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VIRM/新生儿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19-08-23 00:52
点击:795
章节字数:91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荒原之上,两架FRANXX正卷起高高的尘土,以惊人的速度奔袭着。领头的一机是在夕阳下反射出亮橙色光芒的惊狂化鹤望兰,后一机则是包裹在暗紫中一般的粉色基调为主的青葙。

「就在前面不远了。」,青葙内跳出莓的通讯框,「坚持住。」

她说这话是因为青葙寄驶舱内的两人满脸的疲惫之态。拜此所赐,这架FRANXX在身后留下的轨迹歪歪斜斜,机体也时不时不妙地微微左右摇摆。

「就这样逃出来真的好吗?」,纯位数擦了擦额头的汗,自言自语般地问着。

「已经到这里了,就算想要回去也没有回去的地方了。」,莓说着,看了一动不动的未来一眼,「鸟巢的战斗如果顺利还好说,不顺利的话,APE那群家伙恐怕现在就已经出动部队追击我们了。」

未来的身体在听到这番话后不易察觉地颤了一下,她似乎在害怕着。

「那我们不就像叛徒一样吗?」,纯位数用的是质问的语气。而在这句话之后,莓的表情毫不掩饰地阴沉下来。

「难不成你觉得死在鸟巢里更好?」,她毫不留情地反问,那蔑视一般的语气极为陌生。

「那是——」,纯位数甩着脑袋,欲言又止。

「……呐,莓,」,未来犹犹豫豫地开了口,却换了个话题,「你能够一个人操纵鹤望兰,就是说……你和零二是一样的吗?」

「可以这么说。」,莓顿了顿,「但是妾——我和她的血并不完全相同。」

「果然……」,她似乎另有所指,语气充满了疑惑和试探,「虽然这样说很奇怪……叫龙……有没有可能并不是我们的敌人?而是,恰巧撞上了我们?怎么表达呢……」

「有趣的理论。」,莓好似深知她心中所想,点点头诱导式地问,「那敌人是谁呢?」

未来陷入了沉默,她该是答案就在嘴边的,但不知是出于何种顾虑没能说出口。莓似乎对此有些失望,她转而看向纯位数,后者支吾了一会,说道:「……不论如何,叫龙杀死了很多孩子——我们的伙伴这一点不会变……说实话现在已经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了。硬要说的话……我觉得那群家伙应该是敌人。」

「啊,这样。」,莓的语气突然变了个调,「FRANXX不也杀死了很多叫龙吗?难道你对这种人类孤立无援的状态很满意吗?」

「……诶?」,纯位数不理解个中含义,对于莓的立场也产生了疑惑。

「莓?」

「——还是说,你们从来都不觉得叫龙是拥有生命的存在吗?」,蓝短发少女的眼神冰冷,语气里尽是相比起贤人还要甚之的威严感。

「——等等,笨蛋。」,未来似乎发现了什么,一边短暂关闭了与鹤望兰的通信,一边低声对纯位数说,「莓的身体里可是有叫龙的血的啊,敌人什么的不要说啊。」

或者说,这已是之前与零二敌对所得的教训。而莓又是从花园便相识的伙伴,相对之下这样的话更要过分的多。

「啊,我忘了!」,纯位数一拍手,青葙失去控制险些摔倒。高速行进下的平地摔,可不是滚两圈就能结束的。

「呀啊——白痴!你在干什么啊!」

「呜哇好危险……又没出事,没什么好急的吧。」

「出事就完了吧!」,未来干脆主动撤离系统紧急刹了车,她摘下头罩指着纯位数的鼻子吼道,「你就不能改一下那种随意的性子,早晚我们都会被你害死的!」

「才不会啊!你说的是你自己吧,谁会——」

——「闭嘴!吵死了!」

纯位数和未来立刻就被吓懵了。并非莓的声音有多恐怖,而是这原本该被屏蔽的声音,不知被施了何种魔法,穿过了FRANXX的钢甲和数十米的间隔——径直钻进了大脑之中。是绝无可能忽视的,命令一般的震慑力。可还没等两人理解出个所以然,机体脚下的整片荒漠突然轰隆隆地发出地震般的颤动。

