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18弹 文化祭(2)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9-07-29 22:48
点击:324
章节字数:409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哈,真是的。」

正在往更衣室走去的亚里亚叹了一口气。

「明明分头找效率更高啊,为什么要把我排除在外。」

玉藻不见了。

准确地说是变成皮球的玉藻不见了。

或许是太无聊了自己跑去逛文化祭了,又或许是在白雪他们忙碌的时候被小孩子当成真的皮球拿去玩了,总之食堂里完全找不到。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

玉藻是活了几百年的狐狸,就算迷路也会有办法自己找到家。

虽然现在是『极东战役』期间,但『眷属』怎么也不会在这种地方发动进攻——那真是太愚蠢了。

可是白雪却很急躁。

慌乱、焦虑、烦躁不安。

这些词应该是跟白雪无缘的。

但是她最近的行为有些过头了。

「白雪最近怎么了,怎么越来越喜欢对我管东管西的。」

亚里亚歪着脑袋想不出自己又做了什么让白雪不高兴的事。

仔细回想起来,白雪对亚里亚的态度一直都是这样忽近忽远。

应该说是女孩子的心情捉摸不定吗?

亚里亚虽然也是喜怒于色的性格,但用理子的话来说就是「亚里亚太好懂了」。

总之,身为女孩子的亚里亚不懂女孩子。

不过这是理所当然的。

亚里亚是女孩子没错,可她并没有获得一个女孩子应有的教育方式。

香苗在她还在叛逆期的时候就被抓入狱,同父异母的妹妹总是喜欢「欺负」她。

或许是因为自己没有推理才能而被当成茶余饭后的笑谈,这份不甘心逐渐变成了强烈的自尊心。

也正是她太过高傲,大家才会觉得她太难相处、对她避而远之。

所以,没有人告诉亚里亚这种情感是喜欢、是暗恋、是吃醋。

当然她也不会去考虑别人的感受。

「嘛,反正过几天就会好了吧。」

完全不知道白雪正在为她担心的亚里亚非常轻巧地把这归为「白雪的日常」,而且非常自信地认为白雪只是心情不好,过几天就会恢复原样。

「啊差点忘了,贞德贞德。」

她加快脚步走向更衣室。


亚里亚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为了寻找下午换班的贞德。

明明已经到换班的时间,但贞德还是没有出现。

这让跟贞德同一宿舍的中空知感到不安,拉着平时都说不上两句话的亚里亚说着自己的担忧。

或许是因为中空知非常害怕男性,所以才会担忧贞德会不会被不良缠上吧——毕竟冰山美人可是非常受欢迎的。

虽然亚里亚感觉有些小题大做了——倒不如说该担心是缠上贞德的那些没眼力的笨蛋们——但是兰豹随时可能会来检查,如果被发现有人不在可就糟糕了。

没有加入寻找玉藻队伍的亚里亚被拜托去找贞德。

凭亚里亚对贞德的了解,她并不是一个会爽约的人。

况且这是全体二年级生必须参加的节目,以贞德这么较真的个性绝对不可能临阵脱逃——即使她不愿意穿那套礼服。

顺便一提,贞德在追踪『眷属』等人回来后才得知亚里亚替她抽中了礼服装。

不管贞德再怎么后悔为什么会让运气超差的亚里亚代为抽签,她也改变不了必须穿礼服在食堂里当一个下午的看板娘的事实。

「唔、唔……」

贞德红着脸站在更衣室的镜子前——为了能更好地进行变装,教务科特地在更衣室里摆放了一面试衣镜。

那是一件露肩的纯白色礼服。

纯白色的丝质长手套,颈间用来装饰的蓝色丝带,扎成马尾的银色长发,还有紧紧束缚着腰部使它看上去更纤细的蓝色束腰。

——简直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参加舞会的公主。

但是她手上拿的并不是用来装饰的礼仪剑,而是可以伤人甚至是杀人的『魔剑』。

贞德把杜兰达尔立在地上,双手交叉放在剑柄处。

——要不要试试看呢?

