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小雪,跑步吧!

作者:予諾
更新时间:2019-10-27 22:01
点击:365
章节字数:53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隔日清晨,萬祐在一片蟲鳴鳥語中慢慢甦醒,眼睛睜開的一剎那,彷彿整個世界都變了個樣。

「葉祈!⋯⋯看來是睡著了。」萬祐一睜開眼就看見葉祈的臉離自己只有十公分不到,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才發現葉祈竟然睡在自己腿上。

萬祐輕輕搖了一下葉祈,見葉祈沒什麼反應,就放棄了叫醒她的打算。

「今天小雪肯定還是安分不了,還是讓你多休息一點吧。」萬祐把垂到葉祈臉上的髮絲輕輕撥到耳後。

「⋯⋯」這樣平靜的時光,還有一個人陪伴在身邊,這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呢?

萬祐回想了一下重生之後的事,因為前世的原因對父母有著歉意,所以總是在親近和陌生的邊緣徘徊,姐姐那邊自然是避之唯恐不及。

原本以為一直這樣過下去,自己就不會再受到傷害,但是這樣下去,自己只會永遠停留在原地吧?

「那⋯⋯我能夠相信你嗎?」萬祐問著沈睡中的葉祈,眼神如黑潭深底般死寂,卻能看出還有著一點點的光芒不滅。

過了沒多久,葉祈打敗了周公的龜孫女回到了現實,剛睜眼也是嚇了好大一跳。

「萬祐!⋯這是怎麼回事?我記得我靠著樹睡著了,然後⋯⋯」葉祈突然愣了一下,周圍溫度也跟著這一愣而急速下降。

萬祐感覺到氣溫的變化,緊張的抓起葉祈的手來診脈,不過才剛碰到皮膚,萬祐就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

「師姐,醒醒。」萬祐輕輕的拍了拍葉祈肩膀,葉祈也慢慢回過神來。

「唔⋯⋯我怎麼了⋯⋯」葉祈腦中一片空白,耳邊除了剛才萬祐的呼喚聲外,只剩下嗡嗡的耳鳴聲作響,頭部也劇烈疼痛著。

「沒事,剛才⋯⋯蠱毒發作了。」萬祐從口袋掏出了一個小玻璃盒,裡面裝著萬祐特製的左手香薄荷藥膏。

「這藥膏抹著會好一點,妳帶著吧,我這裡還有。」萬祐將葉祈扶到了樹下,將藥膏輕輕的塗抹在葉祈的太陽穴上。

「謝謝。」葉祈聞著藥膏涼涼的清香,身體不自覺的放鬆了下來,頭痛也舒緩了些。

「我們休息一下再回去吧。」萬祐見葉祈放鬆的表情,實在是不忍心讓她馬上回去面對林雪啊⋯⋯

「好。」葉祈頭還痛著,要是回去可就要面對桀驁不馴的小師妹,還是先休息一下好了。

一個時辰後,萬祐才跟著葉祈回去,一邊觀察著葉祈的狀態,一邊思考要怎麼對付葉祈身上的「蠱毒」。

兩人回到馬車上,此時的小雪依舊是睡的不省人事,連靠近的不用,遠遠就能聽到震天的隆隆鼾聲。

「⋯⋯我先把小雪叫醒吧。」萬祐讓葉祈現在外面等著,自己則是掩著耳朵,冒險的進入了馬車裡。

「小雪,醒醒。」發現用叫的完全沒反應後,萬祐思考了一下,直接將林雪踹下了馬車。

「誰!⋯⋯阿祐,師姐早啊。」林雪一起身就握緊拳頭,準備往馬車上走過去,不過一見到是萬祐,整個人瞬間變成乖巧聽話的小師妹模式。

「⋯⋯早。」這孩子不會是怕自己不給她糖吃才這麼聽話吧?

