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后续(终)

作者:FNKA
更新时间:2019-08-13 11:59
点击:287
章节字数:96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四个人搬到这个临海的城市已经有一段时间,芽衣和柚子安居乐业,晴美和茉莉的工作、学业也可以说是顺风顺水,而最近柚子与茉莉却被同一个问题困扰着——求婚的计划算是圆满落幕了,可是自家恋人却迟迟没有进行下一步的打算。

两个人闲聊时不经意地说起这个话题,才发现原来是同病相怜的“盟友”,虽然茉莉对此在意的程度远不及柚子,但是晴美一言不发的态度足以让她不满,好像就只有她在耿耿于怀似的,茉莉是愈想愈气…

“真是让人不爽呢~”茉莉单手撑着脸颊,看着酒杯里的冰块,又看了眼自己手上的戒指,眸中不带任何兴致,“晴美那个家伙,明明被求婚的时候那么高兴的。”

“你那个情况还好吧?晴美美大概只是觉得麻烦…”柚子抬手将杯中的果酒一饮而尽,无奈道,“我都不知道怎么跟芽衣开口欸…”

芽衣和柚子的这家店一共两层,这一天客人不多,芽衣一人也足以应付得来,她们索性就没有开放二楼,柚子和茉莉待在无人的二楼一直聊到了傍晚时分。

店里的二楼正朝东边,面前交错的楼房正好避开了日落的轨迹,这是这一条街上少数能看到夕阳的一家店…这里离最繁华的街区还有些距离,有一定的人流量,却不会十分嘈杂,每当到了这个时段,靠窗的位置全都浸在余晖中,摆放得规整的桌椅被染上橙红色的光芒,稍微深处一些的地方渐渐暗下来,颇有一种诗情画意的感觉。

东边的红日渐渐沉没,到了不得不开灯的时候,晴美来到店里找人了…

“你们…”晴美来到二楼,顺手打开了灯,看见窝在角落位置的二人组,顿时有了些小情绪,“竟然在喝酒啊?我可是在学校上课欸,你们竟然自己在这里享受?!”

紧接着晴美之后走上来的是芽衣,她的视线停留在柚子身上,微蹙着的眉似是在诉说她此时的不愉快…茉莉瞥了她们一眼,保持缄默,身旁的柚子已经昏昏欲睡,她暗自轻叹,看来是躲不掉一番说教了…

“你不管管吗?柚子亲的酒量那么差…”晴美扭头对芽衣说道,不等她把话说完,芽衣已经走了过去,

茉莉见状,用在桌下的腿撞了一下身边的人,示意她起来。

“嗯…?”柚子把下巴抵在桌面上,抬起了脸,随即映入眼帘的是芽衣今天所穿衬衫的衣摆,她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显然是没能弄明白此时的状况,

“不是说只喝一点吗?”芽衣低头看着台上的茶色脑袋,

“唔…我是只喝了一点呀…”柚子缓缓道,说话时脑袋还会随着下巴的动作而摇晃,

芽衣质问的目光投向茉莉,刚才还置身事外的某人随即耸了下肩,撇清自己,“真的是轻度的酒啊~是柚子姐太不行了~”

“你说什莫…?茉莉你这家伙,你自己还不是不行…”柚子伸手就朝茉莉的脸颊袭去,准备狠狠掐一把…

迷迷糊糊的柚子似是把茉莉口中的“不行”误会成其他方面了…

茉莉闻言,不自觉瞥了眼晴美的脸色…要是被眼前这个微醺的家伙说漏嘴,让自家恋人察觉到自己还在拘泥于一些形式上的东西,那岂不是毁了她的一世英名!

茉莉的注意力还在晴美身上,仅靠本能就避开了柚子的“魔爪”,这也是多亏了吸血鬼一族优秀的身体素质…茉莉收回视线,对眼前的人说道,“柚子姐,指甲太尖了不要靠近我…还有美甲什么的,也太委屈芽衣姐了吧?”

柚子扑了个空,战场上落败,她下意识地就想找芽衣寻求安慰,“你这个笨蛋!要是芽衣想要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剪掉啊…!”