贞德记得在理子收藏的漫画书里有一部叫做『nanoha stay night』的作品。

作品的女主角是一位死前没有实现愿望而活到现在的骑士。

在一场收集令咒、召唤实现任何愿望的圣杯战争中,她无意中救下了跟她产生共鸣的普通男高中生。

有着共同目标的骑士少女跟少年签订契约,一起阻止这场丧失原有本质的战争。

最后的结局是骑士少女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在跟少年表达心意之后,没有遗憾地离去。

或许是骑士少女的气质吸引了贞德,她仿佛从少女的身上看到了带领军队抵抗英国入侵的祖先。

顺便一提,她一直很想尝试cos这名骑士少女。

如果不是亚里亚的误打误撞,她大概不会有勇气穿上这套衣服——虽然这衣服只是一个过场里的片段。

贞德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

「我问你,你是我的Master吗。」

——吱。

「……喂贞德你在吗?」

与此同时,亚里亚从外侧打开了试衣间的大门。

「呃……呃呃呃呃呃——!」

「!!」

听到更衣室里有人发出尖叫声,亚里亚立刻拔出放在大腿外侧的Government跑了过去。

「发生什——」

「呃!」

刚来到转角处就看到一条黑影向自己冲过来,手上好像还拿着什么武器。

亚里亚条件发射地把Government挡在身前接下朝自己砍来的一击。

「嘁,没成功嘛。」

对方咂了下舌,然后向后跳开一段距离。

「什,什么……」

直到接下攻击之后亚里亚才看清竟然是贞德。

「你在搞什么啊贞德。」

「刚刚、听到了吧。」

贞德低着头,额前的长发遮住了她半张脸。

微微颤抖的肩膀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哈?」

「我刚刚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嗯?」

亚里亚不明所以地歪着脑袋。

然后想到贞德是不是在说自己刚进门的时候听到她的叫声。

是不是看到蟑螂之类的小虫子了?

就算贞德平时冷冰冰的,但她毕竟是女孩子,况且亚里亚自己也有害怕的昆虫。

突然出现的虫子是最容易让人受到惊吓的。

这么想着的亚里亚似乎明白了贞德是在对刚刚的失态感到羞耻。

「噢,你是说刚刚那个啊。」

「很好,看来你已经明白了。」

「放心啦,我是不会告诉其他人的,自己也会当成没听到的。」

亚里亚善解人意地拍着自己平坦的胸膛保证。

「关于这个,我在『伊·U』学过一种能够让人忘记刚刚发生过什么的绝技。」

「催眠吗?我听说过,但还没见到过。」

「是嘛,那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好了。」

贞德伸出没有握剑的左手,将手掌对准亚里亚。

接着

「奥尔良的冰花哟!」

亚里亚的四周全被1米以上的冰柱所包围。

「……诶?」

「别担心,很快就会让你忘记的。」

贞德一步步向亚里亚靠近。

「只要我用全力在你的脑袋上敲一下。」

「——开玩笑的吧!」

……

「……呼、哈。」

好不容易逃走的亚里亚躲在两幢教学楼之间的阴凉处大口喘着气。

如果不是中空知及时打来电话,恐怕整个更衣室都会被两人拆了。

「没必要这么生气吧。」

亚里亚不禁抱怨起来——即使她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没资格说别人。

「也不知道白雪回SSR了没有。」

之前跟白雪约定好去她的专用房间等她。

虽然亚里亚在欧洲也有抓捕过超能力者的案件,而且跟她有深交白雪贞德还有作为敌人的佩特拉和希尔德都是超能力者,但亚里亚还是觉得那个世界离她太远——她甚至忘记了她自己也用过超越人类的不可思议的力量。

