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春

作者:鸬殁霖喑
更新时间:2019-08-02 00:08
点击:330
章节字数:29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今天的三途川也太热闹了吧,明明前几日的工作量已经比之前减少太多了,还以为人界已经太平了,自己可以轻松一段时间呢,这才过多久啊。摆渡人叹了口气,看着排成长龙的队伍不禁感到一阵头疼。以后去找阎王反应反应能不能把这船换个大点的吧。

压了压头上的斗笠,再一次装作不经意地看向那站在川边的人影,或者说是人形灵体比较准确。能在这种地方保持神智的人除了自己是工作需要,其他的都不是自己能招惹的大人物,还是不要多管闲事比较好。

原本是这样想的,但那位大人物似乎一直盯着这边看,让摆渡人有点心惊胆战。不过想来也是,这样的大人物屈尊来此应该是来送别重要的人。以前也不是没有,但一般对方都看着阎王的面子上主动走过来,交代自己两句,不会过多的为难自己,自己也在不触犯法条的基础上给点面子多照拂那个灵魂一二。

而现在那位大人物暧昧的态度让祂有些拿捏不准,只得硬着头皮做着自己的工作。等达到船的最大限度人数后,摆渡人拦下了下一个灵体,最后看了眼那个在岸边徘徊的身影,犹豫了一会,正准备询问时,另一个大人物正好到来与岸边的灵体攀谈起来。摆渡人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暗松了一口气,把船驶向彼岸。不过说起来,后来的那位似乎在哪里见过有些眼熟呢......

“真是的,那么在意直接去打声招呼不好吗?非要站在一边盯着看。没看见那个摆渡人刚刚被你吓得脸色苍白的样子。”月撇了撇嘴,对于莲这种为难小鬼的行为表示非常不屑。莲收回注视船远去的目光,淡淡回道:“总比你当初只是一时兴起差点把冥界拆了好,没看见之前过来时那些小鬼看见你惊慌失措的模样?”

月心虚地移开视线,哼哼唧唧道:“还不是小阎子不好,要是他配合我也不会去闹他。非说什么‘妖界不归我管,我这可没你要找的魂魄’,那副嘴脸真是欠揍。”“所以你忍不住大闹了一番?顺手也把他的阎王殿拆了个房顶,砸了几艘渡船,还在生死薄上乱涂乱画?”虽然用的疑问句,但莲的语气却充满了肯定。月小声地嘟嚷道:“反正也没引发什么大灾祸......”“那是人家处理得及时,不然就算是你也会被抹杀的。找时间一定要去好好向人家道歉!”莲一记手刀敲在月头上没好气道。

“唔......知道了。”月捂着头小声地回道。莲看出她的委屈,心底无奈地叹了口气,嘴角勾起宠溺的笑容,下意识的想像以前般伸手去揉一揉月的头时,却注意到月已经比她高出一截的身高。对呀,月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一直叫着“莲姐姐”的那个刚刚诞生神智没多久的月了。她们之间已经相隔了几千年了,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笑容渐渐淡去,莲忍住了想更加靠近月的冲动,尽量使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月,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我,对此我自是感激,如果没有你的努力,我现在也不可能站在这里,早已泯灭于天地间了吧。但是我更希望你不要因为我的原因让自己处于险境。如果我的复苏建立在你的牺牲上,我宁愿我就这样消散。你可懂?”

月有些惊慌地抬头看向莲,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已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只不过呆在她身边总是让她不由自主地像以往一般向她撒娇,得到她更多的关注罢了。莲对她的好她自是懂的,她一直陪伴着她,在还是一片荒凉的大地中相伴多年,见证着这片大地上的盛衰。她不愿意放下莲,更何况,如果不是她的话,莲根本不会落到如今这般田地,恐怕早已成仙逍遥自在了吧。

月扑进莲的怀里,莲急忙稳住身形避免了两人都摔倒的悲剧。月带着颤抖的声音闷闷传来:“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话,对不起......”

莲微微一愣,抚过她柔顺的头发,轻声道:“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月,这是都是命。花开花谢,月圆月缺,这些都是迟早的。我当初既然选择盛放,就已经做好了面对凋谢这一天的准备了。”

“但是......”

