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山庄

作者:王大发Joan
更新时间:2019-09-27 10:12
点击:166
章节字数:38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蔷薇的身体,一天天康复起来了。

当蔷薇第一次能自己喝下一口燕麦粥的时候,凉冰好容易才没有让眼泪掉进粥碗里。

经过一整个漫长的西西里之夏,凉冰都固执地不允许蔷薇走出她的卧室。有一次,蔷薇只不过嫌房门处的熏香和药草气味太重而自己走下床打开了窗户,凉冰就直接把她的脚镣锁在了床尾的栏杆上。

比起限制自由,更叫蔷薇难以忍受的就是凉冰极其蛮横地干涉自己的饮食和睡眠——她想少吃一口语琴指定的食谱都难如登天。

一到凉冰认为适合睡眠的时间,则她必然会被哄着入睡。即使毫无倦意,凉冰也要求她闭目养神,就连多看一会书也不被允许。凉冰甚至会抱住她的脑袋,用手掌阻止她的眼睛获取光明,以此强迫她睡眠。

直到秋天正式降临到地中海的金盆地——西西里,凉冰依然每天抱着蔷薇,要求她按时午睡。蔷薇却在朦胧的睡意中,察觉到了有人似乎在摸索着自己的身体,她刺客的本能应机而发,刚想去擒拿那个人的手腕,却想起自己呆在凉冰的怀抱里,就带着薄怒说道:“又是你整天说要安安静静地睡足午觉,现在又在干什么?”

凉冰见自己把蔷薇闹醒了,就歉然笑笑,把蔷薇扶起身来,坐在床边。起身打开了窗户,好让蔷薇可以遥望因秋色而斑斓的宽大庭院。随后又坐到蔷薇身后,轻轻抱住了她,叫她好靠在自己怀里。说道:“并不是故意要吵你,之前你生病吃不下东西,你自己也不能知道自己瘦了多少。我看现在也休养了一个夏天了,就比量比量恢复好了没有。”

蔷薇气道:“我早就好了!”

凉冰顿了顿,笑道:“既然好了,那么明天就启程吧!”

蔷薇不明所以:“启程?去哪儿?”

凉冰答道:“我要送你去雅典。”

蔷薇更惊异:“为什么要去雅典?”

凉冰脸色突然转寒,冷冷笑了一声,说道:“在你要求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觉得你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蔷薇,为什么你故意不喝防疫药,让自己染上瘟疫呢?”

蔷薇一听凉冰这么说,不由得脊背生寒。她避开了凉冰的目光,说道:“没,没有。”

凉冰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再给你一次回答你主人的机会。不要逼着我把语琴大夫叫过来跟你对质,麻烦人家白跑一趟。你到底有没有喝药防疫?你只回答我有还是没有!”

蔷薇犹疑了一会,低声答道:“没有。”接着问道:“你怎么发现的?”

凉冰朗笑了一声说道:“我猜的,所以来吓吓你。”

看着蔷薇极度懊恼的脸,凉冰笑着说道:“其实也不是乱猜。我让语琴留心盖伦大夫研制的防疫药的效果,她告诉我,这药虽然在救治已经感染的病人身上效果极有限,但是预防的效果非常好。凡是提前喝了药汤的人,即使接触病人,也能保证八九成以上的人不被感染。你带着药材去了你的同胞那儿,为什么一回来就病发了?这叫我不能不疑心。”

蔷薇不出声。

凉冰轻声笑道:“你自讨苦吃的本事一天比一天高,这次连命也不要了。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阿托克斯威胁你,不准你向我复仇?你就气得要去寻死了?”

蔷薇慢慢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凉冰却覆上了她的双手。

凉冰笑着叹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你永远不会原谅我,也根本不可能忘记你的家仇国恨。你只是选择一个人去死,以此作为了结。可是,你凭什么这么做?经过我许可了吗?你还记得,自己谁的奴隶吗?这还有规矩吗?有王法吗?”

蔷薇清冷的声音低低地响起:“你曾说过,不会下令要我屠杀自己的同胞,因为那等同于逼我去死。”

凉冰笑道:“没错。我也从没这么要求你,不是么?”

蔷薇于是继续说道:“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如果我身为迦太基人的忠诚和宣誓给你的忠诚发生冲突时,我有权利以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完成当初许诺给你的誓言。而你依然会遵守约定,释放三千个迦太基战俘。”

极度的震惊和恐惧,让凉冰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她才突然轻笑了一声,拿手指点点蔷薇的脑门,说道:“说你聪明吧,隔三差五就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的。说你笨呢,只要一跟我顶嘴,聪明劲儿可就全冒出来啦。还学会拿我的话来堵我了。”

凉冰重新握紧了蔷薇的双手,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要惩罚你,身为奴隶,却自作主张的行为。

我要你践行,你对我许下的效忠誓言。

听好,在雅典城郊的一处深山里,有一片密林。林中,有我多年前修建的一座秘密山庄。这座庄园由我军团中退役的伤残老兵看守着,除此外无人知晓。我要你明天就启程,前往这座山庄。一生一世,老死在这座庄园里,终身不许出去半步!”

蔷薇质问道:“为什么要把我关在那里?”

凉冰满不在乎地一笑:“我说了,这是惩罚。”

蔷薇说道:“那你大可以把我锁在地牢里。”

凉冰说道:“把你锁在地牢里,迦太基复国团的人不照样会把你救走吗?雅典却距此千里之遥,我要你永远都不能再跟这些人见面!”

凉冰说着,掏出了一串钥匙,放在床边。说道:“你乖乖听话到了那里,我会让人把你身上的锁链都打开。那个庄园很美,也很宁静。你可以在那里舒舒服服地过一辈子。”

蔷薇冷笑道:“你真觉得我在那里会舒服,会快乐吗?”

