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银币

作者:王大发Joan
更新时间:2019-09-27 10:13
点击:160
章节字数:41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西西里岛的海风拂动总督庭院中贝壳制的风铃时,凉冰并不愿意在蔷薇的发香里过早地醒来。在似睡非睡的迷梦中,她清晰地感知到了爱人交缠在自己身体上的,细腻温暖的肌骨。

蔷薇的脸庞枕在凉冰的锁骨之上,她细长的呼吸洒落下来,让凉冰觉得有点刺痒——但她还是选择了忍耐。

过了一会,凉冰实在痒得有点受不了了,才低头打算悄悄挪动一下红毛脑袋。却发现原来蔷薇早就醒了,睁着她的大眼睛,呆呆地望着凉冰。

凉冰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重新把蔷薇搂进自己半裸的怀抱,抬起她的下颌,直视着她笑问道:“我好看吗?看了多久?”

蔷薇却笑着摇了摇头,重新把头垂下,埋进凉冰的肩窝,低低地说道:“真像是个梦。”

凉冰慢慢用手指帮蔷薇梳理刚睡醒的红色长发,低语道:“怎么会?我抱着你呢,难道这不真实?”

蔷薇轻轻笑了一声,说道:“每次你抱着我,都不真实。”

凉冰笑着答道:“我是你的情人,我不应该让你感受真实,我只应该让你感知,何为梦境,何为天国。

如果你喜欢,我的责任就是,延续这个梦境,直到与你的生命等长。”

说着她从床上直起身子,捧着蔷薇的脸庞,在爱人的唇上撒下了西西里春季细雨般绵长的吻。

初秋的海风跨过海岸,跨过庭院,吹到了刚刚醒来的恋人的光洁肩背上,让她们俩浑身发颤。

凉冰于是为蔷薇裹上了毯子,耳语道:“我们骑马去山间的果树林里去逛逛吧,这对你的身体一定有好处。”

壮健的地中海战马轻轻松松地驮着两个女人的身体,信步走在西西里岛绵延的丘陵地形上。这里水土丰饶,到处栽满了成片的柑橘林和油橄榄。虽然太阳还没完全升起,果园中却已经稀稀疏疏有不少人影——这正是丰收的季节。

水果们浓郁的清新香气时时刻刻萦绕着马上的爱人,让早起的人精神爽朗。凉冰环抱着蔷薇,她很想请求蔷薇允许——允许让这一刻成为永远。但是她知道,她永远没有这样的资格。

也许是柑橘和柠檬的气味勾得人泛酸,逛了一小会儿,蔷薇的肚子里就发出了咕咕的叫声——叫这姑娘的脸羞的通红。凉冰笑着捏捏她的脸蛋,说道:“肚子会饿是好事,说明你的身体完全好啦!”

言毕凉冰调转马头,让战马小跑了起来,准备回家吃早餐。

正骑行在小路上,凉冰突然看见索顿一个人摇头晃脑地也走在林间,便笑着上前。等靠近了才发现,索顿正往嘴里不停地塞食物大嚼,吃的不亦乐乎。凉冰笑着高声问道:“索顿!你吃什么呢?吃得连我都没看见!”

索顿被凉冰一叫,才抬头看见她们俩,于是嘴里嘟嘟囔囔地说道:“吃早饭呢,姐!特别香,你回去也尝尝!”

凉冰停下马,笑问道:“没出息的东西,有两口吃的就把你乐得姓什么都忘了?东西哪儿来的?”

索顿答道:“烤面包夹煎猪肉,奥拉做的!跟在罗马的味道一模一样!西西里这儿可不容易吃的到!”

凉冰笑道:“奥拉还会做这个?那也应该先给我吃啊,凭什么便宜你啊?”

索顿说:“又不是白给我吃,我花钱买的!姐你不知道,这孩子可精明了,她在咱们总督府前厅门口摆了个摊做生意赚钱。”

凉冰一听,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也怪我这些天都没管奥拉。可语琴和阿托是怎么回事?我把奥拉交给他们,让他们带着孩子读书学武,他们倒让孩子做起生意来了?”

