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后续(贰)

作者:FNKA
更新时间:2019-08-13 11:59
点击:268
章节字数:48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天色刚才蒙蒙亮的时候,柚子便已经醒来,她动作轻柔没有吵醒身边还在酣睡的乌发人儿,然后悄悄来到厨房准备二人份的早餐。

黎明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厅里的落地窗照射进屋子,仿佛给家具都镀上了一层浅金色的薄纱,这是独属于早晨的绝美景色,在这样的点缀下,静静伫立在电视柜上的小熊公仔更显得瞩目,两只小熊由一颗红色爱心相连,颇有种永结同心的意味,在情人节当天收到这样的礼物,柚子着实受宠若惊——就像人们口中的工作狂那样,芽衣大多数时间也是以工作为重,有时甚至连柚子都不禁觉得她才是芽衣与工作之间的第三者,可想而知收到礼物对柚子来说是何等的惊喜。

如今距离情人节过去也快有一个月了,再过两天就将迎来白色情人节,为了准备对得起这份惊喜的回礼,柚子打算今天一早就出门,她有必要跟白帆帆前辈单独见一面…

“好了~”柚子把做好的早餐都摆放妥当,给芽衣留了便签,然后背上了背包,郑重其事给自己打气的模样真有几分壮士出征的感觉,

柚子的计划中当然不包括把行程透露给芽衣,她也要给她一个大惊喜。

临走时,柚子将卧室房门打开一道缝,看了眼自家恋人一如往常般严肃的睡颜,心中仿佛有什么被点燃,却又不好发作,只得独自默念一声,“芽衣,我出门了。”

柚子悄然离开了,她带走的东西不多,让人一时半会儿难以发现她的失踪。

待日晒三杆,芽衣才终于醒来,她平常很少睡到这个时候,要怪就怪昨晚上的柚子太亢奋了,当真把她累坏了。

“柚子?”一觉醒来发现身边人早已不在,这是比起其他任何事都更让芽衣心生厌烦的,

记起昨夜所经历的种种,那是继情人节之后少有的激烈,现在想来确实有点奇怪,究竟是什么事让柚子那样兴奋?

芽衣不自觉抚摸胸前被她留下的红痕,仿佛她的唇触碰这一处时的温度犹存,让芽衣蓦地开始想念她了,她想让她现在就抱着自己,想听她温柔的嗓音叫唤自己的名字,想看她笑着对自己说“该起来吃早餐了”。

可是芽衣清楚,关键那个的人已经不在这个家里。

手掌拍在柚子的枕头上,听见一声闷响,芽衣的心情才稍微缓和一些。

独自解决了早餐,看过柚子写在便签上的献媚般的话语,心中的不满还是难以平复,芽衣走进书房,希望借此分散一些注意…无事可做的时间总是徒增想念,芽衣现在不用去讲课,柚子也不用去上课,这样闲暇的日子已是久违了的,现在的芽衣已经难以回忆起与柚子相遇之前,自己是如何熬过那一段冗长又无味的隐居生活,她现在就想把自己搁在柚子的怀里,让那个不老实的家伙好好待在自己身边。

“哎…”芽衣轻叹一声,思忖着等柚子回来,一定不轻饶她,

即使内心甚是想念,芽衣也没打算把恋人的时间都占据,此时的芽衣殊不知道,接下来一连几天她都将无法见到那个活泼的身影。

“独守空房”的时间一直持续到这一天的夜晚,过了十点,柚子依旧杳无音讯,芽衣终是忍不住了,柚子的手机不在服务区内,尝试几次打不通之后芽衣选择了晴美的号码…

“喂喂~芽衣姐?”刚一接通,传来的却是茉莉的嗓音,芽衣稍感无奈,特意略过了她的号码,没想到还是躲不过这家伙,

“嗯,柚子有没有联系你们?”

“啊哈~人不见了?”

“茉莉!”这时,从一旁传来了晴美的声音,由远渐近,“你这家伙又拿我手机…”

“电话响了我帮你接嘛~”随即茉莉的声音便小了,看来电话是换人了,“是芽衣来找柚子了…”

此时的晴美和茉莉远在地球的另一面,据茉莉所说是去度蜜月,实际上她们类似的出游也不在少数,这一次还肩负了寻找新住址的任务——四个人在现在的小城市已经居住了近七年,不会变化的外表不允许她们在一个地方寓居太久,商量过后,她们都觉得是时候该搬家了。

“芽衣啊,柚子亲没有找过我们哦…”晴美顿了顿,又说,“也不是什么小孩了,偶尔消失一下不用太担心的啦。”

“就是哦~看得太紧的话会被她讨厌的哦…”

“你,别吵啊。”

显然从她们口中是问不出什么了,见两个人不出一会儿又要开始拌嘴,芽衣已经想要结束通话,“我知道了,那就先这样。”

挂断了电话,芽衣的焦虑稍微散去了些,听她们的语气,大概是知情者吧?既然两个人都这么说了,那再等等就是了,就算是有什么万一,自己也总有办法的。

然而,接下来等待她的便是一夜无眠。

芽衣在床上辗转反侧,少了枕边的人,这张床也显得大了不少,一直到了后半夜,芽衣坐起身,她有些无神地望着窗外,眸中不带一丝困意。她这才发觉柚子鲜少有过彻夜不归,分明是那样明朗的性格,是否真是自己太过黏着她了呢?