凉冰苦笑道:“起码你可以好好活着。毕竟要你高兴,那可真不容易。”说着她略略停顿,又接着说道:“不过,只要你听我的话在那里安心住下来。五年之后,我会送你一份礼物。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

蔷薇冷笑着问道:“那是什么?”

凉冰说道:“我的人头。”她意态闲适,嘴边依旧挂着轻佻的浅笑。

蔷薇猛然一惊,慢慢从凉冰怀里转过身子,只觉得周身血冷,颤抖着问道:“你,你说什么?”

凉冰笑着抚摸红色的长发,说道:“我知道你害怕阿托克斯对你作出的威胁,老实说,我也害怕,阿托他,恐怕真的做得出来。不过,我已经想到了绝妙的办法,避开他。”她把脑袋搁在蔷薇的肩膀上,闭上眼睛慢慢说到:“给我五年的时间吧,蔷薇。

在这五年时间里,我会做一个好总督,修建完行宫,释放你那三千个同胞。三年后我会前往都城罗马,跻身元老院三百人团。接下去的两年内,使帝国推行【释奴法案】,有了这项法律,每年都可以有至少几千个奴隶重获自由。

我一定可以成功,因为我知道私人奴隶不向帝国财政纳税,皇帝陛下早就对蓄奴成风的贵族豪强心怀不满。只是没有人敢冒着得罪大贵族的风险提出这项改革。等我完成了这件事,我会成为至少半个罗马政坛的眼中钉。如此一来,就算我死了,所有人也会认定那是我的政敌对我的报复,阿托也不例外。”凉冰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事情都办好后,我会服毒自尽,伪装成被刺客毒杀。随后自会有人带着我的头颅去见你,如果顺利,就在五年后的今天。那一刻,我们的恩怨,就算是了结了。”

凉冰听见了一阵锁链撞击的声音,接着自己的脸上就狠狠挨了一巴掌,她一睁眼,就看到蔷薇脸上硕大的泪珠。

凉冰笑着伸手,拂去她脸上的泪水,轻声说道:“不可以哭,蔷薇。我杀了你的父亲,你忘记了吗?无论我将来是什么下场,你都不应该为我流一滴眼泪。”

蔷薇冷笑着恨恨说道:“谁告诉你,我是在为你哭?谁告诉你我喜欢看见你的头颅?你以为你这么做就算是赎罪?就能让我不恨你?我告诉你,就算死一万次,你也得不到我的宽恕!”

凉冰听了这话,半晌作声不得。突然摇头轻笑了一声,指着自己的心脏,对蔷薇说道:“我为一人,妄动此心。自然万死不得容赦。你既然觉得我偿赎不了,我也再没有别的办法了。”说着她又闭上眼睛,轻声叹道:“明天你就启程吧。”

蔷薇听着凉冰的话,气得浑身发颤,嘴里只喘道:“你!你!”便再不能说一个字,咬着自己的手掌不让自己哭出声。

凉冰原本不想打扰蔷薇,由得她自己冷静一会儿。哪知道眨眼之间,蔷薇就把自己的手掌咬得鲜血淋漓!她不得不重新抱着蔷薇哄道:“别哭,蔷薇!别哭!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惹你生这么大的气!把手给我,我给你止血!”

蔷薇见凉冰这么说,便松口把手掌递给她。凉冰却一时去哪里找绷带和伤药?只好先撕下自己的衣襟给蔷薇裹伤口。正手忙脚乱的功夫,她听见蔷薇啜泣着说道:“我听见,神庙里,你的祷告了。”

凉冰心神一惊,随即又神色如常,继续包扎蔷薇的手掌,笑着说道:“求神嘛,当然要说的可怜一点,人家才肯帮忙。对不对?你做什么要把我的话当真?”

蔷薇猛地把手又抽回去,撕烂了凉冰刚裹好的伤处,哭着怒吼道:“你还在骗我!”

凉冰含着泪水凝望着蔷薇,轻轻说道:“对不起。”

蔷薇一听,更加气急:“你说,如果我死了,你将不会再有独自活在世上的力量。可你为什么要求我必须有这样的力量?你凭什么要我一个人活在世上!”她伸出手指按压在自己的另一只手腕上,摸到了自己的主动脉“你没资格随心所欲地支配我的命运,我依然有决定自己生死的权利!”她提起手腕,张口就咬。

凉冰早就察觉到异样,冲上去紧紧攥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抱进自己怀中。

蔷薇把头埋进凉冰的衣袍之中,低声地抽泣着。凉冰抚摸着她的长发,不敢再说一句话。

过了许久,凉冰才听见怀中人发狠地朝自己低吼道:“我不去那鬼地方!”

凉冰笑着满口应承:“不去。只要你不想去,咱们永远也不去。”

蔷薇接着说道:“我要报仇会自己动手,我不稀罕看见你的人头!”

凉冰还是笑笑:“好,我都听你的。蔷薇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她继续撕下衣襟包裹蔷薇的伤口,说道:“但是别再动不动咬自己了,行吗?”

蔷薇却不肯再出声理她了。

凉冰等了许久,才发现怀中人已经睡着了。她想把蔷薇安放在床上,好让她睡得更舒服些。却发现蔷薇的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腰带。自己给她戴着的手镣没有取下,以至于她都不能肆意环抱自己的腰间。凉冰叹了一口气,把她身上的锁链都打开——卡特琳娜·蔷薇·杜卡奥的身上并没有长哪怕一根能被镣铐锁住的骨头,自己真是在白费功夫。

总督大人重新抱好了蔷薇,以极低的声音轻轻说道:“无论是哪一天,你决定要我用生来温暖你的岁月,还是用死来偿赎我的罪孽。都只凭着你的喜欢。只恨我不能让你得两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