妹妹吧?」萬祐思考了一下,還是讓咸祁當自己是妹妹好了。

前世自己去了一趟南疆,剛好遇到重傷的「蕭尤」,回來天衙閣的路上就告訴了咸祁,然後當咸祁回來找到自己時就說要為自己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之後也真的做到了,不過卻再也沒見到蕭尤。

直到自己有一次獨訪南疆時,遇到了已經成為王的蕭尤才知道了一切的緣由,這也成了萬祐的一個遺憾,現在幫兩人一把也算是全了三人的緣分。

「那⋯⋯妹妹。」咸祁嘴角微微抽蓄的勾了一下,心裡雖然有些納悶,不過語氣倒是堅定不移。

「好,我的名字叫萬祐,姐姐就聽仔細我接下來說的話。」萬祐拿掉面紗,見咸祁跟前世一模一樣,熟悉感便增加了不少。

「你要去的地方是南疆,那裡有個國家叫做『圭格納』,記得要帶著商隊過去,說是要賣東域的商品便行,等生意穩定下來後就去東郊找『蕭若鴦』,她就是你的蕭大哥了。」

「蕭若鴦⋯⋯難道⋯⋯」咸祁一臉茫然的望向萬祐。

萬祐輕輕拍了拍咸祁的肩,語氣堅定的道「尋尋覓覓三百載,暮然回首,那人卻已在天樓待歸人,不要找錯人了,也不要留下遺憾,知道了嗎?」

「嗯⋯⋯我知道了。」咸祁眼神也慢慢染上了一絲堅定,萬祐也知道目的達到了,便也放心的離去了。

「唉⋯⋯這夜之遊俠還真難搞啊~前世也沒人將她抓住過,看來還是得要我親自出馬處理才行。」萬祐剛從咸祁的府邸離開,心裡是想來個城市一日遊,不過也沒有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就一直在街上遊蕩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