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七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10-11 19:52
点击:582
章节字数:43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起去吃饭的人除了新垣前辈,还有比嘉爱未。

没过多久,一名头戴夸张但是超级时尚的法式宽檐帽外加超大墨镜,气场全开的漂亮女性拉开了包厢的门。取下墨镜前,浜边就认出了她。

“麻美,坐这里。”

户田拍了拍身边的座位招呼她。

水川迅速地扫了一眼在场的人,一一打过招呼后,偷偷捅了捅户田,凑在她耳边轻声咬耳朵。

“这种场合叫我来干嘛。”

“喝酒啊。”

“这是什么配置啦,我和你的ガちゃん可不熟...”

“拜托了,凉さん都不接我电话...”

户田殷勤地替她倒啤酒,整瓶精酿啤酒倒下去,金黄的酒液恰到好处地在杯口膨胀成柔软的泡沫,熟练而殷勤的手法看得水川心都寒了。

“啧,我看这不像飲み会的气氛啊...”

户田嘿嘿一笑。

“请务必帮我搞出这种气氛。”

“这里还有未成年呢,我的一世英名啊...”

“这是一生的请求了,麻美はん~”

户田撒娇连关西话都蹦出来了,同为关西人和死党的水川只好认栽。

水川扫了一眼众人,迅速调整了表情,热络的样子完全不像第一次和对方吃饭,和户田两个人一唱一和迅速炒热气氛,推杯换盏起来,关西特有的豪迈笑声荡漾在席间。


浜边不能喝酒,自然成了酒席中最清醒的那个。她一杯乌龙茶在手,冷眼看着在场的人,心里默默吐槽。

简直像艺能圈版的女子会嘛。

自己则像是误入大人灯红酒绿的糜烂世界的无知小羊。

而和自己无所适从有的一拼的,是坐在自己斜对面闷闷地啜饮着气泡酒的新垣。

私下有点强势和S的新垣前辈,在这样热闹的场合,完全像镜头前展示的那样,文静得近乎羞怯,但是架不住人漂亮得无敌,就连低头无声抿酒看上去都十分温柔,充满了女人味。

浜边偷偷地欣赏着偶像毫无死角的美颜,心里也无师自通地明白,此刻的新垣满腹心事,酒席间的热闹反而引起了她的不快。

新垣不高兴,一直吵吵闹闹喝酒的户田前辈也未必有多高兴,连年幼的浜边都能感觉出来,在场的其他人哪会感觉不到。可见这场女子会实在失败得紧,连到嘴的美食似乎也索然无味起来。

“尝尝看,这个味道很不错呢。”

察觉到浜边心不在焉,户田夹了一块蘸了类似红红的辣椒酱和酱油的炸物放在浜边的盘子里。

怕辣的浜边犹豫了一下,还是在户田亮闪闪的笑容中把食物送进嘴里。

薄薄的面衣包裹着金枪鱼的腹肉,大腹软糯丰润的油脂藏在脆脆的面衣下带来入口即化的愉悦享受,而在感觉到油腻前已经被外层清新酸甜的番茄汁所化解。

“好吃...”

“特意给你点的,是夏威夷那边的名物哦。”

“诶...好厉害...”

“说到夏威夷,惠梨香潜水证都考齐了吧,要去夏威夷吗?”

水川漫不经心地接了话题。

“听起来不错呢,夏威夷是个好地方,今年不忙的话,可以考虑。”

户田笑嘻嘻地应了。

“我看你挺忙的,现在两部连轴转已经忙得跟陀螺一样了吧。”

“总能挤出时间放松嘛。”

“等你忙完...差不多8月9月有时间?要去的话叫上我吧,我带朋友一起。”

水川熟稔地算清了户田的时间表,倾身地给户田的酒杯添满,姿势和殷勤是一样的熟练。

户田眨了眨眼睛,露出兴味的笑容。

“哦?是まさ君?”

水川笑而不语,落在嘴角的甜蜜笑容却泄露了她的秘密。

“真的啊,那就带他(かれ)一起吧。”

听到明确的“かれ”的发音,两人嘿嘿地心照不宣地碰了碰杯。

“失礼了。”

新垣刷地站起身来,寒着脸往门口走去。

比嘉爱未连忙伸手拉她。

“结衣。”

新垣垂着头,为上一部番剧剪短的头发落在颊边遮住了大部分表情,那紧紧抿起的嘴角却泄露出了主人的不悦。

“我...去趟洗手间。”

新垣低声说着,甩开比嘉的手,转身离去。

“可能有些不舒服吧,我去看看她。”

比嘉局促地笑了声,小声打着圆场。

“我去吧。”

户田起身去追。

比嘉看了看户田,想说什么,却被水川殷勤地凑了过来直给她劝酒。

“比嘉さん,就让惠梨香去吧,她对付醉酒不舒服可是很有一套的。”

浜边垂头喝了一口乌龙茶。

这些大人...