这样的浅眠延续到第二天,柚子依然没有一点消息,芽衣也开始赌气似的不愿再去寻找…时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流逝,待柚子终于回到家里,已经是白色情人节当天,也就是第三天的下午了。

降低了睡眠质量,入睡的次数便随之增加,现在距离傍晚还有一段时间,柚子一进门便看见坐在沙发上歇息的芽衣。

芽衣的膝上还放着一本被摊开的书,似是看到一半就睡着了,这是有多困啊?柚子忍不住轻笑出声。

两个人已经有好几天不见,柚子心中的想念不亚于芽衣,想要让芽衣感到幸福的决心更是不亚于想念…注视着魂牵梦萦的恋人,柚子临走时的那种蠢蠢欲动的感觉再度涌上心头,这一次她不再克制,循着内心所期望的,缓缓靠近了芽衣…

“柚子?”芽衣缓缓睁开眼睛,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自家恋人近在眉睫的清秀脸庞,

“欸?!”柚子一怔,急忙想要退开,却不料被一只手臂给箍住了脖颈,一时间有些动弹不得,偷吻被抓个正着,柚子实在羞愧难当,“芽、芽衣没睡着吗?”

芽衣没有回答,她也不想说话,只是垂眸看着柚子好一会儿,然后直接吻住了眼前那一双唇瓣…

“芽…唔…”柚子正想开口就被一个吻封住了唇,缓解气氛的话语全都噎住,但是她很快也沉迷其中,这不就是她想要的么?“嗯…”

柚子微张的小嘴给了芽衣趁虚而入的机会,她毫不费劲便加深了这个吻…

“哈、芽衣…”柚子对此满心欢喜,手也不自觉紧揪着眼前人的衣袖,

然而不等柚子尽兴,芽衣骤然结束了这个吻,她松开了柚子的脖颈,继而推开了她,两个人之间一下子分开了些距离,柚子茫然,不禁心中腹诽这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迎接方式。

“嗯…”柚子用闷闷的鼻音表达着不满,就连眉间都被挤出了细褶,

“不是要失踪吗?怎么又回来了?”芽衣别开脸,不愿看她,

“芽衣,今天是白色情人节喔。”柚子深知眼前的人又在闹别扭,索性不予理会,挣开她的手就要上前去拥住她,

“你…松手…”芽衣的手抵挡在柚子的胸前,不安分的推搡着,

可是这样的动作在柚子眼里不仅不具威胁,反倒像极了一只在撒娇的小猫,讨她欢心,“芽衣~我好想你啊~”

沦陷于自家恋人的美颜之中,柚子似乎忘了,即便芽衣是猫,也是一只极具攻击力的猫…不等柚子再说什么,芽衣已经使用魔女的力量把她送到家门外了…

“咦?!”柚子看着赫然出现在眼前的自家大门,连忙摸出钥匙,她这才意识到芽衣是真的气得不轻,

一进门看见芽衣已经起身要回房去,柚子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她的脚步,搂住了她,口中还在安抚似的轻声道,“你先看看礼物嘛,我花了好大心思的…”

芽衣低垂着脑袋,她的双手落在柚子的两边肩头,柚子以为又要被推开,不由得揽紧了她的腰际,而芽衣却再无动静,两个人保持这样的姿势沉默了许久,久到柚子都不禁觉得怀中的人是不是太困又睡着了,

“芽衣?”柚子试探地在芽衣耳边低语,却忽然感到肩窝一热,没想到依偎在怀里的她竟然在低声抽泣,柚子顿时感到手足无措,要知道她对芽衣的眼泪最没辙了…

“芽衣…我、我不是故意的…”柚子不自觉拧紧了眉心,看着芽衣止不住轻颤的双肩,柚子也有点想哭了,

“我最讨厌你这种一声不响就不见的人了。”芽衣带着哭腔,却字字铿锵,“把我的心情玩弄于股掌…让我对你…”

芽衣顿了下,把到了嘴边的“念念不忘”一词又咽了回去,她终是说不出口。

“我没有!”柚子听罢,急忙否定,她捧起芽衣的脸,宛如之前每一次做这个动作时那样,视若珍宝,“芽衣对我来说是独一无二的。”

芽衣不语,只是静静与她对视,眼眶积蓄的泪还在扑簌地掉,看得柚子心里揪着生疼…这样的芽衣让柚子蓦地回忆起她告白的那一年,此时的芽衣一如当年。

柚子又抱紧了芽衣,任由她的泪染湿自己的衣衫…想起曾经自己不在的那三年,芽衣是不是也会怪自己断了联系?是不是也会这样独自哭泣?毕竟,芽衣是在那时候才真正意识到她爱上了她,爱上了还不知归期的她…

“芽衣,不会有下次了,不管什么原因。”柚子哽咽着说道,“一起看看礼物吧?别哭了好吗?”

