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如白昼之夜降临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19-12-29 21:21
点击:746
章节字数:843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昏昏沉沉的,耳边传来低低的呼唤。

「零二……相信我。」

「……这是最后一次了,所以……」

「拜托了……请一定要找到我。」


「哈——」,零二惊醒,猛地拱起身子的下一刻便从倾斜着的机舱的破口处骨碌碌滚出,后背朝下砸在坚硬而磨人的砂砾之上,扬起一片尘土。

荒原地貌中,昼间积存的余热还未褪去,而深切的寒冷已然开始从空气中袭来。

樱发少女捂着酸痛的腰腹在地上扭动几下后,发出低低的呻吟慢慢爬起。沙尘和温热的血混在一起糊住了她的视线,浓浓的铁锈味钻进鼻腔,耳边还残留着运输机坠毁时的巨响造成的蜂鸣。

就这么闭着眼睛跪坐在地喘息了一小会后,零二抬起衣袖抹擦起双眼。

衣袖也是湿的,从气味来辨别,也是血。不过零二知道这不是她的血。

她的身体虽然受到了重创,但只要不伤及重要的脏器,恢复的速度也快的出奇。方才酸痛无比的腹部这时已经不再有明显的不适,脱臼的关节在及时复位之后也很快恢复正常。衣服虽然破破烂烂,伤口却根本没有几个。

而这空气中的腥臭迟迟无法消散的原因,则是负责押送她的大人们并没有这么幸运。

零二使劲眨了眨眼睛,视野清晰的同时便下意识地望向大裂缝的方向。

大裂缝的附近被黑烟笼罩着,比起纯粹的夜更浑浊。之所以能够判断出黑烟的存在,是因为莹蓝的微光在其中闪烁,随着烟尘的飘摇而忽明忽暗,就像是海雾中的灯塔一样。

不知为什么,樱发少女心绪好似被那莹蓝的微光吸引而走了一般。

——那个声音……

押送时注射的麻醉剂本是足够她丧失抵抗能力一整天的,而那在一片昏沉之中唯独清晰的呼唤则好似自灵魂深处鸣响,毫无阻拦地摧毁着药物和神经组成的壁障。

「……」

虽然听力暂时失去了应有的灵敏,但荒原之上的声音传得很远,零二轻易就听见了枪声。

「……9’α?」,她做出了最符合常理的判断,同时开始四下张望着,试着在墨色的夜里寻找闪烁的火光。

向前走出几步,樱发少女绕过残破不堪的运输机残骸,终于在原先视野的盲区里找到了受损程度不一的数架九式,以及被围堵着的青葙和惊狂化的鹤望兰。这些钢铁的机甲在星空之下呈现出厚重的深沉之色,因而自远处洒下的莹蓝微光和炸裂其中的枪口火焰更为显眼。

「——怪物!」

传来破音的大喊,虽然愤极,其中又带着无力与绝望,就像是遇上了绝无可能战胜的敌人。

「无礼之徒!!」,令人耳鸣的怒吼,而后是重重的击打声,寂静又再一次降临。

零二的心中浮起怪异的感觉,这声音她似乎从未听过,却熟悉的出奇。于是她稍稍加快步伐,小跑着朝FRANXX所在的方向而去。

可还未等她靠近,方才极具威慑力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声音来自大脑的内部,甚至没有搅动耳边寒冷的夜风。

——「谁?!」

一瞬的惊愕,零二缓缓放慢了步伐。身上的血液此时已是和外界相同的温度,由于还未凝结而十分冰冷黏湿,攀附黏着着身躯夺去体温。加之这穿透大脑的令人不寒而栗的诘问,她情不自禁地抱住双臂,呼吸也稍稍颤抖起来。

樱发少女不知道如何开口回答,脚步却没有停下。

「……是你啊。」,黑暗中亮起一对闪烁着蓝色荧光的眼瞳,幽深莫测好似来自另一个世界。

娇小的女性从黑暗中现身,若是没有角,她或者和莓差不多高。

白色的长直发垂地,荆棘冠环绕头顶,弯曲而锋利的独角好似贯穿着头颅。除了基本的肢体,她并不十分像人类。身躯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所谓皮肤,黑色的纹路和蓝的底色组成简洁的图腾,一直蔓延到眼睛下方的脸颊。好似某种传说中的灵物,她的身后分离出数条『尾』一般的肢体,也正是那些『尾』做着这副躯体的代步工具,将她从黑暗中带到零二的面前。

