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19弹 文化祭(3)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9-07-30 10:29
点击:372
章节字数:43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由年纪最大的华生——至少在外人眼里是这样——出面,只是简单的聊了几句就把事情了解清楚了。

望月和小男孩是附近的邻居,今天是来武侦高观览文化祭的。

望月原本是跟小男孩母子两人结伴同行,可一个是小孩子心性,一个对侦探科布置的「犯罪现场」意犹未尽,早早地忘记「不要走远」这句叮嘱而跟小男孩母亲走散了。

直到肚子咕咕叫才想起来要跟大人联系。

但不幸运的是,望月带的手机早就因为没电而关机了——虽然小男孩完全意识到家人会有多着急。

正当她在考虑是不是应该找保安帮忙的时候遇到了亚里亚。

「……是,好,我明白了。」

「大姐姐,怎么样?」

看到华生挂断电话,望月立刻紧张起来。

「呃……之前已经接到西村太太的报案,现在她正在警卫室等你们。」

华生露出尴尬的眼神偷偷看了亚里亚一眼,然后微笑着安抚望月。

「太好了!谢谢大姐姐!」

「诶?现在就要回去了吗?我还有很多没玩到……」

枪械、赛车。

这些都是让男生从小痴迷的东西。

即使在武侦高里也会经常听到某些狂热粉给周围的人安利自己新改装的枪支或机车。

好不容易脱离了大人的管束,小男孩不仅没有感受到母亲的担忧,甚至还有些责怪华生她们多管闲事。

「啊哈哈哈……抱歉了呢大姐姐。」

望月一边尴尬地向华生投去抱歉的微笑,一边用手刀轻轻砸了小男孩的脑袋。

「不,没什么。」

华生摇摇头,跟亚里亚和玉藻说明了情况就带两人往警卫室走去。

「……呼。」

看到三人走开,亚里亚这才松了一口气。

「终于走了,小孩子还真麻烦。」

不擅长跟别人交流,更不擅长跟小孩子交流的亚里亚顿时感觉如释重负。

「——刚刚我就想问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玉藻突然开口。

「嗯?」

亚里亚正打算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给白雪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玉藻已经找到了。

「你一直抱着这个皮球做什么?」

「……诶!?」

亚里亚低下头才看到那个被她当成是玉藻的皮球还被她抱在手里。

「稍微有点观察力吧,我变的是和式手鞠,你手上的是涂得有些花哨的足球,怎么看都完全不像吧。」

玉藻把双手放进和服的袖子里,给了亚里亚一记白眼。

「呃……」

亚里亚的视线悄悄再手中的皮球和玉藻身上来回。

她只是隐约记得上午在食堂里看到过——当时满脑子都是对小学生服装的羞耻感,根本没心思去记住皮球的模样什么的。

要是贞德在场的话肯定会嘲笑「这也能算是福尔摩斯吗」。

——虽然很不甘心,但亚里亚不得不承认如果是梅露艾特肯定会注意到。

「我……我去还球……」

亚里亚被玉藻盯得浑身不自在,硬着头皮找了个借口想离开。

但是——

「等等。」

玉藻一把拉住亚里亚的手腕。

「只是一个皮球而已,华生会重新买一个还给他们的,你就别乱跑了。」

「不、不太好吧……」

亚里亚有预感玉藻不会放她走。

「白雪有让你去她房间找她吧。」

「唔、嗯……」

「那就跟我走吧。」

玉藻装模作样地往前走了几步,但亚里亚还是站在原地不动。

「我是看在白雪的面子上才跟你说这么多的,你可别不知好歹。」

「果然是有什么瞒着我吗?」

亚里亚脸上的表情非常严肃。

「哦?怎么说?」

玉藻饶有兴致地看着亚里亚。

「隐约有点感觉吧。」

「明明记得战斗的细节,可是不管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当中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扭转战况。」