柚子抱紧芽衣的细腰,将脸埋在她的腹部,嘴里还在嘀嘀咕咕,“明明就是个吸血鬼,指甲还光秃秃的…”

“哈啊?谁规定吸血鬼就要留指甲的?那样做的话前辈会很伤心的…”茉莉的话音未了,晴美已经来到她身后,丝毫不留情地在她的脑勺弹了一下,力度大到她都不得已低下了头,

“前辈,很痛啊…”茉莉委屈地说道,

“那你倒是躲开啊?对你来说不是很难吧?”嘴上这么说,晴美还是把手放在她粉色的脑袋上轻轻揉着,有些无奈地说道,“回家了,晚点再收拾你。”

芽衣抚摸柚子的茶发,轻叹了一声,开口道,“你们先回去吧,我们关店了再走。”

这一次四个人选择的住址不像上次是独栋的别墅,而是公寓,一层两户,在近郊的高级房区,各方面配置都十分完善,对一般人来说离市区是有些远了,但是对晴美等人而言,这一点完全不在考虑范围内。

晴美带着茉莉与二人告别,然后便使用力量离开了,她们走后,店里的二楼只剩下芽衣和柚子…

“芽衣…你不用看店吗?”柚子仍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像是黏在芽衣身上,她也不打算动一动,

“你这样我没法看吧?”芽衣无奈道,好在她在上来之前就摆出了close的牌子,她停下抚摸着茶发的手,指尖往下卷起发尾把玩起来,“今天提前打样?”

“嗯。”柚子贪恋芽衣的气味,稍微使劲在她身前蹭了下,才开口道,“我想去海边…”

“好吧,你先起来…”此时整个二楼别无他人,与柚子这样独处一室,芽衣这才后知后觉地有些害羞起来,

“唔、再抱一下…”柚子一动不动地赖着芽衣,对她微微泛红的脸颊不得而知,

两个人保持这样的姿势一直呆了许久,窗外可见的晚霞逐渐散去,刚才还在泛红的云彩被染上了夜晚的颜色,当最后一缕日光消逝,也是在向人们宣告这一天白昼的落幕,而就在她们甜甜腻腻的时候,晴美和茉莉却在家里闹得不可开交…

“你这麻烦的家伙,又是哪来的脾气?!”晴美双手环在胸前,定定地看着趴在桌上把脸埋在臂弯的某人,

回到家晴美才知道,茉莉在店里时光顾着喝酒了,几乎没吃东西,原本打算晚上自己随意解决的晴美又解冻了食材,弄好了三菜一汤,哪知道这小祖宗一口都不吃,甚至连话都不肯说一句,就这么趴在桌上。

“喂…”晴美蹙眉,心中不满,不带这样无视人的吧?

“嘁。”茉莉抬起脸,随即又别开了脑袋,不看晴美一眼,

“哈?”莫名被这样对待,晴美也有些恼了,她端走菜,包好,准备放入冰箱,“不吃算了。”

“你不吃?”

“气饱了。”

“哦,那就都不吃好了。”

晴美闻言,不自觉大力地合上冰箱,随即听见冰箱门发出“嘭”的一声,“你到底想干什么?”

“什么都不想干。”茉莉起身,拉起晴美往卧室走去,“上床睡觉。”

晴美任由茉莉拉着走,猜想半天,对眼前人突然的坏心情仍是毫无头绪,“心情不好?”

茉莉不语,只是默默地走着,将那些小心思埋藏,又自相矛盾地期望晴美能够有所察觉。

“周末,去一趟墓园吗?”晴美试探地问道,

茉莉沉默着,好久才吐出一句,“去。”

进了卧室后她们便再没有交流,刚入夜的天色也不是那么暗,但是关了灯拉上窗帘房里还是昏沉沉一片。

茉莉侧身抱着晴美,枕着她的手臂,似是睡着了,而晴美平躺在床上,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她的粉色发丝,看着天花板,不知在寻思些什么。

柚子和芽衣乘车来到海边,临海都邑的好处在这时体现出来,她们只需要花一点时间就能从市区来到这片一望无际的地方,心情不好亦或者是想看海的时候随时都可以过来。

柚子一手牵着芽衣,一手拎着鞋,走在靠近海的一边,风吹起的浪一下接着一下拍打在沙滩上,浪花带着细沙没过她们的脚踝,又很快退去,晚风带着丝丝凉意,海水也是冰凉的,两个人十指相扣的手却都是温暖的。

此时此刻,柚子饶有兴致地看着脚下的沙被海浪冲刷,而芽衣看着她,甚是美好。

“你好像有什么话想和我说?”芽衣忽然开口道,

“啊?”柚子闻言,愕然抬头,“我、我哪有,芽衣在店里听到什么了吗?”

