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失去的一切

作者:藏月櫻華
更新时间:2019-09-05 22:19
点击:189
章节字数:442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麼。麻煩你就任我們的隊長吧!雖然說,你有自己的小隊。不過……有了新的成員加入你們,對你們來說……應該不會虧待到哪裡去吧?」入夜後,水泱一行人因為受到原先打算處決她們的人們熱情招待,因此在那間工廠裡,準備暫時性的渡過一個晚上。



「這怎麼好意思呢?我們先闖入你們的根據地在先。實在是沒這個臉皮……」在外頭夕陽漸漸向西邊落下時,工廠內緩緩點起了數盞亮光,同時還拿出了一些看似豐盛的乾糧,彷彿覺得沒有招待水泱一行人,就說不過去一樣。

喧鬧歡慶的場面下,水泱卻是毫無心思與這群人一同慶祝,她疲勞的看了看工廠內歡天鼓舞的眾人一眼,隨即默默走到工廠的大門前。



「如果覺得不舒服,裡頭有可以休息的地方喔?守夜的部份會有人員輪職,請不要擔心與緊張。」一名生還者正好看見靠著大門的水泱,立刻走了上來。

「謝謝。有需要使用的話,我會進去使用的。」水泱看著帶著好意來關心自己的人,勉強提起微笑回應對方。



對方點點頭後,算是收到水泱的答覆,便轉身走進工廠內,獨留水泱一個人待在大門。

「那個……妳沒事吧?」伊文的聲音從身後出現,水泱雖然馬上轉過頭,卻單單看了伊文一眼,隨後又繼續看向外頭的夜色。

「是……是跟下午那封簡訊相關的事情嗎?」伊文看著冷淡背對自己的水泱,就算自己再怎麼不會察言觀色,也多少看的出她現在確時因為某些事情而心情低落。

因此,伊文抱著希望她能與自己稍稍分享一點的心態,向她詢問著。



「……是阿!還記得我跟妳相遇的那間教會嗎?」水泱凝視著外頭絹麗的夜色,許久後,才默默向伊文提問。

「記得!因為有那裡,我們也才能相見呢!現在想想……還真是不可思議。那……教會怎麼了嗎?」聽到擁有共同回憶的場所,伊文笑了笑,接著走到水泱身邊,看著她的側臉。



「今天早上……我起床後看見我們熟悉的世界完全變調後,其實也跟妳一樣。不知道該怎麼辦時,教會的人正好打給我,他們說……教會外頭有很多喪屍,他們正在抵禦喪屍們的進攻,要我不要隨隨便便的出門。」水泱一臉面無表情,彷彿在敘說著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的事情一般。



「水泱小姐……」看著水泱緩緩將事情說出,伊文從她的表情上,難以得知她是懷抱著什麼心情在跟自己說這些,可是,當她的視線緩緩向下垂落時,卻見到了伊文的手掌不斷發抖著,她馬上明白接下來可能不是什麼值得慶賀的好消息,於是,她悄悄牽起了水泱的手掌。



「今天在我們順利獲救時,教會那邊又傳來了一封簡訊……我想……以後那邊……真的只能徹徹底底走進回憶裡了呢!」水泱原先還平靜的敘說整件事情,當她提到令她覺得悲傷的地方時,突然哽咽了起來。

「那個……我能幫忙水泱小姐分擔一點點嗎?」看著總是堅強的令人心生憧憬的水泱,此時此刻卻在自己面前展現了她無比脆弱的一面,讓身為教師的伊文忍不住想替她舒緩一些傷痛。



水泱沒有說話,只是一臉沉痛的看著外頭,右手則是摸進右側口袋裡,拿出了她的手機。水泱此刻並沒有說話,只是靜靜解開螢幕上的待機畫面,待機畫面讓水泱解開後,一串長長的文字立刻攤在伊文的雙眼前。

「……謝謝妳。水泱小姐。」看著水泱小姐不發一語,卻仍是願意出借手機的情況下,伊文明白,此時她並不需要言語,只是需要靜靜的陪伴。



領悟這些事情後,伊文走到她的旁邊,單手牽著水泱的手掌,一邊以單手操控著手機。

「給親愛的教會全體同仁:當妳們看到這封簡訊時,我想。教會裡大概沒有大家所熟識的任何一位活人了吧?這點真的是非常抱歉。原本,我們以為在主的庇祐之下,我們一定能熬過這波劫難的。可惜的是,即使是萬能的主,似乎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刻呢!但是。我們並不會怪他。至少,在這波劫難過後,我們將會前往主的懷抱裡,永生在安寧的樂園裡享受著!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還遺留在城鎮裡的教會人員了吧?這波劫難來的突然,沒人知道是從哪裡開始,也沒有人知道應該會以什麼形式落幕。我與教會裡的兄弟姊妹們只知道,當我們一如往常的,準備打理教會內外環境時,這群不知打哪來的活屍突然的在大家面前現身,並瘋狂襲擊著任何一種不屬於他們的生物!