眼看青葙站立不稳,未来急忙重连系统。在重获控制稳住机体的瞬间,侦测到强大能量源的刺耳警报响起,警示色充斥在整个寄驶舱内。

「怎么了?!地震吗?」,纯位数额头冒出冷汗,大抵是脱离战斗后的短暂『平静』使得此刻的突发事态更为措不及防。

「不知道啊,等一下……」,未来却似乎是被别的吸引了注意,「好像有什么声音。」

并未接通和鹤望兰的通信,这些奇怪的声音是直接在脑内响起的。

「……被破坏了吗?!妾身不过离开这么一会时间,VIRM的魂淡居然如此卑鄙!」

震感很快就停了,警报却一直在响。纯位数和未来之间维持着诡异的沉默,脑海中那熟悉的声音却再未重新出现。

「是……莓?」

「我也不知道啊。」,未来原本还指望着纯位数能听明白些什么。

「VIRM是什么?」

「我也想问啊……但是……」,未来犹豫着,就和之前一样。似乎答案就在嘴边,但怎么也说不出来。纯位数见自己的搭档如此,犹豫之后决定接通和鹤望兰的通讯,可操作之后得到的只有接驳失败的错误提示,重试几次之后依然如此。

于此同时,惊狂化的鹤望兰突然改变了前进方向,强劲的机械四肢瞬间加速,这橙色魅影在荒原沙漠之上划出弧线,抄起数十米高的尘幕,向着震源的方向疾驶而去。

「好快!」,纯位数禁不住感叹,其迅捷之程度连以此为傲的青葙也绝无比拟的可能,「一瞬间就——」

震感再次传来,却不及上次猛烈。这一次青葙的探测设备准确地监测出了震源的位置。

「是大裂缝。」,纯位数低语道,讨厌的回忆——或者说那些怎么也甩不掉的噩梦景象一瞬间就浮现在眼前。

失去了鹤望兰的领航,青葙上的二人能选择的对策并不多。震源的方向只会是叫龙,对于选择从鸟巢逃离的两人而言,摆明了会有战斗的地方是无论如何都想回避的。可不知为何,想要追随鹤望兰的想法竟在心中庞大起来,甚至冲淡了深切的疲惫感。

「——要追了哦!」,说话间,未来将控制权交付身后的搭档,神经与青葙的系统紧紧绑缚。而纯位数也并未犹豫,青葙在一个俯身之后,同样化作离弦之箭,向着鹤望兰扬起的显眼轨迹——那些尘幕的上层在夕阳下竟散射出砂金般的暗色光彩——疾驰而去。


大波斯菊在夕日的余晖之下反射着耀眼的光,披盖着的颜色像是廉价的图像处理技术做出的贴图。数万米下方的地面上,晨昏线正吞噬着光明,黑暗的浪潮悄无声息却又势不可挡地淹没着地球的这一侧。

「嗯……9’s吗?」,低沉的声音在大波斯菊中央的巨型会议室内回荡着,「不,该说是其中一人呢。」

「这也是维尔纳的手笔吗?」

原先的七个座椅空出了最低的两个,剩余五座围出的中央空间里浮动着从鸟巢传递而来的影像。内部的战斗已经平息了,从运输机被击毁的数量来看,是收容区的孩子们的胜利。除了看上去像是警戒的几架FRANXX,孩子们中的大多数都离开了各自的机甲,在协力打扫着战场。

虽然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但是这同样也意味着失去了另一个筹码。

「不是。」,首席说着,手边翻动着13都市残骸的回传音频,当地的信号几乎被叫龙全频段屏蔽了,唯一传回的只有9’s部队内部的音讯,「应该是出于自主意识的行动。」

『既然身为启动的钥匙,如果折断的话……』,稍显模糊的少年音从首席的手边传来,『……好地完成贤人的任务。』

「……如此看来,绝对的思想控制也会出差错。」,一位贤人陈述道,「适量透露事实的『适量』也真是暧昧。」

「毕竟是人类的词汇,随意而简陋。」,首席说着,「若是更具有数据上的意义,我们百年的时间或许彻底掌握也是可能的。」

音讯里传来枪响,然后就变成了呲啦呲啦的模糊音,也听不出接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管怎样,」,首席接着说,「9’s口中的钥匙大概是从维尔纳那里听来的讯息……说成是维尔纳的手笔倒也不错……他的目的就要实现了。」