“没。”芽衣轻叹一声,说道,“这么多年了,我还看不出来吗?”

“是哦,已经这么多年了…”柚子闻言,突然伤感起来,她的视线落在不见边际的海平线上,平静地说道,“我的小姨也已经不在了吧…”

芽衣想起那个素未谋面的人,却没有一丝好感,只因为那是曾经抛弃过柚子的人,“那样的人很难长寿。”

“哈哈,芽衣还在讨厌她吗?”柚子想起每每说起那人时芽衣都会紧绷的眉心,现在也不例外,柚子笑道,“要不是小姨把我留在那里说不定就不会遇到芽衣了哦?”

“不需要。”芽衣轻哼了声,直视前方,淡淡说道,“就算不是那样的相遇,我也会找到你的。”

“芽衣…”柚子望着芽衣的侧颜,深情款款,寡言少语的芽衣极少说情话,仅仅是这样坚定又充满自信的一句足以让柚子暖到心坎里,

让人感动不已的话语只是顺应气氛脱口而出,反应过来后芽衣也不由得一怔,总是随遇而安的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非她不可了呢?芽衣不自觉笑了,一改当年的迟疑,现在的她可以直面自己的内心,承认自己就是对她爱到骨子里了。

“柚子…”芽衣拉着身边的人停下脚步,迎上她的视线,对她说道,“我爱你。”

柚子愣足了好几秒,微张的小嘴好像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呜…”她看着芽衣,芽衣看着她,柚子的眉头一皱,芽衣便在她眼中看到了泪花,柚子嗔怪似的说道,“干嘛啦…突然…”

眼眶里积蓄的泪滑落,柚子急忙用手背擦去,由于一手还拎着鞋,她只好用还牵着芽衣的那一只手,但即便是这样的动作,她也没有松开芽衣的手。

看着眼前的人哭得像个孩子,芽衣的心底已经软成一片。

“没、没什么…我只是…”芽衣少有地紧张起来,她在安慰人这一方面还是一如既往的笨拙,她另外只手上也拎着鞋,没办法用手替柚子拂去眼泪,她只好改用别的方式,“别动。”

芽衣轻柔的吻落在柚子湿润的眼睑,替她吻去了泪,分明该是咸的,她却尝到了一丝清甜。

“你又笑什么?”芽衣的脸红到耳根,红到耳廓都在发热,她看着忍不住发笑的柚子,眸中有几分诧异,

“没什么~”柚子眼里含泪,笑着回应道,“我也爱你哦,芽衣~”

这一刻,柚子感觉仿佛整个人都被幸福填满,婚礼什么的都已经不重要了,柚子心满意足地走在归家路上,与芽衣十指交握的手都在不住地摇摆。

然而好景不长,似是老天都不想让这件事就这样翻篇,回到家的柚子一打开电视看到的就是当红明星的婚礼直播,手机里的社交平台也被这一喜讯占据——婚礼现场的氛围温馨得一塌糊涂,粉色的气球、爱心遍地都是,让人怀疑是不是镜头前加了一层粉嫩的滤镜,柚子看在眼里,当即又泪目了,她委屈巴巴地望着正要回去卧室的芽衣的背影,不禁在心中哭号…

“呜…果然还是想要一场像样的婚礼啊…!!”

时间一天天过去,很快就到了周末,这一天的天气甚好,按照中国的日子来说,也算是一个适合举办婚礼的良辰吉日。

晴美一早醒来,准备好了早餐后回到房间叫醒茉莉,

“茉莉,起床。”晴美在床边坐下,看着自家恋人姣好的睡颜,内心蓦地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嗯?”茉莉翻过身,背对晴美,模糊不清地吐出一句,“这么早干嘛…?”