「⋯⋯」這孩子果然惦記著萬祐的糖,下次也跟萬祐討一些好了,什麼事情一顆糖就能解決,如果還是不能解決那就兩顆糖。

「你們兩個是怎麼了?怎麼都這個表情啊?」林雪一臉茫然的看著兩人完全同步的表情,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什麼,但是明明自己才剛醒啊⋯⋯

「沒事。」

「沒事。」

「欸?」又一次完全的同步,此時的林雪還看不出什麼的話,那就枉費了她身為這部戲唯一一個鳥蛋配角了。

「師姐,加油!」小雪一臉真摯的用著祝福的眼神看向葉祈。

「小雪⋯⋯想用跑的?」葉祈的表情瞬間黑化,手上有著一條不知道何時拿出的倒刺長鞭,儼然一副女王氣勢。

這副場景實在是萬祐前世在宗門時最為熟悉的場景了,自家師父執勤喝酒總是葉祈一記長鞭將師父捉拿到案。

現在想想,前世的萬祐雖然可以義無反顧的為萬芊蒔扛下所有的罪,一個人獨自面對全世界的指責,但是還真從沒敢惹過葉祈生氣。

「好了,我們上車吧。」萬祐突然同情心氾濫了一下,便出了聲阻止了。

「阿祐⋯⋯」林雪一臉感謝的看向萬祐,彷彿抓住救命稻草般微微上揚的嘴角說明了一切。

萬祐見到那笑容後,只簡單的說了五個字「小雪,跟著跑。」

還沒等到林雪崩潰的表情,萬祐就先上了車,葉祈愣了一下才跟上,等坐下後葉祈才問萬祐。

「就這樣對小雪好嗎?」林雪畢竟還只是個孩子啊⋯⋯

「那是要磨練她的心性,太驕縱了。」萬祐也想起了林雪的前世,也是因為太任性的原因而命喪荒野,這一世既然有緣,那就幫她一把吧。

「嗯⋯⋯那便讓她多跑幾圈吧。」葉祈坦然的接受萬祐這個解釋,希望能挫挫些林雪的銳氣。

於是在兩人的共同協商下,林雪只能乖乖的跟在車後跑,腰上還有葉祈的鞭子綁著,而且就算想跑荒郊野外的也沒地方跑,林雪根本沒有其他選擇。

到了午時萬祐才讓車伕停下,不過下車時已經不見林雪蹤影,葉祈見萬祐四處察看的樣子,便輕輕戳了戳萬祐的肩。

「在車後。」萬祐感受到耳邊傳來的輕微震動,耳朵不自覺的顫了顫,接著徑直走向馬車後方。

低頭一看才發現林雪呈現大字型睡姿的躺屍在地上,不過萬祐心裡卻還是剛才的畫面。

「聲音⋯⋯太近了。」萬祐只覺得現在的自己不像自己,整個心情都亂的跟颱風天騎腳踏車一樣,只好隨便找個沒有人的小角落坐著畫圈圈。

等找好時機後,處理完心裡世界的萬祐將林雪摃上馬車,等葉祈上車便直接出發。

一路上葉祈也沒什麼說話,萬祐則是始終安靜著,兩人之間的氣氛顯得有些尷尬,不過也沒有第三個不識相的人來打壞氣氛,就這樣尷尬的一直到了傍晚。

車伕找了個地方停下,萬祐第一時間便下了車開始生火,等生完火後,葉祈也下了車走到萬祐身邊。

「萬祐⋯⋯怎麼了?有心事?」葉祈也不知道怎麼開口,以前也沒有關心過人的經驗,只能憑著自己上了。

「沒⋯⋯」開啟了角落小生物模式的萬祐根本是左耳進右耳出,葉祈不管再說什麼都是聽不進去的。

「⋯⋯看著我。」葉祈直接強硬的將萬祐一把拉過,右手則是抓住萬祐下巴,讓她視線沒辦法移開。

「師姐⋯⋯怎麼了?」萬祐直到現在才才角落小生物模式中回過神,一見到葉祈的臉離自己十公分不到,下意識的就想往後退,結果下巴被緊緊抓著,左手也是被緊拉著,根本沒辦法脫離。

「我才想問你怎麼了。」原來要這樣才會聽話,早知道就不用玩心裡戰了。

萬祐從葉祈的語氣中就聽出來滿滿的不耐煩,這才想起來自己在車上就敷衍了葉祈無數次,連下車後也是照樣敷衍,難怪葉祈會這麼生氣。

「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抱歉。」原來葉祈也是個會關心別人的人,看來是自己太不了解她了⋯⋯

