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荒涼的教會

作者:藏月櫻華
更新时间:2019-09-08 15:17
点击:159
章节字数:37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我們現在要去哪裡呢?」走出工廠之後,水泱左右環顧一下,隨後領著伊文,往通往三叉路的路口方向前進著。

沿途的直線道路上,靜悄悄的,只剩兩人的步伐回響在空氣中,好像世界靜的只剩下兩人一樣。



「教會。」聽聞伊文的問題,水泱停下步伐,看向前方的視線緩緩轉回後方,盯著伊文片刻,臉上神情糾結了些許,才緩緩送出回答。

「欸!?」聽到水泱的答案,伊文的小眼睛睜得大大的,彷彿這答案不該從冷靜如廝的水泱口中說出。



「水泱小姐……為什麼要去教會呢?我記得……」伊文與水泱在寂靜的空氣裡,凝視著彼此,這讓她有些猶豫該不該向她請教這個問題。

伊文在好奇與顧慮的天秤中猶豫著,她深思著在天秤兩端應該如何取捨,才不會傷到水泱,又能問出她的想法。



誰知,她還在思考著如何回應時,嘴巴卻收不住衝動,在毫無戒備的情況下,從伊文的嘴裡,突兀說了出來!

當伊文說出來的一剎那,原先寂靜的氛圍彷彿身在冷凍庫一般,將周圍的時間凝結了起來。

「那個……對不起……」「沒什麼好道歉的。妳不需要在意。應該說……妳會這樣問,我也不覺得有任何意外呢!」



「什麼?」看著伊文的下巴張得大大的,平淡如水的表情緩緩放鬆,隨後帶上輕柔的微笑,看著她的視線隨即轉移,看著依舊湛藍的天空。

「昨晚妳睡了以後……我想了很久。教會的大家待我這麼好,如今在這波災難中,帶著身為神的子民的心態前往會面主。我想……我就算是個不虔誠的修女,也該去多少看看她們吧?哪怕這一去……會遇到很多不可知的困難與變數。」



看著天空,水泱悠悠的說著,此刻的她,分不清想去教會的自己,到底是抱持著何種心態?是應該抱著祝福大家前往主的身邊,愉快的歡送她們、還是抱著悲傷的心態,送走因為這波莫名其妙的災難,害得大家都沒命的心情。

「怪我嗎?都沒有對妳先述說。」水泱收回看著天空的眼神,將眼睛的目光拋向前方寬廣的道路。



「看來水泱小姐也是考慮了很多呢!那可以換我說說自己的想法嗎?」聽著水泱的話語,待在後頭的伊文愣愣的看著她,隨後同樣露出笑容,一陣小跑步來到了水泱的面前,雙手將她的雙手托起,並包覆在自己的掌心內。

「剛剛聽到要去教會時,我確實是很害怕。畢竟現在的教會充滿了喪屍……所以說……我不害怕是騙人的。可是……既然水泱小姐想要去弔祭大家,就代表著大家真的很照顧妳吧?那我們就更應該要去看她們的最後一面了。反正我一個人也什麼都做不到……請讓我待在妳的身邊,多少照應你,好嗎?」



「噗。真難得妳也會這樣對我說。嗯……這一去真的很危險喔?我不知道我能不能一直保護好妳,不過還是謝謝妳!願意在我身邊幫忙!雖然……過去好像是我幫妳的次數比較多?」看著老是粗心大意的女性,此刻竟也會有著自己安危自己的本事,水泱在心裡想著,也許自己過去都太小太看這個常常受到自己幫忙的老師了吧?