零二抿起嘴唇,颤抖地吸入污浊而寒冷的空气。

女性似乎对零二有些兴趣,一双看不出感情的双眼剥离着樱发少女的全部,甚至不曾眨动。她的鼻子微微翕动,似是在辨别着什么。

「Code:002。」,这女性后退两步,在尾的支撑下与零二平视着,「你的身上也有同胞的血气。」

「作为拥有同样血统的族人,你死不足惜。」

她张开嘴,明明是漆黑之夜,满口的尖牙却像是出鞘的利刃闪着寒光。

「——!」

足以撕裂鼓膜的吼叫穿透气流席卷而来,音波的巨浪冲击着零二本就直立不稳的躯体,回荡在脑中的巨响几乎就要将樱发少女的头颅炸裂。

「呜!」,内脏粉碎一般的剧烈苦痛,零二失去力量跪倒在地,「啊——」

世界摇晃,樱发少女的双瞳迸射出鲜红的光,尖利的牙齿撕破嘴唇,流下殷红的血。眼前走马灯一般闪过纷扬的大雪,凛冬的寒风,漆黑的密室,摇晃的春日午后,铺满整个天空的樱花色——以及相牵的手,翕动的唇——

景色交替着,像是默剧,染上鲜红,又变成漆黑。

『零二……』

『我的……Darling……』

「唔……」,这轰击神志的龙吼持续不过数秒,零二便已精疲力竭瘫倒在地。


「……就当做妾身对你的惩罚吧。」

叫龙的公主瞥着瘫倒在地的零二,又看向远方大裂缝处的星实体。那新生儿的休憩已经结束,此刻是再次抬头看向深邃星空的姿态。她对这里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又或者没有时间过多在意。唯一能够察觉到的是她的警戒感比起之前击毁大波斯菊时愈发地紧绷,大约是已经发现了正在逼近的危险。

大地之下的同胞都在逐渐苏醒,他们的声音此起彼伏,不断庞大。星实体中的意识并非来自叫龙,但力量是绝对的,不管是人类还是叫龙,这颗星球永远只有一个。

——自己的使命就要结束了。

叫龙公主这么想着,脚边突然传来衣服剐蹭砂砾的声音。

「咳,咳。」,地上的樱发少女发出微弱的咳嗽,只移开视线一小会儿,她已在试着将身躯撑起。

叫龙的公主将注意力移回到零二的身上:「……毅力倒是没有给同胞丢脸。」

「你是……谁?」,零二费力地抬起头,面庞冒出的冷汗将凝结的血再次打湿,「你……知道我的事情?」

「嗯?血统的事情吗?」

叫龙公主直视着零二的双眼,血液的链接在无形之中建立,她轻易地便读出了樱发少女所想的一切。虽然其中的许多记忆混乱不堪,但多少都能够和另外一个少女联系起来。令叫龙公主稍稍惊讶的是,樱发少女自身正在下意识地消除着这些植入的东西,尽管进展缓慢,但确实是在一点点消失着。

——不论真假与否,将构成自己的过去否定都是件极其勇敢的事情。

叫龙的公主对此深有感触。

「没错,」,她先是给予了肯定,「那个少年说的没有错,你的基因大半都来自于妾身,相似到——称之为眷属,不,孩子也没有问题的程度。」

「而你之前在那个笼子里所察觉到的所谓监视,就来自妾身。」

在看到樱发少女惊愕的神情之后,叫龙公主又补充说:「现在妾身能够知道你心中所想,就是最好的证明了,至少血液是相连的,不是吗?」

「血……」,零二垂下头,她的身体因为脱力还在微微发抖,「莓的血……也是……」

「不,那个小姑娘的叫龙血来自于你,」,叫龙公主说道,「是那个人类……是叫维尔纳来着,他的手笔。」

「这和基因无关,是种族的区别,那个小姑娘的血是冲淡两次得到的,将之称为妾身的血……稍稍有些勉强。」

叫龙公主仔细观察着她这『孩子』的面孔,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她并非一开始就知道她的存在,至少在那个叫做维尔纳的人类将她暴露出来之前,这樱发少女一直都隐形在这荒谬的战争之中,被VIRM看做是用于将军的最后一步。

