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回目36

作者:羽下立为翌
更新时间:2019-10-13 19:25
点击:320
章节字数:20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若能寻得无人识得之地,开个小馆子,亦是妙事啊。”姬承影尝着菜式,叹道:“世间妙事颇多,我竟不知如何抉择了。”


那厨子便是老板,与老板娘情深意笃,合力开了小酒馆,每日便是简易便捷的生活着,倒也有趣。


指不定日后萧含光不愿与她卖胭脂,却愿与她开一家小酒馆呢?


如此设想一番,姬承影笑了。


萧含光见她吃的开心,便跟着弯了眉梢。


膳罢,姬承影有些倦了:“晔儿,我怕是不成了,改日再到戏园子吧。”


“你身子受不住了吗?”萧含光关切地问道。


“嗯,”姬承影扶着她,道:“头有些晕。”


“老板娘,劳烦您。”萧含光喊了一声。

老板娘从后厨出来,见姬承影恹恹的模样,知晓了何事,便央了对街瓦舍的小厮到侯府去传话。


“姑娘,你先在这处歇着,我已央人去府上传话了。”


老板娘的热心让萧含光感激得很,当即将头上的发钗摘下,送与老板娘。如此贵重的首饰,老板娘自是不收,萧含光劝了一番才算勉强收下。


不多时,侯府便派了车驾来接。


萧含光将虚弱的姬承影抱上车驾,吩咐一句,回了侯府。


甫进了侯府大门,便有小厮来报:“大小姐,郎中已请来了,现下在前厅喝茶,奴才这便去唤他。”


姬承影本想让萧含光将她放下,她却不听,坚决要将她抱着进门,又一路抱着去了卧房。


昨日姬承影昏迷,便是她抱过去的。


今日姬承影头晕,更得由她抱过去。


“你如此招摇过市,不怕你娘亲看见吗?”姬承影缩在萧含光怀里,偷瞄着那些正干活儿的家丁们,低声问道。


萧含光笑道:“娘亲知你身子不好,定会体谅的。”


“你倒是坦荡,不知那些家丁下人背地里是如何议论你这个大小姐的。”姬承影撇着嘴,不乐地道。


萧含光却道:“任他们说去,难不成动了嘴皮子便能如何?”


“也是,你向来不在意旁人。”姬承影却不得安下心。


萧含光不在意旁人如何说,姬承影却在意旁人如何私底下议论萧含光。


她与萧含光俱是容不得旁人说对方一句不好的人。


“承影,”萧含光见她不快,当下便知晓她的想法,开解道:“古来留名的帝王将相,哪位青史留名之余,得以独善其身?”


姬承影听她如此说,也道:“国史中自是不于记载那些帝王将相的错处,只谈功绩。可如你所言,若无非常手段,哪能在朝中站稳脚跟,遑论青史留名。”


“我行的端做的正,便不怕他们说些什么。”萧含光说着。


进了卧房门,小莲正擦拭着铜镜。见二位主子进来,忙将床铺开,让萧含光将姬承影放好。


“你不许旁人说我,我亦是的。”姬承影闭上眼,言道。


郎中已来了,诊脉后,与萧含光道:“这位小姐无甚大碍,不过是日头太毒,她有些中暑罢了。”


“尚未进三伏天,她便中暑了,身子当真不经事。”萧含光让小莲送了郎中出门,轻声道:“你现下歇息片刻,我去厨房端碗莲子粥与你。”


“你说日后,我会否因着身子不经事,拖累了你。”姬承影随意问了句。


萧含光却顿住了脚步,复又回来,坐到榻边,安慰道:“不过是小事罢了,怎能说是拖累?我唤小莲去为你端了,你待会儿多少用些,莲子清热去火,只是苦了些。”


“晔儿,”姬承影握住她的手,舒心道:“我从未想过有一日,你会待我如此好。”


“我一早便做好了准备,待你向我表明了心意,便这般待你。”萧含光笑着,问她:“现下头好受些吗?”


“还是沉沉的,却分外清明。”姬承影回道:“若非来了月事,想来是不碍事的。”


“我亦身患寒症,不过,却是轻微许多。”萧含光说着,将窗户开了。


远远见萧夫人疾步行来,萧含光与姬承影道:“我娘亲想是已知晓了。”


话音未落,房门便打开,萧夫人带着她的贴身婢女进来,看着萧含光立于床榻前,正与姬承影说着什么。


“承影,苦命的孩子,身子怎地又不适了?”萧夫人担忧着看了看躺在榻上的姬承影,问萧含光道:“昨日请来的郎中不成吗?今日的又如何说?”


“娘亲,您不必忧心,不过是日头毒了些,承影中暑了。”萧含光回着萧夫人的话,顺势将姬承影的手偷藏进了薄被。


她不知方才萧夫人是否看到她握着她的手。


“是啊夫人,您不必担忧的,我来着月事,身子本就弱些。”姬承影亦开口解释道,语气却较她与萧含光说话时更虚弱了。


萧夫人数落萧含光道:“前晌我便与你说了,她身子弱,还在病中,你非是不听,硬要带她出去逛逛。现下倒好,中暑了。”


“娘亲,郎中说承影是因着月事来了,才这般容易中暑,您当真不必忧心了。”萧含光想快些将萧夫人说服,她自幼便听不得这些唠叨。


萧夫人如何不知她的心思,与姬承影嘱咐了几句,便将萧含光拉至门口,低声道:“晔儿,娘亲知你与承影姐妹情深,可你亦是要懂分寸,你与承影那般亲密,未免过头了些。叫旁人看了如何作想?”


“旁人如何作想,与我何干?”萧含光不屑一顾。


“你乃是周国的王后娘娘,自是要为王室的颜面着想。”萧夫人劝道,萧含光向来识大体,她想着一番劝解,总是得宜的。


“娘亲,”萧含光正色问道:“若王室对萧家不利,你期望儿站哪边?”


“这,你这话问的,王室如何会对萧家不利?”萧夫人急道:“萧氏世代忠良,你爹爹更是平定叛乱的功臣,你乃先王钦点求娶的王后,王室怎会对萧家不利呢?”


“若王室当真要对萧家动手,儿是否,还是萧家人?或许,您觉着儿嫁于王室,便是王室人了?”萧含光灼灼地盯着萧夫人,定要问出个所以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