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番外(贰)

作者:FNKA
更新时间:2019-08-13 11:59
点击:259
章节字数:53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要在城市中定居谈何容易,对于她们这种样貌不成熟的女孩子来说,更是难上加难。

早在来这里之前除了柚子以外的三人就意识到这一点,并且完美地解决了——两个魔女研制了能够使生理年龄增长八至十岁的药水,四个人都服用了。

当柚子在茉莉口中得知她准备向晴美求婚的时候,柚子的心情是五味杂陈的,既有一种吾妹长大成人的错觉,又冒出一种她的晴美美被猪拱了的顾虑,同时也想起了自家的那位冰山美人——她是不是也主动一些为好?

“唉…”柚子回过神来,发现笔下的草稿本已经被画得缭乱,这时,她蓦地感到一股视线,愕然抬头便对上了芽衣的眼眸,

要说学生时代开小差被老师抓包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柚子这是头一次感受到,偌大的教室座无虚席,芽衣站在讲台,目光却停留在自己身上,与平常和芽衣对视时的情况不同,现在是在课堂上。

「上课不认真,要我回家专门教你么?」

有那么一瞬间,柚子好像读懂了那双深邃眼眸中的讯息。

柚子随即坐正,腰杆挺得笔直,按照讲台上投影显示的题目开始认真解析,可是这样的劲头没持续多久,当她看到题中的“微积分”三个字后,顿时干劲全无,柚子枕着手臂伏在桌上,蔫了。

“呜…”柚子颇有些自暴自弃地低语,“还是等回家再请教芽衣吧…”

笔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轻点在纸上,她感觉似乎有人在自己身旁的位置落座,却懒得去理会,片刻过后,一个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柚子前辈~要不要我教你啊~?”

“茉莉!”柚子闻言,猛然起身望向来人,“你又翘课!”

“我的课太无聊了嘛。”茉莉笑道,

“你这个人呐…”

“大学真没意思啊,明明赚钱的工作那么多,不知道晴美干嘛非要来这里。”茉莉的双手随性搭在座位扶手上,懒散地倚着靠背,右手无名指上的钻戒一目了然,甚至有些引人注目。

“是啊…芽衣好像也很中意大学教授的职位呢。”柚子想起芽衣偶尔会换上职业正装的模样,倒也觉得相衬,她不禁沾沾自喜,果然她的女朋友就是出类拔萃的那一种人呢,如此想来,高等学府的教授一职也沦为了衬托芽衣气质的标签。

“好像、快到情人节了欸。”茉莉漫不经心地刷着手机,冷不防地说了一句,

“嗯…就是明天了吧?”柚子双手托腮,被开了话匣子,一下便将还在上课这件事抛到脑后,茉莉的话让她想起来学校时看见许多店铺已经张灯结彩,都在为这有人欢喜有人忧的节日做准备,柚子想了想,说道,“你打算送晴美美什么?”

“反正该送的都送过了…”茉莉皱了下眉,觉得这样正式地叫她送礼反倒让人提不起兴致,还不如她平常一时兴起送晴美一些小玩意时来得开心,

“那就是不打算送了?你这可不行…”柚子听罢,张口就要为挚友打抱不平,

“知道了~”茉莉见柚子又要念叨,急忙开口打断,话音却仍是懒洋洋的,听不出一点诚意,“那我把自己打包送给前辈好了…”

茉莉余光瞥了下身边的人,不经意地扬起嘴角,说道,“虽然已经是她的了。”

柚子“啧”了一声,忍不住埋怨,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这家伙竟然这么得瑟,也不知道当初还在追求晴美的时候拜托过自己多少次,

这时,下课铃响起,划破了课堂的宁静,柚子不等铃声停下便迫不及待地起身离开座位——她恨不能立刻远离这只小白眼狼。

“下课。”芽衣的话音顿了顿,因为她看见柚子不等自己宣布下课就已经离开了位置,她只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继续整理桌面上的书本,