监测仪器传来警报的蜂鸣,绘制出的图像上,巨量的能量反应随着地震的出现开始疯长。

「说是钥匙,其实是一部分的锁啊。」

「维尔纳口中的鹤望兰的原型——星实体吗?」

高空摄像机对准的大裂缝中央,破损了的坚硬穹顶似是挤压下的脆薄饼彻底四分五裂,火山喷发一般的黑色烟灰中,更加深色的黑影似是不具形状一般飘动着。

「……灵舡的建造进展如何?」,首席突然问。

「已经保存起来了。」,一位贤人道,「作为储存灵魂的棺木还缺少些必要的东西,但是应该足够完成我们的目的了。」

「呵,『万物的祝福』吗……已经没有可以动用的兵力了吗?」

「维尔纳已经确定不会再回应我们的传唤……不出意外的话,花园也被他接手控制了。」,首席如此说着,「人类的棋子只剩下什么时候反叛也不清楚的9’s了。」

「难道说其实应该留着那两个人类的吗?光凭我们的话,就算想要以别的方式命令维尔纳——即便是别的人类也毫无说服力。」

「不,那是必要的。」,首席说道,「最开始的时候确实需要人类的身份融入人类的社会,骗取信任和敬仰……但就现在而言,人类的思维方式只会造成妨碍,虽然是可有可无的牺牲,但这也是必须向叫龙公主传达的信息……」

「……我们VIRM是诞生在黑暗与毁灭之中的意志,过分地追逐光明只会让自己灼伤。」,他低吟着,「星实体——或者说星球的意志——叫龙的公主为我们准备的灵舡也罢……将『历史』归于尘土的时候到了。」

「——该回归我们的位置了!」

首席抬起自己的手振袖挥出。一瞬间,五人的席位之上只剩下了五件就人类而言奢华而品味奇怪的服饰,而服饰中装着的『人』却已消失不见。

寂静的夜空之中,原本稳稳漂浮着的大波斯菊也缓缓停止了运转。


花园的春天依旧寒冷,但雪是确确实实在融化着的,内部的巨大园林已经看得出鲜嫩绿意,抑或是捱过了一个冬天后的苍葱。湖泊的冰正在皲裂,清澈的水流像是无数血管中流动的血蔓延在整个区域。

若是零二在这里,或者闻一闻就能分辨出这片区域已经充斥着活物的气息。

运输机缓缓地降落在花园中靠近围墙式建筑的一小片空地,引擎喷涌而出的高温气流融化了冰雪,接着烧焦冰雪下掩埋的地面。

舱门徐徐降下,八第一个走出了机舱。

「注意脚下。」,他说着,招呼七,五郎还有满出来。

「好冷。」,七忍不住抱起双臂。

随着自动驾驶的程序注销,运输机的引擎渐渐熄灭,周围逐渐恢复了冬日常有的寂静。

「连看守的FRANXX和守卫都没有吗?」,五郎四下看着,吐出一口又一口白汽。

满摇摇头:「按照七和八的说法,这是好事不是吗?」

「这里。」,说话间,七和八已经走到了最近的入口,从那里就可以通向围墙内的生活区。

「……呐,满。」,五郎小心翼翼地拉开和七和八的距离,「和贤人为敌的说法,你怎么看?」

「谁知道呢。」,满露出奇怪的表情,「博士什么都没和你说吗?」

「你也什么都不知道?」,五郎的脸色也一样。

满皱起眉,神色变得困惑:「与其说是什么都没说……倒不如说是没有想问的欲望。什么都没想,就是按照博士说的,把信息透露给广他们,接着带去博士那里……」

「……我也是。」,五郎垂下头,「感觉自己那段时间……就像被控制了一样。只不过最奇怪的是,现在也没觉得反感,或者质疑过。」

就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从心底里这样认为。

气氛暂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回过神来的时候,身边已经包围着温暖的空气和暖亮的光。两人不知不觉间已经跟着七进入了生活区。

「快点。博士在等着。」,七对着这边招手,八已经消失在了不知哪个拐角。

「博士……」

满和五郎相视一眼,而后不约而同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周围是熟悉的景色,划分出的不同区域,游玩场所和教室,从来都进去过的密闭房间,实验室,还有宿舍。随意放置的玩具,凌乱的书桌,还有擦了一半的黑板,满是皱褶的床铺。周围满满的都是生活痕迹,却不见一个孩子,抑或是带着面罩的大人。