——不,如果这么说,零二的曝光就太早了。

如果将这重要的棋子继续隐藏,哪怕是在大裂缝战役之中投入混乱的战场,叫龙公主就绝无先手应对的可能,一切就又另当别论了。

VIRM不像是会犯下这样错误的敌手,至少不是能够悄悄地将蝗虫群一样的先遣部队偷偷放置在地球之外的敌人会做出的错误举动。

——还是那个人类吗……

「你,」,她重新对零二开口,「知道维尔纳的所在吗?」

「谁会知道那种事。」,樱发少女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明明会读心,却看不到答案吗?」

「妾身能够看到的只有——」,娇小的女性看着樱发少女那隐隐约约透着痛苦的表情,话语竟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即便是『读心之术』,也并非所谓想看什么就能看到什么,如字面表示的那样,如果被读心的对象满脑子都只有一件事物,读心者能够看到的也没多少别的。

——她原先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少女。

叫龙公主对于表情其实并不擅长,或者说在她漫长的生命里,能够用到的表情少得可怜。于是此刻的她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看着身边连站着都颇费气力的零二,看着她强忍着什么一般,紧咬嘴唇的同时脸颊抽动,眼睛不停地眨,呼吸断断续续。

并非不理解,不如说潮涌一般从零二那儿来的思绪其实极为强烈,只是叫龙的公主早已忘记该对所谓的伤心人表达些什么。

她又看向那黑幕之中闪烁的蓝芒星,原先微弱的光现在已经愈发明亮了,地面之下的震颤愈发明显,同胞之间的交流也越发显得混乱。

「……时间不多了,去找她吧。」,叫龙公主突然说出了连自己都为之震惊的话,「不管你想要的是什么,它总不会自己用脚走到面前来。」

闻此,零二的神情一瞬间凝固,一双好看的眼瞳骤然盈满了各种各样的情绪。

——连眼睛都完全不像的家伙,身体里流着的居然是自己的血什么的。

可樱发少女并没有像叫龙公主预想的那样反应。

「……开什么玩笑。」,她挪动脚步,似是想远离叫龙公主一样朝着FRANXX所在的方向蹒跚而去。她后背的伤口在刚才似乎又裂开了。艳红的血滴染红了肮脏破烂的衣角,又顺着她的脚步在地上连成弯弯曲曲的线。

少女的背影纤细单薄,因伤痛看上去愈发脆弱。

出于某些考虑,叫龙公主用『尾』撑着自己的躯体跟在零二身后几步的位置,既不过分靠近,也不显疏远。

两人间的寂静中,唯有零二蹒跚的脚步声格外明显。气温已几乎逼近零度,被侵染得冰凉的血液将寒冷透过伤口传进体内,一点点麻痹着本就负担极大的神经。她的嘴唇早已皲裂开,冰冷的空气在侵蚀体温的同时也在抢夺着她体内的水分。

又向前走了几步,这樱发少女突然停了下来。她发出微弱的叹息,回头看向一言不发的叫龙公主,问道:「我已经没有用了吧,还跟着我干什么?」

叫龙公主也跟着驻足,摇摇头道:「妾身只是想这么做而已,这样的机会很少,悠闲一下也在容许范围之内。」

「……就是说,准备完全的意思?」,零二叹了口气,对这样的答案嗤之以鼻,「明明和我们的战斗就已经够狼狈了。」

令她意外的是,叫龙的公主并没有表现出极度的不满,只是像提醒一样以较为严肃的口吻说道:「你的身体里可是流着妾身的血的。」

——『怪物也好,人也好,这一切都是你的决定。』

无形的愤怒骤然涌上零二心头,她像是闹别扭的孩子一样转身指着自己脸上的伤口,对着叫龙的公主怒斥道:「这是红色的!和你们不一样,是红色的啊!」

说完她又好似觉得说服力不够,硬生生扯开伤口的血痂,用手指抹着流下的红色液体举到叫龙公主的面前。

莹莹发光的蓝色眼瞳对上燃烧着的祖母绿眼瞳。

「……气味和味道是不会骗人的。」,叫龙公主只轻声说着,那血虽是赤红,但气味却和自己身上的血一模一样。嗅完,她又伸出舌头轻轻舔舐了一下零二指尖的血,毫无疑问亦是不会认错的味道。

