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9

作者:路邊的路人
更新时间:2019-09-21 18:21
点击:329
章节字数:41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西條還是等到發情期結束才去找天堂。其實可以更早的,她也能感受到刺在背上那股猶猶豫豫的視線,可是當她回頭去看,天堂的目光又投向其他地方。況且每當西條拿起抑制劑,看著小小藥丸在掌心裡滾啊滾的,總忍不住想:這樣是好的嗎?

一個人對一個人的影響如此之深,非自願的給予和非自願的接受,想起花柳走進星光館的背影,西條思考,這樣是好的嗎?

於是西條吞下藥丸,乖乖等到發情期結束。


當天堂和西條再次對話,是西條主動的,她們之間好像一直都是西條主動的,像是入學考試時她邀了天堂一起暖身,像是她會約天堂一起練習,然後她們才走到一起,習慣走在一起,才有默契和西條認為的友情和惺惺相惜。

就在發情期結束的隔天中午,西條的午餐餐盤砰地落到天堂對面的位置,拉麵的湯搖晃著,濺出些許湯汁,西條不在意。


「西條さん。」天堂吃驚不過幾秒,歛起情緒就能微笑和招呼。


「好久不見。」西條說,說是好久不見其實不太對,她們同班又住在同一棟宿舍,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排練時也得對戲,只是除此之外,她們沒有任何無關公事的對話。


「好久不見。」天堂同意,看著西條隨便念過我要開動了,不自禁揚起微笑。「這幾天西條さん還好嗎?」


「我有哪裡看起來不好嗎」西條斜眼瞪著天堂,答到煩的模樣,這幾天星光館的大家有事沒事就愛問這個,真的很煩,又不是沒見過發情期的Omega。「妳放學後有空嗎?」


「目前沒有其他安排。」天堂笑意更深。「要一起練習嗎?」


西條點頭,笑容不自覺地又是那副帶點挑釁的樣子,久違了嘛。


天堂不以為意,天堂當然不以為意。

然後她們聊起課堂心得和舞步技巧,聊起期中展演和聖翔季,說得益發眉飛色舞,幾乎忘了午餐存在。

當用餐時間結束,天堂和西條回到班上,回到各自的座位,西條才突然想起她忘了告訴天堂沒關係。天堂知道沒關係嗎?應該會知道的吧?大場應該會轉達,而且天堂總是能猜出西條的想法——儘管這常常讓人氣得牙癢癢的——再說剛剛聊天那麼熱絡,天堂能明白那真的沒關係吧?西條該和天堂再說一次嗎?


西條還在糾結,班上的女孩子們就圍了過來,兩三個人,包括Beta和Omega,是西條遲到那天邀她共進午餐的同學。

「クロちゃん和天堂さん總算和好了,太好了。」女孩們面色紅潤、好像有點太紅潤了?笑容大得說是興奮也不為過。


「我和天堂真矢又沒有吵架。」西條說,完完全全的莫名其妙,這些人怎麼這麼開心?


「但クロちゃん這幾天都沒有和天堂さん說話,很反常。」女孩說,輕輕蹙眉擔憂著。「這樣不好啊クロちゃん,感情要好好維持才行。」


「不講話有其他原因。」略過自己的發情期問題,西條更介意女孩所說的話的後半段。「我怎麼就要特別維持和天堂真矢的感情了?」


女孩們面面相覷,臉上浮現更加明顯、西條更加無法理解的紅暈,話語中帶著青春期被刻意放大的羞赧和期待,聲音壓低到西條覺得刺耳。

「不必向我們隱瞞啦クロちゃん,妳不是在和天堂さん交往嗎?」


西條看著女孩的唇開開合合,音節卻與意義斷開連結。她在和天堂真矢交往?她什麼時候和天堂真矢交往的?她怎麼可能和天堂真矢交往?

「不、我和天堂真矢沒有在交往。」因為太過荒謬而倍感驚嚇,西條說起話來不由得有些結巴,但她自認為也是否認得相當快速了。話說這流言到底打哪來的啊?