那边户田刚出房门,还没做好快跑的姿势,抬头就看见新垣在门口正在和侍者结账。

不由得叹息一声。

这种时候还谨守着礼仪,实在是个可怕的女人...

“我来结,要走了吗?”

户田伸手拿走了账单,看了一眼侍者,到底是高级餐厅,侍者很快识趣地告退,留给两人交谈的空间。

“是我请你们吃饭,自然是我来结账。”

新垣还想争辩,却被户田无谓地挥了挥手。

“那都不重要。”

新垣抿了抿唇。

“那什么重要?”

户田苦笑一声。

“你想要什么?”

新垣看她反而一脸无奈,顿觉委屈,刚刚按捺下去的怒意重新抬头,语气也多了一份火气。

“我想要什么对你来说重要吗?我只想和你好好谈谈,可你却拿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恶心我。那些话不就是说给我听的吗?”

新垣极少在人前生气发怒,就算是生气,听起来也是软绵绵的,话说到一半,已经委屈得扁起嘴了。

户田焦躁地揉了揉头发。

“麻美和她男朋友想出去玩和我有什么关系,和你又有什么关系,难道在你眼里,我和朋友出去玩就是鬼混吗?”

新垣陷入了沉默,看在户田眼中却成了被说中的心虚。

“既然你要这么想,为什么还要管我,要是怕影响自己的名声,以后就不要和我出现在一个地方。”

户田冷冷说道,脚下已经退了一步。

“对。”

新垣低下头,看着脚下骤然两人分开的距离。

“什么?”

“我是觉得你私生活很糟糕。”

新垣的目光从对方脚下,慢慢回溯,滑过笔直的小腿,没有自己腿长,却有着模特一样纤细笔直的纤长骨感,脆弱的足部曾经因为无法承受疲劳而受伤。

“不是我一个人,大家都觉得你看男人的眼光很糟糕。”

柔软的腰胯,只有一个手掌的宽度,随便谁伸手一握就可以握入臂弯。

“你工作那么努力,总是全身心地投入到表演里。为什么会和那些男人在一起,我大概明白。”

修长的手掌尽头微微突起的秀气腕骨,好像两个手指就能轻易将它捏碎。

“努力是好事,这样的你一直是我憧憬的对象。可是用力过头的话,容易受伤。”

单薄平坦的胸膛里,却跳动着一颗比谁都坚强的心。

“我们认识很多年了,我看着你栽跟头,爬起来,再栽跟头。我知道你不害怕失败,不害怕受伤,可是坚强和努力应该得到奖赏,而不是你作践自己的理由。”

纤细的脖颈像向日葵的茎秆,支撑着向日葵般明媚的面容,追逐灿烂温暖的光芒,永远不会折断,新垣凝视着相识多年,熟悉又陌生的人。

“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教训小孩那样训斥你,但看你和乱七八糟的男人混在一起,没办法装看不见,就算被你讨厌,也没办法不管你。”

不知道多年后,自己会如此鼓起勇气,伸出手握住她的手,告诉她埋藏在心底的私语。

“因为,你是我重要的亲友。”

“不。”

户田深吸了一口气,压制着酒意上脸的热烫,抬头看着新垣。

那双逡黑的明眸一如既往地沁满了温柔,此刻却被一种更深邃的情感所浸润,变得湿漉漉的。

让她不禁全身颤抖。

我在害怕吗?

户田暗自想着。

这份颤抖令她呼吸急促,身体燥热,心跳不住地狂跳。剧烈运动过后疲惫却畅快的兴奋感紧紧扼住她,她感觉掌心都汗湿了,被新垣握住的部分,正汗津津地发热。

“我的眼光也不全是那么糟。”

不知她又想为哪个糟糕的男人辩解,新垣憋了口气正准备铆足了劲反驳。

那明朗含笑的嘴唇却只吐出了一个字。

“あんた(你)。”

听起来过分随意显得不礼貌的单词,却是两人间独特的秘语。新垣瞬间明白了她在捏白石医生和绯山医生的梗,现在的情况,和剧中两人在夕阳下互诉心声,是否产生了奇妙的联系呢。

新垣羞怯地微笑起来。

“在说什么呀...”

