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0

作者:路邊的路人
更新时间:2019-10-06 18:28
点击:327
章节字数:56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西條仍和天堂走在一起,照常練習和談天,因為她們是朋友,西條堅持,她們是朋友,無論流言如何甚囂塵上,她們都是朋友。

就像西條知道,她和花柳不能說是朋友,她們幾乎不再有交集,除了西條主動打招呼而石動負責回應,除了她們還得對戲。

是的,她們還得對戲,起碼還得對戲。


亞瑟王和摩根勒菲,在卡美洛的盛宴之後,化身為后的魔女勾住王的手,貼在王的耳邊低語,而王恍恍惚惚將魔女誤認為此生摯愛,拋下名正言順的愛情與忠心耿耿的騎士,任由魔女牽著手,亦步亦趨地走向覆滅。


那天晚上,下令讓騎士們好好享受宴會而獨自一人的亞瑟王——禮堂裡排練中眾目睽睽、穿著運動服的西條——一個人趁著夜色到走廊獨自吹風,欲吹醒酒氣。

而化身為桂妮薇兒的摩根勒菲——西條原本以為是神樂,不應該是神樂的嗎?——走入舞台。


西條面對雨宮,面對觀眾的方向,她閉著眼睛,好像有風吹來,好像有寧靜月色,好像她真的是在狂歡後企圖收斂心神。

接著身後有人走來,西條知道身後有人走來可是她該裝成不知道,畢竟亞瑟王不知道未來的命運,又或者其實王明白即將到來的是什麼但選擇閉上眼不去在乎。

西條感覺到花柳,花柳的手擦過西條腰側,搭在她的上手臂,下巴靠著她的肩膀,花柳身上帶著淺淺香氣、若非她們現在靠得極近否則聞不到的香氣,像酒,西條猜,她在回法國時總能仗著與日本不同的飲酒年齡限制品嘗大人的飲品,花柳身上的氣味不像威士忌或伏特加那般濃重,反而是甜的,甜得醺人。

不對,這不是西條和花柳,是亞瑟王和摩根勒菲。西條讓花柳貼在她的耳邊說話。


「怎麼一個人在這裡?而不其他人一同歡慶?」她們靠得太近,花柳的手環著西條而胸脯壓著西條的手臂——好軟、不對,西條眨了眨眼睛,試圖對監督排練的雨宮彎出笑容,亞瑟王現在應該對愛人的到來充滿喜悅——花柳繼續念台詞,呼出的氣搔癢西條的耳朵——還有那個好聞的味道,西條保持亞瑟王該有的微笑,不讓笑容因為醺人甜味而顯得太笨。


「我不在則騎士們更不受拘束。」西條往花柳的反方向邁出一步,因為劇本說要面對面,她得拉開空間,但花柳依然貼了過來,動作變本加厲,從西條的手臂改為環著西條的腰,好吧,這也是劇本上寫的,花柳還留了些空隙,手只是鬆鬆地搭在西條腰上,隨時都會收回去的樣子,而胸脯也沒有壓在西條胸上,保持著恰好的距離,連碰也沒有碰上。

摩根勒菲在這幕是要引誘亞瑟王的,這樣刻意維持距離和劇本不符,西條想著,不太確定自己該不該向雨宮告狀。


「真是貼心。」花柳的笑聲清脆又溫和,像是真正的溫柔王后,但西條知道才是這樣,眼前的人是魔女、是花——她們在演戲。「若是平時也這麼貼心就好了。」花柳背出台詞,眼裡的微嗔和語尾的輕哼,西條幾乎以為她在對自己說話,不對,她們在演戲。

「若不要騎士的陪伴……」花柳的手摩娑著西條臉頰,笑容摻入魔女的柔媚,她貼得更近,呼出的氣打在西條的下巴和嘴唇,像是最鮮艷的毒蟲與最香甜的毒果,亞瑟王會被誘惑著前行,但西條不行,西條不行。「那麼、待在我身邊好嗎?」


「當然。」西條說。


花柳笑了,那種得逞後的洋洋得意,還保留著魅惑,像是蛇吐著蛇信,蛇信搔著獵物的臉,留下濕滑軌跡。西條知道這不是王后該有的笑,可是西條分不出這到底是魔女還是花柳,西條放棄去想,她們在演戲,只要記住她們在演戲。