习惯的景色之中,七的脚步好似带着催眠的魔力,间隔几乎相同的清脆声响像是钟摆会发出的节奏,就像是睡不着的夜晚用来数数的参照。

「别发呆了。」,七停在一扇较为显眼的门前,晃着手让思索着什么的两人清醒。

满和五郎差点就撞在这褐发女子的身上。

「啊,抱歉。」

「来了?」,门从内侧打开,是八,他应该是早来了一会。

几人依次进入门内,便看到了一整面墙的显示器,纷乱的影像投射出晃眼的以橙色为基调的让人眩晕的光。光的中央站着一个苍老驼背的怪人,他半身机械半身肉体,人类的眼睛却比机械的眼睛更显阴沉,在这般光影之下竟有些骇人。

「……虽然不是预料中的对象,不过也无所谓了。」,他以低沉的声音说着,转过身面对着满墙的显示器,「七,八,需要告知的事情都说了吗?」

短暂而尴尬的沉默中,七开口道:「……不,那个……」

「算了。」,FRANXX博士的语气听不出任何起伏,「大战就要开始了,关乎人类命运的大战。」

「什……什么?」,出于对博士气场的畏惧,五郎的疑问有些底气不足。

「……是叫龙之外的,别的敌人?」,旁观过博士和广对话的满则较为敏锐。

博士发出微不可闻的『嗯』,继续冷淡地说着:「是别的生命形式,没错的话,也是叫龙的敌人。」

「诶?」,五郎看上去不可置信,「……那到底——」

「VIRM。」,博士似是毫不在乎一般说着,「或者说……贤人。」

不论一路上七和八暗示过多少次,还是说直到博士说出不容置疑的陈述,对于曾深信人类秩序,将贤人奉为神明的孩子而言,这依旧是令人惊愕而难以相信的事情。

「VIRM……是什么?」,五郎又问。

「现在还没有准确的定义。」,七见博士似乎不屑于回答,主动说道,「毕竟博士也没有见过它们的正体。」

「……也就是说,一点也不了解?」

「与此相反,他们则是已经渗入我们的社会一个多世纪了。」,博士说着。

闻此,满和五郎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可还没等他们搞明白什么,苍老的怪人就又继续说道:「现在,VIRM的先遣部队已经到了地球轨道外围,对于这颗星球的防御力量来说,大概是压倒性的数量吧。」

满屏画面中的其中一幅逐渐放大,占据了半张墙壁。画面的一角是绘制出的地球轨道,而轨道外密密麻麻好似小行星带一般的标记,正以可怕的速度超地球蜂拥而来。

「这些……全部都是吗?」

「不,探测器范围之外还有更多。」,八调出另一方影像,「就在不久前,月球背面的电磁望远镜被摧毁了,发出的最后一波讯号显示……火星与木星之间的小行星带出现了异常的移动——大概全部都是VIRM的先遣部队。」

「……呵,该是想彻底淹没地球呢。」,博士发出嘶哑的笑。

他回过头,看了看面露慌张的七和依旧面无表情的八两人一眼,又接着对满和五郎说:「……叫龙的公主该是准备了防御手段的,只是目前还没有启动。」

「就在降落之前,大裂缝里出现了比超Rehmann级强数倍的能量反应。」,八接着说,「应该是为了大战而准备的超级兵器——」

「鹤望兰。」,博士打断八的话,「或者说鹤望兰的原型机。」

满和五郎一言未发。情况十分严峻,而且不明朗,对于暂时没有FRANXX的两人而言什么也做不到。

「……」,苍老的怪人低声自言自语着什么,又转过身去看着某张影像,对不知所措的两人只留着一个背影,「还记得Code:703吗?」

「直美?」,五郎和满异口同声道。

两人对视一眼,接着由五郎单独开口:「她怎么了?」

「不只是她。」,博士对七和八做了什么手势,「花园时代不是有很多半途消失了的孩子吗?再加上这里不见了的孩子。」

「被APE送往鸟巢的只是一部分,作为大裂缝战役后的紧急替代品,不论是实战还是对FRANXX量产机的掌控能力都很低下——换句话而言,血液中的黄血球浓度很低,」,八接话道,「身体受影响的部分很少,比起你们在内的孩子……更像是人类。」

