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秋

作者:鸬殁霖喑
更新时间:2019-08-02 00:04
点击:235
章节字数:30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齐宣帝英年早逝,太子年幼,宰相潘谟独揽大权。幼帝登基后不到两年,潘谟发动政变,幼帝被迫禅位,潘谟称帝。天下哗然,各地起义军纷纷涌现,战乱四起。

陆桢游放下手中的书卷,烛火跳动,映得帐篷内的光不断摇晃,一如他现在不平静的心绪。

站在他右手边的老者大半的身子都掩藏在阴影下,看不清神色。“陛下不必心烦,楚将军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剩下的那些漏网之鱼也只不过是在垂死挣扎罢了。您有我大齐的皇室血脉,成为天下之主可谓名副其实,众望所归。老臣在此先恭贺陛下成就大业!”陆桢游连忙起身去扶老者:“老师何必与我这么生分?我能有现在的成就,也是多亏了您的教导和辅佐。我不是无情无义之人,这么多年过去了,哪怕我到了如今的地位,您依然是我最敬爱的老师!”

老人执意跪了下去,伏在地上恳求道:“老臣见过太多的哀鸿遍野,赤地千里。百姓在生死边缘苦苦挣扎,而上位者熟视无睹,甚至以此为乐。老臣自小立志报国,却最终只见这般景象,着实心痛不已。心灰意冷下才辞官回乡,意外看到那块长命锁,才得知陛下的身份,有了这段师徒缘分。老臣愿倾尽毕生所学来助陛下,开创一个真正的太平盛世。所以望陛下爱惜自己的子民,不要因一己之私而负了天下啊!”陆桢游郑重点头道:“这是自然的,内子也常常这样与我说道,桢游既已坐到了这个位子,也会肩负起自己的责任来,这点请老师放心。”

“如果是蔚莲那孩子,我也确实可以宽心不少。哪怕是落魄千金,仍有这份胸怀天下的气度。桢游,你可真是有个好妻子,有时连我都羡慕你的福气。”老人想起蔚莲,不禁莞尔,随即也有些感叹,都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啊。

陆桢游下意识摸向自己挂在脖子上的长命锁,笑道:“我也觉得我一定是修了不知多少年的福气才会有这么一个体贴我,理解我,一直陪在我身边不离不弃的妻子啊。倒是老师您这番话要小心别被师母听见了。”

老人尴尬的揉了揉鼻子,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说起来,我一直有件在意的事。那日的长命锁为何会在蔚莲那孩子手中?按理来说你应该是贴身保管的吧。”

陆桢游回想了一会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事说出来老师您可别笑话我。就在那之前几天我生活陷入窘境,甚至有轻生的念头,但是看见一株稚嫩又不起眼的荷花但仍坚强的生长时被打动了,就把这个长命锁埋在附近保佑它,当时内子其实就在附近见到了这一幕。她当时找到我时告诉我县长为了美观已经下令把那些还未开花的荷花全部清理掉了。她得知消息时把这个长命锁挖了出来还给了我,这正好就被您撞见了,之后的事您也知道的。”

“哦,竟然还有这等妙事?这么说来还真是你们的缘分呢。”老者若有所思,“已经出来一个月了吧,想来蔚莲那丫头也等不及了呢,这边事情忙完就早日回程吧。”

“我也是如此打算的,明天还有许多杂事要忙,今日就早点休息吧。”

“那老臣就先行告退了。”老人作揖后便离开了。陆桢游却因此想起在远方等待自己的妻子,嘴角不可抑制地露出了一抹笑容。

正好是秋收的季节,不过这皇宫里自然是看不见农民们收割的景象,但窗前黄中透红的树叶将地铺满,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脚步声从身后响起,与以往的节奏相比有些杂乱,看样子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吧。这么想着,回头就见到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庞和有些陌生的黄色龙袍。

“阿桢?怎么了?”用手帕将他额上的细汗擦去,蔚莲柔声问道。陆桢游的呼吸渐渐平稳的下来,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紧紧地抱着她。

身体的痛苦越发明显,蔚莲咽下已经涌上喉头的腥甜,正准备强行推开他时,陆桢游终于松手了,蔚莲不动声色地拉开了一些距离,勉强维持着脸上的微笑。陆桢游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他想起此行的目的,目光不自然的撇向一旁,吞吞吐吐道:“梓潼,那个,前几日北夷那边的战事了了,新上任的北夷王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向我们表示臣服,并送了白银五百万两,牛羊各一万头以表诚意,另外他最宠爱的小公主也要过来和亲……”声音到了后面几乎已经听不清了。

“那阿桢可有和亲的人选?”