「⋯⋯沒事就好,下次別這樣。」葉祈見萬祐是真心道歉的便想著原諒她,倒是完全沒發現自己的情緒已經開始不受控制了。

到了晚上,萬祐特地做了兩個帳篷,一個是車伕的,另一個理所當然就是林雪的,畢竟自己還是要睡覺的。

這次葉祈也跟著睡下了,萬祐倒是覺得還好,畢竟昨晚葉祈不小心睡著後就發生了那樣的事,這次還是小心點為好。

平靜的時光一直到了三更半夜,萬祐突然的就醒來了,醒來就算了,竟然還睡不下去,這是以前很少遇到的事,以前萬祐雖然很淺眠但是極易入睡,幾乎不會發生失眠的情形。

萬祐想說睡不著就出去走走散散心好了,結果剛起身就聽的一個掙扎的聲音。

「唔⋯⋯」葉祈的面前驟然出現一隻巨大的詛咒生物,一點一滴的吞噬著葉祈,葉祈用著僅剩的最後一絲意識祈禱著有人來救她,此時腦海裡卻突然浮現出萬祐的身影。

「萬⋯祐⋯」睡夢中的葉祈向空中緩緩伸出手,微微空握著的手,想要抓著什麼卻什麼也抓不住。

葉祈絕望的將手慢慢放下,坐在旁邊的萬祐在葉祈放下前輕輕的握住她的手。

「有我在,沒事。」萬祐看著葉祈趨於平靜的表情才鬆了一口氣。

原本聽見葉祈喊著自己的名字,還沒想過多理會,但是心裡卻下意識的握住她求救的那雙手。

萬祐想著這樣握著也不是,輕輕扯了一下,葉祈的臉色卻又變得更難看了些,手也握得更緊。

「唉⋯⋯」試了幾次後,萬祐果斷的選擇放棄掙扎,就任由睡著的葉祈抓著,自己就盤坐著閉目養神,等葉祈將自己鬆開,不然現在這樣子也沒有辦法。

隔日清晨,萬祐微微睜開眼,發現人還在睡,不過緊握著自己的手依舊沒放開,自己的手已經微微呈現缺血的紫黑狀態,萬祐悄悄運了一些血氣過去,顏色才慢慢恢復原狀。

直到辰時左右葉祈才悠悠轉醒,一醒來就發現坐在自己身邊的萬祐,正用著無可奈何的表情看著自己。

「早安,你終於醒了。」

「早⋯⋯這是?」葉祈起身後,低頭就看見自己緊握著萬祐的手,連忙鬆開後,才見到原本被自己握住的地方已經瘀青,還微微泛著黑色,滿腦子的懊惱。

「抱歉⋯⋯」自己為什麼會抓住萬祐的手不放呢?⋯⋯難道是昨晚的惡夢?

「你醒了就好,等到了宗門就給你治病,還有⋯⋯」

「嗯?」

「幫我上個藥。」萬祐從斗篷的袖子裡拿出一瓶雪白瓷器。

葉祈有些不好意思地接過藥水「抱歉⋯⋯」

萬祐看著葉祈一直道歉的,心中有些不耐煩的脫掉斗篷,挽起袖子,露出一大片雪白剔透的肌膚,讓人有種想要咬一口的衝動。

不過脫掉斗篷的萬祐,裡面穿著一襲飄逸的水藍色長紗,加上白皙的肌膚和精緻的臉蛋,實在是勾引的讓人鬱悶難受啊!

「咳咳⋯⋯那我上藥了。」葉祈輕咳一下,象徵性地掩飾心中的想法,卻沒想到一句俗話「此地無銀三百兩」,這一咳反倒引起了萬大夫的注意。

萬祐仔細觀察著葉祈的臉色,臉色紅潤血氣充足,沒有任何病徵,如果硬要找一個,也就是有些上火吧?那應該也不會導致咳嗽,到底是⋯⋯

萬祐越是盯著葉祈看,葉祈就越是尷尬,於是藥塗好後葉祈就轉身出去了,留下一臉無辜的萬祐。

「我又不會吃人⋯⋯」這葉祈是怎麼了?莫不是怕尷尬⋯⋯昨晚不是都說開了嗎?

