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爱情这东西(下)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9-11-05 22:42
点击:369
章节字数:34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三三、爱情这东西(下)

客厅愈发暗了,仅有的光线映在枪口,反射在蓉子眼睛的泪光里,她苍白的嘴唇翕动几下,带着一丝惨笑,低声道:“果然是你,鸟居大师。”

江利子比蓉子平静多了,这一切早在她预料之中。她一直在等待的结局今天等到了,仿佛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坠落,反而有一种释然。她挑起嘴角,微微一笑:“怎么,难道你不是今天才知道?”

江利子的笑像一把刀,将蓉子的心狠狠地划伤。她的眼眶已经通红,脸部的线条却变得冷厉峻峭,在她心里显然是意志和感情的剧烈交战。“我早就该知道,现在的江利子早就不是原来的小利,只是我一直在自欺欺人。可是我万万没想到,我一心要抓的人,一直在我身边,真是好笑,我真是日本最大的笑话!”

江利子没有说话,她心里很明白。十二岁相识,十六岁相爱,这一对聪慧而深爱彼此的恋人,她们太熟悉对方了。对方一丁点儿的情绪变化她们都能敏感地察知,她们曾经爱到不容一点儿间隙,更何况她们中间藏着一个如此巨大的秘密,里面藏着的是爱与背叛,欺骗与死亡,光明和黑暗……

“看来,是我的隐藏功夫还不够强大,让你见笑了。你教教我,怎样才能变得更好?”江利子也慢慢坐下,话语也如平常一样带着戏谑和自嘲。她看上去姿势随意,实则每一根神经都不曾放松。刺客一旦暴露身份,所有看似平常的一切都变得危机四伏,她不是不信任眼前的爱人,而是阴阳师可能会在蓉子身后藏着她自己也不清楚的杀招。

“我没那么大能力,教不了刺客大师。”蓉子冷笑,“我只是……”她顿了顿,忍住了泪水,“我选择警视厅公安部,就是为了去找你,找鸟居案件的线索,可是以公安部强大的情报能力,居然这么多年找不到一个就身在东京的人,这怎么可能?你面对毒贩那样应付裕如,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做得到?还有,鸟居家的仇人以他们独有的方式一个个死去,你以为我会注意不到么?这世上除了鸟居江利子,谁还会用这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方式报仇?还有那幅你模仿的列维坦的画。这幅画珍藏于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2016年夏天第一次启封展出,而且从未出现在网络、媒体和画册上。如果你一直在日本,蜗居在那间小房子里,怎么可能画得出来?”

这回江利子真的吃惊了:“你怎么会知道?我记得你对绘画从无兴趣?”

“因为你有兴趣,所以我……”蓉子惨然一笑,她从未告诉江利子,分离的这九年,她记得她的恋人的每一个兴趣,去尝试她的恋人每一个喜欢的,猜测她的恋人每一个想要的。把江利子的喜欢变成她的喜欢,江利子想要而未得的,她去实现。2016年她去俄国出差,特别抽出了一天去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去看那里的拉斐尔、伦勃朗、莫奈、列维坦……她其实不感兴趣,也读不懂那些画的妙处,可是她像一个虔诚的朝圣者,努力去记住每一幅画,特别是那些绝无仅有的。因为小利喜欢,小利想要看到,可是小利不在这里……可是她却万万没想到,这是证明她恋人谎言的最有力的证据!

“可是……我可耻地选择了逃避,努力地说服自己这可能是巧合,一遍遍地催眠自己,因为……我爱你……”说到“爱”字,她一直竭力用冷静和理智控制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颗颗滴落。

每一滴泪,落到地上悄然无声,而落到江利子心上,却如同重锤的敲击,让她心头疼得喘不过气来。可她还是用最冷淡的声音回答,像是用冰雪浇熄炽热的火焰:“是啊,你总是在怀疑和信任之间徘徊,这种自我催眠不符合你的性格,蓉子。可我也一直告诉你:我在你身边只会害了你,终有一天,你会后悔的。结果真如我所言,当你今后想到鸟居江利子,想到的不是美好而是怨恨。这一天终于到了。”

“今后?你预备给我今后?”蓉子握紧了手中的枪,“刚才,你想杀我!”她举起了枪,对准了眼前的恋人。

江利子没有动,她直视着那黑洞洞的枪口,还有搭在扳机上那苍白颤抖的手指,在这种不稳定的状况下,子弹随时会呼啸而出。

可是和刚才拔枪时的戒备森严不同,江利子此时确信,蓉子不会开枪。那紧逼的枪口,只是为了一个解释。蓉子希望她能告诉她:她怎么会想要杀她?她不会骗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情势所逼,并非出自她的本意。她会答应她,脱离刺客的身份和使命,好好地在她身边。果真如此的话,她甚至可以放弃曾经坚守的原则,用尽权势和手腕,帮她脱罪,还她平安!