说到这里,这一直无口的高大男子竟和身旁的棕发女性一样露出了类似不忍的表情。纵然神色变化极其微妙,这也是件惊人的事情。

「……是说,他们还活着?」

「啊,就在这座设施的地下,十分安全的地方。」,博士说道,「……人类势必会卷入这场战斗,就算有一线希望也将出现大量的牺牲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所以我们就是要——」

「不。」,这次是七开了口,声音有些颤抖,眼睛也在回避着两人,「还不是时候。而且这个信息其实告诉任何人都无所谓,只是要保证信息能够继续传递下去。」

不安涌上两人的心头。

——这不就是说,什么时候死掉都不一定的意思吗?!

「其实是有别的目标。」,她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我和八也会一同前往。」

「……是很重要的事吗?」,满吞咽着口水。

博士发出低沉而短促的笑声:「呵,没错。就和在鹤望兰原型机里的那孩子一样,说成是使命也不为过的责任。」

「需要时间平静一下吗?」,八突然说着。

随着他的视线,五郎看到了自己正微微发抖的腿。他撑住双膝,以努力做出的平静声音道:「不了。」

「那就跟着来吧。」,八也未犹豫,旋即向出口走去,「看一下方才所说的设施的所在。」

接着,他顿了顿,又说道:

「——加油活下去吧。」


视野中的荒原已经被尽数染成了漆黑,出于节省能源的考虑,青葙只打开了肩部的两座探照灯。照明的范围极其有限,这对于夜晚的急速行军而言颇为鸡肋,在FRANXX的夜战教学中也是用以告诫寄驶员的反面教材。

高速运转的FRANXX动力炉在高功率运行之下发散出巨大热量,寄驶舱内的温度因此颇高。纯位数的额头已经开始冒出汗珠。

尽管如此,鹤望兰的讯号还是越来越远。

「未来,岩浆燃料消耗情况怎么样?」

「就剩下20%了,」,未来的声音通过青葙传达进寄驶舱,「毕竟从一开始计算的就是从鸟巢到槲寄生的距离,现在用的已经是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战斗多加的燃料箱了。」

「主燃料仓能拆掉吗?」,纯位数切换到整体结构控制面板,「很重啊。」

「你说什么傻话呢。」

主燃料舱所拥有的重量实则维持着机体的平衡,卸去的话不知会发生些什么糟糕事。

「不管怎么样,恐怕撑不了多久了。」,未来道,「13都市离大裂缝不远,莓说那里有岩浆燃料的补充,能撑到那里就好了。」

「是啊。」,纯位数肯定道。

夜色愈发浓厚,在行驶了近半小时之后,鹤望兰的讯号终于到了探测范围的边缘。原先标记在地图上的震源也逐渐与雷达绘制出的地形图重合,显然就是鹤望兰一直的方向没错了。

「……呐纯位数,探测器上好像有奇怪的讯号。」

未来所指的是从震源处向里数十公里突然出现的讯号。那些天上漂浮的Gutenberg级是无法被青葙的设备侦测到的,而且从雷达绘制出的形状来看,讯号来源的形状要小得多。

「是运输机。」,一直联系不上的莓的声音突然毫无预兆地在寄驶舱内响起,「大概零二就在那里面。」

「诶?零二?」,青葙缓缓降低了行进速度,「那——」

「——等等!未来!还有别的!」

跟着运输机而来的不是别人,是青葙早在大裂缝战役之前就标记好的友军讯号——9’s。而就像有着某种默契一样,在这边发现对方的同时,那四架原本围绕着运输机的九式突然变换了队形,直直朝着青葙所在的方向而来。

「快离开!」

「——莓?」

「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而就在莓说话的时间里,那四架九式又一次在瞬间变换了队形,其中大约是队长机的一机脱离出原本的轨迹,转而向着鹤望兰所在的大裂缝——方才的震源冲去。