“没有但是,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我也从来没有后悔过,所以,不用再说了。”莲打断月的话,认真说道。

“而且比起这个,月,你......为何还是灵体?难道这么多年了你......”之前还以为是错觉,直到刚刚真正抱住月时才发现她身体是和自己相同的灵魂状态。月没有否认,只是道:“莲姐姐你曾经教过我,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是自己种下的因,无论得到何种果都要自己承担。这只不过是我应付的代价罢了。相比起你来说只是丢掉了本体罢了,虽然也算元气大伤但好歹没有性命之危。”

“月......我不值得你这般倾心相待。你是月,甚至可以说是天道本身的一部分,你本因是这天地最受宠的女儿。而我也仅仅是雪山上的一株莲而已,机缘巧合下得天地精华诞生的罢了。”莲黯然道。“就算是别人在我的那个位置同样可......”

“但是对于我来说,莲就是莲,独一无二的莲!曾经你给予我的温暖到底如何照亮我孤寂的心,我永远也无法忘怀。帝王也好,天道也罢,任何胆敢伤害你的存在,我一定要它付出代价!”月的话到最后透露出几分杀意与暴戾。

莲一怔,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试探性的问道:“蒋佑,的灵魂呢?”月没有回话,但是莲已经从她的沉默中得到了答案:“难道你直接把他丢进这三途川中了?”

“我没有!”月看莲越发难看的脸色急忙辩解道。莲面色仍然不好看:“那他现在在哪?说实话。”

“唔......当初为了给你修复魂魄就用了一下他记忆中你的形象,顺便拿他的一点魂魄做药引......”

“......借了多少?”

“......”月的声音几乎听不到。

“什么?”莲心里一紧,追问道。

“.......一魂四魄。”

这次月的声音稍微大了一些,空气似乎就此冻结。

“他只是个凡人,即便有龙气也完全未成形,何必和他较劲?”不知过了多久,莲只感觉有些脱力。

“他待你不好。”

“他又不曾知晓我的身份。本来我入红尘便是为了积攒功德的,辅佐一代明君是最快的方法,如果身份暴露了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相信这么多年你已经清楚了。”

“但是他只是在利用你。”

“各持所需吧。我何尝不是在利用他?”

“他喜欢你。”

“但我不喜欢他。这个答案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他口口声声说着你已经嫁给了他一边又在外面沾花惹草。你又一直无条件的站在他那边,我才只好出此下策的。要是知道后来的事这样我宁愿忍他一段时间。”

“他确实对我有企图,但我一直和他保持距离,大概是他自己气不过才放出那种谣言吧。你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当时才和我唱反调去另一边的那个阵营帮他强行改命引来的天罚吗?”

一切都说通了。莲哭笑不得地狠狠弹了她的额头,道:“你当初要是来找我求证就不用遭这么多罪了。”月吐了吐舌头,后又想起什么逼问道:“那个陆桢游,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他?”

“啊,毕竟没有记忆了。他在我化形时助了我一把,我为了报恩才帮他的,谁知道后面陷进去了。后面倒是想通了也没就淡了,现在想来就算是那时我果然还是觉得和你在一起要更加安心。”

“那明明就是我的功劳好不好?只不过他的那块玉确实起了点用处我才让他猖狂了这么久,谁知道你直接就趁我修养的时候直接强行给他塑龙气。真是气死我了!”月非常不满地捏了涅莲的脸。莲把她调皮的手挥开,谁知月玩心大起,两人就在这片幽深的地狱之中打闹了起来

“呐,莲,还记得当时你帮我挡下天罚时说的话吗?”玩累了,月直接仰躺在莲的膝上,突然道。

莲温柔地打理着月散乱的头发道;“自是记得的。”

“若我们能活着出去,就此隐居山林,不理凡尘琐事,遨游天地之间。”

“若是我们死在了这,就去黄泉之下,任由彼岸花开,欣赏百鬼绘卷。”

“只要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归宿。”

四季轮转,春天,还是来了。


虽然脑子里面开过很多坑,但这个应该是第一个填完了的吧。虽然还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不过就是要多练才有进步嘛。希望各位看官姥爷看得开心(๑❛ᴗ❛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