刚才茉莉进来的时候她便注意到了,但是没有理会,本来觉得无关紧要的事情,现在却使得自己被柚子这样“无视”,芽衣的心中有些埋怨了。

柚子回到家时不过下午四点,芽衣的课已经是她今天的最后一节,茉莉去上晴美的课了,芽衣则还有工作需要留校。一个人在家,空荡荡的环境让人不自觉思维涣散,宛如此时的柚子——她正打算做蛋糕,蓦地想起了芽衣,还在打发蛋白的手便止住不动了,黏稠的蛋液顺着打蛋器缓缓滴落,柚子却全然不觉。

手机在这时响起,欢快的铃声在屋里的一片寂静之中显得尤为突兀,很快便将她的思绪拉扯回来,柚子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跑去接起电话…

与此同时,茉莉和晴美也结束了各自的课程和工作,茉莉静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着其他学生陆陆续续离开,不时看一眼还在讲台上的晴美。

晴美和芽衣会来到这所知名的大学任教大都是兴趣所致,她们教的是刚毕业选择继续读研的学生,二者的知识水平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因为性格不同,讲课的风格也有所不同,自然而然的,学生对待老师的态度也就不同了——芽衣在学生眼中更像是遥远而又璀璨的星星,而晴美则像是邻居家的大姐姐,芽衣的优秀是让人感觉望尘莫及的,晴美与她相反,是平易近人的。

下课已经好几分钟,围在晴美身旁的女学生却仍没有要离去的意思,茉莉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老师,听说你跟金融系的那个美女老师是熟人欸。”一个扮相活泼的女生问道,

“金融系的美女那么多,你说的是哪一个?”晴美笑道,与学生亲近是一回事,她并不打算让别人过多介入自己的生活,

“老师~我朋友超想认识她的,你透露一下联系方式嘛~”

“晴美老师有时下班还会跟她一起走呢。”

“真的假的?老师…你…金屋藏娇啊。”

几个女生你一言我一语,被质问的晴美反倒插不上话了,她笑了笑,打算趁机找个理由离开,

“前辈确实是金屋藏娇,只不过…藏的不是那个老师哦~”茉莉的嗓音从一旁传来,平淡得让人听不出其中蕴藏的味道。

晴美瞥了她一眼,面对几个学生笑而不语…不禁腹诽茉莉竟然这样形容自己,真的是十分自恋了。

后来,晴美借口家里有事便拉着茉莉离开了,留下几个被勾起了八卦之心的女学生面面相觑,匆匆离去的二人殊不知道,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们会成为学生们茶余饭后的最热话题。

“芽衣已经走了吗?”回家路上,晴美牵着茉莉,随口问道,

“上课的时候就走了。”茉莉说道,这是她望着窗外发呆时看见的,

“上课开小差?”晴美捏了下她的手,算是不把老师放在眼里的惩罚,

“哪有~是题目太简单了。”茉莉笑道,“要不,我也去当你同事吧?”

“算了吧。”晴美被她的话逗笑,“少祸害人。”

而此时,被她们所提及的人正独自走在路上,现在接近傍晚时分,天边被落霞染得泛红,一缕缕金灿灿的光倾洒在道路上、倾洒在她的身上…正当芽衣准备路过商业街的入口时,却似是被什么东西给迷住,骤然止步。

“想要迷倒心仪的ta吗?想要被ta更多的注视吗?来店里看看吧~”商业街里门庭若市,入口处放置了各种招牌看板,芽衣唯独被这一句吸引了目光。

芽衣想要回家,脚步却好像凝固,最终她还是向自己妥协,进入了她鲜少踏足的商业街…走进来才发现,这里比在外面看起来要热闹得多,芽衣很快找到那一家店,她原本不打算停留太久,可是在看到橱窗内摆放的小熊公仔后,还是顿住了…

要是换作别的小动物或许不会引起她的注意,可是她就是对熊一类的小玩意情有独钟,是因为对安索尼子和贝丝美爱屋及乌吗?芽衣也不能确定。

橱窗里的两只小熊面对着面,它们之间有一颗红色爱心,两个小鼻子间若有若无的间隙让它们看起来好像快要亲上,橱窗上张贴的心型贴纸仿佛把它们圈起,呈现在芽衣眼前的是一片粉色的甜腻氛围。

“情人节。”芽衣注意到随处可见的字眼,这才想起已近二月中旬,刚才对柚子的小情绪一时间好像全都烟消云散,芽衣看着小熊,不自觉低语,“她…会喜欢么…?”