照著劇本,花柳的指尖勾住西條的手指,或許是因為她們在冷氣房裡又或許是因為花柳向來懶得運動,花柳的手指像是與笑容截然不符的、失了生機的冰塊,西條握緊花柳的手。

應該牽著西條離開的花柳回過頭看她,眉輕蹙著而讀不出情緒的眼睛望著西條,像是責備又像審視。糟糕了,西條屏住氣息,費力不動聲色,是西條和花柳。

在評判演出的雨宮面前,在負責道具的B班面前,在飾演配角的A班面前,在等著上台的星光館眾人面前,在眾目睽睽之下,是西條和花柳。

明明該是亞瑟王和摩根勒菲。可是西條沒有鬆手。


「走吧。」西條說,盡可能溫柔繾綣和飽含期待,她是亞瑟王,她們在演戲,西條和花柳不能是西條和花柳。

花柳勾出笑容,魔女的,這次西條認出來了。


再來她們該往舞台角落退去,歌聲會響起,迷茫困惑卻不可自拔地沉浸於罪惡的亞瑟王和越發張狂的摩根勒菲,音樂會越來越急促聲調會持續拔高,一步步走向高潮。

高潮之餘,飾演真正的桂尼薇兒的神樂回從舞台的另一端出現,走到舞台正中央看向她們,而作為蘭斯洛特的天堂會追著出現。

西條和花柳該就這樣隱沒在黑暗裡,從舞台上離開,而燈光會打在舞台正中央的兩個人身上,尤其是天堂,光會落在天堂身上,向著所愛之人的方向踏了一步卻什麼也沒說的天堂。


這一個場景到此結束,舞台下的雨宮喊卡的聲音熱切又響亮,禮堂的燈光啪一聲全部亮起,西條和花柳相牽的手早就鬆開。

對這次排練,雨宮顯然是極滿意的,她先是把所有人都誇了一遍,從盛宴的酒酣耳熱,藉著歌聲表達卡美洛的興盛繁華,到待在王后身邊的蘭斯洛特看著亞瑟王獨自離開,到亞瑟王遭到魔女誘惑,到眼睜睜看著一切發生卻說不出話來的蘭斯洛特,雨宮讚不絕口。

「但是,西條さん,妳是不是想試試看不同的演法?」雨宮問,說西條的表演幾乎都和她們之前討論過的相同,除了最後,為什麼被誘惑的亞瑟王成了主動的那個人?


「突然想到可以這麼做,就試試看了。」西條順著雨宮的話含糊其辭,狀況比她想得要好,嚴重的失誤沒有被發現,但為什麼沒被發現?西條不懂,怎麼可以容許西條和花柳的私情出現在舞台之上?


「是可以嘗試的方向,但演出的方式還需要再修正。」雨宮叫來默默往禮堂門口移動的花柳,說這是她們兩人的戲,花柳不許偷跑。「妳們兩個中間停頓太久了,很突兀。」


顯然沒什麼參與討論之意的花柳看向西條,又是那種藏著情緒卻審視他人的目光,重重壓在西條身上。西條老實認了錯。

「我想改成亞瑟察覺問題所以停頓的話應該沒問題吧?」西條避著花柳的探究,現在該以演出為重。「摩根勒菲就要加強控制,可能台詞加一個一句話說怎麼了嗎之類的來拉回亞瑟的意志,亞瑟才徹底中計,這樣好嗎?」


「還不錯。」雨宮摸著下巴思忖。「這樣也能表現出亞瑟王不是自願跟著摩根勒菲走的,凸顯最後眾叛親離的悲劇。」

雨宮嘴裡唸著不同的台詞組合,西條挑了幾句喜歡的,而花柳只是漠然點頭,接受工作的細微改動。

「好,那就這麼決定了。」雨宮在劇本上塗塗改改。「謝了,西條さん。」


西條笑著應不客氣,她保下了最後對花柳說走吧的那句話,總覺得這很重要。


確定台詞變動之後,花柳就想離開,拋下去找其他人討論的雨宮和落在後頭的西條,獨自一人往門口的方向、石動等著的方向走去。


「那個、香子!」西條連忙追上去,她還有些話想說。她忙著追,沒能注意到天堂好像也等著和她談話。「等我一下!」


幸虧花柳停了腳步,在離石動還有一點距離的地方停下,西條到了花柳身邊。

「我還以為クロはん會老實認錯。」花柳搶先開口,以為先嘲諷就能奪得話語權,不必去聽西條想說什麼。儘管她不知道西條想說什麼,她不想聽,她不在乎。


「香子不也沒戳穿我?」西條把問題拋了回去,看花柳不悅地撇開視線。舞台上的失態是出乎意料——她保證下次毫無瑕疵,絕對——但又隱隱約約地覺得那不全然是錯的,現在她搞不清楚為什麼,但以後會明白的。所以現在該處理現在能處理的事。「香子,我有些事想問妳?」