索顿赶紧摇摇头:“不是不是,他们俩都把奥拉教得好着呢,都说这孩子学什么都特别快,聪明劲儿跟你有的一比。但是这孩子就是要做生意,我估计是她们家以前太穷了,把这孩子穷怕了,所以一闲下来就琢磨着挣钱。”

凉冰懊丧的拍了拍自己脑门,对蔷薇说道:“我真糊涂,都忘了给孩子点零花钱。她肯定也不好意思问人要。”说着她摸出两枚银币,对蔷薇笑道:“我们去光顾光顾小奥拉的买卖,好不好?”蔷薇笑着点了点头。

等凉冰带着蔷薇到了总督府的前厅,发现不少士兵都聚在这里——奥拉的生意倒还真不错。凉冰正要找奥拉说话,却发现语琴也在这里吃早餐,忍不住先上去找老朋友兴师问罪:“我说塞尔苏斯大夫,我把奥拉交给你,让你带着她读书,您怎么让我的孩子当起小贩了?”

语琴原本吃得正香,一见总督大人,忙笑道:“我正准备吃完就带孩子读书啊!但是奥拉坚持,我才让她利用课余时间做点小买卖。你放心,就早上卖一会儿,阿托已经下过令了,所有总督府的士兵都得来这儿买早饭。所以我们的生意做得特别快!什么正事儿都耽误不了!对不对?奥拉?”语琴赶紧找身边的救兵。

奥拉于是也说道:“是真的,凉冰大人。阿托克斯阁下和塞尔苏斯大夫都说我学的很快。阿托克斯阁下还说,要不了几年,他就可以拜托您也为我铸造一把跟他一模一样的巨剑呢!”

凉冰笑着摸摸奥拉的脑袋,说道:“我的小奥拉这么厉害?那么卖早餐又是谁教你的?”

奥拉说:“我们家以前在罗马的时候,妈妈就是卖这个的,所以我全都会。”

凉冰就把两个银币放在奥拉的手心,说道:“那么,能给我两个尝尝吗?”

奥拉摇摇头,又把银币塞回凉冰手里。捧了两个塞满煎猪肉的面包,递给凉冰。

凉冰笑了笑,没有勉强这孩子。于是拿起早餐,走到蔷薇身边,准备分一个给她。

蔷薇刚拿起早餐,原本满脸笑容的奥拉却突然跑到她身边,一手把早餐打落在地上,随后狠狠踩了两脚。对着蔷薇说道:“我就算喂狗,也不会给你吃!”说完便冷着脸走回去了。

凉冰见此情景,脸上的笑容也一瞬间褪去。她冷冷地环顾了一圈四周的士兵,所有人都停止嬉笑,不敢出声。凉冰沉声向语琴问道:“是谁告诉这孩子,大人之间的事了?”

语琴也吓了一跳,她细细回想,都想不出曾经告诉过奥拉,蔷薇刺杀过阿托克斯的事情。她在沉思中摇了摇头,说道:“我真的没说过,阿托克斯阁下也绝不可能说!这孩子整天跟着我们,我也没听见谁跟她提起过啊?”

凉冰细想了想,说道:“会不会是索顿这个混球?他的嘴,从来都跟个烂布口袋似的,什么也兜不住!”

语琴说道:“我看也不像,索顿大人不至于这么没分寸。”她接过凉冰手里的食物,说道:“现在阿托克斯阁下也都康复了。这孩子最听你的话,你去劝劝她。小孩子嘛,喜欢不喜欢也都是一阵风。没几天就忘了。”

凉冰点点头,朝蔷薇笑了一笑,走到奥拉的身边,轻声说道:“奥拉,为什么生蔷薇的气?我们大人之间的事,你不用理会的。”

奥拉冷着脸,面目覆盖着严霜,全然不像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她冷冷凝望了蔷薇一眼,眼中所流露出的怨毒,叫凉冰心胆俱寒。一股无可捉摸的不详之感,在蔷薇心头升起——她突然觉得奥拉的脸有些过分熟悉。

凉冰不敢再提这些事,于是就找个由头岔开了话题。她笑着问道:“奥拉为什么一定要摆摊做生意呢?是不是不够零花钱?”

奥拉冷冷说道:“我要赚够一百个银币。”

凉冰奇怪:“为什么要赚够一百个银币?”

奥拉说道:“妈妈临死前告诉我,要我赚够一百个银币,还给凉冰大人。我爸爸的死,不应该让凉冰大人出钱来弥补,应该由我——奥卢斯·维吉尔的亲女儿,去向仇人讨还!”

凉冰一听到这话,往事涌入脑海,极大的恐惧袭上了她的心头,她颤抖着惊问道:“你的仇人,是谁?”

