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八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10-11 16:49
点击:1090
章节字数:20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送哭花了妆的新垣上计程车消失在街道的转角,户田突然全身脱力一般蹲在地上,她把脸埋进手掌里在原地蹲了许久,才深深吸了口气,在寒风夜露中慢慢站直了身子。

重新回到包厢,比嘉已经没了踪影,想来是追着新垣离开了。

户田却不在意,只是坐下来默默给自己斟满酒,闷头饮尽。

这是雾岛酒造为庆祝企业创立百年,采用特殊的蒸馏工艺退酿造的庆典酒,名为“百瑠璃”,口感绵柔甘醇,后劲却强,酒精度高达40度,平时是兑苏打水做成酎ハイ(烧酒兑水)饮用。纵使户田这样的酒豪,一口闷下去,也一瞬间从脸红到了脖子根,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水川连忙倒了杯乌龙茶给她。

“就算怄气也别这么对自己啊,舌头都要烧掉了。”

户田喝了口冰镇的乌龙茶,把冲上头的酒意稍稍洗刷了出去,随意抹了抹眼角,脸上挂着醉醺醺的笑容,笑嘻嘻地歪在水川肩头。

“谁在怄气,明明我做了超伟大~的事吧。为什么不夸夸我。”

水川作势轻轻打了她一下,手掌却怜爱地抚了抚户田因为酒精而滚烫的面颊。

“我已经打算装作不知道,偏偏要我说出来吗?”

户田鼓着脸颊气鼓鼓地顶了顶水川的手掌。

“说啊,干嘛不说,我做得不对吗?明明!...露出...那样的表情...一脸我会毁掉她的表情!我怎么能...咕...”

“喂喂,惠梨香ちゃん,喝醉了吗?”

“没喝醉!区区一瓶烧酒,怎么能喝醉todiさま我!麻美はん,干了这杯,不,这瓶!”

户田借着醉意叽叽咕咕胡闹着,水川却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不知道该如何安抚她的怨怒,反正她今天打算和她怄气。

就算她和全世界对着干,却唯独,不肯为难自己喜欢着的人。

女人就是这样自私又无私的存在吧...


隔着薄薄的木门,她们的争吵完全传入她们的耳中。

作为亲友,她心里明白,这个决定,对她们两个人来说,都太正确了。这份足以毁灭她们两个人的秘恋,能及时克制在萌芽时期,实在太正确了。

真心爱上一个人固然并非易事,如何经营这段感情,保护对方,则是他们需要一生践行的课题。

她也正在小心经营着初生的恋情,内心期待这份未熟的恋情能够开花结果。而她的亲友,却因为无法逾越的理由,一开始就失去开花结果的机会。

她只盼着,今天受的伤,能用酒精消毒,等明天伤口愈合,她仍然是那个快乐又坚强的人。

一如既往地做她最喜欢的户田惠梨香。

陪着户田纵容买醉的间隙,水川眼角的余光瞥过安静地坐在桌子一角,漂亮得如同纯爱漫画里走出来的少女。光是看着她,就感到了纯爱系的清纯和美好。

是叫浜边美波吗...是个前途无量的孩子呢...

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少女身上,看到了十年前新垣结衣的影子。


浜边坐在酒席的角落冷眼旁观两个女人喝水一样猛灌酒。

和坐在包厢里的其他人一样,她当然也听到了全部的故事。

原来不是新垣前辈单方面地缠着户田前辈。

是户田前辈也喜欢着新垣前辈...她甚至喜欢得更多!

这朵过于绮美的秘恋之花,还未开放便枯萎了。


年幼的浜边还未意识到这件事如果泄露出去会掀起多大的波澜,在意识到之前,先感到了痛苦。

看着户田为此强笑买醉,那些灌下去的酷烈酒精好似同样烧灼着浜边,她默默揪紧了胸口。

好痛苦。

这份为别人的痛苦而产生的痛苦,如无名的狂岚冲刷着未经人事的心灵。

好痛苦。

此刻却没有人在意她的心情,无人察觉,无人倾诉,浜边安静坐在角落里,慢慢吞咽着加冰的乌龙茶。

这场闹剧最终在水川醉趴下,一名戴着墨镜和口罩的青年过来接她而终结。

青年身材并不算太高,却有着模特一般纤细端正的体态,显然受过严格的荧幕训练。

直到他解下口罩,谦逊地朝户田打招呼,浜边才认出似乎是演过很有名的动画真人剧的演员,但不怎么关注艺能界的浜边无法叫出对方的名字。

“正孝君,不好意思啊,把麻美灌醉了。”

户田大大咧咧地朝青年挥了下手。

洼田正孝羞涩地笑了笑,扶起喝醉的恋人。

“下次还打电话给我就再感谢不过了。”

原本就有点站不稳的户田毫无形象地哈哈大笑起来,差点脚软跌倒。浜边连忙上前扶住她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好,下次一开始就打电话给你。”

水川靠在年下的恋人身上抬起迷蒙的眼眸看着倒到浜边身上的户田,低声嘀咕着。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口味还是一样呢...”


送走了洼田正孝和水川麻美,户田结过账,在浜边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朝门口走去。

“接下来就是你了。”

外面的冷风一吹,酒意便上了头。平时比浜边高上半个头的身体此刻站都站不直了,顺势毫无阻碍地歪在浜边肩头,费劲地按着手机叫出租车。

“我不回去。”

户田迟钝地转了转眼睛。

“诶?不回家吗?”

浜边伸手搂住快从肩头滑下去的前辈的腰,指了指户田的手机,淡淡地说着。

“这么晚了还怎么回去,而且我也不放心前辈就这样一个人回家。”

若在平时,户田大概能从浜边异常的冷淡中找到些许责怪的意思,但她现在喝醉了,只剩一个劲地傻笑。

“那怎么办?”

“送你回家,前辈不收留我的话,我就去住酒店。”

“那我也不回家,去酒店。”

户田费劲地想着,很快就放弃了思考一般顺着浜边的话开始笑嘻嘻地胡说八道。

浜边此刻像是明白了水川说的,户田在怄气这件事。

怀中的女人,像是在和全世界赌气。

最后还是回了户田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