“有时差啊,你睡懵了吗?”晴美把她扳回来,趁茉莉平躺在床上的时候双手撑在她的脑袋两侧,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我没劲了~”茉莉伸手想要环住眼前人的脖颈,可惜手不够长,她保持着这个姿势,等待晴美的照顾,嘴里还在控诉晴美昨晚的所作所为,“前辈也太过分了,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你算是哪块‘玉’啊?”晴美无奈,微曲双臂让茉莉够到自己,再将她拉起,小心翼翼地动作倒是将对她的怜惜暴露无遗,想起昨夜的春宵,晴美也有些不好意思,“你那样根本就是故意勾引。”

“欸~魔女大人被我勾引到了吗~?被我迷住了吗~?”茉莉被晴美拦腰抱起,享受着所谓的公主抱,还很是得意地轻轻荡起双腿,

“是是是,就是这样,开心了吧?”晴美也不否认,想起这几天茉莉都在闷闷不乐,现在终于露出了笑容,就顺着她的意吧,晴美心想,

“还行吧,现在对我来一个五分钟的深吻就更好了~”茉莉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打算放过晴美这一时难得的温柔,

“你想憋死我吗?”

“没说不让你换气呀。”

“你这个欲求不满的家伙。”

晴美意外的没有拒绝倒是让茉莉吃了一惊,那也仅仅是片刻的震惊,晴美吻上来之后,很快,她也变得不能自已了…

于是,两个人仅仅是起床去洗漱就耗尽了早晨的时间,原本的早餐也变成了午餐,待她们终于准备好出门,已然是午后了。

芽衣与晴美两家依旧是邻居的关系,一层两户的格局更是方便了她们,像这样的小区也不用担心隔音的问题,即便是魔女们那优于常人的听力也无处施展。

晴美和茉莉出门,隔壁家的芽衣和柚子又回到了床上,准备午睡。

“你还要拿着那本书看多久?”与往常不同的,这话出自芽衣,

“嗯?我看完就睡,芽衣先睡呗?”说话间,柚子又翻了一页,她的视线停留在书上,对身旁的芽衣说道,“可以给你膝枕哦?”

芽衣无语,要知道柚子的爱好不多,其中坚持得最长久的就是《桃色姐妹》了,同系列的小说、游戏家里应有尽有,每到周末在家时她总要翻出来看看…这个作品的出版地是R国,即使她们在与R国有十个小时时差的地方柚子也能赶在出版日过后几天就弄到手,她这个劲头就连芽衣都不得不佩服。

而现在柚子手中的是停刊一年后最新连载的漫画,从封面上来看,显然是讲述这对姐妹步入婚姻殿堂的故事,这下她更是爱不释手了。

“不需要膝枕。”芽衣皱着眉,阖上了眼睛,“既然这么想看,怎么不去书房看?”

“不要,那样好麻烦。”柚子对芽衣低沉的语气浑然不觉,一心沉浸于漫画中,

芽衣不再回应,就好像睡着了,柚子将床头的台灯调暗了一些,继续津津有味地阅读起来,然而就在这时,芽衣毫无征兆地起身,双臂撑在柚子身子两侧,一时间完全取代了漫画在柚子视野中的位置…

柚子有些瞪目结舌,她怔怔地看着赫然出现在眼前的自家恋人的俊俏脸庞,精致得宛如一个娃娃,然后,这个娃娃开口了…

“难道我不如这书好看么?”芽衣直视柚子的眼睛,深邃的紫眸中此刻满是不悦,她一字一句地说道,“在床上的时候,不能只看着我么?”

似是不知道这一席话有多么惹人误会、也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是多么勾人,芽衣就这样毫无防备地保持这个姿势——柚子的视线稍往下一些便能看见芽衣松垮垮的衣襟,她没有穿文胸,胸前的春光乍泄无余,此时此刻,柚子只感觉自己好像热血上头,有什么要从鼻腔里冲出来了…

柚子好像听见脑袋里“啪嗒”一声,是理智断线的声音,随即书本从手中滑落,摔到柚子的身上,又无助地掉到床边。

“嗯?”芽衣不解,歪着脑袋等待柚子的答复,殊不知道这一动作对眼前的人又是一记暴击,

“那、那个,我不看了,我会好好看着芽衣的…睡觉吧…?”柚子急忙捂住鼻子,感到热流似乎没有想象中那样汹涌,她才松了口气,

芽衣眉头微皱,没有起身,她总感觉这个回答有些敷衍呢?

柚子吸了下鼻子,将芽衣拥入怀,红着脸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芽衣最好看了!所以…睡前要不要做点别的事?”