“这……梓潼可有什么建议?”

陆桢游一直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蔚莲见陆桢游躲闪的模样大概猜到了他的想法,但仍抱有一丝期望试探道:“毕竟是一国公主,这个人选不仅身份不能低,还得年纪合适,最重要的是要值得信任。老师可有什么好的人选?”陆桢游迟疑的一会,道:“老师说……让我自己解决。”

“哦?那陛下的意思,把她收为妾?”

“其实老师也有这种想法,毕竟我现在能完全信任的人太少,一步错步步错,我也不愿这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战火重燃,这是最稳妥的解决方法。只是梓潼,我知道这对不住你,但为了实现我们多年的梦想,让百姓安居乐业,我不想去冒这个险。你一向心胸开阔,以大局为重,一定会理解我的苦衷。我保证我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人,其他人我均不会多看半眼,这都是局势所迫不得已做出的决定啊。”

蔚莲不禁回想起陆桢游刚刚登基时到这里来看望自己时说的话:“你我夫妻多年,当年我落魄若不是你伴在我身边与我共患难,我也坚持不到现在。我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懦弱的我,而是可以保护你的我,从今以后,我定不会让你受半分委屈!”

当时自己似乎还哭了个稀里哗啦,没想到这还没过多久,就来这么一出,呵,还真是讽刺。

蔚莲后退了几步,认认真真地打量起了眼前人。正当壮年的陆桢游,褪去了年轻时的青涩,龙袍穿在身上更显挺拔,天底下最为尊贵的男人,无数大家闺秀梦中的如意郎君,一副诚挚的模样祈求着自己的意见。可一旦退步就无法再前进,一旦纵容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人都是喜新厌旧,现在的信誓旦旦,转眼就可以舍弃。明明自己只是想要他的一颗真心罢了。男子贪权,女子贪情,她陪着他这么多年,见他从受人欺凌到万人之上,为了帮他努力去做那些自己本不擅长也不愿打理的杂事,然而却换来如此结果。

突然对自己那时的决定,有些后悔了呢。

“既然陛下心中有定量,又何必再来问臣妾?若陛下愿意,便收进来吧,臣妾多了个姐妹,也好作伴。”陆桢游原本因为蔚莲有些带刺的语气有些不满,但本就是自己理亏才没有发作。在听到后面的话语时愣了一瞬,但马上转换为了欣喜,这么多年他早已熟悉自己这位妻子的脾性,正准备来一些肢体接触表示自己对她的爱意安抚她翻腾的醋意时,被一只纤细白嫩的玉手挡住了路。陆桢游有些意外地看向蔚莲,大红色的凤袍衬托着她的威严与尊贵,如天仙下凡般令人望而却步,丝毫看不出从前落魄的样子,“其实臣妾原本也有件事准备禀告陛下。前几日太医来给臣妾把了脉,诊断出臣妾体内寒气过剩使身体阴寒无法生育,而且一到冬天寒气就会加剧,疼痛更上一层。”

“这......太医可说医治之法?”陆桢游急切地问道。结婚多年而未有子嗣一直是他的心病,可以前看的医生却总说不出原因,更别谈医治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了眉目,自然不会轻易放弃。“那位太医说这寒气已经与身体完全融合,如今已经太晚了,他也无能为力,甚至连减缓病痛都无法做到,阳寿大概最多还剩两年吧。如今陛下有新人想伴臣妾也好放心了。臣妾自认病躯无法伺候陛下,特请搬去偏远的宫殿以养病,望陛下批准。”

陆桢游脸色阴沉下来,道:“皇后要是不满朕收妾大可直说,何必自伤身体又拿龙嗣一事做文章来唬朕。”

“臣妾所言句句属实,若陛下不信大可遣人去太医院问问。臣妾最后的请求,望陛下成全。”陆桢游冷笑一声:“好,既然是你的要求,就算看在多年夫妻情分上朕满足你。冷宫旁的那个清荷园环境清静适合养病的,就那吧。”

“谢陛下成全。”蔚莲福了福身,直接向屋内走去。陆桢游见她的背影不由的感到一阵心慌,似乎她之后再也不会回来。但帝王的自尊终究压倒了他心中的愧疚。

在他也准备离去时,听见了蔚莲的声音:“不知那位公主的名字?”

“月华,翎月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