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爱情这东西(上)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9-10-20 22:51
点击:621
章节字数:28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三二、爱情这东西(上)

不出江利子的预料,蓉子昨夜并没有回家。蓉子在忙着搜查线索,布置抓捕。只是她不知道她要抓的人,是她的最爱。

一夜未眠,江利子却没有休息。确认下一步行动的就位,安排好所有可能暴露的刺客的撤退,消除所有的数据记录。接下来,她将一个人承受阴阳师所有的火力,为其他刺客的活动留下空间。

然后她选择睡了一觉。这一夜她所经历的不比藤乃静留和玖我夏树少,而紧接着的,可能是连喘息之机都没有的战斗。

尽管已经养成了快速入眠又随时清醒的习惯,她这次的睡眠仍然是极不安稳的。她梦里的灵魂忽而飘回昔日的家,重温和爸爸妈妈哥哥们温暖而琐碎的日常;飘回莉莉安的山百合会,和姐姐妹妹们在一起品茶聊天的清静悠闲。她的灵魂还回到了十二岁那年,附身于她少女的身体,百无聊赖地坐在教室,听见上方一个亲切的声音:“请问,是鸟居同学么?”

她抬起头,看见逆光中带着点模糊的清丽面容,阳光在那深蓝色的短发周围镶嵌了金色的光圈。她认得这是在开学典礼上代表新生发言的那个外校生,在人群中如同旭日一样耀眼的女生。

“水野同学。”她站起身来,“不过,你可以叫我江利子。”

她看到对方略微松了一口气的笑容,她也听得出这个看上去落落大方的女生,在和她说话前其实有些紧张的:“江利子同学,你也请叫我蓉子。”

梦中的温馨并没有持续太久,轻微的响动让她骤然醒来。而下一秒确认是蓉子回家,她稍稍放松,让还在疲惫中的身体适应了一会儿,她选择起身。





“昨晚你去哪里了?我打电话回家你不在。” 蓉子居然在厨房刷洗一篮文蛤,虽然动作有些笨拙,可今天有一种难得的轻快气息。她今天提前回家,还买了菜,似乎印证着她先前说过的,她真的准备放弃事业上的一切,准备找一个春暖花开之地,只有她们二人。

“我不是说过这些事我来做么?”江利子接过蓉子手上的刷子,又示意她把手冲洗干净,“你去换衣服吧,我慢慢说给你听。”

蓉子没有去,她只是侧身靠着流理台,慢慢放下袖子,含笑看着江利子不费力地刷洗着文蛤。

“我找到新工作了。”江利子抬起眼睛,“明天就不用在居酒屋干了。”

“是什么?是哪里?”看到江利子的笑容,蓉子当然会高兴。可是她又会担心,毕竟江利子的身份和背景,让她找一份好工作太难了。又想到她以前的工作,她怎么能不担心。

“是东京大学的古人类研究所。在那里帮忙修复和复原古人类的头骨。因为我上次在那个案子里复原颅骨做得很好,藤乃医生就帮我联系了,那里的所长是她在哈佛读人类学的学长。昨天就让我开始做事了,因为我不是正式员工,只能晚上工作。你知道么,我手上的那是五千年前的一个女性,据说是我们的祖先……”她将谎话说得滔滔不绝。其实她没必要说这些,应付蓉子的问题有太多借口,没必要编造这很快就会被戳穿的谎言。也许只为了这一刻,让蓉子高兴一会儿,因为可能下一刻,她的真实身份就将在蓉子面前被揭穿,她们再也不可能……

可对方的零回应让江利子放下手中的刷子,有些不安地看向蓉子,“诶,你不高兴么?我保证,那是正当的职业……”

“我知道,我也相信你……”蓉子的眼神游移了一下,可面对江利子探询过后又放弃的黯淡目光下,还是决定坦诚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我承认,我是有些不高兴。不是对你,是对我自己。这么久了,我居然都没想到去帮你找一份正经的工作。而且你这么喜欢的新工作,还是藤乃介绍给你的。”

“我没有怪你啊。你那么忙,而且我也知道你的原则,不喜欢动用人脉和关系去做私事。”江利子看着蓉子的眼睛平静而明亮,“而且,我想你也知道我。我不是依附你而生的菟丝花,也不是攀援在你身上的紫藤萝,我不需要你为我额外地做什么。就像找工作,那是我的事,不是你的义务。”

“可是藤乃……”