就像柚子抵挡不住芽衣的诱惑,芽衣也抵抗不了柚子在耳畔的低语。

柚子的喘息近在耳边,每次呼气时都有意无意地对着芽衣的耳朵,即使她上一秒还没有那个想法,被这样挑逗过后也有些按耐不住了…

“笨蛋,现在才中午…”芽衣无力地挣扎了两下,奈何柚子一直在耳边作怪,她愈发使不上劲了,

“我会把灯关掉…”柚子亲吻着芽衣的耳垂,不时轻舐,

“不是那个问题…笨蛋…”芽衣喘息着说道,

一番热情如火的调情之后,芽衣终是没能拒绝,而柚子最喜欢的漫画被遗忘在床边、被压得起了褶皱,可惜柚子已经无瑕再顾及,她沉沦在与最爱的人的欢爱中,看着身下的芽衣,她已经无法自拔了…

待柚子终于尽兴便抱着芽衣沉沉地睡去了,散落床沿、地板的有她们各自的衣物,也有被鼻血染红的或是湿透了的纸巾,房间里说不上整洁,却莫名的让人感觉温馨,大概是在床上酣睡的人儿一脸满足地在笑着的缘故吧?

赤裸的二人相拥在被窝里,芽衣安静地望着柚子,眼底柔情似水。

与此同时,晴美和茉莉也平安地到达了目的地…许多年不曾来过,墓园也有了些大大小小的变化,譬如那些新增的墓碑、翻新过的看守人的屋子,而不变的是这里阴沉的天气和那一簇野生野长的玫瑰花丛。

她们居住的城市与墓园有几个小时的时差,那边才过了中午,这边已经接近黄昏。

“这里还是老样子呢~”茉莉四处望了眼,说道,“凉飕飕的。”

“嗯,不过今天天气还行。”晴美应道,

两个人轻车熟路,即使现在天色不如正午时那样明朗,她们也能很快找到院长奶奶的墓碑,晴美和茉莉伫立在这座略显老旧的碑前,低头悼念…

片刻过后,晴美放松地蹲下身子,眼神与来时不同,此刻多了些柔情。

“看样子最近有人来过啊。”晴美看着相邻的牌位,石碑周边杂草丛生,尽显荒凉,相比之下院长奶奶的要好多了,显然是前不久才被人清理过,

“是吧…”茉莉望着碑上镌刻的图案,有些心不在焉,

“院里当初跟你同期的人也不止花甲了吧…”

“谁知道呢~?有些不太好命的会提前过来也说不定…”

“嗯?有吗?”

茉莉轻叹一声,说道,“刚才路过时候看见了,以前的一个姐姐的墓碑。”

“哦?旧情人?”晴美瞥了她一眼,说道,“你不过去看看么?”

“那个年纪哪有情人啊?”茉莉无语,偏偏又对吃醋的晴美没辙,“不去了,只是说过几句话的关系而已。”

“你这个早熟的小孩,还分年纪的吗?”晴美吐槽了一句,起身说道,“走吧,是照顾过你的人吧?一起去祭拜一下。”

晴美深知,自家恋人的别扭程度可不亚于那个一头乌发的魔女。

茉莉口中的“说过几句话的关系”大概不会是那样简单,但是晴美的醋意也只是片刻,仅仅是对那位女士曾经知晓她所不了解的茉莉这件事上,毕竟对见到晴美前的茉莉来说,能称之为回忆的,也许只有柚子、院长奶奶和那位女士了。

“不去。”茉莉握住晴美的腕,不打算让她离开,“就在这里,我有话跟你说。”

“跟我?”晴美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人,

“你做一下心理准备。”茉莉少见的脸红起来,握着晴美手腕的手稍微往下,改成牵着,就好像要亲吻她的手背那样,缓缓举起,

“什、什么?”晴美任由茉莉牵起手,此时此刻,她们面对着面,茉莉的左手牵着晴美的,郑重其事的模样与她当初向自己求婚的时候颇有几分神似…

等等,求婚…?!