「而且,」,她无视了零二惊愕的神情,接着说道,「妾身并不觉得那个小姑娘的话是这个意思。」

樱发少女的瞳孔逐渐收缩。

秘密,只说给自己一个人的谎言,莫名其妙的心情,一切的一切都好似要撕碎自己一般。混杂起来的思绪从想要忘记的中浮记忆中浮现,像是不惧火焰的凤凰,留下的灰烬总会复燃。

察觉到的时候,零二的情绪已然决堤。

「停下——」,她那锋利的犬齿露出嘴角,垂下的面孔极为狰狞,愤怒至极五官扭曲,出口的话语却好似哀求,「不要再看了——」

——看吧,这家伙一眼就明白了,自己不过是个连逃避的地方都找不到的小屁孩罢了。

——就像现在的这般情绪,与其说是秘密被窥视的愤怒,不如说是自我嘲笑时产生的不甘。

「呜……呜——」,樱发少女发出闷哼,装在脏腑里的东西从胸口满溢而出。

叫龙公主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少女——她的孩子,攥着胸口前的衣服无泪地哭泣,安静地爆发着怒火。她定然是不想哭,也哭不出来的,就连分清楚自己抱持着感情的究竟是什么也得不到任何答案。

——所以她才会怨恨这样的自己吧。

最后,叫龙公主阖上双眼小声说道:「……妾身明白了。」

「而且,还记得刚才说到的那个小姑娘——」,她顿了顿,换了词重新道,「——莓的血的话题吗?」

「称之为叫龙血稍稍勉强,但称之为你的血是绰绰有余的,零二。」

零二的身体冻住了一瞬,攥紧在胸口的手却没有松开。她闭上眼狠狠地摇了摇头,缓缓地转身沿着原来的方向继续蹒跚而行,以极其微弱的声音说:「不过是在手术台上被强行注射进身体的东西……莓也好,广不也是——」

是的,在黑色阴暗的记忆中穿插进了明白炫眼的片段,躺在手术台上的三个孩子。

『Darling……』

「……」,零二紧紧地咬着牙关。

不知不觉间已经靠近了倒下的九式,她很快便认出这就是属于9’α的机甲,这人形的兵器跪倒在地上,一副颓唐的模样。绕过腿部护甲的棱角,拥有一定夜视能力的零二很容易就发现了昏倒在砂地上的几个面熟的对象。令她生厌的金发少年,9’β,9’δ,还有压根就没摘下过面罩的另外几人,他们大概都是叫龙公主不久前击昏在这里的。

9’s从来都是孩子们的金字塔顶端的存在,如今的狼狈样子在零二的印象里还是头一次。

她盯着那金发少年的脸看了几秒,而后便转过视线,扭头走开了。

「这群家伙不也是……」,她低声自言自语般说着。

叫龙的公主一时间没有再进行过多的劝说,又或者说她十分不擅长类似的话术。纠结于这般事情的小女孩的思维对于她来说甚至比判断战机还要困难。

「那个小姑娘就只有一个,零二,」,她犹豫一番后终于说道,「努力想要把童话变成真物送给你的小姑娘只有一个。」

「那又如何,」,零二在青葙的脚边驻足,「如果三个人是一样的记忆,就算不是她,就算换成——」


「——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的选择。」


「再虚伪,你也确实曾觉得幸福的。」

与其说是出自叫龙公主之口,不如说更多是在樱发少女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的,没有声音的语句。大抵真的是舒坦的日子过了太久,身体的疼痛在此时再一次格外明显起来。一阵恍惚之后,她眼前隐隐约约竟浮现出不久之前——冬季的末尾——那蓝短发少女被洞穿在翠雀寄驶舱内的景象。