「吼-過去的事情請不要一直強調拉!」伊文雖然知道那是水泱的模式,不過還是藉機在這種氛圍下,與她小鬧一番。

「又有什麼關係?」昨天下午的事情雖然仍擱置在心頭,不過對此刻的水泱來說,她卻沒有心思去追究這件事情,反倒是將目標放在接下來的目的上。



水泱笑著走在她的身前,看著後頭的她片刻,向她點點頭,隨後將心神放在前方的景況上。

後頭的伊文彷彿也明白,水泱此刻的想法,她緊緊抓緊自己背上的背包,腳步緊緊挨在水泱的兩步內,視線看著她長長的髮瀑。

「走了!」下了指示後,水泱在前頭領著伊文,水泱仔細沿著牆面行走,一面觀察著四周。



兩人在狹窄的道路上走了一陣子,走出巷子裡的一瞬間,另一處街道的景象立刻在兩人面前呈現著。

高矮並立的屋舍,以及映入眼簾裡的高聳的房屋,房屋的窗戶內,隨手可見人們為了生存而激烈抵抗著喪屍的身影。

一如往常的街道上,則是與前面道路一般有得比的混亂與怵目驚心,車輛四處卡在房屋以及街道上,倒在街道上的屍塊,以及四處活動的活屍,為這湛藍的空色下,讓人打從腳底發寒著。



「我們不要在街道上待太久。遲早會被喪屍們發現的!」水泱壓低語氣,並提醒著後頭的伊文。

「我們只有兩個人……可能也不方便對抗喪屍們呢!要不要先找個房屋進去,在來想想要怎麼前進呢?」看著在街道上亂晃的喪屍們,伊文拉了拉水泱的衣角,兩人暫且退入巷子內後,低聲商議著。



「妳也看到了。這附近的矮房有的都被車子撞爛了。根本沒辦法進去。高樓大廈裡又有其他生還者以及喪屍。先不論喪屍……光這種非常時期……人家願不願意讓我們暫時棲身都是未知數呢!」退回巷子裡,水泱盡量冷靜的與伊文分析著目前的慨況。



「總比我們在外面亂晃要好吧?三叉路要走到教會也需要一陣子的!如果沒有適當休息的話……啊!」伊文提出反駁,並且打算加強自己的論點時,水泱的背後裡突然走來一隻活屍,張牙舞爪的,準備撲向水泱。

聽到伊文的驚呼,水泱下意識的回過頭,同後腳跟往後踢出,擊中喪屍的同時,水泱立刻挺上前,抓起活屍身上破爛的衣裳,將喪屍拉了回來,手心向後一伸,抽出掛在背上的伸縮長棍,奮力的往喪屍身上招呼。



「啊……嗚……」身手不像活人一樣敏捷的喪屍,面對水泱拼命往死裡打的架式,在沉悶且不留情打擊聲裡,逐漸失去了活動力。

「呼……呼……」奮力打倒喪屍後,水泱看著倒地地上,動也不動的喪屍,大口大口喘著氣。

「……水泱小姐……我認為……」看著水泱小姐再一次保護了自己,伊文正想開口說些什麼,忽然,有一群人從對面的巷子裡跑了出來。



「嗯?你們是?」看著突然湧入巷子裡的人類,水泱雖然感到了安心,不過仍是戒備著對方。

「我們是從對面那棟兩樓居家房出來的人。我們剛剛看到妳們與喪屍交手的樣子,怕妳們危險才打算出來接妳們的。」其中一個人類站了出來,對著兩人做簡略的說明。



「感謝好意。不過……我們還有其他想去的目的地,並不打算在這裡叨擾妳們,所以……」「咦?妳是不是水泱修女?」水泱正打算婉拒對方時,對方的隊伍裡,卻好像有人認得水泱。