趕在花柳叫她有事快說否則就要離開之前,西條說了私下,還加上拜託。


花柳依然蹙著眉,但或許是好奇心發揮作用,仍是領著西條向門口走去,告訴石動再等她一會兒,就和西條一起到禮堂旁邊的僻靜小巷。

「所以クロはん到底有什麼事?」花柳問,雙手環於胸前。


西條躊躇片刻,其實這和花柳無關,是她想釐清近來煩惱的事,自己的問題到底該不該問花柳?西條本來不打算問花柳的,但她不知道還有誰會毫無顧忌地告訴她了,只有花柳,只有看上去半點也不在乎、更不會關心Alpha的花柳。

花柳開始不耐煩,西條深呼吸。

「香子知道的吧?我被說在和天堂交往的事。」花柳的話會知道的,西條相信,包括知道她只把天堂當成朋友的事。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花柳挑眉,但沒有走更不顯焦躁,好兆頭。


「我想問的是,天堂真矢她喜歡我嗎?」西條問,她得知道才行,她不喜歡有問題橫在心上,不喜歡提心吊膽,不喜歡聊天時胡思亂想,不喜歡避開為人與人間帶來溫暖的碰觸。她想知道,她想做好決定,關於自己該怎麼辦,若可以對自己的杞人憂天哈哈大笑是最好。

所以,天堂真矢喜歡我嗎?


「クロはん怎麼不自己去問天堂はん?」花柳的嘴角勾出興致盎然的弧度,歪頭打量西條的表情,唇抿成直線的不安的西條。「搞不好天堂はん對クロはん一點興趣也沒有喔?」


和大場說的完全不同,大場還幫著問了西條喜不喜歡天堂,以誠實程度而言,西條相信大場,再說花柳顯然才剛剛提起興趣,大概只是想以西條的反應取樂。

「突然就問對方喜不喜歡我也太沒禮貌了吧?」西條嘆氣,要怎麼才能讓花柳和她好好說話?


「クロはん完全找錯人了吧?我又不是天堂はん,怎麼會知道。」嘴上說著不知道,嘴角弧度卻越發上揚。


西條忍住不又一次嘆氣,是她有求於人,要陪著花柳繼續繞圈子。「香子覺得呢?」


「クロはん這麼相信我?」


「嗯,相信香子。」西條沒想太多,與平時無異的坦率倒是讓花柳露出愕然神色,即使花柳飛快換回嘲弄似的笑容,西條仍確信這是正確的方向。「我相信香子,香子觀察力挺好的吧?而且對信息素的濃度也很敏感,不是聽說遇到喜歡的人通常會比較難控制信息素嗎?」


「只要長著鼻子,根本不可能忽略信息素吧?」好歹クロはん是Omega吧,花柳瞪著西條,眼底多少有對這個人的遲鈍程度的挫敗。「クロはん知道天堂はん的想法之後又怎樣?直接跑去拒絕天堂はん嗎?一樣失禮的吧?」


花柳語調上揚,似乎被惹怒,然而西條搞不清楚哪裡惹怒了她,是信息素的問題嗎?好吧,她確實從小就不太擅長分辨不同人的信息素,不過抗辯這個的話,花柳會更不高興的吧?

「不可能直接去拒絕天堂真矢啦,很奇怪。」西條繼續話題,花柳維持薄怒神色。「看看能不能找機會不動聲色地讓天堂真矢知道吧?不過她不喜歡我的話就不用煩惱了。」

衷心希望是後者,西條想。


「クロはん幹嘛不和天堂はん在一起?在一起的話所以人都會高興的,會笑著稱讚郎才女貌喔?」仍舊是那副不開心的樣子,花柳好像還變本加厲,該是婉轉的京都腔尖銳起來,巷是隨時準備刺向西條的刀。


「那和我沒關係啊?」西條說,嘗試著往花柳的方向邁進一步,希望可以安撫下她不懂的怒氣。「我知道很多人那麼想,但我不是,假如要在一起的話希望能選擇自己喜歡的人,而不是因為對方是優秀的Alpha就跟她在一起。真正的喜歡和應該……不一樣的、吧?」

說到後來,西條的語氣弱了下來,她好像說錯話了,她還記得花柳和石動從小就立有婚約,她還記得不久前花柳對她說不討厭石動,可是不討厭並不是喜歡,花柳沒有說喜歡。她是不是說錯話了?