「我為什麼要跑?」葉祈一邊問著莫名其妙的自己,一邊走向林雪的帳篷。

「師姐!早安!」林雪一副精氣神十足的模樣,葉祈也將剛才的心思收了起來,擺出了大師姐的氣勢。

「早,準備好繼續跑了嗎?」葉祈一臉奸險的說道,林雪有些小害怕的後退了七八步,乘起來剛好是五十六步整。

「好了,東西收一收就走了。」見小雪擔心受怕的模樣,葉祈表面上看起來平靜,心裡卻是有些開心的放了她一馬。

作者貼心小提示:葉祈腹黑屬性覺醒中。

回到馬車時,萬祐已經整理好行李等著兩人,小雪一見到馬車就開心的往車上衝,萬祐與葉祈對視了一眼,便轉身進了車上。

葉祈望著萬祐背影,心裡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自己卻連這莫名的情緒是什麼也不知道,正想著是要進去還是留在原地時,萬祐就拉開車簾向葉祈伸出手。

「上車吧。」

「⋯⋯好。」

上了車後兩人坐在正對面,萬祐依舊披著斗篷,雖然在沒人時會拿下,不過臉上的面紗倒是一刻也沒有離開過,除了在茶館和受傷時。

萬祐低頭沈思著,越想越覺得這一世的葉祈與上一世相差太大了,沒有像上一世那般只可遠觀不可近觸,反而有些小女人的感覺。

不過這當然是對萬祐才有的,符門裡的那些師妹們無論對葉祈再怎麼好或壞,葉祈始終都不會對她們有其他表情,連情緒也像表面上平淡。

不過萬祐也不知道這些,只當葉祈原本就是個悶騷,只是現在還沒那麼悶而已。

一路上除了林雪外都沒人說話,林雪索性閉上嘴巴,車上也陷入了一種過分寧靜的尷尬局面。

萬祐在思考著宗門後的事情,原本是劍門出身的萬祐擔心自己重生後會因為某個無意間的小動作而將自己陷入不復之地,不過葉祈在符門,一個隊伍也不太需要兩個輔助的,到底要怎麼選呢⋯⋯

坐在對面的葉祈則是一直掙扎著,不停的思考當萬祐向自己伸出手時,心裡突然產生的微妙感覺,帶著一些些的開心和一絲絲的意味不明,面對這種感覺,葉祈雖然覺得陌生,但是比起逃避,葉祈更想思考該怎麼去面對了解。

隨著時間緩慢的過去,葉祈的內心越是糾結,而萬祐這邊倒是理清好了所有思緒,無論是什麼門系,就從一年後的宗門大比開始,一步一步的重回巔峰,然後將當初萬芊蒔背後的勢力,魔教的「萬魔殿」給除掉,不過首先要先解決一件事,葉祈體內的「冰魔」。

其實葉祈體內的並不是蠱毒而是一隻上古魔物,是世代祖傳的封印魔物,從葉祈出生開始便寄宿在葉祈體內,一直到前世某次與邪教戰鬥時,被萬魔殿的右護法所激發,葉祈便與冰魔完全融合在一起,從此葉祈便成為了邪教聖女。

不過在得到煉化靈根秘法時,萬祐也一同得到了其他三本古籍,其中一部就是利用吞噬魔物來獲得魔物能力的功法。

「這一世既然重來了,那我絕不會讓事情再發生!」萬祐暗自下定決心,畢竟上古魔物在這世界已經是絕跡加絕種了,是世界保育第一級的動物,怎麼可能那麼容易找到呢?

「到了!師姐、阿祐,你們快看看」林雪著急地衝來衝去,還拉著萬祐和葉祈來到窗戶邊。

往窗外一看,古樸典雅的樓房,繁華熱鬧的市井街道,是標準的首都民生風氣,不過⋯⋯一路看過去,暗巷中「有趣」的事可真不少啊~

三人告別車伕後,找了一間客棧歇下,萬祐先是站在外面,盯著客棧招牌看了好一會兒後,輕輕淺笑,葉祈和林雪一臉莫名的看著萬祐,萬祐才緩緩步入客棧。

八方客棧嗎⋯⋯「呵~看來這幾天會很有趣呢~」

葉祈朝著萬祐的視線看過去,只見到八方客棧這四個大字懸在那,不過腦海中也突然想起先前萬祐的疑問。

「難道這八方客棧⋯⋯」聽上次萬祐的疑問,應該跟天衙閣有關才對啊,可我怎麼都沒印象呢?

「沒事,只是聽路過魑漓國的旅者說過而已。」萬祐雖然想起了八方客棧跟魔教的淵源,但是年代太過久遠,為什麼跟天衙閣有關也不清楚,只能慢慢等答案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