“不看。”芽衣埋头在柚子的肩上,自知这样的自己是多么别扭,却又从心底渴望着她的温柔,

“那要先吃饭吗?还是先洗澡?或者先…”

“不要。”

“那你别哭了…”

“我没有哭…”只是这样被柚子抱着,就能够感到内心深处被蜜意填满,芽衣觉得自己好像愈发的贪恋她了,

白色情人节的剩余时间还是十分和谐的,两个人黏在一起,共同吃饭、共同入浴,一直到了睡前,柚子才再提起礼物的事,这一天的礼物必须要在这一天送出去,纯情的柚子在这一方面总是秉着浓重的仪式感。

“怎么了?”芽衣上厕所回来便看见柚子曲膝端坐在床上,一本正经地模样邀请自己到她面前,心中有些疑惑,却还是扛不住困意,“这几天都没能好好睡,今天不会陪你再做别的事了…”

“不、不是啦…”芽衣口中的是什么事,柚子自然心知肚明,一边吐槽自己怎么在她心中烙下这样饥渴的印象,一边又羞于把精心准备的礼物拿出来,连说话都有些打结了,“就是…情人节的回礼…”

分明已经做足了准备,到了正式的场合还是会觉得害羞,柚子都觉得自己像是准备对喜欢的人告白的纯情中学生。

“不需要。”对于那份礼物,芽衣总觉得它是让柚子失联几天的罪魁祸首,让她会不自觉带着几分埋怨,

“别这样说呀…这可是我跟白帆帆前辈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柚子往芽衣身边靠近了些,把身后的小盒子拿出来,眼前人如此态度倒是缓解了一些她的情绪,总之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让她戴上!

芽衣轻哼一声,可是在看到盒子里的东西后,还是不由得懵怔——那是一对戒指,两颗墨黑色的珍珠被打磨得锃亮,芽衣静默地看着那纯净无瑕的颜色,甚至感到有些刺眼,让她的眼底一阵酸涩。

黑色的珍珠十分宝贵,柚子说,是因为芽衣乌黑的发色很漂亮,才会想要这样的戒指,这份心意对芽衣而言,更是无价。

“那个…你看晴美美跟茉莉她们都…所、所以…”柚子见芽衣不语,误以为她是不喜欢这样沉重的礼物,支支吾吾地解释道,

“你…想要娶我吗?”

柚子闻言,不由得懵怔,后才反应过来这话中的含义,“是!请嫁给我!”

芽衣抬手,让她给自己戴上了戒指,泪还是忍不住滴落,分明下午已经流了那么多,此刻却还是抑制不住,芽衣本能地想要拂去,却被柚子握住了手腕,只得任由她替自己擦干眼泪。

在这之后又过了几天,芽衣和柚子来到学校办理最后的手续,途中不乏遇见一些学生来询问晴美和茉莉的近况,芽衣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便全都给打发掉了…芽衣与柚子的身份不同,需要办理的手续也不同,她们约定午时在学校的食堂见面,就各自去忙碌了。

时间很快过去,一晃就到了中午,两个人如约在食堂汇合,因为柚子想要在这里最后吃一餐,芽衣就陪着她,毕竟之前由于工作原因,她们几乎不能一起在食堂吃饭,现在就当是补偿了。

各自端着餐点入座后,柚子没有急着开动,她嘴角噙着一抹笑,就连看着芽衣的眼神中都带着笑意,芽衣有些疑惑,紧接着传入她耳畔的是邻桌的几个女生闲谈的内容…

“你听说过吗?女巫什么的都是住在林子里的…”

“女巫?不是魔女吗?”

“我有听过欸,听说魔女都是超~古怪的。”

“噗…真的有这种存在吗?!”

柚子的听力不如芽衣,在嘈杂的食堂里她只能听到只言片语,却还是不由得被她们的话逗笑,“说你古怪呢~”

芽衣平静地呡了一口茶水,缓缓说道,“谁说她们说的就是我了。”

“嘿嘿~吃饱了?”柚子起身,朝芽衣递出了手,笑道,“回去吧?”

“走吧。”芽衣放下杯,搭上她的手,与她并肩离开了这里,

两个人携手迈出校门的这一步,也宣告着她们在这个小城市的生活就此结束,而她们浑然不知,自己会成为刚才邻桌的女生们谈论的话题…

“刚才那是金融系的美女老师吧?”一个女生兴致勃勃地说道,

“她跟旁边的茶发女生戴着一样的戒指欸。”

“真的假的?!”

“那个是学生吧?”

“嘛…她们看起来很幸福的样子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