晴美看见自己与她无名指上的戒指,霎时明白了…

“魔女大人,你是否愿意以婚姻的形式与我结合,作为我的妻子,无论顺境还是逆境、快乐还是忧伤,都爱着我、照顾我,直到永远。”茉莉脸颊微红,不难看出她是做了准备的,

晴美有些鼻酸,她确实震惊,但是更多的是感动,以及对眼前人的内疚——不管是求婚还是仪式,都让这小蝙蝠操心了呢。

“我…愿意…”晴美整理过情绪,与茉莉对视,眼神认真而又深情,“那么,茉莉,你是否愿意以婚姻的形式与我结合,作为我的妻子,从今往后当你快乐时、与我分享,当你忧伤时、让我分担,与你在爱情中共同成长,并与我终生厮守,永不分离。”

“笨蛋。”茉莉的双颊愈发的红了,她别开了视线,羞赧地抱怨了一句,“你说太多了吧…”

“说你愿意。”晴美难得不与她拌嘴,“快点,院长看着呢。”

“我愿意。”说罢,茉莉放开了晴美的手,正准备收回兜里,却被眼前的人给及时抓住,

晴美“哼哼”地笑了下,牵起茉莉的手与她十指相扣,眼角眉梢满是笑意,“你前几天不高兴是因为这个?”

“干嘛?”茉莉把穿着的连帽衫的拉链扯到顶,巴不得它化身为一个口罩,好遮住自己害羞的嘴脸,“不行啊?”

“真是的,这么在意干嘛不说。”

“你管我那么多…”

晴美单手将茉莉拥入怀,不再欺负脸红的她,“就管你,还有,让你操心了…”

两个人在黄昏下相拥,晴美不知道茉莉的计划是不是也把时间算进去了,虽然墓园的夕阳不如其他地方那样好看,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有院长、有被落日染红了大片的云彩,也算得上是浪漫。

晴美拥着茉莉,享受地阖上眼,她低声说道,“誓词里的,我会好好做到的。”

茉莉也抱着晴美,埋头在她胸前,闷闷地说了句,“仪式还没结束…”

“嗯,还没吻新娘…”

说罢,晴美松开了怀抱,与茉莉紧紧相握的左手却不打算放开,她用右手轻捏起茉莉的下巴,吻了下去,那是与早晨时不同、不带一丝侵略性欲望的,纯粹又认真的吻。

临海城市的傍晚,是芽衣家的晚饭时间,柚子在这个时候接到了茉莉的电话,她跟芽衣正准备开饭,为了接这通电话,又匆匆跑回了屋里…

“你你你…做到了?!真的假的?”柚子接到电话的心情是绝望的,茉莉已经完胜,她这连胜利的曙光都没能看见,不仅如此,每一次都被茉莉领先,柚子也不禁油然而生出了挫败感,

与茉莉扯谈了几句,芽衣便敲响房门,催促柚子先吃饭再打电话…

再来到饭桌前,台上多了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酒杯,但是这并没有引起柚子的注意,她少有的愁眉苦脸,倒是惹来了芽衣的注意,

“怎么了?”芽衣拉开椅子坐下,问道,

“啊?没事…”柚子急忙抓起筷子,说道,“我开动了。”

“你若是想先打电话我可以等你。”芽衣没有拿起碗筷,只是看着柚子说道,

“不用啦,没什么事。”柚子笑道,

“好吧…”芽衣闻言,这才准备开始吃饭,“我开动了。”

柚子漫不经心地嚼着饭菜,忍不住偷瞄了眼身边的人,心中有些困惑,芽衣似乎与往常不同,分明是她叫自己来吃饭的,现在又说可以去打电话,这是几个意思?

“芽衣。”

“柚子…”

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都怔了一下,率先反应过来的是柚子,

“你先说吧。”柚子说道,

一旁的芽衣却没有再开口,代替她话语的是原本放在桌上的两个酒杯,那看起来昂贵的易碎品一时间仿佛摆脱了地心引力的控制,轻飘飘地来到她们面前…

芽衣拿起酒杯,而停留在柚子面前的则轻晃了两下,就好像在示意她接下。

“欸?”柚子把高脚酒杯拿起来,不明所以,“芽衣想要喝酒吗?”