更令我們驚慌的是,被咬傷的兄弟姊妹在短短幾秒內,就變成了那種嗜血的怪物!我們十幾人看見這個情況,立刻驚慌失措的躲進教會內部,並緊閉教會内所有開著的大門與窗戶。當然!我們也並不是只會祈禱而已,我們也是有試著撥打電話……」伊文看著簡訊到這嘎然而止,覺得有些愕然,手指接著往下一滑,第二段留言才展現在自己眼前。



「抱歉。按到送出了。我們撥打電話之後,警察局那邊也有回應我們,巧合的是,由於警隊派出了大量的隊員出去掃蕩活屍們,所以只剩少數留下來的人員們,他們接聽了我們的支援請求,卻因為無法立刻支援我們而致歉,只能寄望我們能夠堅持一段時間……與警隊短暫的通話後,教會内的人明白了一件事,這是場有可能早已波及全市鎮的大型災難。那個時候的時間大概在7點多左右吧?當我們堅持到將近中午時,我們所認為的安定狀況立刻起了變化。緊閉的大門被不明的力量撞開,接著映入我們眼裡的,是大批的感染者們。我們一群人立刻做鳥獸散,四處奔跑著,我在驚慌中,躲進了二樓的祈禱室裡。那裡正好有著我備用的手機!我知道自己可能會慘遭毒手,所以將這段訊息發給了每一個認識的教會朋友。希望妳們能夠平安的逃出這座城鎮。願主庇祐大家!」



伊文看著教會的人員用生命一字一句所撰寫出的詳細經過,原先本想幫忙水泱分擔的心情,立刻蒙上一層沉重的雲霧。伊文皺著眉頭,看著一直看向外頭的水泱,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伊文的掌心緊握著手中的牽緊的東西,然而沉重的空氣氛圍與寂寥的夜色,讓伊文在此刻分不出,她到底是想緊握什麼。



時間就這麼在寂靜無聲中流逝著,兩人誰也沒有說上一句,只是靜靜的與彼此作伴。

「我以為我不會傷心難過的。」安靜了一會兒後,水泱緩緩打破了沉默。

「我雖然是個修女。可是。我不喜歡做禮拜、不喜歡唱唱詩歌、不喜歡每次要做慈善義賣會時,就要擺著一張笑臉,去迎接那些人。即使如此。教會仍然是接納了這樣的我。仍然是給了我一處心靈庇護的地方。明明是這樣溫暖的地方,卻因為這個突如其來的災難,害得我失去了一切……我竟然連哭都做不到!我……」



水泱看著高掛在夜色上的明月,平淡無波的臉頰上訴說著心裡的痛,俏麗的臉上卻沒有一絲淚水流下,彷彿毫無感情一般。

「沒有!沒有這回事!水泱小姐只是痛在心裡……絕不是那種不痛不癢的人!!」看著水泱臉上沉痛,卻沒有辦法表現出來的當下,伊文想都沒想,整個人撲向水泱的背後,將她摟得緊緊的。



「抱歉。給我一點時間吧。」水泱感受著背後的溫香軟玉,眼神微微下垂,看著靠在背後的伊文,柔聲嘆口氣,將背後的位置給了伊文。

「沒關係。」伊文沒有說話,只是抱著水泱,兩人就這麼沐浴在夜色的月光下。

直到工廠內的生還者們要求兩人進去休息,水泱才與伊文分開彼此的身子,禮貌性地對彼此笑了笑後,才入內歇息。



隔天一早,水泱眾人與住紮在工廠內的群眾們圍在一起,嚴肅的氛圍與昨日的歡樂氣氛有如天攘之別。

「妳們仍決定要走嗎?我們這邊失去了領導者,必須得有一個人來領導我們才行。」工廠內的一名生還者站了出來,詢問著水泱的領隊。



「我當然很樂意當你們的領導者。可是這兩位姑娘似乎另有打算,總不能放她們單獨行動吧?」領隊笑了笑,隨後將視線拋向水泱的身上。

「嗯?你看我這邊做什麼?我本來就不是跟你們待在一起的,沒理由一直與你們一起行動吧?而且……你也該回去看看你的人怎麼樣了。至於我跟水泱……我們會自己找路出去的!」看著領隊的眼神,水泱擺擺手,似乎不打算在與領隊眾人一起行動。