而花柳也知道西條說了什麼。花柳仍在笑,整張臉都在笑,嘴角和眼底都在笑,可是西條卻蹙起眉,下意識伸手想從口袋掏出手帕,忘了身上穿著的是運動服而手帕在制服裙子的口袋裡。明明花柳在笑,而不是哭。

「Alpha會得到Omega,Alpha向來能得到Omega。」花柳說,聲音很平穩,就像她的笑。「天堂はん是最優秀的。」


「天堂真矢不是那種人。」西條眉頭蹙得更緊,這和性別沒有關係,或許會有人真的那麼想,但不會是天堂,她相信不會是天堂。「我是和天堂真矢感情最好、相處最久的人對吧?我知道天堂真矢是什麼樣的人,雖然常常一副很了不起、讓人看了就生氣的樣子,那也是因為她有本事,她也只在自己擅長的領域才是那個樣子,在其他面向很謙虛,如果說到繪畫還會完全喪失自信。」

「那個樣子的天堂真矢,才不會說什麼我是她的,才不會強迫我做任何事。因為天堂真矢是這樣的人,所以我才會希望能夠早點得到答案,想要尊重她的感情,找到我和她合適的相處方式。」

西條稍微停頓,觀察花柳的表情,花柳不知道什麼時候收了笑容,燒掉所有表情,西條鬆了口氣。

「況且我也不是獎品,沒有人會是獎品。」西條微笑。「還有剛剛香子說錯了,天堂真矢不是最優秀的,我會成為最後優勝的人。」


「真敢講啊,クロはん都輸三年了。」花柳輕哼,手又環回胸前。這樣比較好,西條想,老是想惹人生氣的花柳才像花柳。


「是輸了三年沒錯,但會贏的喔,在最後的聖翔季。」西條又向花柳的方向踏了一步,拉近距離,花柳沒有後退。「要打賭嗎?香子?」


「我為什麼要和クロはん賭這個?」花柳挑眉。「我贏的話,能夠從クロはん得到什麼好處嗎?」


「那就賭吧,獎品到時候再想。」西條擅自下了決定,笑容滿面,而花柳沒有說不。「話說,香子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關於天堂的那個。」


花柳注視著西條,看西條從一開始的不安到現在的坦然,長長呼出一口氣。

「只要クロはん動動鼻子就會發現,天堂はん在クロはん身邊的時候信息素就會比較濃,有其他人在的時候還好,但以為只有妳們兩個人獨處的時候就幾乎不壓抑了。」花柳斜了西條一眼,放棄西條鼻子的靈敏度。「クロはん一直沒注意到也可能是太常天堂はん待在一起,所以很習慣那個味道。」

不過クロはん還是應該注意一點啊,這種事自己就該知道了。花柳抱怨,西條決定直接忽略。


「所以天堂真矢她果然喜歡我?」


「嗯,她喜歡妳。」


「謝謝妳,香子。」西條說,勉強彎出微笑,臉上的表情交雜著苦惱和安心。「我會去拒絕她的。」

會好好地拒絕,可以的話,不想傷害天堂。


「怎麼拒絕人クロはん自己去想,不關我的事。」花柳說,解決了事情就俐落地轉身,準備離開禮堂旁的僻靜小道。「雙葉はん等很久了,再等下去大概就會忍不住到處找我。」


嗯,晚點見。西條說,身為主演之一,沒和禮堂裡的劇組打聲招呼就跑出來,也夠不負責任了,多少還是要回去看看,關心一下進度。所以西條就只是站在原地看著花柳的背影——

「——不過香子也想要的不是嗎?」下意識脫口而出,西條發誓她根本沒想到要問這個,更沒想著要留下花柳。


啊?隔著一段距離,西條辨認出花柳的口型。


「優勝,我會贏過天堂,在最後成為第一。」西條記得,在一起去買蛋糕的時候,花柳直直盯著Opéra,移不開視線的樣子。「香子不也想成為第一嗎?」







TBC


對不起這回錯字大王!!!!!!!!!!
出本會是改正的版本的,希望會是沒有錯字的版本、希望ry

這結是公開章節最後的克香互動
因為要出本的關係,下一次更新就是最後一次更新,先預告一下是雙葉和克洛的回合
下一回也會把所有達到HE的條件/背景都寫明(其實到這裡也差不多了,下一回交代可能對各位不是很重要但對我很重要的部分),剩下沒公開的部分就是把一切收束了,我覺得大家看一看也能自己猜結局,不買也沒關係(但、但我想要錢ry)

最後再貼一次印調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e-Ci_gt3nBZYtKnUftuPXescOURL6Q5yQ8gvfGFjybMLbSIA/viewform
9/28收單
另外請各位注意,通販是有餘本才會開,而且限台灣(限便利商店店到店能到的地方)
10/19的台灣百合翁攤位在F23,攤位名:我的CP會復合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