「嘛,过去看看……嗯?」

正准备去SSR的亚里亚刚转过头就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学生走过。

亚里亚没有对任何人都会去跟踪调查的强迫症,但是那个个子矮小看上去是小学生的男孩手上抱着的好像就是白雪在寻找的皮球。

因为只有在早上集合做开店准备的时候见过一次,所以亚里亚并不是很确定那个皮球到底是不是玉藻。

——总之,先跟过去看看吧。


「呐小飒,跟姐姐回去好不好?阿姨找不到你会担心的。」

年纪稍大的国中生少女拉着小男孩的手,想说服他回去。

「不嘛不嘛,听说这前面有射击比赛,得到第一的会有超级大奖品。」

小男孩一手抱着皮球,一手摇着少女的手臂晃来晃去。

「咲姐姐来年不是很想考这所学校吗?不趁这个机会去考察一下吗?」

「可是……」

「如果妈妈是咲姐姐陪我一定会很放心的。」

「唔……至少也先打个电话……」

少女似乎在犹豫什么。

「那个……」

亚里亚突然从背后叫住两人。

「嗯?」

但是当他们回过头来看向她的时候,亚里亚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请把那个皮球还给我?

一个陌生日突然出现说这话……那也太奇怪了吧?

「是迷路了嘛?小朋友。」

「!?」

(小、小朋友?)

亚里亚的笑容僵在脸上。

「还记得是跟谁一起来的吗?」

「那,那个我不是迷路了。」

亚里亚深吸了一口气,强行保持刚才的微笑。

「咲姐姐,快点走啦,马上比赛就要开始了啦。」

「可是一个小孩子在这里很危险啊。」

少女大概是非常热心的性格吧,她一边安抚着小男孩一边向亚里亚搭话。

「我叫望月咲,是东池袋国中的学生,你看这是我的学生证,姐姐不是坏人哦。」

望月从口袋里拿出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学生证亮在亚里亚面前。

然后把脸贴进亚里亚,让她看清学生证上面的照片和真人是同一个人。

「……」

「那么姐姐问你几个问题噢。」

望月弯下腰,做出和善大姐姐的模样。

「来,我看一下……是叫亚里亚吧。」

「为什——」

这句话才刚说出口亚里亚就想起来自己的书包上被贴上了「4年B班 神崎·H·亚里亚」的名字卡片。

「那么亚里亚小朋友是跟家人走散了吗?」

「……不是小朋友。」

亚里亚有点害羞地低着头,过了数秒才从嘴里挤出这几个音节。

「好,亚里亚不是小朋友。」

这个年纪的小孩特别喜欢装大人,这点望月早就从家里附近的孩子们身上看出来了。

她不违背亚里亚的意思,反而顺着亚里亚的话继续往下说。

「那亚里亚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望月没有很着急地问一连串问题,而是问了一个问题之后就停止,等待亚里亚的回答。

「……」

亚里亚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不小心搭讪了很厉害的人。

首先亮明身份、跟对方接触,消除对方的警戒心。

接着是了解事件的前因后果,考虑最佳的解决方式。

不管怎么看都是有经过专业训练的人才会有的应变能力。

——虽然亚里亚并没有想这么多,但她不太会对付像望月这种性格的人。

「那个……」

大概是受不了望月一直看着她,亚里亚只能说出自己的目的。

她伸手指着小男孩手上的皮球。

噗。

望月不由得笑出声。

但那声笑声在亚里亚听来是在嘲笑她「小孩子果然还是小孩子」。

「小飒,那个皮球能给我嘛?」

「啊?我不要。」

「就借给亚里亚姐姐玩一会,小飒是男子汉吧。」

望月继续说着好话让小男孩动摇。

「……就、就一会。」

小男孩心不甘情不愿地把皮球递给望月。

「亚里亚给——」

望月刚接到手还没转过身就被亚里亚抢走,甚至没有看到她是什么时候出手的。

——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深藏不露。

望月这么想着。

而亚里亚抢到皮球就往旁边跑出一段距离。

「喂玉藻,听到了吗?快变回来。」

但是皮球没有回应。

「喂喂,听到没有,快变回来。」

亚里亚又用力摇了好几下——但依然没有回应。

正当她想着是不是要把皮球用力砸到地上让玉藻清醒清醒的时候。

「——亚里亚?你在这里做什么?」

「华生?还有……诶?」

站在她面前的是穿着武侦高女生制服的华生和看上去像去参加祭典的和服装狐狸少女。

「你在对一个不会说话的皮球做什么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