奥拉死死盯着蔷薇,一字一句地说道:“爸爸的百夫长马库斯叔叔,带着您给的一百个银币到我家,告诉了我爸爸的死讯。他跟我说,杀死我爸爸,割断他喉咙的人,是一个红色头发的布匿婊子。她的名字叫做,卡特琳娜·蔷薇·杜卡奥!”

蔷薇听完奥拉的话,周身如被冰雪,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凉冰刚刚在心头祈祷了千百遍不愿发生的事,终于从奥拉的口中被彻底宣判。

绝望的死寂中,凉冰却突然轻轻笑了起来,她抱起奥拉,柔声问道:“那么,我的小奥拉,想要怎么为父亲报仇呢?”

奥拉看见凉冰温暖的笑容,也高兴了起来,说道:“我不会像她一样,靠半夜偷袭杀人!我要努力跟着阿托克斯阁下学习剑艺,等到我真正传承巨剑的时候,我要跟她比武决斗!堂堂正正地要了她的命!”说着,这孩子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布包裹。她小心翼翼地打开布包,露出里面一柄罗马黑铁短剑,说道:“债主把抚恤金还有其他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但是母亲把这柄父亲的铁剑藏了起来,留给我!妈妈相信奥拉,一定可以把它插进仇人的胸膛!因为爸爸总说,我会成为凉冰大人最好的战士!”

奥拉自豪地朝凉冰笑了笑,随后怒视着蔷薇说道:“我会用阿托克斯阁下的巨剑打败她!然后把这剑刺进她的胸膛!让她在痛苦里流尽鲜血而死,为我爸爸报仇雪恨!”

说完,奥拉回过头,注视着凉冰问道:“您会帮我吗?凉冰大人?您会帮我替爸爸报仇吗?”

凉冰久久凝视着自己怀中这个被仇恨填满了心灵的孩子,温暖地笑道:“当然会,我当然会帮我的小太阳。”

凉冰说着,拿起了奥拉的短剑,笑着说道:“你要把这柄剑,刺进仇人的胸口,让她流尽鲜血地死去,对吗?”

奥拉高兴地点点头:“没错!”

凉冰笑道:“我一定让你得偿所愿。”

奥拉正高兴着,却突然看见凉冰把短剑深深刺进了她自己的胸膛!鲜血迅速染红了凉冰的衣袍。这是奥拉生平第一次看见淋漓鲜血,她吓得直接哭了起来:“凉冰大人!”

凉冰脸上却还是挂着温暖的笑容,她慢慢屈膝跪坐下来,把奥拉稳稳放在地面上,望了一眼蔷薇,凝望着奥拉说道:“这个女人,她在战场上,割断了你父亲的喉管,让你失去了爸爸。

无论这个世界,是否认同战场上杀人无罪,

她都欠了你父亲一条命,只要你活在世上,你就有,问她讨回一条命的权利。

可是,她已经是我的奴隶了。而我是她的主人。

罗马法律规定,奴隶不享有财产,也不背负债务。奴隶若有亏欠,当由主人偿还。

所以,我现在把这份亏欠还给你。

她不再是你的仇人,你这一生也没有仇人。你的心,不需要再背负着恨前行。”

说完这些话,凉冰脸上浮现出一种安恬的笑意,她把目光从奥拉的眼睛上移开,转而寻找着自己的爱人。

可是,明明就在几步之外的卡特琳娜·蔷薇·杜卡奥,却突然变得模糊、渺茫而难以寻找——也许时刻已到,这是死神俄耳库斯所设下的冥府与尘世的界限,遥远而不可逾越。

凉冰依旧艰难地摸索着,她终于在眼睛快要合上前,在朦胧的视野里找到了一团火红色,于是她满意地微笑着,用上了最后的一点力气,翕动了几下嘴唇。

蔷薇发誓自己看得清清楚楚!凉冰最后对自己说的是“对不起。”

锥心的刺痛击中蔷薇的心脏的瞬间,她突然变得极度清醒,让她心底刹那清明。

原来,所谓的,用一个奴隶换取三千个奴隶的誓约,不过是帝国智囊凉冰·梅洛平生最拙劣的谎言。只用来欺骗卡特琳娜·蔷薇·杜卡奥一人而已。而自己——这举世无双的愚人!竟然一直都认为自己才是做出牺牲的那个人!

她在恍惚中,一步步走到浴血的爱人身边,把凉冰抱进怀里轻声说道:“你欺负我比你笨,就这样骗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