她还没说完,江利子湿漉漉的手指已经点住了她的唇。蓉子看到她心爱的女人,那清秀的面容上浮现了一个狡黠的笑容:“蓉子,我想如果我告诉你这份工作是圣介绍的,你会不会这么不开心?其实你在意的,只不过是藤乃。”

“我……我没有……”蓉子想否认,可是,她面对着江利子那精灵般的笑容,那昔日只属于江利子的眼睛,却又久违了的神情,如今如封坛十年的大吟酿,一打开盖子,只是一缕酒香就可以让人入骨沉醉。她不禁轻抚着恋人的脸庞,叹了口气,低声道:“是的,我的确在意藤乃。光凭她曾经想要追求我的女朋友,就不可原谅!”

江利子一下子笑了,满眼是不以为忤反以为荣的得意:“我就知道,你在吃醋。”

“我就是吃醋了,怎么样?”蓉子扬起下颌,就像十年前她们恋爱时那样,她们的互动从来都是势均力敌的。莉莉安的女王大人,连吃醋也吃得光明正大。

“你知不知道,你吃醋的时候,也是这般的毫无风情?”江利子的眼神里有着逗趣的光。

“怎么,你不喜欢?”

“不喜欢?我可是喜欢得要命。我很开心,比找到工作还开心,比手上握着日本人的祖先还开心。”江利子不管手还是湿的,搂住了蓉子的纤腰,“蓉子,我爱你。”

她没有等蓉子回答她,就已经吻住了蓉子的双唇。她不需要回答,因为她确信,也因为下一刻,蓉子用了行动给予她最好的回答。

一轮热吻后,回过神来的蓉子有些抱怨地说:“我真得去换衣服了,我都湿了。”说完,她急忙补上,“我说的是衬衣。”她比划了一下刚才被江利子搂住的地方。

江利子只是笑,不说话。是的,她会湿的,她也会湿的,只不过不是在这里,也不是现在。她靠着流理台,恋恋地看着蓉子的背影,突然说:“蓉子,我刚才想说的没说完。”

“什么?”

“我手头的那个咱们的祖先,她长得可真是丑得不要不要的!”

蓉子“哧”地笑了出来,娇嗔地看了她一眼,眼里却尽是阳光。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好天气,好心情!

就在江利子将文蛤刷洗好,准备放上清酒上锅蒸的时候,她听见卧室里蓉子的手机响了。

尽管隔着门,她灵狐般的耳朵仍然捕捉到了蓉子的轻声回答:“千歌音,有要紧事么?”

过了片刻,她看见蓉子匆匆地走出来,穿着换好的衬衣,胳膊上还搭着外套。她亲了亲江利子的唇:“我得离开一会儿,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

江利子体贴地帮她穿上外套:“我等你,无论多久我都等你。”

待到蓉子的脚步声在门后消失,江利子的笑意也消失了,她已经知道她将会等来什么。




下午明亮的日光到了黄昏,也有一种沉重之感,时间到了这个节点,仿佛变得迟滞起来。对于归心似箭的人,这是一种温暖,而对于有心事的人,像是一种煎熬。

江利子坐在光线昏暗的客厅,听见门响,看到蓉子开门进来,却没有起身。蓉子的动作在外人看来如同平常,可是最亲近的人怎么会发现不了,她和出门的时候判若两人?

蓉子缓缓坐在江利子面前,餐桌空荡荡的,横亘在她们之间的这张桃花心木桌子,像是一条防备森严的护城河。

蓉子忽地笑了笑:“那盘蛤蜊呢,被你全吃了?”

“酒蒸蛤蜊要现蒸趁热吃,所以我等你回来。”江利子站起来,“你等着,我这就去……”

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她听见一声轻轻的金属摩擦声,那是手枪上膛的声音!刺客的本能让她急转身拔枪。可是当她转身,不禁心头一紧。原来她枪口所向的蓉子,依然端庄地坐着,一把手枪放在她膝上,枪口向下。

江利子瞬时明白,蓉子从没有准备开枪,她只是拉了一下枪机,做了一个小小的测试。

可是这个测试的结果呢?是她们都输了。


这章写太长了,还是分开发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水瓶座女孩
水瓶座女孩 在 2019/11/02 12:00 发表

写的太好了 真精彩

阿斯卡拉国的阿依吐拉选民
阿斯卡拉国的阿依吐拉选民 在 2019/10/18 18:21 发表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江蓉终于拔枪相向了(不是!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