像是那天的夕阳重新打在两人身上,户田得意地轻笑着,圆润的眼眸像揪住了新垣一般紧紧盯着她。

“ガちゃん真的不知道吗?”

新垣抿了抿唇,要说什么都不知道,眼下的情况,新垣多少有些感觉,但是潜意识中不祥的预感让她无法张开口回答。

长久的沉默如阴云遮蔽了灿烂的夕阳,户田嘴角的笑容也开始灰暗晦涩。

她轻轻抽回手,在空中慢慢甩干湿漉漉的汗意,心情也冷却下来。

“不愧是纯爱系女主角担当啊...真动听的话呢...”

“这些话,你不敢对男人说吧。”

新垣揪起眉头望着户田,心中不安的阴霾渐渐加深。

户田却耿直地回望过去,紧皱的眉头丝毫不掩饰满心的失望。

“你素来名声好,几乎没有绯闻。因为你懂得和所有男性保持距离,你当然知道说这些话,会让那些男人生出非分之想。”

户田咬紧的唇齿间溢出一丝冷笑。

“你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情和那些男人一样,为什么还要对我说这些。在你眼里,我连觊觎你的资格都没有?”

说出来了。

胸腔的刺痛太过寒心,户田甚至不想再看对方一眼,只是疲惫地背转身扶上门畔。

“既然如此,你说这些好听的话又有什么意义。我不想再听了,你走吧。”

“你喜欢过那么多人!”

身后突然传来生气的大喊。

只是那声音太过柔软,消去了大半的气势,却将户田生生钉在原地。

“你那么多男朋友,有些你爱过,你受了伤,你累了。”

“傻子都看得出你和成田君只是玩玩。”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厌倦了和男人互相折磨。”

“只要我不回应,你还不是立刻和浜边さん打得火热?!”

“你总是这样,谁敢不顾一切喜欢你!”

“我怎么知道你想要的只有我?”


新垣大喊着,眼泪终于在湿漉漉的黑眸中决堤而下。

笔直的身体因为恸哭而不住抖动,仍倔强地伸手抹掉眼泪,死死地盯着那人瘦小的背影。

心中却如冬日雾雨中那般冰冷彷徨。

说出来了。

埋藏在心中的私语下,更不堪的真实。


户田猛地回过头来,眼前的人儿哭得梨花带雨,偏偏眉宇间满是倔强,就像下雨天被主人关在门外,雨水打湿了皮毛的金毛犬。

漂亮,又可怜。

户田伸出手,却不知道该落在何处。

全身僵在原地克制着哭泣的颤抖,拒绝别人施舍同情。

她涩涩地看着新垣脸上不停地往下掉眼泪,心中的苦涩一点不比对方少,可偏偏还掺杂着期待。

“你...喜欢我吗?想要我吗...”

新垣哭得更凶了,锋利的下颌咬得死紧,牙齿把形状优美的嘴唇蹂躏得一片惨白。

可还是好漂亮...

户田着迷地伸手去抚,被那人颤抖的手捉住了。

“我拒绝的话,你就会离开吗?”

户田点了点头,轻轻反握住那只颤抖的手。

“会。要是看到你以后和谁携手一起,而我只能笑着祝你们幸福白首,实在太痛苦了...我不要和你这种亲友,我想当你的女朋友。”

新垣低垂着脑袋,声音因为哭泣变得破碎,却没有缩回手。

“会受伤...绯闻...”

“不管了。”

户田鼓起勇气又走近了一步,相差小半个头的身高逼迫她抬起头来,直视着视线内被蹂躏得艳红的嘴唇,原本低沉的声音因为紧张变得更加沙哑。

“Kiss...要试试吗?”

户田缓缓靠近的时候,新垣全身都战栗起来,为了克制全身的颤抖,她的手下意识用力握紧了和对方交握的手。

像所有纯爱电影中的最后的镜头。

她闭上了眼睛。

娇小的身体里,却蕴藏着无比坚强的能量的小人儿踮起脚将轻吻落在她的额上。

她的颤抖一瞬间停住了,困惑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缓缓叹了口气,展露她熟悉的笑容。

“为什么...”

“喂,不要牺牲自己的前途去当烂好人啊。”

户田轻轻打了下她的肩膀,小鹿般湿润的眼眸里,回荡着释然的轻快笑意。

“为什么...”

新垣固执地问着。

户田倾身轻轻抱了抱她。

“因为你是我的亲友。”


====================================

“你是我的亲友”其实是CB里的梗,是绯山对白石说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