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回目37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15 20:44
点击:332
章节字数:203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萧夫人听她如此问,垂首沉默了片刻,才艰难地道:“虽说你嫁于王室,可依你的性子,定是放不下娘与你爹...”


萧氏从未成为萧含光的牵绊,她所在意的萧家人不过她的生身父母与萧含凌罢了。


“嗯,”萧含光笑了笑,温声道:“娘亲且安心,若萧氏当真为王室所困,落至为人唾弃的境地,儿定不会弃了您与爹爹。


如此,您便掌好萧氏,不管旁人如何议论,皆不必放于心上。”


“都依我儿,都依我儿。”萧夫人让萧含光哄的开心,便不再将她与姬承影之事挂在嘴边,转了话头,道:“前晌孟家送来拜帖,说今夜前来拜访,不知所为何事。”


萧含光想起今日在当街丢了孟家的脸面,想来他们不会轻易罢休,可拜帖是前晌一早送来的,想是别的事。


“娘亲便如哥哥所言,应得便应,应不得,不应便是。”萧含光说着,又执了萧夫人的手道:“娘亲,前晌我与承影出门,便见识了孟家大少爷的横行跋扈之姿,欺软怕硬,当真不是好相与的角色。”


“孟大少爷为他娘所宠,孟老爷子只他一个嫡子,自是宠爱有加,来日承继孟家偌大家业,想来非他不可。”萧夫人说着,问道:“他何事引得你不快?”


“孟少爷当街欺辱良家女子,还要挟着要卖至望江阁为妓,我与承影本想大事化小,谁知他竟讥讽我二人皆为风尘女子,”萧含光现下想起,胸中仍存怨气,愤然道:“儿从不曾想过,萧地数得着的世家大族竟有如此不堪的承继者。”


“这,”一听爱女受了欺辱,萧夫人对孟大少爷亦失去了期待,冷淡道:“咱萧家自是管不得人家的闲事,承继家业乃是要事,可若孟大少爷这般人当上了孟氏的掌家,指不定要为孟氏惹出何种祸端。”


“儿与承影当街教训了孟大少爷一番,想来今夜他来拜谒,定会与您提及此事。”萧含光道了一句。


小莲端了莲子粥过来了,微福了身,便将粥送进卧房。


姬承影见她进来,问道:“小莲,夫人与大小姐还未谈完?”


小莲眯眼笑道:“姬小姐,大小姐与夫人就在门外,您若想,奴婢为您唤来便可。”


姬承影想了想,接过小莲端着的粥,缓缓吃起来。


待萧夫人一走,萧含光便进来看姬承影。她正倚靠着床榻,吃着莲子粥,小莲则在忙着擦拭卧房里的摆件。


“小莲,怎地不伺候姬小姐?那些摆件有何好擦的?”萧含光见状,不悦问道。


“是我不需得她伺候。”姬承影将碗放下,脸色总算显了红润,笑道:“侯府的莲子粥,竟是苦多于甜的。”


“我许久未用,早已忘了味道。”萧含光见她好些,眼波流转,亦是笑道:“一早便知你受不得苦,已着人备下了糖枣子,即刻送来,你含几颗,便能消苦了。”


姬承影听她如此为心细,调侃道:“你这般贴心之人,为何周昌不知疼惜呢?”


“他若知疼惜,只怕现下便要有人不甘了。”萧含光哪里不知她的小心思,面不改色地戏道:“所幸他不知呢!你说,是也不是?”


姬承影掩着嘴,应道:“是是是,你说的皆是。”


说话间,便有人将糖枣子递进来。


“快尝尝。”萧含光笑着执了两粒与姬承影,喂至唇边,姬承影却以手接了。


这糖枣子当真是甜蜜得紧,入口便如蜜一般华润温软。


“如何?”萧含光见她连品了几粒,便推开了托盘,料想是甜地过了。


捏起一粒尝尝,却未尝到过分的甜味。


姬承影嗜甜,虽说身处宫中时亦是常与萧含光一道品些淡味的东西,却未改了嗜甜的喜好。这糖枣子应是合她口味的才是。


姬承影见她一脸疑惑,开解道:“自是合我口味的,只是,尝些便罢了,怎得能因着贪嘴便多吃呢?你亦于辞晗说了,甜食食多了不好。”


她一本正经的模样让萧含光忍俊不禁,伸手将姬承影嘴边粘着的糖汁沾了,放在嘴里吮了吮,笑道:“你的糖枣子,却比这托盘里的更甜一筹。”


姬承影却为她的举动生了红晕,低声道:“你这人当真是...”


“哦?”萧含光想看她如何言语,放肆地接近她的脸,轻声问道:“我,如何?”


姬承影缓缓心神,才道:“与那些登徒浪子一般轻佻。”


“娘子何时见过登徒浪子了?”萧含光诧异问道,言语间占尽便宜。


姬承影轻推了她一把,正待说话,门外便传来小厮的声音:“大小姐,夫人请您到前厅去,说是有要事。”


“夫人是否说了有何要事?”萧含光朝外问道。


“这,奴才不知。”


“你去回话,我即刻便到。”说着,萧含光站起身,柔声道:“我且去看看,你歇息吧。”


姬承影心下觉着不安,便道:“你万事小心。”


萧含光笑了,此处乃是侯府,她的地界上,自是不需那般当心的。


“好,不必忧心。”萧含光说着,出了门。


前厅,孟老爷忐忑地品着香茗,时不时与萧夫人寒暄几句,二人皆是在等萧含光。


“不知孟老爷今日登门所谓何事?”萧夫人客气地笑着问道。


孟老爷将茶放下,抱拳道:“实不相瞒,此次造访,乃是有事想请侯爷相助。”


萧夫人手一顿,这孟家好歹是家世深厚的大家族,若说有事求助,为何不求他的近亲王脊檩呢?


孟氏当家主母便是王脊檩的亲妹妹,而王氏与孟氏原本便是表亲,孟老爷乃是王脊檩的表兄,娶了王脊檩的亲妹,两家便是亲上加亲的关系。


他何必舍近求远?明面上王脊檩的势力与萧瑾相差无几,俱是手握重兵戍守一方的朝中重臣,难不成孟老爷有何种不得让王氏知晓的秘事,迫使他不得不来求萧氏?


思索一番,萧夫人讪讪笑道:“孟老爷客气了,若能相助,侯府上下定是倾尽全力,还请您将求助事宜说来听听?”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