而这边的纯位数和未来似乎有些混乱:「诶?是说要我们逃跑吗?不过9’s他们——」

「愚蠢!」,莓用着熟悉的声音,陌生的语气威吓着青葙内的二人,「如果是那些大波斯菊里的魂淡让你们自相残杀,那他们的走狗难道会和你们一条战线吗?!」

——你们将会是狩猎的对象。

这样的声音从大脑传递到脊髓之中。

——所以不逃跑不行。

下意识地操纵起青葙,这向来在13部队之中最为迅捷的一机在此刻发挥出了自己最大的优势,冲击着黑夜,毫不犹豫地向着大裂缝的反方向疾行。尽管是一瞬间做出的决定,但两人对此没有任何疑问——从心中的最深处深深地认同,非履行不可。

可九式并非可以轻易甩掉的存在。青葙的去路时不时被精准计算后抛掷而来的枪型兵器强行改变,巨大重量下的惯性让它的灵活度大大降低。也正是因此,三对一的局面之下,九式追上孤身的青葙只是时间问题。

寄驶舱内的两人已经疲惫不堪,逃跑的路线随着时间推移似乎正在顺着九式的意思变换。

直到纠缠在一起的鹤望兰和九式的长机突入视野的中央,纯位数和未来才明白了对方的战法——最强的一机拖住鹤望兰,而后以众多的人数驱赶亡命逃走的对象直至汇合——标准的用以应对一头以上的灵活型叫龙的手段。而至于驱赶的对象是青葙,大抵9’s部队早已推测出了青葙内寄驶员的状态,为了减少作战时间而做出的选择。

目标大约不是为了歼灭,而是捕获。

青葙与鹤望兰之间的距离愈来愈近,九式也呈现出合围之势。

而就在这时,青葙内部的设备竟在一瞬间全部失灵,这巨大的人形兵器在突然失去动力供给之后猛地栽倒在地,像是被一脚踢出的布娃娃般翻滚起来,不断以机体的每一个角落猛烈地撞击着地面。纯位数和未来的身体在这般巨大的惯性下已无法被自己所控制,如失去骨头一般疯狂地摇摆着,似乎什么时候折断都不奇怪。束缚着躯体的安全装置发出呻吟,似乎已经到了崩毁的边缘,而纯位数和未来已经几乎喘不过气来,一度险些陷入昏迷。

九式的各机也尽数失去了动力,或瘫倒在地或像青葙一样不同程度的损毁。

战斗就这么被无情地阻断了。

这巨大的电磁冲击从原先的震源之处而来,瞬间席卷了整个区域,而后便是更为剧烈的地震。

唯一没有受到冲击的只有鹤望兰。这四足的猛兽驻足于原地,像是雕塑一般无言地朝向冲击传来的方向。

方才的不仅是普通的电磁冲击,更是呼唤同胞苏醒的讯息。

「难道说——」,已无意伪装的叫龙公主褪去了莓的样子,她用身后的尾灵巧地打开鹤望兰的寄驶舱,很快移动到了鹤望兰的背部。

她看着那远方地平线处的穹顶之上浮现出的巨大的黑影。那是鹤望兰的原型——星实体。像个刚破壳而出的新生儿。这无数叫龙凝聚而成的结晶除去身形的威压,看上去竟显得十分的温和。它轻轻摆动着类似FRANXX的双手,能源汇聚的头部尖角在尘幕之中发出模糊的蓝光。

为了支撑巨大的躯体,星实体拥有四只类似爪一般的巨大足部。此刻它们也正缓缓地活动着,大约是寄居其中的意识还在习惯这陌生而麻烦的庞大身躯。

「没有核心也能动起来吗?」,叫龙公主惊愕地看着那本不该在此时破土而出的最后武器,「那个人类……」

从星实体处辐射而出的电磁脉冲宛若湖面激起的涟漪一阵接一阵涌来,每一阵的能量都在逐渐增强。

「零二?」,叫龙公主下意识地读取着波纹的讯息。

重复着,像是呼唤,不断地增强着音量,渴求着回复。

「不可能的。」,她摇摇头,「『人类』,是不可能听得懂『怪物』的话的。」

似是某种沉默的赞同,这呼唤突然停止了。与之相反,星实体头部的尖角开始凝聚更多的能量,这新生儿抬头看向漆黑的夜空,那里繁星满布,荒原的尘埃是触及不到的。

晶莹,闪耀,寂静,是地面上的生命从未停止的憧憬。

——不过那些光点里有多少觊觎这颗星球的恶魔呢?

