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番外(叁)

作者:FNKA
更新时间:2019-08-13 11:59
点击:256
章节字数:49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柚子捏着手中的小红本,翻来覆去看了许多次,就连里面的内容都可以倒背如流了,却还是一副看不过瘾的样子。

“芽衣,这是结婚证啊,我们的。”柚子用两只手把小红本打开,举在面前,眼底是有如孩童般的欢喜,显然是真心喜欢这玩意,

“嗯。”芽衣看了一眼她幼稚的举动,又继续专注地看书,

“啊,我这样子笑是不是不太合适,总感觉不够好看。”柚子用指尖戳了戳合照上的自己,总觉得不满意,“什么时候再去拍一次呢?”

分明是昨天才去领的证,今天就开始抱怨了,芽衣忍住想要扶额的念头,淡淡说道,“等这个过期吧。”

“什么时候才过期?”

“一百年后。”

柚子抱怨似的地“欸”了一声,眼里却是藏不住的笑意。

这是柚子和芽衣来到挪威的第二个年头,就在昨天,柚子一时兴起拉着芽衣去当地的相关机构办了结婚证。

柚子是后来才了解到彩虹旗帜的特殊含义,这个友好的国家她是越看越喜欢。

“一百年好久喔~”柚子笑嘻嘻地说道,

“我们还可以领很多次。”芽衣柔声说道,忽然发觉自己对柚子越来越纵容,

这样的改变,也没什么不好的,芽衣不自觉微微扬起了嘴角,破天荒地笑了。

“哦?你笑了,笑什么?”柚子一眼便捕捉到自家老婆维持不到片刻的笑容,有些坏心眼地打算抓住不放,

“没笑。”芽衣正色道,她动动指尖翻了一页书,仿佛从始至终注意力都没有转移过,

柚子自觉没趣,视线又回到手中的小红本,看着看着又忍不住咧嘴笑了,“要不穿个绳子挂在脖子上吧?”

芽衣不语,本想不去搭理,又觉得这厮当真会这么做,不得不“好心”地提醒一下她,“你最好不要,不然我会叫茉莉来看你。”

“呃。”听见那个倒霉妹妹的名字,柚子脸上的笑容有一瞬僵硬,她扯了扯嘴角,不自然地笑笑,“没有啦,那样也太傻了,我还不至于…”

柚子的话音刚落,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巨难听的铃声让芽衣不由得皱了皱眉,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了,这是柚子特意给茉莉设置的专属铃声,相当不堪入耳。

“干嘛?!”柚子没好气地接起电话打开了免提,

“没有啊~我就是觉得柚子姐是不是想我了~”茉莉轻佻的话音传来,听起来心情不错,

“嗯?你哪位啊?”柚子手没规矩地揽过芽衣的细腰,想抱着她,

芽衣瞥了一眼,也没阻止,柚子一打电话就这样,手脚都不听使唤似的,给她什么拿什么,如果是在外面接到电话,稍不留神她就自己走远了,倒也有些可爱。

“好冷漠哦。”茉莉嗔怪似的说了一句,也不知是不是她轻浮的气质所导致,听起来像极了在撒娇,

仿佛茉莉那张笑得百般妩媚的脸就在眼前,芽衣嫌弃地闭上了眼睛,颇有种不忍直视的感觉。

“哎,你不要打扰我了,没事我就挂了。”柚子倒是免疫了,还是该说她神经太大条?