「小姑娘。我不是懷疑你們。而是災難發生至今才短短24小時,就已經有如此驚人變化,誰也沒辦法保證接下來會不會有更可怕的災難,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與我們一起團體行動呢?人多總是有個照應。」另一名生還者眼見關鍵在水泱兩人身上,立刻跳出來勸說。



「你們的主意很好。這些我也有想過。可是……我卻有不同的見解。」水泱看著另一名想要勸說自己的人,臉色一愣,隨後咳了咳,決定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哦?」看著水泱竟然對團體行動有其他看法,眾人不禁好奇了起來,連一旁的伊文都投以好奇的眼神。



「咳咳……團體行動的好處就是人多方便照應彼此。可是,令人不能否定的地方是,人多卻也往往容易增加全軍覆沒的機率,不是嗎?人數多本來就不方便行動,面對昨天的情況,人數多雖然很有優勢……如果今天是面對大批喪屍與那種異變喪屍呢?我們真的能永遠佔的了便宜嗎?我認為與其長期占據工廠,不如設法逃出去,請求外頭的政府協助會比較好。」水泱認真的向著眾人講解,眼前的群眾聽了水泱的說法後,各自議論紛紛。



「這情況恐怕政府會將我們當成隔離民眾吧?這種災難要是傳了出去,政府的面子不僅掛不住,更是損壞政府在國際間的聲譽,所以政府最糟的對策是,可能會對所有逃出去的人,比照活屍的方式處理。」聽到水泱仍然堅持逃出去,另一個人提出了另一種不同的意見。



「真要這樣……那我們也沒辦法……畢竟做決定的是政府。不是我們……總之!大家的關心我們都知道。但是,請容許我們真的不喜歡待在這個環境裡。謝謝你們!」水泱恭敬的朝著所有人敬禮,隨即向伊文眨眨眼。

「非常感謝大家的照顧。雖然只有短短一天。也希望大家要多保重喲!」看懂水泱眼裡的意思,伊文笑了笑,隨即以同樣的方式向眾人道別。



「……對了!我看你就留下來幫幫他們吧?也許你會有需要與他們一起救援你原先那些同伴的時候呢!」水泱才剛走幾步,隨即側過臉頰,向著曾經的領隊建議著。

「還真是堅持不讓我們同行。算了。你們自個兒保重身體,有事可以再打手機連絡我,我也許會過去救援你們呢!」領隊本想跟上腳步,卻因為水泱說的那些話語,使得他停下準備跨出的步伐。



水泱朝著眾人一笑,頭也不回的面向前方,往著自己想要前進的道路走著。

「水泱小姐打算怎麼離開城鎮呢?」伊文跟著水泱的步伐,與她並肩行動。

「從工廠出去後,往右邊一直直走,不是會走到三叉路嗎?我想要去一趟教堂,在離開這裡。」水泱斂起神色,低頭看著身旁的伊文,語氣略為沉重。



「這一路上可能會不輕鬆喔?而且……還會有很多我所懼怕的那些東西。」聽到水泱的想法,伊文起先在心中嚇了一跳,不過考慮到昨晚水泱的態度,也就沒有在多說什麼。

「我們這一路上就用其他民房當根據地,一邊走一邊確保安全吧!事情發生的這麼突然……應該有很多房子都沒有鎖起來才對。而且我們的人數過少,只要不引起任何騷動,應該不會被喪屍們發現才對。」一路邊走邊聊,兩人很快來到了工廠的入口處。



「雖然水泱小姐失去了一切。可是……卻感覺堅強不少呢!」雙手擺在後頭,伊文一臉天真的看著她,雙手放上鐵門的握把上。

「怕鬼又粗心的天然教師居然會選擇跟我一起走。可不要後悔喔?」看著伊文臉上的純真神情,水泱愣了一會,才放上自己的雙手。

「才不會呢!畢竟妳是第一個願意傾聽我煩惱的人阿!所以……我可以放心的相信妳呢!」伊文作了個鬼臉,隨後一起與水泱拉開沉重的鐵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