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Part.4

作者:add
更新时间:2019-10-13 16:57
点击:1201
章节字数:19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有那么一种罪犯喜欢在受害者的集会中找到受害者,与他攀谈,伪装成感同身受去获取信任,并从中感受他自以为是上帝赐予他的胜利。


Elsa喜欢追捕它们,这些粗心大意的猎物总能使她想起那对夫妇,让她能对接下来要发生的血腥失去芥蒂。


但这一次Elsa将要去的集会是不一样的,目的和人都是不一样的。


Elsa在镜子前紧张打理着自己。


不必刻意去提醒,Elsa很清楚无论她穿戴如何Anna都是看不见的,她比谁都清楚也比谁都要遗憾这点。


但这并不意味着Anna身边的人无法向Anna描述她不是吗?不代表有那么一种可能……Anna会伸出手触碰她不是吗?


Elsa伸手盖住镜中那双慌乱的蓝眼,有些脸红的期待着。


她知道自己贪心了,但是天知道她站在雨中凝视Anna的时候有多想与她相认,知道这个流离失所的小盲女依旧带着她们年幼时的合照辗转打探又是有多悲痛,有多么渴望拥抱在这个世界上她仅剩的希望之光。


“你明明都不记得我了……”


Elsa把自己缩进膝盖和臂膀里哭,她发现越是靠近Anna她越是容易流泪,连以往明明可以忍耐伤痕忍受疼痛的身体感官都在与Anna相遇后失灵。


Elsa颇为无奈的蹲坐地上感受自己的变化,情绪却是从未有过的明朗。


半晌,Elsa擦干眼泪站起身完成了她的打理,也终于选定了她与Anna接触时要使用的身份。


“Alice,my name is Alice.”


Elsa反复念叨着给自己暗示,control it ,don't feel it ,don't let it show。


Elsa手握在陈旧的门把手上,深吸一口气推开门,她开始行动。


集会里,Elsa终于不需要再盯着右手的腕表焦躁地数秒了。


Anna到的时间比Elsa期待的晚了很多,也因此当Anna在Olaf的牵引下进场的时候,集会所已经充斥了对Elsa的善意讨论,而Elsa也正好能省下让她不知如何下手的,吸引Anna注意的步骤。


Elsa松了口气,这是个好开始,她想。


进门的Anna和往常一样跟照例在集会做义工的Krisstoff闲聊。


在Elsa看来他们的动作很亲密,见面的热情拥抱,Anna下意识依赖的小动作,Krisstoff牵引Anna前行的熟悉姿态。


站在那里的应该是我,Elsa像被烫到了一样不再看向他们,她垂下头努力维持着面无表情,不至于让自己因为这点小事在大庭广众下露出像被冒犯了的狰狞。


“但这根本不是小事!”Elsa听见自己锁在内心的兽发出怒吼,“站在那牵着她的应该是我!也只能是我!我要宰了他!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够了,想想可怜的盖茨比吧,Elsa冷静的警示自己,我唯独不想那样难堪!


Elsa的嫉妒平息了,但她那和自爆没区别的冷静方式还是深深刺痛了她的神经,她鼓起的勇气开始低落。


“嘿,你好呀!”一个充满感染力的声音突然在Elsa身边响起。


Elsa下意识顺着声音看去,结果一头撞进了Anna那自小起就发光发热的牵引力里。


是啊,你一直都是这样,Elsa在心里满足地慨叹,你这个人身上总是带着足以牵动我情绪的引力。


“你好姐妹,你一定是他们传说中新来的吧?”


Anna把手里的导盲棍贴着腿收起来,一双即使失明了也依然温暖的眉眼恰好与Elsa的视线重合。


盲女向面前的虚无笑着伸出左手招呼道,“我是Anna,希望你也能在这里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你你你,你好!”Elsa很慌张,心跳快的像全身都在蒸发。


她的惯用手被Anna温暖而有力地握紧,她想说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右撇子来着?想说这些年我没有一刻不在想你,但她最想问的果然还是:若我想要的是你也能得到吗?


“我希望我没有吓到你,那么你是——”


“My name is Elsa!”这个被肌肉反应默认为理所当然的回答在慌张中被全盘托出了。


“Okay nice to meet you Elsa!”


Elsa完全没有反应过来,Anna也没有反应过来,她们依旧在热情地握手。


“Wait ,wait a minute.”


突然盲生Anna皱着眉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华点。


“YOUR NAME IS ELSA!”Anna惊叫出声,把全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


这下Elsa终于从美色里清醒了,她的话已经泼出去了,手被放开后还没来得及失落整个人也被兴奋扑过来的Anna摁住了,但Elsa觉得她即将破产的计划还能再抢救一下:


“等等,我才不——”


“那个白金色头发蓝眼睛,喜欢扎麻花辫,长的很漂亮的Elsa!?”


Anna这次惊呼让整个大厅的人都眼神古怪起来,Kristoff原本打算拉开历来一听见Elsa这个音就开始发疯一样兴奋的Anna的动作都停了,就连Olaf也被小主人的喊声吓得咬着自己的舌头僵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而顶着纯天然白金色头发,无助地眨巴着蓝眼睛,今天刚好念旧地扎起麻花辫,长的也确实很漂亮的Elsa极其不自在地缩在Anna的阴影下,只感觉羞愤欲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