“我也有正事的好不好。”电话里一阵杂音,随即隐约听见晴美叫她躺好,可能是茉莉被柚子说得愤愤不平,激动得从床上坐了起来,“我跟你说,我今天跟前辈去办了个结婚证…”

“噗。”柚子笑喷了,

茉莉和晴美现在人在瑞典,十分巧合地也是一个允许同性结婚的国家,或许真的是积年累月的默契,两对情侣竟然在相近的时间不同的两个国家办了结婚证…

茉莉得知芽衣和柚子比自己还早一天得到结婚证后突然觉得这天聊不下去了,本来是抱着炫耀一番的心思,结果反倒被秀了一脸,因为柚子说她拿到结婚证之后太开心了忘记打电话告诉你们。

这话就连晴美听到都忍不住笑了,要知道茉莉这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性子几次在柚子前面显摆,不论是求婚还是婚礼都是茉莉领先,两个人像赌气的小孩似的莫名在这一点上对峙起来,柚子这次难得抢占先机,却竟然被幸福冲昏了头脑…

茉莉无语极了,晴美接过她开免提的手机,跟柚子聊了几句便结束了通话。

“柚子姐也太过分了吧?!”茉莉不满地说道,实在气不过,还用胳膊肘撞了下背对自己的晴美,

“谁叫你每次都跟她争。”晴美随手把她的手机放在枕边,继续玩自己的手机,

“哎,你别玩了,都怪前辈一直不理人我才无聊到给柚子打电话。”

“你也玩呗…”晴美挑眉说道,与茉莉说话间,她又填完了一个九宫格数独,

茉莉不由得哀叹,谁家老婆像她这么冷淡?看到自己这么受伤也不知道安慰的…蓦地感到心里堵得慌,正欲起身,突然感到一条手臂压在胸脯,不得不躺了回来。

“大晚上的,你想去哪里?”晴美长腿一伸,稳稳地搭在茉莉身上,她的右手放在茉莉的心口处,手里还拿着手机,打开了一套新的数独…

茉莉瞬间感觉呼吸一窒,这家伙是在占便宜吧?竟然还脸不红心不跳的,视线不偏不倚地落在手机屏幕,真是要气死人了。

“出去玩。”茉莉咬牙切齿地说道,

“不许。”

“脚拿开,我生气了。”

晴美不经意地笑了,这个别扭的家伙,力气不知道比自己大多少,要是真想起来谁拦得住?

晴美盯着茉莉的侧脸看了片刻,在她的唇边蜻蜓点水似的吻了下,然后又翻过身继续专注数独,“那你去吧。”

茉莉脸色一沉,故意问道,“去哪里玩都可以?”

“可以。”话音刚落,晴美的手机传来了数独的提示音,

茉莉感觉眼角不住地抽,继续问,“找别的妹妹玩也可以?”

“可以啊。”

茉莉“哼”了声,一把掀开被子,走了。

肚子里憋了一股无名火,一直伴随茉莉走过两条街,气得她忍不住跺脚。

哥德堡的深夜还算安静,路边偶尔有一两个醉汉或拾荒者在冷风中挣扎,茉莉住的离最繁华的街道挺远,离酒吧倒是挺近,她拦了一辆的士,到酒吧门口的车费跟起步费差不了多少,付钱的时候茉莉不由得一怔,才发觉自己刚刚气鼓鼓地就走过了两条街!

更可气的是晴美真的不管她!

到底是手机重要还是老婆重要啊?!那个沉迷现代科技的老魔女!茉莉一下气血上头,险些一脚踢翻路边的垃圾桶。

等她再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坐在吧台前了,灯红酒绿的喧嚣让她感觉太阳穴都在突突地跳,也不知道一气之下来到这里是该买醉还是该找个妹妹刺激一下家里那个老家伙。

最近两个人之间也太平淡了吧…茉莉随意点了杯鸡尾酒,不禁开始想这个问题。

掰掰手指头算算,她们确实已经在一起很久很久了,过去曾经抚养过她的孤儿院在晴美几次匿名资助下如今也成了上百年历史的大院,能坚持至今已经很不容易,为了避嫌,说不准下一次孤儿院要倒下的时候她们还能不能去扶持…茉莉几乎不曾考虑这种事,此刻这样一想,实在让人唏嘘。