小城市的傍晚有种独特的气氛,大家习惯了节奏缓慢的生活,习惯了朝九晚五,这里的一切好像都是慢悠悠的,让人倍感惬意。

柚子迎着晚霞,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她的身旁还有一位年纪看起来稍大一些的女人,两个人不时还在交谈什么…那个女人留着一头及肩的长发,发色与柚子相近,西装革履的模样看上去十分正经,此刻却在掩面抽泣,柚子在一旁安慰。

“橘前辈,少喝一点…”柚子从女人手中取走了被喝掉大半的罐装啤酒,随手放到两个人脚边堆积的瓶瓶罐罐中去,

“抱歉…找你出来听我吐苦水…”被称作前辈的女人将一缕发丝挽至耳后,勉强牵起嘴角,扯出一个不怎么像样的笑容,

“没关系啦,这种时候、不太想一个人呆着吧?”柚子笑道,眼前的人是曾经帮助过她的学姐,所以柚子觉得在她遇到不顺的时候自己这样做也是理所当然,

“谢谢…”橘小姐稍抬起头与柚子对视,泪眼婆娑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疼,

“前辈…”柚子见状,不禁蹙眉,她本就是爱心泛滥的人,保护欲自然也是极易被勾起,“好吧!那就喝个够吧!我会负责把你安全送到家的…”

芽衣没想到会在归家路上看到这样的场景——柚子手捧着其他女人的脸,一手还在用手帕替她细心地擦拭眼角。

芽衣看着她们许久,时间一直流逝,两个人也没有要分开的意思。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是茉莉曾与她说过的,喜欢过柚子的女人,即使当事人似乎并不知情,芽衣还是一直无意识地耿耿于怀。

实际上同为女性互相之间这样的举动并不是那么值得芥蒂的事情,柚子跟晴美茉莉或者其他好朋友也会有一些比较亲密的动作,她很少介入她的社交,但是此刻目睹这一幕的芽衣还是不由得被某种异样的情绪冲昏了头脑。

芽衣找出手机,翻开通讯录拨打了首位的那个号码,安静地等待不远处的柚子接起电话。

“你现在在干什么?”芽衣尽量平静地开口,

“啊…在去超市的路上,有、有些东西忘了买…”

芽衣再也镇静不下来了,本应该待在家里的恋人,现在竟然背着自己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对她总是这样不设防的态度感到十分恼火,从前的茉莉也好、现在这个女人也罢,芽衣就是不喜欢别的家伙觊觎她的人。

不远的距离,芽衣脚步急促,不过多久便走到她们面前。

“不是去超市么?”芽衣不想再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她紧蹙着眉,开口便是冷漠至极的语气,

“芽、芽衣?”柚子一惊,急忙抽回了手,

“柚子的女朋友么?”橘小姐抹掉了泪痕,迎上芽衣的视线,主动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

“没事啦。”柚子有意不让橘小姐把话说完,她起身去牵起芽衣的手,轻轻捏了几下,在橘小姐看不到的角度悄悄向芽衣投以央求的目光,

芽衣轻哼一声,别过了脑袋。

习惯了什么事都依着她,反倒给她惯出胆子来了,芽衣心知柚子是不希望她在这伤心欲绝的人儿面前发作。

“前辈,我们先送你回家吧。”柚子握着芽衣的手,没再打算放开,

“好…”橘小姐微怔,很快明白此时不需要自己再解释什么,

芽衣始终是相信她的,柚子心中感动不已。

送橘小姐回家的路上,三个人并肩坐在出租车的后排,柚子识相的坐在她们的中间,努力地跟司机大叔聊天,努力不让这小小的空间冷却下来…柚子只以为芽衣是在气自己对她说谎,于是便一直保持一副极其端正的认错态度,恨不能生出一只小尾巴在芽衣面前摇摆了。