若非空气中充斥着某种紧张的气息,叫龙公主或者会和『她的孩子』多看一会什么都没有又蕴含着一切的星辰大海。只是下一刻,危险的气息逼近,而鹤望兰的原型也在她刚刚察觉到夜空中奇怪的影子时,从头部的尖角爆射出莹蓝的光。

这能量的集束迸射出剧烈的强光,照亮了整片荒原的黑夜。

叫龙公主收缩着瞳孔,终于看清了那危险的来源。

——从天而降的大波斯菊,在星实体发现它的存在之前,离地面不过数十公里。

大气层的摩擦对其造成的损毁很小,而下一秒,铝制的外壳对撞上能量的集束,烧灼的火焰爆燃在半空之中,像是新升起的小型太阳,只一瞬间便化作了灰烬。

叫龙公主静静地站在耀眼的光中,看着那新生儿逐渐释放光储存的能量,低下头缓缓休憩的样子。她的心中一瞬间产生了某种疑惑,这疑惑没有形状,也不足以动摇她的决心,又或者她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被这股力量吓到了。

……不,从来都没有后退的路可选。数千万年的等待,大约是不太适应。

——她这么告诉自己。


前一阵子不好的消息特别多,所以鸽了一个星期。这两天其实也没有心情发文的,原因是个人喜欢的Vtuber因为不明原因暂时停止了活动。
不过还是发了出来,中间可能有写的不太好的地方,大家见谅。
星实体终于登场了,算是填了个坑,和之前的绘本其实是有关系的。
下章继续零二视角。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19/07/31 10:40 发表

标题:TO CH25

博士要帶著廣加入對上VIRM的戰鬥
星實體已經啟動,而且是在叫龍公主的意志之外,而且似乎是02進去啟動起來的?02在前一回的最後應該是被9S控制住了,中間又發生了什麼事情嗎?9S的立場經過前一話,變得捉摸不定呢QQ

現在有一個關鍵便是02的人到底在哪裡;如果他正被9S放在運輸機,那麼星實體的啟動就更加懸疑(反而是靠莓啟動的?);如果是02進入了星實體將之啟動,那麼是9S背刺了閒人(是啊它們到這一章之前都是在喝茶聊天,確實是閒人),還是說02自行擺脫了9S?無論如何上一話雖然虐心,但是莓在(暫時)退場前保住了02的心,沒有讓02變回她不想成為的怪物,所以接下來就是02的事情了。

這裡也沒有看到翠雀,是被丟在13都市遺跡了,還是說02獨立控制翠雀衝進星實體呢?

總而言之此時的星實體並非由叫龍公主所主導(被嚇到的叫龍公主有點可愛www),估計也不太可能是被賢人所控制,所以應該還是02在主導的。02透過星實體喚醒了叫龍的防禦系統,是想要對抗VIRM?還是想要去『找到莓』?

幸好下一章就是02視角;很快就會有答案!

其實我一直隱隱約約有個腦洞;星實體一直都是需要兩個人來發動的,此時此刻叫龍公主完全沒有意識到星實體要啟動了,那兩個人莫不是莓與02?莓在前一章可以算是肉體上幾乎被抹煞了,作者又暗示莓會以別種形式登場。怎麼說呢,我一直覺得莓會成為類似原作的02的樣子,跟星實體融為一體(宇宙巨大新娘莓?),而02則比較像原作的廣,相對還有人形但是也是留在星實體裡面操作。繪本中的公主與王子,我想了想還是覺得公主像莓而王子像02(在這點上與02的認知相反),而變得醜陋的公主是否是暗示與星實體融合的莓呢?(失去原本的樣子,成為另一種存在)

腦洞=3=

這章郁乃跟廣輪休呢,稍微喘口氣真是不錯啊XD

期待下一章!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19/07/31 00:30 发表

居然是叫龍公主!!?????
對欸為什麼我會沒想到阿 明明能拿到並且啟動鶴蘭望就是最好的暗示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崩潰啊我什麼我的腦袋這麼不好使完全沒有考慮到她是叫龍公主變的QQ
太羞愧了 叫龍公主對不起原諒我
(現在只看完頭1000個字因為太震驚了就先留一段 晚點補完全部)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