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Part.1~Part.3

作者:add
更新时间:2019-10-13 16:56
点击:2774
章节字数:22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Part.1


没有人教过她克制,她身边的人也未曾克制,所以她不会。


“父母”教她的唯有顺应天性。


他们说当你见到想要的那就去抢,去迷惑猎物,追踪猎物,算计猎物,然后回到巢里在安睡中回味唇齿间残存的腥甜。


他们说他们就是这样做的,他们说这么做使他们感到满足,他们说孩子你也来试试吧。


冰冷的长桌上他们肩并着肩大笑,一刻不停的用嘲笑声刺伤第一次捕猎的幼兽,直到再也说不出话。


于是,美丽的外表下孩子的骨血长成了怪物,而怪物活成了野兽。


但比起真正的野兽,Elsa却又因为有她挑拣猎物的标准而不同。


就像汉尼拔能发现红龙,就像吸血鬼会在瞬间被阳光刺伤,这些野兽一样的直觉构成了她独特的品味。


而也正是这种奇妙独特的品味,让她难以辨认,逍遥法外。


连Elsa自己也说不清这种品味的详情,她也毫不在意,她作案,她逃离现场,她内心毫无芥蒂。


并不是出于愤世嫉俗、童年阴影、心理扭曲,她所知的知识足够让她理解自己经历过的事实,接受心灵被歪曲改造的结局。


但是,Elsa每次徘徊在警局前都会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沉溺于这种追逃游戏。


“如果你们不抓住我,我就绝不停手。”


她不是不知道她早就该停手了,不过是比起这种烂尾一样的结局,她更期待命运会为她撰写怎样超出想象的结尾。


Elsa就是如此笃信着命运。


但命运一点也不眷顾Elsa。


说真的,一点,也不。


Elsa心跳如鼓,贪婪地注视那个身影,狂热地分析鼻尖残留的气息,任由身心都被本能牵拉着极度失态地踩着那人踏过的足迹悄声接近。


Elsa简直不敢相信,她居然是直到年近三十,直到近乎完全遗忘了童年,直到经历了苦苦寻找到一蹶不振……直到现在。


Elsa感觉到她自以为不存在了的眼泪如溃堤般汹涌。


“Anna.”


可惜Elsa激动的呼唤是无声的,她只是做着口型,像着了魔一样熟悉着这段音节。


大到遮住半张脸的墨镜和宽大的兜帽结实地挡住了Elsa所有外露的情绪,她听见自己用气音反复呢喃:


MY dear Sister.




Part.2


Elsa绝望地站在瓢泼大雨中凝视阳台上捧着马克杯啜饮的身影。


午间宛若新生的奇遇后,她怎么也没料到她们之间迎来的会是夜晚的虚无,一种被命运残忍掏空的无所事从。


也是,Elsa凝视着那双再看不见她的双眼绝望的想,命运一直如此,唯独对她极度苛刻。


Elsa以为她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于是命运让路过的夫妇从这份幸福中唯独夺走了她。


就在那Elsa永生难忘的那天,他们最后嚣张的坦白还是:“你知道吗Elsa,那个公园里我们相中的是你的理由?”


他们无所顾忌的放声大笑,无视Elsa仿佛意识到什么逐渐空洞的眼神:“因为你是幸福里最漂亮,还是漂亮里最幸福的啊!哈哈哈哈哈哈!”


Elsa能理解,真的:因为这两个人是疯子,所以他们能毫不克制行施的残忍行径。


她自己也曾憎恨着没有保护好自己的父母,以及给予昏迷前最后印象里追逐而来的小小身影,但她无法原谅。


唯独无法原谅他们夸耀他们在Elsa不知情的时候拜访过她悲痛家人的“伟大经历”。


以及压倒最后一根稻草的随口一问:“对了Elsa你想见你的妹妹吗?她很可爱。”


Elsa也以为她是有家人的,也以为她是被爱着被惦记着的,于是命运就策划了一场车祸彻底夺走Elsa的所有美好的童年回忆:


直到死去前仍然寻找自己的父母,被车祸带走所有记忆甚至于视力的,曾经最亲密的妹妹。


“Anna,”Elsa在雨中以绝不会被听见的音量向那个带着浅笑的身影质询。


她的哭泣在雨水中肆意,悲伤无孔不入的与寒意结伴着渗透身体与意识,但嘴角却在开口时习惯性挽起弧度:


“我该怎么办?”




Part.3


要想成功的追捕猎物就要像你的猎物那样思考,每个猎人都这么说。


但是当你追捕的猎物是人类的时候,这条经典名言又会因为省去了后面半句而充满误导性,直到让你完全掉进了语言陷阱,直到你某天望着镜中的自己时,你才惊恐意识到自己变成了深渊。


“追逐猎物,也留心猎物的追逐,”Elsa很幸运的在坠落之前意识到这点。


每个被噩梦和冷汗惊醒的午夜,为了不让自己被蚀骨入髓的绝望打败,Elsa都会对镜子里那个眼神阴冷的惊兽反复嘱托这句话,拼命抓紧空虚身体里仅存的憎恨情绪,一次次拒绝成为和罪魁祸首一样放纵恶意的怪物。


这很难,因为已经时至今日满手血腥了,Elsa甚至记不清那份让孩童时期的自己毫不犹豫放弃得救的温暖情绪了,所以……她为什么不放弃呢?


Elsa以为自己不会再明白了。


某个夜里她又一次惊醒,在可以听见街边酒鬼吵闹的廉价旅馆里被幻觉死死扼住咽喉,瘫在满是烟酒霉味的床上,切身感受她逐步崩溃的心。


于是梦醒后,Elsa再不抗拒噩梦侵蚀,她释然认下命运为她写的结局。


但是命运又让她找到了Anna。


又让她在悲哀中欣喜的发现她的身体,她的意识深处居然还藏着一份独留给这个言笑晏晏间如阳光的女孩,一份根本不讲道理的宠溺。


“搞什么啊……”


Elsa按住欣喜的心,哭笑不得。


她忽然想起她曾经引诱杀害的金发连环杀手,想起那时动弹不得的热恋中的男人对她的告白,此时她才终于理解了:


“同类啊,你不明白,我必须得到你,我看到了你,你看见了我,但这不够的,我要让你看见我的本性,我想要的是你爱上我的本性,”男人大喊,焦急的解释。


“我只是希望你能爱上我难看的本性……”男人看着Elsa冷漠的蓝色眸子,祈求般对她倾诉。


在失血过多的终末绝望的呢喃:“我只是想被所爱杀死。”


Elsa回忆着那个男人最后的语调,模仿着说:“Anna你会爱上我这样难看的本性吗?”


话一出口,她忽然哽咽了,后续的话变得结结巴巴,“我,我只是,只是想被你杀死。”


若是能被她杀死该有多幸福啊,Elsa忍不住想。


红龙决定接近她的莉贝。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