十几分钟的车程,对柚子来说却万分难捱,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柚子下车与橘小姐道别,再回到车里时颇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回去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进房。”芽衣在闭目养神,忽然出口的一句话却让柚子好久没反应过来,

因为芽衣相信着她,所以跳过吵架的环节直接进入惩罚了么?!

“不、不是吧…”柚子有些欲哭无泪,显然芽衣已经冷静下来了,但是该说的还是要解释清楚,“橘前辈其实没别的意思…”

“我知道。”芽衣轻叹一声,她走到公园附近时就听见那女人在哭泣的声音,之后两个人也没怎么交流,纵使芽衣再好的听力,也没能知晓事情的原委,这才让她有些着急了,走近后才发现,女人的左手上还戴着戒指,

“还有…”柚子有些紧张,只是芽衣闭着眼睛没能看见,柚子拿起随身的小包遮挡在芽衣的面前,不等她有所反应便朝着那一双薄唇吻去,

芽衣猛地睁开了眼,不敢相信柚子会在出租车里偷吻她!

“对芽衣撒谎了,是我的错。”事已至此,她也不介意还在驾驶的司机大叔了,过了今晚的零点就是情人节,她怎么能去睡别的房间!“我一个人会睡不着啦…”

“你可以去隔壁家。”芽衣别开脸,视线落在窗外快速倒退的景色,一手手背遮住了烫红的脸颊,

“去隔壁家也是一个人睡啊…”柚子小声嘀咕了一句,

回程的时间反而过得很快,柚子觉得不过多久,车子便停在了熟悉的地方,在司机大叔复杂的目光下付了车费,柚子乖巧地走在芽衣身后回到家里…芽衣在学习上对自己奖罚分明,在其他问题上亦是如此,好比此时,她进入主卧后便上了锁。

芽衣似是铁了心不让柚子进房,晚饭过后又回去锁了门。

照这情况来看,就算等下出来洗澡的时候也会把门锁好吧?柚子紧抿着唇,下午被前辈叫出去让她没来得及把情人节的小熊蛋糕做出来,买个现成的又有些诚意不足,事到如今,果然只有那一个办法了么…

芽衣刻意不与柚子说话,也不让她进房,洗过澡后柚子把自己关在书房,这一待便待到了十一点四十分。

“芽衣…微积分我不会写…”十一点四十八分,柚子敲响了芽衣的房门,

柚子看着墙上的挂钟,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房间里没有任何动静,芽衣该不是睡了吧?!柚子耸拉着脑袋,她现在是真的想要掉眼泪了,这可是难得的情人节啊!不发生点什么也太糟糕了吧!

“进来。”芽衣的话音从房内传出,微弱的音量不像是站在门后发出的,听起来更像是在床上,

柚子抬手搭上门把,果然毫不费力便打开了。

“芽衣!”柚子脚步刻不容缓地走到床边,随手把书本丢在床头柜,想要去把坐在床上的人拥进怀里…她的芽衣怎么能这样可爱!让她没有一刻停止对她的喜欢…

原本只是想要抱着她,靠近后柚子还是不由得想要索取更多。

“你、起来。”芽衣被柚子一下扑倒在床,再也没有办法掩饰脸红,

“不起。”

“不是来看题的吗?”

“芽衣也…想要的吧…?”柚子轻舐芽衣的耳垂,含糊不清地说道,

“柚子…别…”

十二点零一分,柚子终于如愿以偿回到了她的被窝,只是一直到后半夜她跟芽衣都没有入睡,两个人的情人节在这一夜终是有了一个美好开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