而后,就是大裂缝战役时,在废墟中牵住莓的手的记忆闪回。

似是再一次打开了某种奇异的开关,耳边轻轻响起呲啦呲啦的模糊音,绮丽的人声被包裹在其中,顺着柔和婉转的曲调缓缓流淌而出。

嘴唇被刻下的印记散发出驱散寒冷的温度。

——啊啊,确实是的。

取代了被囚禁在阴暗房间的灰色记忆,不久前还触手可及的风景像是在夜幕下纷飞而起的萤火虫,那是照亮了一整个夜的白,是掉落在地上的星辰。


散开在风中的樱花重新飘回到枝头,温暖的午后日光洒在身上。浅浅的睡眠中,耳边响起温柔的声音。她大约是倾诉了许许多多的,可能留在樱发少女脑海中的却只有那陷入沉睡前的寥寥数言。

『记忆回来之后,我偶尔会觉得很害怕。』

『很害怕,好像糟糕的事情很快就会发生一样。』

『就算现在也是一样。』

蓝短发少女听起来很疲惫,低沉温婉,似是耳语,又似是自说自话。

『但是,现在的心情不会作假。』

『……的心情不会作假。』

『所以,我愿意相信,零二的心情也绝不会作假。』


这樱发少女下意识地看向那黑幕之中的蓝色幽光:「对啊……被注射进去的,只有血而已啊。」

——明明,那么幸福的。

「终于得出结论了吗?这样就好……零二,」,叫龙公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如果说妾身能够从你身上看到些什么的话……不要急着去感受痛苦的气味,因为真正的苦难还远未到来。」

——苦难?

零二的心中闪过诡异的念头,她刚要回头,远方烟尘中的蓝色幽光的亮度却刹那间成几何倍数疯长。宛如在大气层之下升起了一个小型的太阳,耀眼的清澄的光将原本的蓝吞没融化,驱散开深重的黑,将荒原之上的一切染得通亮。

瞳孔未来得及收缩,樱发少女的双眼传来剧烈的刺痛,眼前的一切由雾蒙的亮白再转成渗血的红。她抬起手遮住光源的方向,拼命地眨着眼。

「……那是什么……」

瞳孔收缩,耀眼的光潮渐渐稀释成稍白的灰,零二也得以微微睁开双眼。

而后,她便看见了极为奇异的景象。

宛若漫天的星辰坠落一般,紫色的线条侵占了夜空剩余的漆黑角落,向着大地的方向化作紫色的光雨直直落下,越是靠近便越是明亮,也越发像是锋利的光之矛。而与之相对,那远处极其耀眼的光球也形变成柱状,朝着星辰暗淡的夜空之中迸射而出。

荒原之夜霎时明白如昼,也多亏如此,零二也在这一整片诡异的视界之中看到了那原本藏在黑幕中的蓝色幽光的本体——巨大的形似FRANXX的叫龙。叫龙的头部伸出长长的尖角,尖角上燃烧着小型的太阳,向着星辰隐去的夜幕辐射出耀眼的光柱。

「那是——」

不知为什么,零二觉得那个叫龙的样子和鹤望兰很像。

迟疑的数秒内,巨大的能量释放造成的气流便卷挟着砂尘席卷而来。

零二召回思绪慌忙伸出双手挡在面前,风沙却并没有像预期中那样冲击躯体。呼呼的风声从耳边袭过,砂砾撞击,拍打在身后青葙的护甲上发出好似爆炸的声响,擦出火花,留下可怕的抓痕。

是叫龙公主将樱发少女护住的,她身后的尾伸展开成保护伞一般密不透风的屏障,硬生生地如河中石一般将冲击波分开两侧。

「你……」

「这不是你能够承受的,比起这个——」

然而她的话音未落,地崩山摧的巨响便接二连三从四面八方而起。

——那些来自星辰之中的紫色长矛在与地面接触的瞬间便引发了震耳欲聋的爆炸。

光束轰击着整片荒原,溅起高高的砂石之幕,可怕的大地悲鸣涌起,脚下的地面亦开始皲裂,长长的裂缝开始蔓延成沟壑,而后撕裂出深不见底的峡谷。

巨大的异变在短时间内接连发生,注意到的瞬间,零二和叫龙公主所处的位置已然被分割成了被深坑包围着的孤岛,与青葙鹤望兰一同远离了九式各机。那粉色的满身伤痕的机甲挂在孤岛的边缘,似乎随时都会遁入深渊。零二本就直立不稳,摇晃的身形在涌动的地表之上极为危险,下一刻,黑色的『尾』便从屏障之中分出一支,紧紧锢住了樱发少女的身形。