「每次理子她们都会告诉我是『危急时刻力量爆发』什么的,但次数多了就算是我也会怀疑啊。」

这些疑惑亚里亚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也没有想过对别人说。

可是她的直觉告诉她,玉藻肯定知道些什么。

「很多次?」

「嗯,这次是希尔德,上次是佩特拉,还有再上次……」

「——原来如此。」

玉藻托着腮在认真思考什么。

「果然白雪很喜欢你啊。」

「什!……什、你在说什么啊?」

亚里亚的脸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

「喜欢跟巧克力一样也分本命跟义理,我又没说是哪种,你脸红什么。」

「是太阳太晒了,你才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色狐狸。」

亚里亚孩子气地一把抓住玉藻的耳朵用力揉了起来。

「呀!住、住手……啊哈哈……快住手你这没大没小的哈哈哈……我我可是玉藻大人哈哈……」

「少啰嗦了,你平时没少欺负白雪吧,看我替她报仇。」

亚里亚干脆把皮球扔在地上,把玉藻压在地上挠痒。

实际上亚里亚和玉藻的关系有些尴尬。

在亚里亚的印象里,她跟玉藻并没有可以坐下来一起聊天的话题。

两人的交往也仅仅是见过几次面。

唯一能让她们联系起来的就只有白雪,而白雪对玉藻又很敬畏。

明明跟亚里亚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亚里亚认为那才是真正的白雪——可是只要一提到星伽,白雪又会变成亚里亚刚认识时候的『笼中鸟』。

这让亚里亚对白雪的「不反抗」很有怨念。

可她毕竟是外人,实在不方便多说什么。

虽然亚里亚很没有眼力,也不像理子那样处事圆滑,但她也能看得出白雪最近

情绪波动很大。

亚里亚不知道这跟玉藻有没有关系——虽然她一直都是这样。

所以,稍微恶作剧一下也无伤大雅吧。


哒哒哒。

把玉藻丢下的亚里亚在去警卫室的路上遇到了送完望月他们的华生,两人一言不发地往回走。

顺便一提,狐狸的毛摸起来很舒服。

「……亚里亚。」

华生歪着头看向抱着皮球、沉默不语的亚里亚——这可不像她。

就像玉藻说的,华生重新给小男孩买了一个足球。

所以亚里亚并没有特地来还球的必要。

当然如果她是为了不去SSR就另当别论了。

「嗯?」

「其实……你不用离我这么远的。」

「啊?我没……呃……」

亚里亚转过头看了华生——虽然两人是平行走的,但他们之间的却至少隔了三个人的位置。

亚里亚犹豫了一下,然后试探着往华生旁边挪了几步。

不过即便如此,亚里亚还是跟华生保持了数十公分的距离。

「呵呵。」

华生不由得发出轻笑。

「这反应真让我稍微有挫败感呢。」

「……诶?」

亚里亚歪着头,听华生继续往下说。

「好歹我也算是家世显赫、文武双全、一表人才,在英国迷上我的女孩子们可是相当多呢。」

「或许是我太过自信了吧,我想象过跟你见面的场景。」

「你会被我迷住。」

说到这里,华生突然凑到亚里亚眼前。

但他得到的回应却是亚里亚立刻向后退开两步,做出条件反射地自卫动作。

「就是这个。」

华生无奈地耸耸肩,嘴角露出苦笑。

「……诶?」

「是我不够优秀吗?总觉得在你心里我比不上峰理子呢。」

亚里亚的脸立刻红了起来——意料之中的。

「不,不是……那个,我跟理子……当然还有金次白雪雷姬,跟他们是一个小队的同伴,我们一起经历过生死。」

「华生你也是武侦,应该知道这份感情的重要性吧。」

「我不是以未婚夫的身份责怪你。」

华生慢慢走近亚里亚,对亚里亚露出理解她的温柔的微笑。

「我还是那句话,我愿意等。」

「不管你是不是接受,也不管最后结果会怎样,至少先给我一个做朋友的机会。」

看到华生向自己递出的右手,亚里亚伸手握住了。

「当然,我们是一起战斗过的同伴啊。」

「……谢谢。」

华生不知道那天晚上亚里亚听到了多少他跟希尔德的对话,也不知道希尔德有没有跟亚里亚说过什么,更不敢跟亚里亚证实。

如果被福尔摩斯家知道华生竟然跟希尔德结盟绑架亚里亚,甚至还威胁到了她的性命。

到时候恐怕不止会被解除婚约,就连华生家也会受到牵连,在『自由石匠』、在英国也会待不下去吧。

「亚里亚,关于希尔德绑架你的事——」

「那个不是已经过去了嘛?」

「可是我——」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而且华生帮了我啊。」

(果然……)