已经过了那么久了…或许有些感情也真的淡了…

不知不觉面前的酒已经见底,茉莉又叫了一杯。

茉莉难得有些沮丧,伸手摸了摸口袋,发现手机没带,结婚证还在。

脏话差一点脱口而出,茉莉抬手把刚上的烈酒一饮而尽,辣喉的刺激感顷刻间扩散开来,蓦地感觉到眼角有些酸涩,正打算叫调酒师再来一杯,面前却忽然多出了一杯柠檬水…

“我认为年轻的小姐比起烈酒更适合果汁。”一个娇嫩的声音传来,却是敌不过酒吧里的嘈杂,瞬间被吞没,让人怀疑是否真的有人讲过话,可是这个声音却像是刻在脑子里一般,让人难以忘怀,

茉莉扭头便与来人对视,四目相对的瞬间,好像看得见她一双媚眼中的笑意。

长得真像狐狸精,这是茉莉对她的第一印象,以茉莉的标准来说,算得上是相当高配的了。

“你说…这世上真的有吸血鬼么?漂亮的小姐。”女人的拇指不由分说地落在茉莉的唇上,指腹轻轻摩挲茉莉的唇畔,在抚过茉莉尖利的虎牙时有意无意地停顿一瞬,

茉莉眉头一紧,觉得自己可能已经微醺了,不然怎么会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看起来非常非常可口呢?

她动了动唇,不自觉笑了,微微张开了嘴,一下便把女人的指尖给轻轻咬住。

“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家里的小蝙蝠放出来了。”这时,晴美的嗓音从茉莉身后传来,轻快的语气传入茉莉耳中,不用看也知道她在笑,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的,茉莉顿时如梦初醒,仿佛被一股清泉劈头盖脸地淋了一通,一秒前还觉得美味的手指霎时间变得烫嘴,茉莉的脑袋稍往后仰便松开了女人的指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手夺过放在吧台的柠檬水一阵猛灌。

“我不…咳咳咳…”茉莉囫囵吞枣的把柠檬水喝得精光,正欲开口辩解,却被自己呛到了,

“我会好好教育她,让她明白半夜出来偷,腥是不对的。”晴美眯着眼睛在笑,却不让人觉得有多友善,听见茉莉咳嗽,习惯性地抬手去帮她拍后背,

这老家伙可真不留情啊,一句话就批斗了俩人,茉莉有些欲哭无泪。

“没关系,毕竟欲望是按耐不住的…”女人妩媚一笑,徐徐地说道,“若是家里有能够填饱肚子的…自然不会出来。”

晴美闻言,却没有急着开口。

茉莉的咳嗽缓了些,晴美的手却没有离开她的背,只是轻轻搭着,竟莫名让茉莉觉得沉重,如果一个人的气焰能具象化的话…这个地方恐怕已经被她们两个炸掉了吧?茉莉不禁想象了一下。

“你觉得呢?”晴美把这个问题抛给了茉莉,感受到小家伙明显的一愣,她脸上的温度骤降,顿时不想再跟这个女人纠缠了,“走吧。”

晴美说完便不再理会茉莉,头也不回地走了。

茉莉把口袋里的纸钞全掏出来,连找零的时间都没留给酒保便跑去追晴美。

走出了酒吧,晴美脚步很快,两个人的身高不等,茉莉几乎是跟在她身边一路小跑,“你怎么来了?”

第一句话不是解释,晴美瞥了她一眼,冷冷地说道,“这里的调酒师跟我认识,他告诉我我老婆夜不归宿在酒吧花钱买醉。”

晴美突然止步,双手环在胸前,接着说道,“结果我一来发现,她不止在买醉,还想尝尝外面的野花。”

茉莉顿时感觉百口莫辩,她一转眼发现路边有条小巷,想也没想就把晴美拉了进去…

“这里没有人,我任你处置了。”茉莉努努嘴,语气中好像带着委屈,

“那你是认罪了?”晴美挑眉看着她,

“我没有,是那个女人有问题…要么就是酒有问题…”茉莉的话音越来越弱,

晴美点点头表示赞同,又问道,“嗯,还有呢?”