「妳……妳是xx中學的伊文老師吧?太好了!原來妳們還活著!」剛剛認出水泱的人,在下一瞬間認出了待在水泱後頭的伊文,立刻開心的從隊伍裡走了出來。



「妳是……」「有話回去再說吧!這裡並不安全。」水泱與伊文看了彼此一眼,正打算詢問對方的身份時,方才出聲的人卻示意眾人安靜,並冷靜的看著周遭。



巷子外的喪屍們原先還散漫的在四周遊蕩著,在水泱眾人相會的時間裡,喪屍們彷彿嗅到活人的氣息般,逐漸向狹小的巷子內收攏著。

「先殺回去吧!」其中一個人提出意見,隨即付諸行動,只見一行人像是擁有矯健身手一樣,在逐漸收攏包圍圈的喪屍們面前,各自展現著自己的好武藝。

剩下沒有參與戰鬥的人,則是快速穿過戰場,以跑百米的速度,很快地跑了回來。



領頭人先是開啟大門,陸續迎進隨之而來的生還者們,生還者們陸續進來後,與喪屍們展開激戰的成員們則是且戰且退,一路退回大門前。

「大家都快進來!不要再戀戰了!如果再引出那種強悍的喪屍,這回搞不好會全滅的!」站在門口的人一邊招呼著眾人,一邊提醒著。

「知道了!」收到通知後,其中一位成員拿出像是鞭炮的東西,將其點燃後,快速扔向喪屍群,接著轉身飛撲進大門內。



站在門邊的人確定所有人都進來後,立刻關上門。

關上門後,鞭炮點燃的聲響立刻炸開,像是過年般的熱鬧氣息,沾染了整座死氣沉沉的街道,更是將周圍的喪屍們打得措手不及,鞭炮聲與喪屍的哀號聲頓時交織成響亮的樂章。



「呼……呼……呼……以前從來也沒像今天一樣,這麼奮力奔跑過呢!」隨著眾人進來後,伊文大口喘著氣。

「呼……呼……這就是妳平常沒什麼鍛鍊的後果……」方才有稍微調適呼吸的水泱,這回倒顯得有些習慣。

「兩位果然是水泱與伊文小姐吧?」就在兩人還在調適體力時,方才認出兩人的人走了過來。



「很抱歉剛剛沒做自我介紹。我是教會的人員之一。我的名字叫做……」

「不好意思。可以打斷妳一下嗎?妳說妳是教會人員,對吧?雖然教會已經被攻陷了,不過妳可以跟我說說教會現在是什麼樣子嗎?」就在對方打算自我介紹時,水泱聽聞關鍵的詞語,立刻著急的打聽情況。

「水泱小姐果然也愛著教會呢……昨天教會全滅後,我們有冒著黑夜去看了一下,這是昨晚我們拍的照片。」



自稱是教會人員的生還者遞給水泱手機,水泱看著對方的手機,又看著對方的臉旁一會兒,才拿過手機,並小心翼翼打開手機裡保存的畫面。

照片裡的教會雖然被黑夜所隴照著,不過,金黃色的十字架確仍在黑夜中,挺立著從未崩毀的信念,更是確立著教會恆久不變的精神指標。

教會周遭則是有些黑影晃動著,彷彿像是活屍正再找尋著獵物一樣。一如往常的大門,則是不在它堅守的崗位上,從照片裡,勉強見到大門的殘骸正躺在教會裡的一角。



「我們只有拍到大門而已。由於那封簡訊的關係,我們判斷教會內部存在著我們沒辦法預知的危險,所以便匆匆退回我們的根據地了。」水泱看著照片,一臉哀傷的望著照片裡,熟悉卻物事人非的教會外觀。

「……水泱小姐……」伊文看著身旁水泱,明白失去眾人的心情並不是一時三刻就能好轉,因此,伊文也僅僅待在她的身旁,沒有說什麼。



「……就算如此。我……我還是想要去向教會做個最後的道別……」看著照片許久,水泱將手機遞還給出自教會的生還者,沉悶的宣告著依舊不變的方針。

「為什麼?妳明知道教會內仍有可能會有許多活屍盤踞著,為什麼仍然要回去呢?」周遭的空氣安靜了一下後,教會人員握緊她懷中的手機,激動的向她問道。

「就因為妳曾經被教會救贖過,才要這樣行動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