否認過後——西條確實否認了啊!——女孩們卻紛紛露出了然神色,手指貼在唇邊一副絕對會保守秘密的模樣,對著西條說加油。


既沒有祕密也根本不需要這種加油的西條仍是滿頭霧水,在女孩們散了之後她看向天堂,因為座位靠前而背對著她的天堂。

天堂知不知道這個流言?天堂或許是不知道的吧,西條在去找天堂的時候就考慮到班上沒什麼人會特意與天堂相約午餐,天堂平時給人的感覺也與八卦八竿子打不著邊。

那麼該告訴天堂嗎?西條隨即否決,為了避免流言就得讓彼此刻意拉開距離,可是她和天堂的相處好不容易才要恢復如常。


找個人問問好搞清楚流言到底怎麼回事好了,西條想,想到花柳,花柳雖然總對人愛理不理的,卻從不漏掉任何八卦,本人甚至常常是八卦的源頭——人生總要有點樂趣嘛,花柳好像這麼說過,還抿了口茶。

但西條已經好幾天沒和花柳說話了,不像和天堂之間的尷尬,在一起買完蛋糕回星光館之後,花柳避開她就像在避開Alpha。花柳吃了她的蛋糕,卻不再和她說話,像是冷戰,但他們之間能說是冷戰嗎?說到底西條和花柳是朋友嗎?現在這個樣子也只是回到她們原本的距離、回到花柳擅闖西條練習之前的距離,充其量再稍遠一些罷了。

西條看像花柳的方向,花柳懨懨的像是每個討厭學校的學生,而石動在身邊。


她該去問其他人,像是大場,大場的話肯定會知道的吧,總覺得大場什麼都知道。

短暫的下課休息中,西條扯著大場到校園角落。希望沒有人注意到,西條停下腳步祈禱,她可不想讓任何奇怪的流言增生,像是西條和大場走在一起了,西條是不是背著天堂和大場約會?

光想就雞皮疙瘩,好可怕。


「クロちゃん,怎麼了嗎?」被匆匆拉過來的大場沒有生氣,反而是擔憂模樣,而西條甩甩頭,想甩開惱人景象。


「バナナ,妳有沒有聽到一些奇怪的謠言……」西條微微遲疑,越說越小聲。「……關於我和天堂真矢的。」


大場微張著嘴,意外西條竟是提起這個話題。「是有些人覺得クロちゃん和真矢ちゃん正在交往。」她謹慎地說,不知道該說多少,不知道該不該說天堂和西條成了全學園默認的一對,不知道該不該說天堂總注視著西條而西條也注視著天堂——我要贏過天堂真矢!儘管西條是這麼說的。


西條的臉垮了下來,大場慶幸天堂不在這裡。

「我沒有在和天堂真矢交往,我根本不喜歡天堂真——」西條爪亂了本來就夠難整理的捲髮。「不是、我喜歡天堂真矢,很喜歡天堂真矢。」

西條的聲音微弱下來,但依舊堅定。「但不是那種喜歡。」

西條想起花柳看著她練習而天堂推門而入的那天,在搭公車前花柳的笑容格外燦爛,花柳想必早就知道流言了吧?說不定還是那個放出流言的人。

「我沒有在和天堂真矢交往。」西條又說一次,不知道在向誰澄清。


「我知道。」大場安撫似地笑了笑。「要是我聽到有人在說的話,會幫クロちゃん說一聲的。」雖然她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天堂。


「謝謝。」西條說,總覺得全身的力氣被抽乾,明明沒什麼活動身體卻累得不想再睜開眼。


但クロちゃん常常和真矢ちゃん待在一起,大場委婉提醒,流言並不是空穴來風,真矢ちゃん挑選搭檔時クロちゃん始終是首選,就像クロちゃん也會先選擇真矢ちゃん。

クロちゃん的話,對真矢ちゃん沒有一點好感嗎?


沒有,西條來不及說。上課鐘聲響了。


西條想過要不要乾脆取消和天堂的約定,流言變成她和天堂吵架分手了都比她和天堂正在交往好,可是這怎麼公平?她難道不能交朋友嗎?難道她不能和天堂當朋友嗎?