茉莉看她一脸无所谓,咬了咬牙,索性出卖色相,伸出双手主动勾住了晴美的脖颈,笑得人畜无害,“哪有人吃惯了鲍鱼还会去垂涎蛤蜊呢?”

“如果没有鲍鱼,说不定就会饥不择食。”晴美对她的讨好无动于衷,看来这次真的气得不轻,

“那你不喂我了?”听见晴美这样说,茉莉是真有些急了,

晴美看着她,不置可否,“你松开手,我要回家了。”

这回茉莉是真的想哭了,“那我呢?”

“自己想办法。”

“不要,我走不回去,已经凌晨三点了。”

“凌晨一点的时候你还不是自己过来了?”

茉莉腹诽了一下晴美软硬不吃的性子,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我没钱了,手机也没带…”

晴美不语,想看看这家伙还能说出什么。

“我只带了最没用的东西…”

只见茉莉从大衣的口袋里摸出一个红色的东西,才露出一角,晴美便了然,不等茉莉完全掏出来,晴美抓着她的腕直接把她带回了家里…两个人穿着鞋子直接出现在客厅,晴美放开茉莉的手腕,一把捏住了茉莉的脸颊,手指不由得使了劲,“最没用的东西?”

“你生气了。”

“我不能生气?”

“我才应该生气。”

晴美捏着茉莉的脸颊,直视她的眼眸,手松了一些,下一秒便不讲理地吻了上去…

茉莉一惊,脑子还没转过来,身体先给了反应,这是吻了多少遍的唇啊?竟然还是让自己如此喜欢。

她没多想便反客为主,舌尖顺其自然地探了出来,一时间好像忘却了两个人还在闹别扭,双手蠢蠢欲动,攀上了晴美的后背,催情的信号在她们之间迅速蔓延…却没想到这时晴美忽然没了动作,她拒绝了茉莉舌尖的试探,鼻间若有若无的呼出一口气,像是叹息,茉莉还没想明白她的意思,下一刻突然感到下唇火辣辣的疼…

茉莉吃痛的吸了口凉气,随即尝到了鲜血的腥味,她堂堂一个吸血鬼,自己吃自己的血感觉真是糟透了!茉莉紧蹙着眉,舌尖舔掉了开裂的下唇流出的血,也不管是在自己家里,一口吐在脚边。

不等她先开口,晴美转身走进了浴室,在浴室门关上之前,茉莉清楚听见晴美说…“我们可能分开一段时间比较好。”

满腹的怒气、下唇的疼痛甚至是自己的思维,一瞬间茉莉好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此刻客厅里安静得让人害怕,黑暗占据了每个角落,没有人去开灯,好像与往常两个人亲密的客厅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地方,过分的安静让人连骗自己听错的机会都没有,茉莉笑了笑,眼底却是空前的落寞…

茉莉摸出了她们的结婚证,放在沙发上,回到卧室去拿自己的手机。

到了这时候茉莉才发现,她不知道该收拾什么,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但是她希望留下来的是晴美,她害怕晴美会去到自己永远也找不见的地方。

“到时候,你记得去接我。”茉莉坐在床上,用正常的音量说了一句,是说给晴美听的,但不确定浴室里的她是否能够听见,茉莉看着手机上显示凌晨一点十八分的未接来电,蓦地感觉有些透不过气,

茉莉拖着一个没装满的小箱,在晴美从浴室出来之前就离开了家…也不是没想过挽留,她只是害怕晴美的拒绝,茉莉觉得有些好笑,她活了这么久,换过好几张身份证,看淡了生死,也看淡了身外之财,唯独这个老魔女让她一直放不下,几乎不曾畏惧过的她,此刻居然在害怕晴美不要她。

她还是离开了,好在瑞典离挪威不远,茉莉凌晨从哥德堡出发,在去往柚子家的路上,竟有种负气回娘家的错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