亚里亚闭口不提华生想对她不利的事。

在她看来,就算没有华生的暗地结盟、没有理子的假意背叛,她迟早也会跟希尔德决战一次。

——不仅是为了『伊·U』,也是为了理子。

「说起来华生,你笑起来还蛮好看的,如果你是女孩子一定很受欢迎。」

突然,从亚里亚嘴里说出这么一句话。

「你、你说我我我……」

听到这话,华生的脸立刻发生了变化。

看上去像是被什么恐怖的东西吓到那样惨白,但脸色却又害羞地泛出红色。

「啊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亚里亚这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一个男生被逼换上女装还被称赞漂亮——怎么听都不像是在夸人。

「我是说那个啊……」

亚里亚的大脑迅速转动起来,在眼前这种尴尬的情况下寻找能缓解气氛的解释。

「你看这次金次和武藤也扮女装了,武藤那家伙扮护士太糟糕了,会给『白衣天使』这个美名留下污点的。金次平时看着很不靠谱,但关键时候还是很管用的,他扮的修女可是获得顾客好评的。」

「不过我倒是觉得他们都比不上你,你的女装很自然。我觉得你好像是真的女孩子一样……啊啊啊我绝对不是说你太女气了哦。」

「因为我不擅长变装啦,所以就算让我扮男装我也做不好,但是在这点上华生你就很厉害。」

「对,我的意思是你变装的技巧很好,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然而亚里亚费心费力说了这么多解释的话并没有得到华生的谅解——在华生心里甚至是越描越黑。

「——亚里亚。」

华生低着头,用有些低沉的声音打断亚里亚。

「你……觉得我像女孩子吗?」

(怎、怎么回事?)

亚里亚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是什么整人游戏吗?

可今天又不是愚人节,何况华生才不像理子那样喜欢捉弄人。

如果是平时,亚里亚当然会回答不是。

但华生的反常让她有点捉摸不透。

华生是男生,这当然是毫无疑问的——他名义上还是亚里亚的未婚夫。

可是,他今天这身普通女高中生的打扮,举手投足间不经意地会带上女孩子特有的动作。

还有,不知道是不是亚里亚的错觉,她好像在华生身上闻到了肉桂的香味。

——这些都不应该出现在一个男生身上。

「当、当然不像啦。」

然而即便如此,亚里亚还是这么回答。

在她看来,这些都是华生为变装做的准备。

「挺起胸膛来,你可是堂堂正正的男人……?」

想要安慰华生的亚里亚握紧拳头,轻轻地敲在华生的胸前。

但是那柔软的触感让她整个人都僵硬住了。

同样的,身为当事人的华生也惊讶地看着亚里亚——准确地说是她拳头碰到的地方。

「亚亚亚、亚里亚!?」

华生不自觉得叫出声,他的声音也比刚刚高了一个八度。

「啊抱歉!」

亚里亚立刻缩回手,向华生道歉。

嘴上虽然一直在道歉,可亚里亚的脑子却不由自主地回忆着刚才的触感。

亚里亚没有摸过男人的胸膛,当然也没有兴趣。

印象里只有在小时候被福尔摩斯3世抱过——那个胸膛让她感到安心。

可是当时太小了,亚里亚对男人的胸膛应该是怎么样的完全没有记忆,何况她现在跟家族有隔阂,更加不愿意回忆过去。

华生的胸膛从表面来看就很有质感——摸上去更是如此——完全想象不出是男人的胸膛。

亚里亚曾经在跟金次对练的时候用拳头击中过金次的胸口,那种触感跟刚刚的不一样。

(为什么连胸部都这么真实!?)

亚里亚知道有胸垫这种让A的胸部看上去像B 甚至是C的宝物。

但是她不知道原来还有让男人的胸变得像女人一样柔软的高科技。

「那、那个……华、华生……你、你准备得很充分嘛……」

亚里亚咳嗽了两声,眼神还在偷瞄华生的胸。

「……别再对我的胸看来看去了。」

华生终于忍无可忍。

「抱、抱歉……我只是……」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亚里亚有点死脑筋。

如果华生告诉她有秘技可以使胸部变大,亚里亚也会深信不疑——即使曾经被理子捉弄过「只要用力揉就会变大」。

「『为什么你的胸跟其他男人的不一样』?你是想问这个吧?」

「呃,那个我……」

「没什么奇怪的,因为——」

华生把手握成拳头的形状,像是要把十几年的怨念都释放出来一样。

「我就是女的啊!」

……

「……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克伦贝尔
克伦贝尔 在 2019/09/04 12:00 发表

哈哈哈哈 nanoha stay night 太秀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