「唔——」,过强的约束使得零二发出微弱的呻吟。

『尾』上施加的力道立刻减少了许多,气流消失的同时便重新将零二放回了地上。

地表的涌动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平稳,激起的尘雾弥漫开来,宛若沙暴一般包裹着这片支离破碎的轰炸区。与之相对的,巨型叫龙射向星空的光柱也在地球之外的某个点释放出了庞大的能量,闪烁并燃烧着,散射进大气层的光芒五彩斑斓。

「那到底是什么?!」

「VIRM的武器,它们的先遣部队已经把整座星球围起来了。」

「VIRM?」

「这个星球的敌人。」,叫龙公主如此说着,她伸出手指划过整片夜空,「它们此刻无处不在……战争开始了。」

说话间,无数的紫色光束再次从天而降,甚至比之前更为密集,大裂缝处的巨型叫龙的尖角也再次凝聚起耀眼的光球。而异样的震颤再次从脚下传来,深渊的黑暗中有什么正在蠢蠢欲动。

「——这是唯一能够依靠的兵器。」,叫龙公主注意到了零二的视线,「虽然尚且不会飞翔,但这个新生儿是这颗星球唯一的希望。」


『Darlin’……』

——诶?

一瞬间的失神,爆炸的巨响再次从不远处传来,比起之前的攻击愈发靠近了。

零二没有再过多犹豫,她拖着步子转身快速走向青葙,顺着它的护甲向着寄驶舱所在的位置爬去。

「——你在做什么?」,叫龙公主疑惑道。

「就算是我……也是有同伴的啊。」,樱发少女这么说着,用力敲打着机体上的紧急入口。可那坚实的钢板早就因为撞击变了形,怎么也无法打开了。

「……」,叫龙公主虽对此沉默着,却也看得出些许不满。

零二无心在意这些,她抬头看着愈发靠近的紫色的光之长矛,毫无疑问是向着这座孤岛而来的。

「可恶!」,她的额头开始渗出冷汗,手脚也因为受伤而开始使不上力。

突然间,叫龙公主的『尾』再次缠上了零二的身躯,趁着她手脚失力的瞬间硬生生将她拖离了青葙的机体。

「放开——」,零二大喊着,「这样的攻击——」

「闭嘴!」,极具威吓的龙吼冻结着血液,零二瞬间失了声。

「这里很危险。」,叫龙的公主展现出了收敛了许久的威严,「妾身也不愿言而无信。」

血液里传来的冰冷冻结着神经,零二的意识毫无征兆地开始渐渐模糊。身体的疼痛逐渐消失,想要休憩的欲望渐渐强烈。

「不可以……」

「不可以……」

她低声说着,脑海的中央浮现出一个纤细的身影,背对着樱色的温暖的光,看不清面孔,说着些温柔却听不清的话。

可是眨眨眼,身影就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从深渊中伸出的巨大的手,以及更多的,破土而出的怪物。巨大的手将九式和青葙一一卷在手心拖入裂缝之中,破土而出的其余叫龙则纷纷融合在一起成类似炮塔的形态。

——啊啊,能看到很远……自己是在飞着吗?