芽衣依然保持缄默,打破这份平静的是桌上的红酒,只听见“啪”的一声,瓶口处的软木塞自己弹了出去,红酒瓶就好像被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拿在手里,定定地悬在半空等待下一步骤,醒酒用的玻璃瓶在这时从橱柜中赶来,一切都好像被赋予了意识,每个环节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暗红色的液体被从瓶中倒出、醒酒,再从器皿中被斟倒入芽衣和柚子的酒杯。

渐渐,醇香的红酒味弥漫开来,那是一种使人陶醉又不失优雅的味道,此刻的芽衣就仿佛受其感染,敏感的耳朵在微微泛红,柚子看在眼里,心里寻思着芽衣是否也被熏得有些醉了…

在柚子失神的时候,芽衣端着酒杯靠近了她…

“柚子,看着我的眼睛。”似是对眼前人不专注的态度感到不满,芽衣开口提醒道,

“好…”气氛忽然变得严肃,柚子不由得紧张起来,不论在一起多久,与芽衣这样认真地对视总是能够激起她内心的悸动,

芽衣用酒杯轻碰了下柚子的,两个玻璃杯随即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杯中的液体也由于这微小的震动而泛起涟漪,

“芽衣…”柚子的眸中存有一丝迷离,她好像也醉了,醉在这迷人的酒香,也醉在眼前迷人的芽衣,

芽衣伸出端着酒杯的手绕过柚子的腕,两个人的腕内侧贴合,芽衣红着脸先呡了一口,柚子见状,蓦地明白了此时的状况。

“你不喝么?”芽衣看着发愣的柚子,问道,

“我现在喝!”柚子猛地回过神,张口就把杯中的红酒饮完了,

“你喝太多了…”芽衣稍感无奈,交杯酒还要让对方喝过才算完成,柚子把酒喝光就没法继续了,不过这倒是让芽衣松了口气,她早已经受不了脸上发烫的感觉了,快些结束也好,“算了,就这样好了…”

说罢,芽衣将自己的酒杯递给柚子,又拿走了她的,勉强算是完成了仪式…把酒杯轻放在台上,芽衣正想收回手,却被柚子握住了,她微怔,转过头便对上了柚子的眼眸…

“还没完…不是还要让对方喝么?”柚子少有的摆出了一副不容拒绝的态度,

“你…”不等芽衣说完,柚子就吻了上去,唇舌交缠,红酒的香气很快在她们的口腔中蔓延开来,

激吻过后,两个人都在喘息着,柚子抓住了芽衣的双手,芽衣回避柚子的视线,却无法掩饰自己烫红的脸颊。

“你不是还有话要说吗?说吧。”芽衣无处躲藏,只好转移话题,

“嗯?”柚子看见眼前人害羞的模样,情不自禁想要捉弄一下,“我想想哦~是什么事来着?”

“想不起来就算了,我要回房了。”芽衣挣扎着想要摆脱柚子的手,

柚子索性松开手,趁芽衣还没离开位置又拥住了她,随性地将脑袋靠在她的肩头,“芽衣~那天在店里跟茉莉抱怨的时候你其实听到了吧?”

“嗯,你也是挺能说的。”芽衣还在闹别扭,不愿去拥抱她,想起那天柚子说过的话,大都是围绕着自己的,好与坏全给她说了个遍,芽衣也不知是该开心还是该生气,不过,“想要一个婚礼”这句话芽衣倒是记在了心里,

“芽衣~我真的好喜欢你哦~”柚子抱着芽衣开始撒起娇来,她现在就好像被泡在蜜罐子里,小心肝都被甜得一塌糊涂,

芽衣认命似的轻叹了一声,还是败给了柚子,她抱紧了她,说道,“我会一直对你好,一直爱惜你,一直保护你、尊重你,我发誓。”

芽衣的誓言有着怎样的重量,柚子心里明白,她依偎在芽衣怀中,忍不住鼻酸,

“那我也发誓,我会是你的两倍。”

“柚子。”

“嗯?”

“笨蛋。”芽衣的眸中带着柔和的笑意,她诚心的说道,“谢谢你…”

这一声感谢既是对柚子多年的陪伴,也是对她的承诺——感谢柚子等了她这么久,等她从最初的不解风情到现在稍微懂得了体贴…感谢柚子给予了她这么多,让她体会到了快乐、感动,也尝到了紧张和对一个人牵肠挂肚的感觉…同时她也暗下决心,往后会做到更好。

柚子对芽衣突然的客气并不是很能理解,芽衣没有向她解释,即使后来过了许多年,她再追问起这件事来,芽衣也只是笑笑而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