西條好像聽見花柳嗤笑著喊了聲Omega。

難道是因為這樣?最好的Alpha和最好的Omega就像天生一對,門當而戶對,廣受世界祝福的金童玉女,理應在一起,怎麼可以不在一起。可是誰規定Omega就該和Alpha在一起,明明還有Beta,明明Omega還可以——

Omega和Omega。西條想到花柳,自我中心的花柳,擅自打亂她的步調的花柳,計程車上睡過去意外好看的花柳,看著Opéra的花柳,拿了蛋糕就走不和她說話的花柳。意外好看的花柳。

不對,為什麼西條會想到花柳?西條不應該想到花柳。

明明西條不喜歡花柳就像花柳不喜歡西條,再說花柳還有石動。


還在上課的西條完全聽不進老師的話,努力提醒自己放學後和天堂還有約,狀況太差可逃不過天堂的眼睛,她得專心,她必須專心。

但天堂不會喜歡她的吧?拚命把自己的注意力從花柳身上轉開的西條忽然憂心,不會的吧?

西條捏緊了鉛筆筆桿,在課本上重重畫上了叉,知道這舉動毫無意義,只得再費力拿橡皮擦擦掉,可是怎麼也擦不乾淨。


好不容易熬到放學,西條和天堂並肩走向練習室,天堂揚著輕淺笑意——天堂不會喜歡她的吧?西條看著天堂的側臉,忍不住想。

確實,整間學校裡最常和天堂相處的就是西條,天堂也青睞於她,但這不就只是頂尖與頂尖自然產生的相互認可與親近嗎?還能有什麼其他情愫?

西條搞不清楚。天堂拉開練習室的門。


「西條さん,我很抱歉。」天堂關上練習室的門,練習室裡只有天堂和西條,天堂站在西條深前微微低下頭。「之前我沒控制好信息素,造成西條さん的麻煩,我很抱歉。」


噢,果然忘了要和天堂說沒關係,但西條的心思也不在這之上了,所以她只是心煩意亂地揮揮手說沒有關係,而天堂保證絕不再犯。


西條沒察覺有什麼不同,她們像往常一樣敲定練習內容,而天堂理所當然地站上領舞的位置,一切都和過去三年相同。西條沒問為什麼是天堂領舞。

但其實不是沒有不同,假如花柳也在這裡的話,或是其他Omega和Alpha在這裡的話,會說少了信息素,少了Alpha在Omega面前特別難以藏起的信息素。

然而西條的鼻子卻忘了要察覺不同。


天堂和西條照著音樂節拍跳起舞,每一個動作都優美而精準,她們本是如此,她們理應如此。

不像西條和花柳,老是跌跌撞撞的,怎麼都找不到合適的節奏。

太過輕鬆愜意,天堂主動在轉圈間打開話題,像是西條這幾天的練習狀況,像是即將展開的期中展演,像是對今年聖翔季的期待,像是未來,譬如之後還想練些什麼,譬如之後想要做些什麼。

西條心不在焉地應著,天堂溫和附和,偶爾說起自己的想法——好像是進入父親的劇團之類的,西條沒認真聽。


西條沒辦法專注在天堂身上,甚至沒有辦法像往常一樣將全副心神放在舞步上,她忍不住分神在困擾了大半天的事情上,天堂是怎麼想的?

她忍不住去瞧天堂,在必須面對面時探究天堂眼裡是否藏著秘密,在別開臉時注視天堂的側臉,想知道鬆懈之時會不會洩漏心跡。

可是即使察覺任何非友情的蛛絲馬跡後又怎麼樣?西條不知道。

一個又一個的轉圈,西條被繞得迷糊。


「西條さん,妳還好嗎?」在西條三年來第一次踩了天堂的腳後,天堂終於忍不住問。「今天的西條さん不像平常的西條さん,身體不舒服嗎?」


「我沒事。」居然有人說我們在一起欸,很好笑吧?對了,天堂真矢妳應該不喜歡我吧?不可以這樣問,太輕率太失禮。「抱歉。」

不如我們早點結束吧?西條問,是她的問題,她不敢看天堂的眼睛。


天堂擔憂地應了好,關掉仍響著音響,音樂戛然而止,就像她們鬆開的手。


西條離開練習室。天堂不喜歡她的吧?她忍布沒有回頭,她好像聽見花柳的嗤笑聲。所以到底為什麼是花柳?

西條不知道。






TBC


我弄了封面!!!!!!!!
弄了一堆不好看的方案最後選了個還是不怎麼好看的方案
抱歉各位我沒有什麼美術天分也沒有錢ry
假如覺得太醜不想買了可以去印調表單的備註說不買了,我不會生氣ㄉ不用擔心
印調表單: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e-Ci_gt3nBZYtKnUftuPXescOURL6Q5yQ8gvfGFjybMLbSIA/viewform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