像是……那时候看到的风景一样。

眼前的景色交错着,紫色的光雨落在青葙原先所在的位置上,只一瞬间那孤岛便化作井喷的砂石土块迸溅开来。这毁灭的场景比起之前大裂缝所见有过之而无不及,比起震慑,更多的是惊悚。

紫色的倾盆雨中夹杂着上升的蓝光,这蓝光愈发的多,与紫光相撞,便是剧烈而明亮晃眼的爆炸。

——啊啊,可是这么危险的地方,为什么自己这么安全呢。

『每当你对我开口……』,有人在吟唱着什么。

世界再次融化开,又是樱色的景象,又是那纤薄而轻飘的身影。身影一只手抚着鬓角的发丝,一只手伸向零二。

「我听到……是天使在说话……」

那双手就在那里,一定可以抓得到。

——一定可以。


于是叫龙公主的眼里,便出现了这般的景象——

被束缚着的少女,在被塞进鹤望兰的前一秒,对着满是毁灭的荒原露出欣慰而幸福的微笑,伸出一只受了伤的手,触摸着飘飞的沙尘,和满是同胞死亡气息的空气。

她的手上是血,鲜红的血。


啊,暑假也没能好好更新真是对不起大家。
不过要开学了,大家理解理解,我又要摸了。
不会坑,但更新会更慢。
非常抱歉,也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19/08/24 23:42 发表
精华 长评

久未認親的媽媽回來見女兒就先給了女兒一次獅吼功下馬威wwww

前一章還猜測星實體是由02驅動的,看來果然還是猜錯的。莓大概有被參與其中,但是從叫龍公主的猜測來看,地球自身的意識主導了星實體的誕生的機率是高一些的,或許這個星實體不能是為叫龍的產物,而是地球這個意志體自行催生的兵器吧

好吧,宇宙大戰是一回事,但是重點果然還是02的心境轉變呢。看02在那裏鑽牛角尖還是看得好心疼啊,雖然她的邏輯無誤但是還是理性地讓人難受了些,尤其是提到廣與9s這些一樣共享02血液的人似乎可以取代莓時,真是讓人一陣鼻酸。

這裡不得不說叫龍公主GJ啊,一個開導女兒的刀子嘴豆腐心好媽媽wwww
總覺得與原作中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原作中的叫龍公主到最後也成全了廣與02,但是當時她已經被Virm動了手腳,無力抗擊VIRM。原作鮮少叫龍公主的POV,很難知道她到底是怎麼看待原作男女主的。然而在作者這邊,叫龍公主雖然仍然肩負宇宙大戰,卻更加地關注莓與02。在本章之前,我還覺得叫龍公主建造樂園等等舉動是出於觀察的好奇心,我想原本大概確實僅是因為如此吧?但是到了現在,叫龍公主似乎真的希望02可以走出鑽牛角尖的死胡同,而說出那麼像『人類』的話,連叫龍公主自己也感到訝異。怎麼說呢?即使是孤獨活過幾千萬年的叫龍公主,大概也在觀察02與莓的過程中,逐漸沾染了所謂的人性,意外地希望自己的『女兒』可以好過一點吧?

我想叫龍公主迎來如斯轉變,她自己大概也始料未及吧。

另一方面,針對02,「可以作假的記憶」與「不會作假的心情」又開了另一個很大的命題。一般寫故事都喜歡用曾經的約定、注定好的一對、交織的命運等等關係來讓主CP更加的緊密,但是02與莓最為接近的時刻反而是她們相處時彼此真正感覺到的幸福,而非過往的誰救了誰、誰有誰的血云云。配上當初老唱片的歌詞意境真是美麗啊,當下的幸福勝過過去的千言萬語與山盟海誓,只要知道這點就夠了,只要確實感受過幸福的情緒,莓對於02來說就會是特別的吧。講得有點亂,但是這樣的安排真的很好,打破了一些命運論、誓言論、從出生就注定在一起的傳統套路等等,把重點放大現在式的相處所感覺到的幸福,很感謝作者這樣的安排0.0

最後就是標題了,白夜降臨好有意境啊,雖然看起來是在說VIRM跟星實體的星球大戰將黑夜點亮,但我就私心解釋成莓出現在02的生命中時有如從黑夜中升起的太陽一般溫暖而光明了WWWW(自己亂延伸系列)

很喜歡這一章傳達的理念(打破傳統的命運論、強調當下的心情感覺到幸福吧拉巴拉......我表達不好但是就是很喜歡QAQ),很喜歡02在進入鶴望蘭前露出的笑容。之前悲劇氛圍持續了好多回,終於要開始反彈了!

作者加油!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