如果是九年前,哪怕只听到此刻的一丝儿温暖,鸟居江利子都会放弃一切,飞奔过去,躲进名为水野蓉子的窠巢中去。可是现在她是背负使命、身系无数人安危的刺客大师,她的世界里万事皆虚,万事皆允,唯独不能容纳逃避。这所有的,她一样也无法答应!

“蓉子,我怎么会杀你?”江利子的话语犹带暖意,可是下一句让蓉子心头又是一寒,“你是我任务的一部分。”

“你……”

江利子毫不留情地说下去:“你说你爱我,而是你问过我爱你么?从你九年前离弃了我,我就和爱情告别了。爱情和我家人的血海深仇比起来,算得上什么?你知道么?为了设计和你的重逢,我步步为营,步步惊心,那里容纳得了爱情这种最碍事的东西?”

蓉子听到鸟居江利子用平淡语气说出的每一句话,却都像是割下了一刀。她终于知道自己完全没有自我估量中的那样坚强,她眼前的这个女人可以轻而易举地伤害她,不费吹灰之力。

那是因为爱情,爱情这种最碍事的东西。

她颤抖得甚至拿不动手枪,颓然垂下了枪口。“你是说……那些都是你的设计……”

“为你精心设计,为你花光心计,这世上只有你而已。”江利子依然那般冷静,可是眼眶却悄悄地湿润了,“我的生命中从未有过其他人,可是我却只是你的四百分之一。”她突然笑了,可是眼神里却有着不应该属于刺客大师的怨和悲。

蓉子心头猛然一震,和江利子复合以来,她们从来不提及那缺失的九年发生过的事情。她一厢情愿地认为过去的已经翻篇了,她和小利只要拥有现在和将来就好。可是她还是想得太简单了,过去的一切永远存在,她会在某一个时候复活。她想起那晚她和大神相马相亲,被江利子撞见的情形。就算那场巧遇可能来自于早有准备的设计,可是那时江利子眼神中的凄楚、倔强、怨怼、柔情、欲断难断……却是那一刻的真情流露。

江利子从未放下过她,可当初的爱有多深,后来的怨也有多重。而这种怨怼,恐怕会目睹着她事业上的春风得意,情场上的无数次相亲而层层累积,不堪重负吧?

看到蓉子震惊的表情,江利子眼神中也露出几许后悔。她似乎是在后悔自己为什么经过千锤百炼,却仍然泄露出刺客大师不该有的哀怨和愤恚。为了掩饰这种不经意暴露出的脆弱,她立刻站起身来:“我知道你有很多想问我的,我也准备好了回答你。可惜因为你发现了我的身份,让我又有事情要紧急处理。那么,再见了,水野警视正。”她说着告别的话,语气里却没有丝毫的不舍,“如果你对那些疑问还有兴趣,明天晚上,我会在惠比寿的Joel Robuchon餐厅等你。”

这是上次山百合会聚会的餐厅,蓉子很熟悉这里。江利子选择这里是在告诉她,这是你的主场,不会有阴谋,不会有埋伏。不过这里是公众场合,是名流汇聚之地,如果警视厅想要在这里抓人,也是难上加难。

她们曾是那么相爱的一对人,可她们的爱情里有太多的血色、阴谋、无奈和提防。九年前她们的爱情已经走上了一条分岔路,就算后来拼命地追赶,结果却是南辕北辙。

“你要到哪里去?”

“你想知道?”江利子笑了,像在山百合会时那样纯真中带着一点儿狡黠,“可我不告诉你。”









直到身后的门已经关了很久,蓉子才醒悟到,那个人已经离开了。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东京点起的万家灯火,独缺水野鸟居宅的这一盏。

蓉子还记得在江利子从医院不告而别的那个黄昏,她对江利子说的那番话:“最冷的时候,我希望你的体温来温暖我。哪怕周围都是黑暗,我也想找寻一丝光线,为了能多看你一眼。”她还记得那时江利子含着眼泪投入她的怀抱。可是现在想起来,她不过是感动了自己。而此时身边的寒冷和黑暗,好像在告诉她这个大傻瓜,她已经把所能有的温暖都给了那个人,现在她已经一无所有。

等到她再次审视这间房子,才发现原来属于江利子的东西时那么少而单调。或许是长期的刺客生涯让她摒弃一切没有功能性的东西,也或许她随时准备离开,离开了就不再回来。

即使明天她们在约定的地方再度相逢,恐怕也是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

遇到再大的困难,腰身也是挺拔如松柏的水野蓉子,终于俯下身子,伏案痛哭起来!

她上一次如此痛哭,还是在九年前,她的恋人家破人亡,不知所踪,她怎么也找不到她的时候。

她的每一滴眼泪都是为了鸟居江利子而流,而江利子,你可知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时间在悲痛中仿佛停止了流动,就在眼泪已经湿透了衣袖的时候,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蓉子动作迟滞地抬起头,却陡然睁大了眼睛:“是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水瓶座女孩
水瓶座女孩 在 2019/11/02 12:06 发表

是静留来了吗?

苏苏酱
苏苏酱 在 2019/10/30 18:42 发表

别把静夏拆了就行了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